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节

文 / 洪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32

    晚上,李红旗正和顾燕在QQ上聊着,翟军打电话来,请他出去。李红旗说太晚了吧,都快十点了。翟军说不晚,我就在你住的边上,出来喝一杯吧,我心里烦。

    既然翟军心里烦,李红旗就不好再说什么呢。

    到了小酒店,翟军正在一个人喝闷酒。见了李红旗,翟军问道:“不会是也要同我划清界限了吧?”

    李红旗一惊,翟军怎么说这样的话?他压根儿也没想过,要同翟大头划清界限,为什么要同他划清界限呢?没必要嘛。

    “怎么了?大头,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听到什么?你还不知道?你在县委,什么事都清楚,就是不说。”

    “我真的不清楚。你快说吧。”李红旗倒了杯啤酒,陪着翟军喝了下去。

    翟军抬起头,笑着,“还不是二颜的事?听说要收网了?是吧?”

    “我不知道。也没听说。这事好像是省里直接在搞。”李红旗说的是实话,至少到下午为止,他没有听到关于收网的消息。

    “真的没听到?你天天跟在程书记后面,这事能不知道?”翟军端起酒,喝了一大口,然后道:“其实我也没什么。这就是给莫局开开车吗?可是,我一直有点担心……”

    “担心?”

    “是啊,担心得很哪!”

    “到底是怎么啦?你说说……”

    翟军又喝了一大口,“不说了,不说了,咱们喝!”

    事实上,在前一个多月,翟军已经不再给莫天来开车了。莫天来自己换了司机,有时甚至就是自己驾车。翟军到了内勤。怎么也还有“担心”?

    李红旗叹了口气,问翟军:“不是没给莫局开车了吗?又不接触,担心什么?”

    “担心什么?唉。莫局不让我给他开车,是用心良苦啊。我知道得太多了,太多了。这不好,我后悔啊!”翟军继续道:“现在想来,我不是一个好司机。我掺和得太多了。还是你们好,不掺和,只开自己的车。单纯,单纯哪!”

    李红旗笑笑,“问题也没这么严重吧。不开车不就行了?出事是他们的,反正你只是知道,又没参与。怕什么?”

    “也是,也是。怕什么?怕也怕不掉的啊!来,咱们喝。”翟军将两个人的杯子都倒满了,然后一碰杯,全喝了。

    “最近跟那个顾……有进展了吧?”

    “这……有进展。五一我准备陪她到省城去。”

    “啊,进展挺快的嘛。看来十一我们就要喝喜酒了吧?”

    李红旗有点脸红,“不会那么快吧?我还没上门呢?”

    “上门?顾怀成又不是不认识你?形式罢了。这事你老兄把握得好,先恭喜你了。”翟军喝了一杯,“不过我听说日出现在日子不好过,要倒了。主要是在搞房地产了,是吧?”

    “这个我不清楚。我也没问。他们最近拿了块地,恐怕是吧。”李红旗泯了口酒,问翟军到内勤适应不?翟军说有什么不适应,不都是开车?内勤轻松,出车也少。基本上都是送送人,拿拿材料,乐得清闲。不过就是太闲了,比不得以前跟着莫天来。而且还有些人背后指指点点。也是,本来跟着一把手开车好好的,怎么就突然被一把手给甩了呢?

    李红旗没有做声。翟军问:“程书记最近忙吧?”

    “似乎也还好。马上要开两会了,正在准备。”

    “两会?哈哈,两会?我听说省里就是要赶在湖东两会之前,对颜氏兄弟展开行动,好给湖东老百姓一个交待。”

    “是吗?”

    “大家也都是揣测。昨天晚上,莫局把我喊过去,稍稍透漏了点,让我注意。其实,我注意什么?大不了说出来吧,不就是……”

    “……”

    “其实莫局也很为难。为难哪!”翟军望了望门外,跑上人已经很少了。李红旗看看手机,十一点半了,就说:“散了吧,下次再喝。”

    “也好,走吧。”两个人出了店门,翟军拍拍李红旗的肩膀,“有什么消息,尽量盯着点儿。你放心,所有的消息,到了我翟军为止。我不会对不起你老兄的。”

    “这我知道,知道。只是我哪能有什么消息?一个小司机嘛,是吧。走吧。”李红旗也拍拍翟军的肩膀,便转头往叔叔家走了。

    第二天,一到办公室,毛旺就拉过李红旗,神神秘秘地告诉他:“吴坤出事了。”

    “出事了?什么事?”

    “他的蓝色冰山,昨晚上发生群殴,结果死了一个,伤了两个。”

    “真的?什么时候的事啊?”

    “凌晨两点。吴坤已经被控制了。”

    李红旗正要继续问,黄炳中过来,问说什么呢?唧唧秘秘的。又说谁的坏话了吧?是不是议论哪个领导了?

    毛旺一笑,“我们哪敢议论领导?是说……”

    “什么啊?要急死我,是吧?”黄炳中说着,给每人发了支烟,“这样行了吧,快说说。急着呢。”

    “吴坤出事了,知道了吧?”毛旺重复了一遍。

    黄炳中也一愣,“吴坤出事?他能出什么事?”

    毛旺就又将事情说了一回,黄炳中听了,叹了口气,问:“不是吴坤请的人吧?”

    “那倒没听说。可能是两股子小混混都在蓝色冰山消费,后来为了一个小姐就争起来了。一争,事情就麻烦了,就动了刀子,结果一死两伤。听说死了的那孩子,才十九。”

    “唉,可惜。吴坤当时不在现场吧?”

    “好像不在。是里面的人打电话他才知道的。赶过去,人都跑了,只在死都和伤者留在那儿。好像杀人的那些小混混,就是颜二手下的喽罗。”

    “太乱了,太乱了。再不打击,也不太像话了。”黄炳中把烟蒂使劲地在烟灰缸里揿灭了,转过头来问李红旗:“不是说省里正要打出二颜了吗?”

    “这我哪知道?”李红旗笑笑,“我要是知道这事,还开车?”

    三个人又说笑了一阵,就见莫天来进楼来了。

    莫天来脸色是黑的,步伐匆匆,径直上楼,先是到了叶能文副书记办公室。叶书记正跟姚和平商量个事。莫天来说:“我先汇报一下吧,昨天晚上,蓝色冰山那边发生群殴事件,一死两伤。其中涉及到吴坤,我们已经将他控制了。请领导指示,这事怎么办?”

    其实刚才叶能文和姚和平正在商量这个事情,莫天来一说,姚和平道:“怎么办?依法办事。先将人控制了,特别是两帮群殴的首要分子。”

    莫天来抢过话头,“现在不仅仅是控制首要分子,关键是死者家属的问题。他们有七八十号人,从昨天晚上四点多,就已经在公安局门前了。现在人数可能有一两百人了。如果不及时处理,看来人数还会增多。到时我怕……”

    “啊,死者家属已经……”叶能文皱了下眉,“千万不能出现群体件。姚主任,你看这样吧,我马上给吴航同志联系。你先和莫局一道到公安那边,安抚家属。一定要记住,以安抚和疏散为主,严防群体件发生。”

    姚和平说好的,我这就过去。说着,就拉着莫天来出了门。

    叶能文先是给吴航打了个电话。吴航正在省里学习,一听说这事,他说他马上赶回湖东。然后,叶能文又到程杰之副书记办公室,将事情简略地说了遍。程杰之一听,也有些吃惊,倒是不因为一死两伤,而是越来越多的家属在公安局门前聚集。如果不及时处理,群体件就极有可能爆发。一旦爆发了,想再处理,就很困难了。

    “我看这样,立即给宗荣同志说一下,这个事情态度一定要明朗:对于群殴事件中的人员,坚决打击。包括涉及到的县委办工作人员。同时,请公安局那边,妥善接待家属。特别要注意个别别有用心者,进行煽动。第一步就要控制不发生。我看这事,请能文同志,直接指挥吧。”程杰之望了望叶能文,叶能文说:“行。我已经让吴航同志回来,同时请姚和平主任到公安局那边去了。一有情况,他随时会向我说的。”

    电话响了,程杰之接起来,是宗荣,也是为这事。程杰之说他正和能文同志在商量。首先要稳定,尽快处理,不出。宗荣说我同意这个意见,湖东够复杂了,再出现群体件,就无法向上面和老百姓交待了。

    放下电话,叶能文说我过去再安排一下。临走时,程杰之又道:“告诉莫天来,千万不要出动警察。这样会激起民愤。千万不能。最好都着便装,避免产生对立情绪。”叶能文回到办公室,立即给莫天来打电话,让他们把所有在现场的警察都撤了,换上不着装的内勤人员。同时,他压低了声音:“告诉颜二昌,尽快地将他们参与群殴的首要人员交给公安。如果不交,一旦发生群体件,事情闹大了,谁都不好收场。在这个时候,一定要分清孰轻孰重,千万不能糊涂。”

    莫天来说:“我知道了。马上传达叶书记的指示。”

    叶能文一定要莫天来告诉颜二昌,让他交出首要分子,是有他的理由的。他知道,像颜二昌这样的人,在江湖上混久了,江湖意气重。出了这样的群殴事件,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主动让手下的人被公安抓了的。而是想办法给钱给他们,让他们出去躲避风头。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啊!省里正在调查,死者家属正在聚集,这个时候颜二昌再按照以往的做法,拒不交人,公安就没法向死者家属交待。交待不了,聚集的人就会越来越多,情绪就会越来越激烈、越对抗。如果真的发生了群体件,只能是加快了省里打击颜氏兄弟的速度,也给省里打击的证据上增加了份量。现在,如果颜二昌痛痛快快地将人给交出来,不仅仅可以息事宁人,还可以表明一种姿态:我颜二昌对打架群殴这种违法乱纪的事情,从来都是痛恨的,而且是配合公安部门,积极打击的。

    最近,叶能文的心情一直很烦。可是他不能说。一个不能说出自己心情的人,他内心的疼痛,又有谁能知道呢?

    快下班时,叶能文副书记喊左安副主任,要他准备车子,他亲自到公安去一趟。姚和平主任在电话里说,现在聚集的人数已经达到了近千人。情绪激动,一触即发。关键是颜二昌到现在还没交出首要分子来。宗荣县长来过,看了下阵势,觉得形势危急。现在正在莫局的办公室里和吴航书记一道商量呢。

    “这个混蛋!”叶能文在心里骂了句颜二昌,下楼来了。

    左安主任喊黄炳中,让他跑一趟。李红旗看见叶能文副书记边上车边打电话,似乎在生气。毛旺也伸出头来,朝李红旗笑笑。问李红旗程书记怎么不过去?李红旗说领导的事,我哪知道?

    不到十分钟,黄炳中的车子又开回来了。叶能文副书记和左安主任也都回来了。李红旗问:“怎么了?事情处理好了?”

    “哪处理好了?进不去。都是人,到边上一看,只有掉头。再不掉头,车子都靠不住会被砸了的。”黄炳中叹道:“人真多。再不处理真的要出大事了。”

    叶能文副书记气呼呼地上了楼,拿出手机,打通了颜二昌的电话,问他怎么到现在还没把人交出来?“你是要武警到你那儿去要人,是吧?糊涂!”

    “那可不是。可是我现在交不出人啊。他们跑了。”颜二昌的声音似乎也有些委屈。

    “跑了?胡扯!一个小时之内,你无论如何我将人送到公安局去。否则一切后果你负责!”叶能文没等颜二昌再说话,就挂了。

    中午,左安特地打了个招呼,司机们就不要回去了。领导们随时有事,免得找不着。程杰之副书记、叶能文副书记,还有赶过来的朴格书记,都在县委办等着消息。快到十二点半时,姚和平电话里告知:颜二昌让人把两个昨晚群殴的首要分子送到了公安局。这两个人在公安局门前,被老百姓围住了。幸亏宗荣县长当机立断,在现场召开了一个群众会议。她发表了简短的讲话。大意是请大家相信党相信政府,我们在十个小时不到,就能将犯罪分子抓获,本身就是对人民群众负责的一种态度。对于这起案件,我可以代表湖东县委县政府,向大家表个态:坚决按照法律,从快从重给予打击。

    大概因为宗荣县长是个女同志,另外加上她讲的时候,情真意切,竟然将围观的人群渐渐地疏散了。死者家属也同意坐下来,商量解决善后事宜。

    “危机总算解决了,请两位书记放心!”姚和平最后道。

    叶能文也松了口气,同程杰之副书记一道,到食堂去吃工作餐去了。

    吃饭中间,程杰之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对叶能文道:“听说吴坤的蓝色冰山不简单哪,什么事都做?”

    叶能文抬起头来,“这个我不太清楚。有这回事?”

    “是啊。外界反映很强烈啊。说县委办的司机开黑店,黄、赌、毒,样样都来。这不是黑店,还是什么啊?”程杰之喝了口汤,“这个事情请能文同志还要好好过问一下,这影响县委的形像嘛!加上又出了这事,老百姓怎么议论?不行的话,干脆关了。开什么店啊,不务正业!”

    叶能文没有做声。对于吴坤的蓝色冰山,其实早在一年前,叶能文就听到了一些议论。他也为此讲过吴坤,让他把店关了。但吴坤说他的店绝对是干干净净的,不信可以查嘛!何况我开店,也不影响开车。好好的店,关了干什么?

    现在出事了,吴坤自己也搭上了,唉!

    “等他出来让他把店关了,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到时请办公室郑重地跟他谈一次吧,我跟和平同志说。”叶能文说着夹了块肉放到嘴里,细细地咀嚼了一遍,笑道:“很长时间没有食堂吃过了,味道还真的不错嘛!”

    李红旗、黄炳中,毛旺,还有刚刚来的鲁小平,几个司机,薛茵,在边上另开了一桌。黄炳中说:“领导们最怕的就是群体件,一出来,慌了。你别看着他们平时那样,到了这一刻,跟我们也差不多。”

    “那当然。不过事情总算解决了。听说是宗县长带人去解决的。”毛旺刚说完,薛茵就道:“哪是?这边,两个书记坚持要颜二昌把昨晚群殴的带头的两个小混混,送到了公安局。这才起了作用,老百姓才散了的。”

    “是吧?薛科长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啊?是程书记……”鲁小平还没说完,嘴上却被薛茵堵了块肥肉。李红旗笑了起来,“一张嘴,还说啊?薛科长的肉好吃吧?”

    薛茵脸一红,却不好对着李红旗发作,闷着头吃饭了。

    黄炳中慢慢地在菜里找辣椒,边找边说:“这颜二昌这回怎么听话了?你看那天,颜三昌喝酒后那个德性……唉!无赖啊!”

    “颜三昌就是比不得他哥哥,颜三太张狂了。颜二这人阴得很,其实越是阴的人越可怕。可别看他今天听了两个书记的话,说不定明天就……”鲁小平说着望望薛茵。薛茵白了他一眼,“我脸上有字吗?望什么望!”

    “嘿嘿,就是有字。漂亮的字,别人能看我不能看啊?”鲁小平油滑道。

    黄炳中制止着:“小平,就别说了。吴坤的蓝色冰山这回怕要关门了吧?”

    “那是肯定的。再不关,以后还会出事。”毛旺说:“早就听说那地方,是吃喝嫖赌一条龙,吸毒,卖淫,什么事都干,这样的地方不出事才怪呢。”

    “也没那么严重吧?”李红旗问。

    “比那还严重!”鲁小平提高了声音,又赶紧望了望两个书记吃饭的包厢,发现人已经走了,声音又高起来:“他有后台啊!”

    黄炳中往前倾了倾身子,问:“什么后台?”

    “颜二嘛,还有莫……甚至听说还有……我不说了,不说了。算我瞎说吧,吃饭,吃饭!”鲁小平突然噤了声音,低头扒饭了。

    大家也不好再问。李红旗心想:鲁小平说的不会是真的吧?一个县委办的司机,居然能开那样的店,那岂不……

    不过,李红旗心里也是有些相信的。他记得去年他刚到县委办来上班,有一次和翟军他们喝酒后,就曾到过蓝色冰山。当时,翟军就给他们每人请了一个小姐。那女孩子长什么样子,李红旗不记得了。只记得一身的香水味,穿着暴露。他在里面呆了几分钟,就径自走了。

    而且,平时湖东人说到蓝色冰山时,就很暧昧。这暧昧后的意思,大概就是指这些吧?如果仅仅是一些小姐的话,现在全国哪个地方没有?这也是中国改革开放中的一个副产品嘛。可是居然涉毒,涉赌,这就太……

    李红旗真地想问问其它人,这样的店怎么一直好好地开着呢?

    但他没有问。他知道即使问了,也永远不会有答案!</p> ( 领导司机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10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