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节

文 / 洪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27

    27三级干部大会后,按理说,一年的工作,应该正式步入正轨了。

    可是,大家都感到,今年的湖东,与往年不一样了。在三干会上,大家看到去年秦怀仁坐的县委书记的位子,依然空着。虽然没有空出椅子,可是谁都知道在宗荣和程杰之之间,是还有一个无形的人存在的。这个人现在到底在哪里,将来又以怎样的方式来到湖东,谁也不知道。但这个人确实存在着,而且正在左右着身边另两个人的官场生活。

    去年三干会上,梁天超是坐在前排的。今年他却进了看守所了。这不能不令人喟然长叹。谁能说得清呢?谁又能看得准呢?大家都在雾里,又有多少人愿意走出雾来,仔仔细细地看一朵花啊!

    报告还是报告,表态还是表态,授奖还是授奖,讨论还是讨论,但今年的三干会,到底是不同了。会后,虽然各地也在贯彻,也在学习。然而气氛就是不太一样。一个事件迭出的县,能期望多少人能静下心来,好好为着工作谋划?

    宗荣一定也感觉到了这点。

    三干会后一周,宗荣县长跑了全县十几个乡镇,同时到几个重点县直经济主管部门进行了调研。

    回来后,宗荣到了县委,找程杰之和叶能文商量。宗荣说:“这样我总感到不是事啊,现在看来很多干部人心不稳。也是啊,近一段来,湖东出了不少事。可是,不能因此不干工作嘛。我想我们应该尽快扭转这种局面。”

    “扭转?我觉得也挺好的嘛。这些天我也在下面跑了跑,也看了一些。是有些问题,可是,总体上还是很好的嘛。都有一个过程,都需要一些时间,不能头脑子发热,一头冲啊!”叶能文说着,揭开杯盖,吸了一口茶香,然后抬起头,扫了眼宗荣,又低下头喝茶了。

    程杰之咳了下,然后道:“是有问题。我也有感觉。我想还是稳妥一点的好。请县委、政府的领导同志,按照联系,最近到乡镇和县直深入调研和督查。然后再回来研究。湖东的情况,今年有些特殊。我已和市委汇报过了。”

    宗荣听两位副书记这么一说,也只好不再坚持了,就说:“那好吧,按照联系,尽快下去。现在阳历快三月了,时不待人啊!我都急了,去年湖东的财政收入,就从全市的第二名跌到了第三,今年不能再跌了。再跌就出了前三,不好交差,我们的日子也没法过了。两万多号人的工资,还有市政建设,千头万绪,样样都要钱罗。”

    “这也得慢慢来啊,宗荣同志,是吧?”程杰之边笑边说。

    叶能文突然茬开了话题,问:“朴格同志不知恢复得怎么样了?脸上是不是有疤?”

    程杰之说:“恢复得还算好,当时那伙人目的是不杀害朴格,而是要他破相。所以刀子划在脸上,而且不是太深,多划了几道。其它的地方,大腿上的一刀,也是在争斗时留下的。现在朴格即将出院了,脸上虽然做了手术,进行了一些修补,但要彻底恢复,怕是不可能了。”

    宗荣说:“真没想到,现在还有这事?那伙人也太张狂了。不知道莫天来那边有什么进展没有?我怎么老是觉得在朴格同志这个案子上,公安部门行动一直很缓慢,成效到目前为止几乎为零。这是要问责的,工作没有成效,就等于没做工作。”

    “话可不能这么说”,叶能文不同意了。

    叶能文说:“现在犯罪公子不像以前了,以前是笨头笨脑,现在是高智商高科技了。想破一个案子,可能要花更多的精力。莫天来他们,这些天一直在寻找线索,排查嫌疑人。可是,就是没有线索啊。他们怀疑是外地流窜作案。”

    “流窜作案?那不太好解释吧?朴格同志散步时,身上连手机也没带,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何况根本就没有抢窃的意思。只是破相,这明显是有意图的,甚至是明显地报复。”

    程杰之听着叶能文和宗荣争论,一直眯着眼,这会儿开口了。程杰之说:“这事不慌,犯罪分子也不是一会儿就能抓住的。但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还是要破案的。能文书记可能要进一步地促一下公安那边。这个案子在湖东影响大,群众都在看着。这个案子能不能尽快破,群众在盯着呢。”

    叶能文没有做声,宗荣道:“确实这样。梁天超的案子已经让湖东的老百姓有很多议论了。朴格的这个案子性质更加严重。竟然公开打击报复领导干部,性质恶劣,影响极大。这个案子不破,党的威信,公检法的威信何在?”

    宗荣说着就有些上气了,程杰之笑笑,说:“宗县长也别急,公安不是在努力地侦破嘛?也许明天,也许后天,案子就破了呢。是吧?”

    宗荣说:“也许是吧”,就要出门。程杰之喊住她,说:“上次说的日出的那事,我看这样吧,先搞起来。省里已经批了。我让国土那边搞招标。政府常务会议也尽快通过下吧。”

    “现在就搞?省里通过了?我怎么不知道?”宗荣显然有些不高兴,一连问了三个问题。程杰之依然笑笑,“他们还没来得及向你汇报吧?省里刚刚上午通过的。我也才知道。这事我看,你也忙,我就来牵头吧。没事吧?”

    宗荣望着程杰之,叶能文也在边上悠悠地喝着茶,便道:“那好,既然杰之同志牵头,就按你的意见办吧。我有事先走了。”

    一直到下了楼,穿过大厅,宗荣心里的气还在堵着。程杰之这事做得也太……太过分了点吧?土地,向来是政府的事,怎么轮到他一个副书记来做主了呢?而且这事明显违规了。不知他怎么在省里运作,居然还通过了?真是……现在很多时候啊,底下一出了问题,上面就来追究责任。可是,谁能知道,大部分底下所出的问题,或许都曾经在上面备过案的,很多都是经过上面点头同意或者批准的。他批准可以,你出事不行。唉,就是这个逻辑啊,有什么办法?

    不过,这事程杰之坚持,而且宗荣知道,程杰之和日出的老总顾怀成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关系。但这事总让她担心,二百亩地,虽然不算多。可这中间一转,从农业用地变成了商业用地,其中的利益就不是一点了。按湖东现在每亩地四十万来算,政府这一块一次可以增加七、八百万的收入。顾怀成呢?他会更多。他要了地,然后搞房地产,获益就不是几百万,可能是上千万了。顾怀成是个精明人,吃亏的事他不会做。可是这样一做,将来要是出事了,还不得政府来兜着?说是政府兜着,她这个县长能脱了干系?

    依宗荣的脾气,她是不会同意程杰之的想法的。可是她刚到政府,而且程杰之现在还是排名在前的副书记,叶能文也不反对。她就不好再坚持不同意了。再坚持,这事就不是针对二百亩地,而是针对程杰之了。

    这就是规则吗?潜规则?

    宗荣想着摇了摇头,李红旗正从外面进来。李红旗喊道:“宗县长好。”

    “小李啊,刚回来?”宗荣问。

    李红旗说刚从一个战友那过来,他带了些特产,去取的。说着,就将袋子拉开,都是些海产品。李红旗说:“宗县长也拿一点吧,这可是正宗的舟山干海产,好吃得很。”

    宗荣说:“这不必了,你留着吧。”

    李红旗说:“还是拿一点吧,我这多。”就从大套着的袋子里翻出一条来,装了几条干鱼,还有一些小些的海货。然后递给宗荣,宗荣笑道:“我可还真没吃过干海产呢。味道一定不错。”

    “很好的,宗县长吃了要是好,我下次让人还带些过来。”李红旗说着,小倪的车子来了。李红旗将袋子拎着,交给小倪,然后朝宗荣县长挥挥手。宗荣道:“谢谢了,谢谢,小李!”

    李红旗看着宗荣的车子走远,才拎着袋子回到办公室。黄炳中正站在门口,笑眯眯地望着李红旗,“红旗啊,我说你真应该去给宗县长开车。她对你印象很好啊。我还没看过她对哪个司机能这样。”

    “是吧,都是领导嘛。”李红旗说着,问黄炳中要不要一点海产。黄炳中看了看,说要一点吧,也尝尝味。两个人分着海产,黄炳中低声说:“程书记听说正在省里活动,搞宗县长呢。”

    “有这事?”李红旗也低着嗓子。他是程杰之的司机,就他所知,最近程杰之虽然跑了几趟省城,好像也没做什么神神秘秘的事。难道真的?他搞宗荣县长,为了什么呢?想当县长?不太可能吧。黄炳中把分好的海产装了袋,“怎么不可能?官场上的事,搞不清哪。他一时走不了,再不上,机会就少了。书记他看来上当不到的,不就剩县长了?”

    “可是,宗县长干得挺好的,怎么会?”

    “干得好好的?哈哈,红旗啊,你还是太天真了。这年头,像程书记这样的人,要搞别人,还能搞不倒?他最清楚。谁有弱点,他知道。宗荣县长也是人,也是从小官当到县长的,这里面不可能一样问题没有。既然有,不就行了。”

    “太……”李红旗叹道:“不会吧。我总觉得不会。”

    黄炳中笑笑,不说了。鲁小平拿着张报纸进来,念着:“市委书记受贿一千一百万,一审判处死缓。”

    “死缓?”李红旗站起来,凑到报纸前看了看,是外省的一个市委书记,因为在项目开发上收受巨额贿赂,被一审判处死缓了。“一千一百万,天啦!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啊?连命都差点搭上了。”李红旗一感叹,黄炳中也道:“都是傻子!要是我,肯定不要那么多。能过日子不就行了?”

    “过日子?你老黄日子不能过?怎么还要了二颜的……”鲁小平一说完,就知道这话不该说了,望望黄炳中。黄炳中正红着脸,鲁小平赶紧赔不是,“我只是信口一说,错了,不说了。不过,这市委书记也是,要一千多万有什么意义?用四十个密码箱装钱,可怜哪!”

    “我总觉得,有些贪官,可能一开始是自己主动贪的。到后来,就像吸毒,上瘾了。而且人家投其所好,刹不住车了。最后只有往下滑,下面就是深渊。万丈深渊啊!”李红旗说着,不知怎地想起江非林送程杰之的那块手表,此刻在眼前正晃荡着。三万块,三万多块啊!程书记收了后好像再没提起过。他肯定知道那表的价值的。发票还放在里面。当初,李红旗还想过,江总为什么非得把发票放在里面呢?现在他知道了,这也是“送”的一门学问,让人家知道这货正宗,而且价格也不菲。

    鲁小平把报纸折起来,放到抽屉里,问黄炳中:“没跟二颜来往了吧?”

    黄炳中瞪了鲁小平一眼,鲁小平笑道:“二颜对你算客气了。你看朴格,破了相吧。狠着呢。”

    “别乱说。谁说是二颜干的?”李红旗问。

    “我乱说?哈哈,外面谁不知道?公安局也知道,只是不动就是了。莫局跟二颜合计好了,要给朴格颜色看的。指望公安捉那伙混蛋,还不知等到牛年马月呢。”鲁小平说着,哼着歌出去了。

    李红旗有点发呆,手机正好响了。

    打开一看,李红旗立即从发呆状态中兴奋起来。是顾燕。

    顾燕说她晚上要到城里来,如果有空的话,想请李红旗喝茶。

    李红旗回了个短信,说还是我请你吧,你到城里来了嘛。顾燕说不了,我请你,谢谢你的书,还有谢谢你这一阵子一直陪着我说话。我现在走出来了,阳光遍地,心情也好了。

    李红旗心里一愣,顾燕这话没别的意思吧,不会一说谢谢,事情就完了?但他又不好问,只好回答说那就依你,晚上见。

    下午快下班时,李红旗正和毛旺在摆龙门阵。话题自然上与最近湖东发生的一些事有关。县委办的司机,讨论得最多的就是这些事。他们在领导的身边,是县委办的一员,关心和关注县的大事,是他们的本份。毛旺说:“听说梁天超的妻子有些傻了,住到了精神病院了。真是作孽啊!”

    “还有他儿子,正在四处活动。可是,这杀人罪,怎么活动得了呢?”李红旗也叹息着。

    毛旺说刚才看见颜二的车子,就是那红色的宝马,从县委大门前“呼”地开过去,还鸣了下喇叭。“我就是看不惯,也太嚣张了吧。”

    李红旗笑笑,颜二是嚣张,可是在湖东地面上,他有嚣张的本钱。想想朴格书记还躺在医院里,这事……唉!

    “我可听说……不过这事你千万不能对外说。你一说,我可要掉脑袋的。”毛旺望着李红旗,李红旗说:“想说就说吧,不说就拉倒。”毛旺轻声道:“听说吴坤也是二颜团伙的,没有二颜,他能开蓝色冰山?”

    李红旗一惊,“这不可能吧?一个县委办的司机,成了二颜的一伙?不会吧。”

    “不会?红旗啊,你想想,在湖东的地面上,能开那么大的一个娱乐中心,而且黄赌毒什么都带。除了二颜那一班人,谁敢?即使不是二颜团伙的,也是长期紧密合作的。”毛旺说着,向门外瞥了眼。

    正好刘奇卫副主任过来,说晚上有个单位请客,谁和我一道去?李红旗说晚上有事,请毛师傅去吧。毛旺“嘿嘿”一笑,道:“红旗最近不太正常啊,是不是泡上了哪个妞?”

    李红旗说:“去你的?我叔叔家有事。”

    晚上,李红旗在叔叔家早早地吃了饭,然后跟顾燕联系。顾燕说她下午已经到城里了。刚吃完饭,马上到“日月潭”去。

    “十分钟,我就到。”顾燕的声音似乎很平静了。

    从叔叔家步行到日月潭,正好十分钟左右。李红旗本来想步行过去,但一想,还是不好。哪能比人家女孩子去得晚呢?这也不是男人的风度。就找了辆出租,三分钟就到了,出租车司机看他下车,大概也觉得奇怪。李红旗可不管这些,进了日月潭,找了个靠窗的位子,然后望着门外。从这个位置看,顾燕无论是从哪条路过来,他都会第一眼看到她的。顾燕今天穿什么衣服了?是蓝色的羽绒服?还是那件火红的小袄?

    时间仿佛停滞了,等待中的时间,一年犹如万年。李红旗看了好几次手机,再抬起头时,一袭淡黄的风衣,撩动了他的眼帘。真美啊!顾燕如同一只春天的乳燕,从对面飘过来,一直飘到了日月潭的门前。李红旗已经迅速地冲到门边,替她把门打开了。

    顾燕朝他笑笑,说:“谢谢!”

    李红旗道:“今晚是你请客,所以我等你来再定位子,我们上去吧,上面清静。”

    上了楼,找了个靠窗的包厢,两个人坐下后,顾燕点了壶龙井。李红旗:“看样子,你心情不错。”

    顾燕一笑,“是啊,不错。最近忽然想开了。人一想开,还有什么不愉快的?”

    “这倒是。想开就好。古人说难得糊涂,不能讲糊涂,但是也不要太过于清醒了。”李红旗将茶杯洗了,然后慢慢地往里冲茶。

    “你这喝茶的方法,还挺有功夫茶的意思呢。”顾燕说:“我以前到过福建,在那里看茶艺表演,都是先洗茶,再冲茶的。”

    “功夫茶要静心,也要智慧。我哪行?”李红旗道:“只是这样洗着冲着,有点意思罢了。”

    两个人谈着谈着,竟然很能谈得拢了。李红旗也感到意外,一个转业军人,一个大学生,居然在很多问题的见解上,不谋而合。虽然,在某些问题上,他也稍稍迁就了一下顾燕;但是,在主要的问题上,他是有意识的不让步的。这样一迁就一坚持,他便把自己上升到了与顾燕一样的高度。对于顾燕,李红旗想:征服这样一个女人,其它的都无关紧要,只有一点最重要,那就是——自信!

    ……茶喝着渐渐淡了,两个人的谈话却越来越合拍了。有几次,顾燕甚至开怀大笑起来,那种笑的样子,活脱像一个孩子。李红旗看着,竟然有几分怜惜了。

    一壶茶喝尽,快十一点了。顾燕说:“走吧?”

    李红旗道:“走吧。”

    两个人下了楼。李红旗问:“住哪儿呢?”

    顾燕说:“我同学家。就几步路。”

    李红旗说:“我送你吧。”

    顾燕没有做声。两个人出了门,在过马路时,两双手不知什么时候紧紧地扣在一起了。而正月的风中,正捎来一丝丝初春的气息……</p> ( 领导司机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10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