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节

文 / 洪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8

    湖东街头的落叶越来越多了。

    这都是些法国梧叶。这种树,一到了秋天,就不停地落叶。叶片很大,黄色的,卷曲着,满街都是。落光叶的树上,剩下的是一个一个光秃秃的球果。这也是法梧的种子,再过一些时日,可能在某个夜晚,它们也会随风而去。最后只剩下在寒风中等待着来年春天的树干了。这些树干很少有笔直的,大都是虬曲着,长成各种造型。李红旗下班时,喜欢沿街慢慢地走。边走边看,有时就停在某一棵树边,细细地看看它的形状。树就像人,人有五颜六色,树也就有七枝八杈。

    踩着落叶,李红旗刚一回到叔叔家。叔叔就问:红旗啊,听说县委办出事了?有没有这回事啊?

    李红旗一愣,县委办出事了?我怎么不知道?

    叔叔走到了跟前,听说姚,姚主任出事了?

    没有啊,我没听说。叔叔在哪里听说的?李红旗问。

    李一然皱了皱眉,叹了声道:我也是刚才在外面碰见教育的老张,他说的。说纪委正在查。据说是因为姚主任的司机引起来的……

    啊,是这事啊!我知道了。不是姚主任,是黄师傅。他跟一家公司经济上有点瓜葛,纪委找他谈了,应该解决了吧?这事怎么牵连到了姚主任?李红旗有点纳闷了。

    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吧?听外界传着,这事涉及到颜二。那可是个……我也想,姚主任怎么会跟颜二搭上?不过,传着却是确凿的,就你们黄师傅收了十万,姚主任也得了五万。不然,一个司机还真有那么大能耐?你想想,是吧。李一然望着李红旗,李红旗更愣了。叔叔说的这些他确实没想过。大家都以为这事就是黄炳中做的,哪想到会与姚得平主任有关?不过,叔叔这么一说,也似乎有理。道路承建工程是大事,一个县委办的司机真的能取那么大作用?

    第二天一上班,李红旗就发现办公室的气氛好像有些不太正常了。吴坤小声地哼着歌,毛旺则用眼瞪着吴坤,似乎要起身扑向他一样。李红旗泡了茶,黄炳中和其他司机都还没来。吴坤哼了会儿,笑道:这下热闹了。哈哈。

    毛旺也哼了声:热闹什么?别幸灾乐祸了。

    李红旗听着话头,也大概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了,就没插话。不一会儿,薛科长过来,通知下午四点,办公室召开司机会议。没有特殊情况,不准请假。

    开么子会这么认真啊?薛科长,先通个气吧。吴坤一副嬉笑的样子。

    薛茵并没理他,而是问李红旗:程书记今天不出去吧?

    目前还没有。李红旗说。

    薛茵笑笑,走了。一转身,吴坤便道:薛姑娘对程书记好像分外关心嘛?是吧。

    薛姑娘是办公室里背后对薛茵的叫法,原因是她姓薛,而且长一张瓜子脸,有时又搞得有些古典,所以才这么叫了。她自己一定也知道,不过好像从来没提出反对。

    我说吴师傅啊,你看来要成县委办的情报站长了。毛旺不无讽刺地说道。

    吴坤点着烟,用手弹了下烟灰:你这话还真对。我就是情报站长。这不错啊,比当司机好。不过,我的情报可都是些有价值的情报。你们谁有?可以卖给我啊,我来收,一个一万。

    李红旗轻声道:吴师傅也别这么说,不好呢。县委办里哪有什么情报?再说有,也不是我们这些开车子说的。

    哈哈,红旗,老师傅了?是吧?也敢说我了。吴坤望着李红旗,问,是不是跟程书记跑了几天,找到感觉了?不简单哪!

    我不是这意思。李红旗忙解释道,我只是说这样的事还是少议论为好。

    好,好,不议论了。免得有些人听着不舒服。走了。吴坤端着杯子出去了。

    李红旗也坐下来,准备看报纸。黄炳中进来了,一脸的不快活。李红旗看着也不好问,黄炳中自己倒开口了:下午开会?批判我啦!

    批判你?毛旺问。

    当然是批判我。听说是叶书记参加。看来我黄炳中受重视了。黄炳中接过李红旗递的烟,解嘲似的笑笑。

    李红旗说:不至于吧?只是开会,四点。

    怎么不至于?我都想好检讨了,深刻检讨!黄炳中说着从口袋里拿出张纸,扬了扬。

    李红旗笑道:还真检讨?心里却在想:这么大事,检讨就行了?现在,唉……

    正说着,翟军过来了,说是莫局长来给程书记汇报工作。他们领导在上面,我不就到班长这儿来报到了?

    黄炳中却沉默着,翟军一笑,班长怎么情绪不好?不就那事嘛,不是摆平了吗?还黑着脸干啥?难看!

    黄炳中抬起头,为难地笑了笑:还得谢谢翟老弟。就不说了,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说。

    别这样了,搞得像江湖上似的。毛旺在边上边说边给翟军泡了杯茶。

    李红旗问翟军最近在忙什么,老是见不着人。翟军说天地良心,我一点也不忙。就是你李大师傅忙,我请你按摩,你可是中途就跑了的。不像话吧?是不是怕?我看还是缺少锻炼,缺少锻炼哪!

    那就以后跟着翟老弟多锻炼锻炼。黄炳中道,这事只有翟老弟行。

    班长抬举我了。翟军说,不过下次,我带你们到个好地方。暂且保密,那才叫有味儿呢。

    什么地方?说说嘛,也许我们去过了。毛旺套道。

    不可能。我都才去一次,你们能去?现在好玩的地方,咋不得先过我这一关?公安公安嘛,我们不安,你们怎么安?翟军咧着嘴,把烟圈吐了老高。突然转了话题问:听说程书记要到政府去了?

    ……李红旗支吾了下,黄炳中说:也应该。按排名,他在前面。不过……

    排名也不是万能的……毛旺道。

    黄炳中不做声了,几个人互相望望,似乎没了再说的意思。翟军问宗书记是不是回来了?李红旗说是的,昨天刚到市里去汇报呢。

    哈,这个时候回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啊!翟军很老到似的。黄炳中说:也不见得。宗书记在这方面似乎不是那么积极的,不像有些人,一天到晚跑。

    其实不都是一样?你看看那么多科局级干部,天天往县委跑,道理不是一样的嘛?不送不跑,原地到老。谁不懂得?毛旺这一说,好像戳到了点子上,大家都笑了。

    莫天来局长下来了,伸头朝司机办公室里探了探。黄炳中站了起来,喊了声:莫局长。翟军已经往外走了,莫局长笑着说:别忙,你们兄弟多说说话。

    不了,说完了。李红旗道。

    莫天来道:说完了那就走吧。

    李红旗看莫天来,人也清瘦,不像传言中的那样。莫天来是个打黑英雄,这不是他自己封的,而是省里表彰的。他上任以后,下大力气将湖东最大的开氏兄弟黑帮给铲了。那开氏兄弟在湖东是响当当的人物,几乎所有的大小场子上,都有他们的小喽啰。而且,这三兄弟手段残忍,做起事来绝对不留情面。湖东大部分老百姓对他们是恨之入骨而无可奈何。莫天来从省厅下来,一上任就把矛头对准了开氏兄弟。虽然阻力重重,最后还是将这开氏三虎给扳倒了。省里给了他一个打黑英雄的称号,湖东老百姓给了他打黑局长的美誉。不过,这一两年……情况好像有些变化了。

    李红旗正往下想,刘奇卫副主任过来喊他,说宗书记找他,让他上去一趟。

    宗书记找,这让李红旗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不就是才跟着出了一趟车吗?有事?或者要用车出去?那也不必要让李红旗上去啊。

    李红旗上了楼,到了宗书记办公室,叩了门,里面传出请进的声音,进了门,宗荣副书记正在看文件,说:小李来哪,坐吧,坐!

    不坐,宗书记有事吧?

    是有点事,想跟你谈一下。宗荣抬起头,李红旗看见她化了淡妆,很清雅的。

    宗书记问:现在是跟杰之副书记后面吧?

    是啊,上次办公室司机轮岗,我就跟程书记了。李红旗本来还想问问宗书记怎么突然问这事,但话没出口,便停了。

    啊!那……本来我是想让你跟我后面的。既然已经跟了杰之副书记,那就算了吧。宗荣好像很有些失望。

    这……其他师傅还有好几个呢。李红旗这话一出口就知道这是多余了。宗荣副书记当然知道还有好几个司机,她要的就是你李红旗给她开车,其他的司机有什么用呢?

    宗书记又低头看文件了,李红旗就告辞出来。在走廊上,正好碰见程书记,便笑道:刚才给宗书记送一份文件。

    程杰之没有笑,也没说话,径自到自己办公室了。

    下午四点,办公室会议准时召开。一进会场,不要看别的,就看参加的领导,就知道今天的会议有内容了。也不同于一般的例会。不仅仅姚和平主任在,叶能文副书记也亲自参加了。

    李红旗来得早,但却捡了个稍靠后的位子坐了。他不喜欢坐第一排,其实大部分人开会都不喜欢坐第一排。坐第一排,就像竹竿子一样往前戳着,老是感到台上的领导在看你,感到后面的人在盯你。不自在,不痛快,进出也不方便。虽然办公室会议人不多,也就二十多人,但感觉还是一样的。

    黄炳中也找了个最后的位子坐了,可是,刚一开会,姚和平主任就喊道:黄师傅呢,到前面第一排来坐。

    要是平时,姚和平这样喊黄炳中,黄炳中少不得也叽咕几句,可是今天,情况不同,他自然不敢再造次了,慢吞吞地往前走,到第一排坐了。第一排除了黄炳中,就是左安和刘奇卫。

    姚主任先道了开场白:今天的会议是个短会,但是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会。我称之为整风会。整办公室的不正之风!能文书记亲自参加会议,待会儿还要给我们作重要指示。我希望大家端正态度,认真对待。

    接下来,姚和平就办公室最近的一些问题,大致地讲了三点,主要是上下班制度没有很好执行,工作效率不高,服务意识不强等。最后,特别强调了一点:就是我们的有些同志,干了些与自身工作、自身形象不符的事情,有的甚至向企业借支巨款,造成了十分不好的社会影响。

    姚和平停了下,喝了口茶,黄炳中的头上已经冒汗了。

    姚和平道:下面,我们请小车班的黄炳中同志上台,……发……言,不,检讨!

    黄炳中红着脸,慢慢地往台上走。李红旗还是第一次看见黄炳中红脸。他甚至看见黄炳中拿着检讨的手,在微微地颤抖。唉,一做亏心事,怎能不亏心啊!

    检讨。黄炳中念道,在开拓路建设过程中,因为与开拓路承包商颜三昌熟悉,我便同意为他们做了一些疏通关系的工作。事后,他们要感谢我,我没有同意。当时,我家中正在建设房屋,资金紧张,就向颜二昌借了十万元。虽然打了借条,但这种做法还是很不妥的。事后,有人向纪委举报,说我收了颜二昌的贿赂。现在事实已经查清,这是根本没有的事。经过这次事情后,我得到了很多教训。首先还是我自己平时不注重学习,素养不高。其次是没有能正确对待在县委办开车的权力,为他人说好话,有以权谋私的情况发生。第三就是不该向人随意借款,特别是向颜二昌这样的关系人借款,容易给别人把柄,也给办公室带来了不好的影响。我诚恳检讨,改正错误,今后不再犯类似错误了。检讨人:黄炳中。

    黄炳中念到后面,声音更小。李红旗基本上没有听清。念完后,黄炳中走下台,不知是谁突然鼓掌了。李红旗朝后面看看,似乎是吴坤。不过这掌声稀落,除了吴坤的,再也没有别人了。

    鼓什么掌?姚和平提高了声音道。

    底下是一阵笑,刚才黄炳中念检讨,本来就有很多人想笑了,这吴坤一鼓掌,大家就禁不住笑了出来。叶能文副书记脸更黑了,咳了声。会议室一下子静了下来。姚和平说请叶书记给大家作指示,大家欢迎。

    掌声。叶能文副书记清了下嗓子,又喝了口茶水,才开口道:本来这个会议我是不准备参加的,办公室的事由办公室自己解决最好。但是,现在看来我来参加,是参加对了。特别是刚才听了黄炳中同志的检讨,还有个别同志的掌声,我更觉得今天下午的这个会,不仅有必要,而且意义重大。这里要解决的是人的思想问题,是人的问题,是服务意识问题,是县委办的形象问题。

    叶能文这么一说,会议的调子立刻提高了。李红旗想不愧是搞意识形态的,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而且一上来就是几个排比句。小学时候老师就教过,排比句是最有威力、也最有说服力的。

    接下来,叶书记就黄炳中的事情,详细地分析了思想认识上的不足和自律意识不到位等,又对办公室下一步整改工作提出了几点要求。末了,他望了望会场,我今天的讲话可能有些重了,我想这不仅仅是讲给办公室的同志们听的,也是讲给我自己,还有其他领导同志听的。黄炳中同志的事情发生过程中,我们的个别领导也是有一定责任的。甚至,差一点陷了进去。这是很危险的,也是要不得的。我希望今后不会再看到。

    姚和平听着叶能文副书记的最后一段话,手心里直冒汗。他心想:你个叶能文,在这样的会上,能这么说吗?你这不是……有想法到班子会议上再说不迟嘛。面对一群办公室工作人员和司机,这话说出来有意思吗?什么意思都没有。而且,平时我姚和平对你叶书记也是很尊重的,怎么……唉!

    叹气归叹气,姚和平还是对叶书记的讲话,给了高屋建瓴,十分重要。有针对性,有方法论,务必全力学习和贯彻!的总体评价。

    散会后,已经快六点了。李红旗本来想回叔叔家,黄炳中说:红旗,我们去喝两杯?事情总算结束了。

    也好。就我们俩?李红旗觉得在这个时候,没有理由拒绝黄炳中的邀请的。

    黄炳中道:当然就我们俩。走吧。

    黄炳中开了车子,李红旗没开。两个人到了听雨阁。老板见黄炳中来了,忙客气地往里迎。黄炳中说:这是我内弟的小舅子开的。

    难怪。李红旗笑道。

    黄炳中对老板说:就两个人,搞点特色的来。再上一瓶好酒。

    老板说:我这小店哪有什么好酒?最好的就是洋河了。

    洋河就行。李红旗说,那酒喝着顺口,而且不上头。

    黄炳中说那就洋河吧。菜上来后,黄炳中说:这窝囊……唉!不过这次幸亏了翟大头。要不是他……

    这也是小事嘛。本来就没什么事。李红旗特意用了淡淡的语气。

    黄炳中有些感激地望了望李红旗,又给他倒了酒,两人碰开了。喝了几杯,黄炳中的话多了:红旗啊,社会复杂啊!叫我检讨,他才真要检讨呢?光检讨还不行,要进号子才行。

    别乱说,班长。李红旗打断了黄炳中的话,黄炳中一笑,说:没关系,只在这儿说说。最近县委里面静得很吧?越静越不是好事,争位子了。争吧,争吧!程杰之想,宗荣想,他叶能文其实也想,只是不说罢了。这家伙深得很。

    都争,哪有那么多位子啊!也真是的……李红旗叹道。

    到最后谁争得狠,不就是谁的了?程书记最近没到省和市里去?黄炳中问。

    李红旗说:没有。除了开会,好像没有过。

    这就对了。我想他也不会让你开车去的。他找一家企业,让老总跟着,不仅仅用车,就是用钱,也一并解决了。黄炳中似乎有确凿的把握,李红旗却摇了摇头,他不太相信。程杰之副书记看起来还是十分清廉的,不会也这样吧?

    怎么不会?唉。你不知道。我在县委大院待了快20年了,什么事没见过。多少领导正儿八经的,不也一样黑到底?还有男女关系,还有其他种种,都是一样哪!你没见过,以后就明白了。黄炳中说着和李红旗碰了个杯子,李红旗说:班长,你酒好像多了。别喝了,咱们坐着说说话。

    能喝,不就一杯水酒吗?早些年,我老黄年轻时,像你这么大,一次能喝一斤的。黄炳中打了个酒嗝,又道,老哪,老了。红旗啊,好好干,好好干。

    李红旗岔开了话头,问:宗书记怎么想到让我给她开车?

    是吧?黄炳中朝李红旗望着,忽然一笑,这就对了,宗书记会喜欢上你的。你年轻,灵活,她当然喜欢。你答应了?

    我怎么会答应?我不是在给程书记开吗?何况这事也不是我答应就行,还看办公室安排。李红旗说的是实话。其实给哪个领导开车,不都是一样?

    这事有戏!黄炳中端起杯子,对李红旗道,宗书记可不是一般的女干部啊!</p> ( 领导司机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10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