第037章 【寻求帮助】

文 / Robin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蔡志勇笑了:“哈哈薛哥开窍了?装着不知道最好不但不拖累我也不拖累你自己。我可以说谁都没有问题最多最多几年后多买一台空调就是。对我什么都没说再见!”

    薛华鼎接着则说道:“不就是贺副局长的熟人吗?我就不信!”

    看着官迷滑头蔡志勇笑嘻嘻地跑开薛华鼎思前想后还是觉得不能甩手不理。做事认真的薛华鼎决定还是按照陈股长的提示从设计院入手由设计院出具需要改变高度的文件然后带着这些文件找唐局长甚至那个市局的马副局长利用向他们汇报改变高度的机会随便把不合格的横梁和金属支撑也更换了。通过这些合法途径可能要赔偿一些人工费和运输费给防静电活动地板厂家毕竟是因为县局改变了机房空调型号和品牌造成的但总比留下安全隐患好得得多这样一来估计也不会得罪什么人。

    想到这里薛华鼎就给省邮电设计院打了一个电话把有关情况略微说了一下请他们帮忙出具一个必须改变防静电活动地板空间高度的文件。接电话的人老头自称是传达室的不太了解这些情况如果事情重要的话就过来找这里的领导谈。

    薛华鼎没有任何耽搁买了一包饼干和一瓶矿泉水带着三百元没有吃中饭就乘长途汽车出了。下了长途汽车再乘的士赶到省邮电设计院那栋三层的旧楼时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四十多了。

    走进大楼登记名字和单位后传达室的老头倒是业务很精通稍微问了一下薛华鼎的情况就肯定地告诉他上三楼找机房设计组。

    谢过老头薛华鼎到三楼走进了一个门口挂着“机房设计组”牌子的大房间。他现里面乱七八糟的木质旧大致排成三排每张桌上摆放一块绘图板上面零散地扔着丁字尺圆规三角板铅笔橡皮头和纸张什么的到处都是o号或1号蓝色图纸许多用旧了的设计工具书也胡乱码放着。里面的人大部分在伏案工作也有一部分人凑在后面在小声讨论着什么。一个青年一边站起来伸着懒腰一边看着旁边的一女同事说道:“好累啊总算快下班了。”

    那女同事没有答腔自顾自地用铅笔在白色的图纸上写着什么。

    薛华鼎走近最接近大门的一张桌子的一位女士。故意咳嗽一声那女的闻声把头从图纸上抬起来稍微打量了一下请道:“请问你找谁?”

    看了她的脸薛华鼎想不到这个女的这么漂亮年轻愣了一下连忙说道:“我是安华市长益县邮电局的有……”

    薛华鼎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女孩惊讶地问道:“你是长益县邮电局的?”说完又重新打量了一下薛华鼎上下扫描的目光让薛华鼎很不自在也很奇怪。那女孩见薛华鼎窘就微微笑了一下问道:“你是不是叫薛华鼎?”

    薛华鼎一边惊讶地点头心里一边在想:“不会吧我这么有名连省设计院的都知道?”

    女孩又是一笑说道:“久闻其名未见其人啊。”

    薛华鼎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如何说。女孩自我介绍道:“我姓姚叫姚甜你叫我姚姐就行了。你这个时候来有什么事吗?”

    薛华鼎没有想这女的这么这么大方就简单地把自己的事情说了。

    姚甜静静地听着等他说完就开口说道:“你们县局的图纸是我们组设计的。你的这事说简单就简单说复杂就复杂。嘻嘻……你不要以为我打官腔因为我不是官打不出官腔。”女孩笑着道。

    薛华鼎被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逗笑了。

    这时候不少员工开始收拾东西开始下班了。一个女的还扫了薛华鼎一眼问跟薛华鼎谈话的女孩道:“组长他是谁呀这么晚了还来办事?”

    “安华市长益县局的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想请我们为他们的机房设计修改一个数据。”姚甜说道她的声音不小几个从门口经过的人都听到了几乎都把目光落在他身上上下扫描几下。道道目光让薛华鼎感到很不自在。

    “下班了你是客我请你吃饭。走吧!”说完姚甜手脚麻利地捡拾了一下桌面抓起旁边的一个小包就走。

    薛华鼎看到房子里的人走的差不多了他顺从地跟着她出门下楼。

    “你是不是培训完之后就开始上班?”姚甜边走边问道二人并列而行中间隔着三个拳头宽的距离。

    薛华鼎一听这话就知道她的那个朋友可能是培训时的同学。连忙说道:“是的。不过不知道你说的培训是指哪一次?”

    “南京邮电学院怎么你最近还培训过一次?”姚甜问。

    “从南京回来后又到武汉邮电研究院培训过光传输设备。”薛华鼎答。

    “哦看来你们局里很重视你的嘛。培训指标这么紧张你交换机、传输设备都轮了一回。”

    “嘿嘿可能吧。他现在还好吧?”薛华鼎有的不好意思也有点自豪地说道。

    “谁?你说我朋友?好着咧。听说升官了。不过那家伙想不升官都难。怎么你最近没有跟她联系?”

    薛华鼎隐隐约约感到她说的那个人与自己心里推测的那个人不是同一个。因为他想以宋兴和的性格除非有很强的背景否则凭他自己很难这么快就升官。因此他问道:“你说的那朋友是不是白沙市局的?”

    “格格……我们谈了半天你还不知道我朋友是谁?你猜猜。”姚甜笑着看着他头向左偏了一点呈现一派女孩子的神态。

    “宋兴和。”

    姚甜摇头不说话。

    “李行军。”薛华鼎又报出在南京邮电学院培训的同来自湘湖的另一个人只记得他说话很快。

    “不对——不是我们省的。”姚甜估计这个李行军也是省内的就忍不住提醒道。

    “外省的?外省没有我所熟悉的人。”薛华鼎从脑海中翻出了那个福浙省女孩不由脱口而出“难道是她?”

    似乎姚甜知道他嘴里说的她是谁点着头道:“就是她!”

    “你跟她认识?”薛华鼎多此一举地问道。

    “你说呢不象?是不是看起来我比她老多了?”姚甜盯着薛华鼎问道。

    “哪里哪里只是她是福江省的有点奇怪而已。”薛华鼎尴尬地说道之所以尴尬是因为眼前的姚甜看起来确实比许蕾要成熟些。

    “我看你的眼睛就知道你在说慌。哎——”姚甜神情有了落魄叹了一口气道“我比她大五个月都二十四岁。你可别跟她说她的年龄是我告诉你的。对了下个月十七日就是她的生日。”

    “你刚才怎么一眼看到我就知道我是薛华鼎?”薛华鼎忍不住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嘻嘻……我前段时间到福江省出差在她家里看到了你们的那张结业照片。她指着你说了半天说你是一个怪人又是唯一一个从县局来的没有解决工作的人……你的内涵与外表相差悬殊……等等等等很多很多。我的耳朵都被你的名字和你那个长益县磨出茧来了。”姚甜笑道。

    二人谈着谈着不知不觉就到了离设计院不远处的一个小餐馆闻着餐馆里散出来的饭香菜香味薛华鼎才感到自己真的饿了。

    这餐话自然不能由姚甜请客等服务员一来薛华鼎就反客为主请姚甜点菜。

    在等菜和吃饭的过程中二人谈到了县局的事情。

    “甜姐你说的‘说易也易说复杂也复杂’是什么意思?”薛华鼎觉得称呼甜姐比称呼姚姐更好所以干脆称甜姐她也笑纳了。

    “说容易嘛既然机房空调是你们局里改变的防静电活动地板也是你们局里买的你们自己与地板厂家相互协商一下就行了。我觉得这是很简单的事情没有必要通过我们这里。”

    “我知道可现在情况不同。我们局长在抗洪前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那个卖防静电活动地板的人又……有点来头。他不听我的我……我都不知道如何下手所以找你们讨圣旨。”薛华鼎似乎也现自己的理由不充分说话有点躲闪。

    “嘻嘻……是你在那个卖防静电活动地板的人那里受了气又一时对他无可奈何想在向领导汇报之前拿点铁证在手好向他难吧?”姚甜鬼怪精灵一下把他的底给掀了出来。

    薛华鼎被说得不好意思只好连连点头:“那家伙他太……太那个了我写的东西他看都不看……”薛华鼎就把与那个李老板的交往经过稍微说了一下。

    “从你告诉的情况看就是我们出了文件也只能让他改变空间高度。对你提出的让他更换不合格的支撑和横梁没有作用啊。”姚甜指出他想法中的问题道。

    薛华鼎说道:“一来我想证实一下这地板的空间高度因为我只在南京邮电学院培训时听说这个事情我现在找不到资料来证明。二来是是想利用你们出具的文件创造一个让我向领导汇报的理由就是你说的用来难的铁证吧。”</dd> ( 官路迢迢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10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