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节

文 / 洪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6

    李红旗刚到司机办公室,毛旺就过来了。毛旺一手提着早点,一手端着杯子,朝李红旗点点头。但李红旗发现他今天的神情有些不太对头,好像有些神秘兮兮的,就问:怎么了?有事?

    没有,没有。毛旺说着,又伸头朝外面看了看,正好乔志成进来了。

    乔志成说:小毛,我失业了,连早点也没了?

    哪是?红旗,乔师傅早点呢?毛旺问李红旗。

    啊,我就去。李红旗对买早点也已适应了。其实也不是个个司机都要他买,一般早晨也就个把人,大部分人还是在家中吃了的。只有个别的,因为头天晚上熬夜,往往早晨起来得迟,爬起床就上班,早点就只有等着李红旗了。

    李红旗并不感到有什么不妥,就像在部队里新兵给老兵做点事一样,天经地义,做就是了。

    买了早点回来,乔志成边吃边问李红旗:最近程书记忙吧?

    还好。李红旗说。

    乔志成一笑:当然还好。马上要当书记了,不好才怪?

    这事不是我们司机该问的,哪知道?李红旗低声道。

    毛旺却显得心事重重,乔志成也发现了,问:怎么了?小毛子。

    毛旺正要开口,黄炳中来了。黄炳中黑着脸,一言不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李红旗问:班长,咋了?

    咋了?有人敢在我头上动土,他妈的,想死!黄炳中气呼呼的。

    乔志成哈哈一乐:敢动你?谁啊?吃了熊胆,是吧?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有人去告我了,说我……黄炳中停了话头,叹口气,不说了,说了就烦。

    毛旺看着黄炳中,这会儿,李红旗明白了毛旺一大清早就心事重重的原因。他大概是知道这档子事了。

    正说着,办公室副主任刘奇卫过来喊黄炳中,说姚主任有事找。黄炳中黑着脸,跟着刘主任上去了。

    一到姚和平办公室,黄炳中看见里面还坐着纪委的钱书记和柳科长。他知道是什么事了,就喝了口茶,并不坐,只是站着。姚和平道:老黄,怎么回事?唵!

    我哪知道怎么回事?黄炳中虽然嘴上硬,心里却是虚的。

    钱书记开口问道:黄师傅啊,是这样。今天我们根据群众举报,先来向你了解一些情况。至于是什么情况,我想你比我清楚。最好还是自己先向组织上说明了,这事也好办些。姚主任,你看?

    姚和平立即一挥手:是啊,老黄,先说吧。钱书记,你看这事,我们是不是要回避下?

    钱书记点点头,姚和平和刘奇卫出了门,又将门带上了。柳科长问:黄师傅,你参与过开拓路的事吗?

    开拓路?黄炳中抬起手,在额头上抹了下,好像是……没有参与,没有。我怎么会参与呢?

    是吗?谁给颜二昌介绍了这条路的工程?是你吧?柳科长追问了句。

    这下,黄炳中知道事情已经很清楚了,索性道:是我介绍的。但是,我没有得任何好处。如果有,也无非是抽了几条烟,喝了几瓶酒而已。

    就这么简单?钱书记插话道。

    就这么简单。黄炳中很坚决。柳科长一笑,说:黄师傅啊,刚才钱书记说了是了解情况。这个时候不说,等到我们查清楚了再说,那可就迟了啊!

    我没什么事,说什么?黄炳中反问道。

    那好,真没什么事,我们也不问了。请黄师傅暂时不要离开湖东。随时准备接受调查。请配合我们。柳科长说着,还是朝黄炳中笑笑。其实都在一个大院里,都是熟人,抬头不见低头见,谁想把关系搞僵了?

    钱书记站起来,往门边上走,边开门边对黄炳中道:回去好好想想,有什么情况再找我们说明。

    黄炳中木然地点点头,等钱书记和柳科长走了,他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长长地叹了口气。姚和平进来了。他关好门,辟头就是一句:傻啦?怎么搞的?唵!

    我……黄炳中平时的劲头这一下子泄了,望着姚主任,眼神有些可怜巴巴的了。

    姚和平叹着气道:我说你糊涂了?跟颜二昌混。他是什么人?你不知道?

    知道。

    知道还……老实说,到底要了多少?

    这个,这个……

    什么这个?要是不说也行,就让纪委再找你吧。

    我说,是十万。

    十万?胆子不小嘛。快去退了。然后到纪委直接说明,就说是借的,打了条子的。真是麻烦,走吧。姚和平说着,坐了下来,看文件了。

    黄炳中呆了下,嗫嚅着:谢谢姚主任,那我走了。

    李红旗看见黄炳中从楼上下来,他有意识地回避了下。等到黄炳中进了办公室,才轻轻问:处理好了?

    好了,只是……唉!黄炳中看看四下里就他和李红旗两个人,就小声道,那个颜二昌难对付,叫他出来说话,太难了。这事是谁给捅出来的呢?他妈的,烦!

    也许……李红旗本来想说也许毛旺知道,因为他早晨看毛旺就觉得蹊跷,但是他还是没说,没有根据的话,说出了就收不回来,说出了就得承担责任的。于是改口道:想想办法吧,关键我看还是姚主任。

    对,姚主任!黄炳中一拍大腿,笑道,现成的佛不拜,去拜谁呢?好了,红旗,谢谢你提醒哪。跟程书记后面就是不一样,看问题看得准,准啊!

    李红旗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黄炳中端起茶杯,要往外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小声说:好好干,这个班长留给你了。

    如果说人生的目标分阶段的话,现阶段,李红旗还真的没有什么具体的目标。刚到县委办开车,环境才算熟悉了,能有什么目标?但黄炳中这么一说,好像又应该有一点目标了。做小车班的班长?其实来之后,李红旗了解了下,县委办哪有什么小车班,只是司机们自己封自己的。不仅仅封了小车班,还封了班长。这班长也不是谁任命的,只是大家认为某个人合适,就封了。既然司机们都私下里封了,办公室也乐得其所,多一个人参与小车的管理,岂不也是好事?于是,办公室也开始喊班长班长的了。久而久之,就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位置,介绍时,就介绍:这是我们小车班的黄班长。

    黄炳中现在是50正好,虚岁,刚刚做了半百大寿。这个人心气高得很,如果不是今天刚发生这事,李红旗想他是不会说那样的话的。

    既说之,则听之;既听之,则思之。李红旗有点心动了。

    下午,县委在环湖山庄召开民营经济发展座谈会。县里在家的领导基本上都到了,会议室里坐满了。李红旗他们这些司机当然不进会议室,都到休息室那边去等。山庄的强老板让人送来了扑克,于是立马就有人凑到了一块儿,炒起地皮来了。

    李红旗没有参与,他感到头有点不太舒服,大概是昨晚睡觉没盖好被子,感冒了。他坐在沙发上,正打盹。吴坤过来喊道:走吧,带你去走走。

    环湖山庄,李红旗是第一次来。但是,名字他是早就听说了。没有转业前,过年回家探亲,有些同学就要请他到环湖山庄来,说这里吃喝玩乐一条龙,甚至连俄罗斯小妞都有。那一说,把李红旗给吓倒了,坚决不来。现在,环湖山庄当然不是从前的山庄了。它成了湖东县委县政府的重要会议中心。因此,吴坤说带他看看,他觉得看看也无妨。

    出了休息室门,往南一拐,是一幢古典式的小楼。吴坤说那是领导们的,有时碰巧,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再往南,一条花径隐隐约约地带着他们往深处走。突然,又显出一幢比刚才更小巧的连体别墅。李红旗问:这也是……

    这当然不是了。这是山庄最好的地方。吴坤笑得有些微妙。

    李红旗迟疑了下,还是跟着吴坤进了别墅的圆门。马上就有一位女子出来了,见着吴坤,笑着说:吴总来了,快,快,请进去。这位是……

    这是县委办的李师傅,李哥。吴坤朝这女子打了个响指。

    女子往李红旗边上走了走,故作惊讶着:哟,李哥?才来,所以不认识。下次就熟了。以后可得多照顾照顾我们啰。吴总,找两个?

    看着办吧。吴坤往过道里面走,李红旗看见这里的灯是开着的,但是朦胧,就问:吴师傅,这是……

    没事的,进去按摩下,松松骨。他们开会,我们休息嘛。吴坤说着,已推开了包厢的门。李红旗站在门边上,看见里面倒是开着灯的,两张按摩床。这下他松了些心,两个人,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不像上次在蓝色冰山。想到蓝色冰山,李红旗又有些警觉了。那地方听说就是吴坤经营的,吴坤这人,按毛旺的说法就是:白道黑道,道道留痕。不过,听说很多司机都是。司机这个群体有特殊性,这大概也是其一吧。

    进来啊!吴坤喊着。李红旗却没动。李红旗说:这……这不好吧。

    什么不好?又不是杀头。进来吧。吴坤正说着,两个女子过来了,都是年龄很小的样子,望着李红旗,说:先生,进去啊!

    李红旗往里走了走,挨着床坐下来。吴坤递过根烟,对两个女子说:这是我的哥们儿,服务到位些。

    知道了,吴总。

    李红旗这才发现,在这里,大家不叫吴坤吴师傅,而是叫吴总。他想,也许都是通的。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规则,每个行业也都形成了自己的圈子。吴坤在某些行业上的名气,可能比他的县委办司机身份还要大。特别是对于这些女孩子,开口闭口都是老总,谁晓得县委办的司机是几斤几两?

    穿红衣的女孩上来让李红旗躺下,李红旗正要躺,手机响了。

    他立即翻身下来,打开手机,一看是翟军的。他走出包厢,问:有事?

    当然有事。黄炳中的事知道了吧?翟军问。

    当然知道了。上午纪委的人找他了。李红旗问翟军,是不是有什么新情况了?

    翟军说当然有。刚才黄炳中来找他了,要他给颜二说说,能不能在上次的事上出面来做点工作。李红旗问什么工作?翟军说就是要颜二给纪委作个证,说黄炳中拿的十万块钱,其实是借的,有借条为证。

    借条?李红旗有点惊讶。

    翟军一笑,说:这个容易。只要颜二答应了,就好办,补一张条子不就得了。关键是颜二那人臭脾气,不好说。何况我与黄炳中也就是……所以问问你,哥们儿,这事能办还是不能办?

    李红旗心一颤,翟军这是把事情办不办的权力交给他了。黄炳中对李红旗也是不错的,还是办了为好。他劝翟军要谨慎些,这事复杂,千万别坑进去了。

    翟军哈哈一笑,说:我会坑进去?放心,我又不出面,让别人去说。那颜二什么人不怕,对公安还是有点怯乎?说不准那一天就抓了呢。

    颜二,李红旗多少也知道些。颜二姓颜,弟兄三个,老大颜大昌,20年前在沪上黑道看场子时,跟人打架被刺死了。颜二叫颜二昌,还有老三,叫颜三昌。不过外界很少称呼他们的名字,直接叫颜二、颜三。这老二和老三,老大出事后,就再也没出去。没出去就在湖东地面上冲冲杀杀,硬是杀出了一条生路。外在上,两人成立了昌盛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专门从事物流和市场开拓;内在上,谁都知道,这弟兄俩就是湖东黑道上的一、二号人物,也就是地下皇帝了。

    不过,这几年,湖东黑社会的走向改变了。那种单纯黑吃黑的事少了,代之而起的是高智商经营,把江湖当作了市场。大部分黑道老大,同时又是耀眼光环下的名人。就像颜氏兄弟,昌盛实业每年的税收都在2000万以上,成了湖东纳税大户。兄弟俩一个是政协委员,一个是人大代表。湖东两台最高档的小车,就是这弟兄俩的。很多人知道他们是黑道,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究竟黑在什么地方。事实上,他们现在已经很红色,至少是很灰色的了。

    颜氏实业的外在打点,似乎都是颜三在做,而颜二,据说是内在真正的负责人。有几次,李红旗就看见颜三坐着他的豪华奔驰,到县委办来找领导。这人生得也白净,乍一看,根本不像江湖人物。见了面,也客气,中华烟不断地发。脸上总是堆着笑,比一般的企业家更有气质、更有风度些。办公室的人见了颜三,也是很客气的。有一回,颜三上了楼,下面他的司机就搬来了一个大纸盒子。里面全是烟和酒,说颜总让放这儿的,给办公室的兄弟们写材料做事时,解解烟瘾,增点乐趣。刘奇卫副主任就说:这颜三啊,越来越靠近党了。颜三听说后,笑道:没有党的政策,哪有我们昌盛?不靠近党还行?

    黄炳中跟颜氏兄弟打起交道,应该是不难的,也有优势。不过,颜氏兄弟也修路了?这让李红旗有些想不明白,但随即就想通了。他们什么事都干,只要能产生利益,谁不愿意?说是修路,其实就是铺钱。底下豆腐渣,上面亮光光。钱进了包工头的账户,包工头再细分。真正最后落在包工头自己身上的,绝对也是不算太多的了。黄炳中可能就是这细分中的一个人物。听说当初这条路的承建方并不是昌盛实业。后来是黄炳中找了县里某领导,才给颜二的。颜二是个明白人,能不感恩?

    可是,现在,这感恩感出问题来了。颜二不会坐视不管的,李红旗想:真的黄炳中出了事,对颜二也不好。但颜二为什么一直也不出面呢?那背后告状的人又是谁呢?

    红旗,进来啊?什么电话搞这么长时间?情人的?吴坤在里面叫唤了。

    李红旗索性不进去了,就在门外道:是程书记的,让我去办点事。我走了。

    程书记?他妈的,算了。你走吧。吴坤说完,李红旗听见女孩子的声音:那是个生手吧,不懂!

    出了别墅群,回到休息室,黄炳中正在一个人打盹。李红旗也没叫他,自个儿捡了个沙发坐了。黄炳中却醒了,问李红旗刚才去哪了,怎么没见人。

    李红旗说随便出去走了走。黄炳中笑道:这环湖山庄可不能随便走,花样多着呢?说不定就迷了路。

    哪会?李红旗想问黄炳中事情处理得怎样了,但话到嘴边,还是没问出来。两个人干坐着,找不出话说。黄炳中是心里有事,李红旗是不好开口。坐了会儿,毛旺过来,笑着:睡觉呢?领导们可在辛辛苦苦讲话呢。

    那是领导们的事,领导就是讲话的啊!黄炳中半睁着眼道。

    毛旺问:李红旗刚才去哪了?不会是去了别墅吧?李红旗说:真的去了,跟吴师傅一道。不过我没进去,有事,先回来了。毛旺看着笑,说:就是进去了也无妨,不就是女人这点屁事嘛!哈哈。红旗还是军人本色哪!

    这后一句话说得李红旗有点脸红。大家沉默了会儿,办公室秘书简平小跑着进来了,说会场里太闷了,那些乡镇的发言又长又枯燥,还不如来这儿坐坐。毛旺打趣道:这可是咱们司机的地盘,简秘书来坐,可是要收费的。

    收我的费?那找姚主任去吧,他来付。简平接过李红旗递来的烟,点上火,说,看台上台下的,一个个人模人样,可心里想什么,还不是和我们一样?

    牢骚了,牢骚!黄炳中冷不丁地插上句话,吓了简平一跳。我以为你睡了呢?怎么?不能说?我都干了十五年秘书了,老的少的,美的丑的,哪样没见过?我还怕?一点都不怕了,人到无求品自高哟!

    简平是办公室秘书中目前年龄最长的,这人脾气不好,虽然文字是把好手,领导们喜欢他的材料,却一律不太喜欢他的为人。办公室对他,是调走可惜,提拔困难。在简平后面调到县委办的几个秘书,包括胡约,都糊里糊涂地混了个副科级实职,像胡约是保密办副主任,高开河是政研室副主任,聂群声是督察室副主任等,而简平却一直是个副主任科员,是个虚职。这个虚职喊起来就不太好听,喊其他人叫某某主任,而喊他只能喊简秘书了。简平有些牢骚,这么想来也属正常了。

    老黄哪,你这人怎么屙屎不擦好屁股,出事了吧?简平瞧着黄炳中,黄炳中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高兴,却没有发作,只是道:谁说出事了?你简秘书可不能乱扣帽子,这可不是一般的事啊!

    谁说出事?我说的。我什么事不知道。老黄哪,赶紧让颜二到纪委去活动,说个借字出口,什么事就没了。简平道,这事活该你倒霉。多少人都干过,就你被人给拱出来了。你要找就得找那拱你的人,不像话。

    黄炳中这下不说话了,低着头,半会儿才说:正在想办法呢。人生一劫吧。

    李红旗一直没有插话,这种事儿少说为好。简平转了话题,说宗荣副书记明天回来。黄炳中说:学习不是还没结束吗?按说应该到下月底的。怎么现在回来了?

    怎么现在?还不明摆着,回来争位子吧。再不回来,程书记可就……简平说着瞥了眼李红旗,李红旗头正侧着,简平看不见他脸上的神情。何况这事儿,李红旗听着,脸上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神情。虽然自己是程杰之副书记的司机,可是他也不能一辈子跟着程书记开车。程书记要是上了,说不定立马就换了师傅呢。要说好,无非是将来说起来时,说我给某某书记开过车。那书记有什么什么爱好、有什么什么喜欢……

    最近办公室里气氛比较沉闷,秦怀仁被双规了,虽说事情不关湖东,但毕竟是湖东的县委书记。即使只待了一天,也不能说不是。何况秦怀仁虽被宣布双规,但县委书记的职务还没有撤销。听说市里的文件很快会到了,一竿子到底,全撸了。一个官员,说倒就倒。几十年的奋斗,就这么没有了。没有了事小,进监狱事大。唉!</p> ( 领导司机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10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