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5节

文 / 洪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35

    宗荣没有想到,邹涛回来的第一句话不是温存,而是:“我们离婚吧!”

    宗荣一时呆了,马上就有泪水涌了出来。她望着邹涛,问:“为什么要离婚?”

    邹涛说:“还是离了好。至于原因我不想说了。”

    “为什么不想说?是我的原因,还是你的原因?总得说清吧。”宗荣的心里一疼。

    邹涛道:“不需要说了。只是想离婚。既然我们不能达成一致,还是早一点分开好。我这次回来,就是要解决这个事情的。”

    宗荣的心里又一疼,“为什么不能说出原因?”

    “真的要说?”邹涛低下头,“我问你,省里是不是有一个副书记叫王旭升?”

    这一下子,就像一根导线,突然被通上电了,宗荣的身子一跳,人随即被抬升到一个虚无的境地。她望着邹涛,然后转过身,“你知道了什么?”

    “我当然知道。还需要说吗?”邹涛说:“我回老家一趟,过几天来再办手续吧。”

    邹涛走后,宗荣关了办公室的门,又从里面锁上。她想哭,却哭不出来。邹涛刚才直接跑到她办公室,就让她感到奇怪了。他刚下车子,不回家,却直接闯进县政府的办公室,这明明是早已想好了的。他要直截了当地与宗荣解决他所想解决的问题。而且,他显然已经知道,至少是听说了什么。他在部队里,谁告诉他的呢?

    离婚,这两个字,从来就没有在宗荣的大脑里出现过。本质上,宗荣觉得自己还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女人,从结婚开始,她就一直把与邹涛的家视为唯一。然而,她也知道,她现在正在失去了。当她从王旭升副书记房间里冲出来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有些东西在她身上消失了。她的内心里,已经被撕裂了一道口子,就是邹涛不来揭它,她也会深藏愧疚。邹涛一揭,明晃晃的口子,就如同鸿沟,把她和邹涛分隔开了。

    感情是什么?夫妻情又是什么?宗荣一时呆着,她瘫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无限的虚空……

    邹涛的心情,宗荣完全能够理解。一个男人,特别是像邹涛这样一直在部队中的男人,再苦再累,对他都没什么。但是,妻子的出格,却是对他致命的打击。她不能期望邹涛理解她。她也无法解释她一次一次内心的屈辱与痛楚。她更不能说清她为什么不拼死不从……一个官场上的女人,更多的时候,她已不属于自己了。或许,她仅仅是个案,但是,她摊上了。她只能承受,而无法去改变。

    离婚?一个女县长的离婚!这或许又是湖东的一大新闻了。

    手机响了,宗荣慢慢地坐起来,从桌上拿了手机,是市委副书记马天。她看到手机上显示的这个名字,突然有了一种厌恶的感觉。但是,手机一直在响,她只好接了。马天问:“在忙吗?宗荣同志。”

    “啊,不忙。正在开会。”宗荣答道。

    “是吧,开会,好啊,开会!有个消息,我想还是告诉你的为好……”马天吞吞吐吐地,似说又不说。

    宗荣有点急了,“什么消息?说啊!”

    马天压低了声音,“王旭升副书记被双规了。”

    “……”宗荣没有说话。早在两周前,王旭升就曾打电话给她,说有人在调查他。省直工作的另一个同学,也在前几天告诉宗荣,王旭升副书记可能要出事了。因此,马天这么一说,宗荣并没有感到太大的惊讶。相反,她感到了一种快意的轻松。仿佛肩头上一直挑着什么,这一下子彻底放下来了。这会儿,她更明白了邹涛为什么急急地跑来,一开口就提出离婚。一个副书记倒下去了,随之而来的就是他的种种传闻。而男女关系的传闻,如同佐料,是必不可少的。几乎是一种规律了,每一个倒下去的官员,身后都有一连串的情人。男官员有,女官员也有。情人现象,似乎已成了官员的一种标签。

    马天问:“最近没见着王……吧?”

    “没有。”确实没有,两周前,王旭升打她电话,她说生病了,推辞没去。

    “啊,那就好,那就好。宗荣同志我是相信的,是吧,相信的。”马天接着道:“我也要走了,你知道了吧?”

    “不太清楚。是不是到学院那边?”市领导的动向,作为一个县长,难道能不关注?不知道?

    “是啊,我是不太愿意的啊。不过组织安排,要服从哪!不就是一个正厅嘛,是吧。”马天说:“以后到了学院那边,还请宗县长多多关照啊!”

    “这当然,当然。”宗荣放了手机,回到沙发上,头突然有点疼了。邹涛刚才讲的话,又回到了她的耳边。离婚,离婚!真的要离婚?难道邹涛真的要堵死了路子,不给她一点回旋的余地?

    宗荣想了会儿,拿过手机,给邹涛发了条短信:

    我们都再冷静冷静,好吗?我很珍惜我们的感情。

    短信发出后,宗荣站起来,捋了捋头发,重新坐到办公桌前。下午要开政府常务会议,还有些事情要先过滤一下。一县之长,说好当,确实好当。下面有六个副县长,还有政办主任,组阁部门;说不好当,也确实不好当。两万多人的人头费,就足以让她伤透脑筋了。尤其是今年,湖东的财政收入在不断下降,与往年同期相比,下降了三成。这个窟窿是巨大的,这个包袱也是沉重的。谁来填?谁来背?只有县长了。早晨,宗荣梳头照镜子时,发现自己的鬓边添了白发了。真的,白发。虽然只有三两根,确也让她心惊了。

    程杰之副书记打电话过来,请宗荣县长过去一下,省里打黑调查组的苑组长有事要给县委通气。

    宗荣到县委大楼时,李红旗正站在大楼前给顾燕打电话。见了宗荣,李红旗捂住手机,打了个招呼。宗荣看着李红旗,心里莫名地想:不会是李红旗告诉了邹涛吧?接着,她就否定了。不可能,而且是绝对不可能!李红旗没有和邹涛接触的机会,何况就她所了解的情况,李红旗也不是一个喜欢乱说的人。她甚至有点歉意地朝李红旗笑笑,然后进去了。

    程杰之、叶能文,吴航,都已经在了。宗荣一到,苑组长就将省里的指示传达了:今天晚上正式收网!

    叶能文一惊,随即就恢复了镇静,问:“今晚?”

    “是的,今晚。所有参加人员均从省厅和周边调集。”苑组长答道。

    “那我们公安……”叶能文问。

    “湖东公安就不参与了。而且这事必须高度保密。大家都是领导干部,我相信不会出现泄密的。到行动之前,知道情况就是在座的六位同志。”苑组长继续道:“晚上行动的总指挥是省厅的黄厅长。”

    宗荣认识黄厅长,不高的个子,脸漆黑。

    程杰之表态道:“我们会遵照上面的指示办的。全力以赴地支持这次行动。”

    宗荣也表示支持。苑组长说:“行动开始后,宗县长可能要给医院打个招呼,随时待命。因为我们考虑颜氏集团持有枪支,很可能出现人员伤亡。”

    宗荣说行,你们一行动,我就来安排。

    苑组长说这就好,我先走了。他走后,宗荣和程杰之几个人,互相望了望,却不好说话。程杰之问宗荣:“听说邹涛转业了?”

    “是啊,刚刚转业。到珠海了。”宗荣想起邹涛上午绷着的脸,心里又一疼了。

    “珠海?好啊,沿海开放地区,就是比内地好啊。单位定了吧?”程杰之接着道。

    宗荣说:“还没最后定。可能是珠海市底下的一个区。”

    “他转业时应该是副师吧,好安排。”吴航插话道:“其实我跟邹涛算得上同学,不过,是幼儿园同学。”

    “哈哈,还一起摸屁股长大的呢。”程杰之开了句玩笑,看见叶能文一直不说话,就问:“能文同志啊,听说女儿出国了?是读博了吧?”

    “是啊,到美国。读博。读博。”叶能文显然对这个问题兴趣不大,不冷不热地应付着。

    宗荣就谈到了叶能文的女儿,说那孩子聪明,从小就看出来了,是个读书的料。到了美国,几年博士一读,再回来,就是“海龟”了。“现在,海龟可是了得啊,我上次到北京。海归的博士,到中直机关,可以直接进。其余的对不起,国产博士,一个字:考!”

    “这倒是。”程杰之笑着,说:“其实啊,我们这些人,现在看起来就混得马马虎虎,可是,真正能拿起来一拼的,不是我们自己,而是我们下一代啊。我有个同学在工大,夫妻两个都是教授,可是那孩子不争气。结果呢,我那同学说他见了人都矮三寸。特别是见了孩子成绩好的同事,他发现自己无形中就没了自信。”

    “完全正常。不是有人说:竞争不在我们这一代,而在我们的下一代嘛!”吴航正说着,叶能文的电话响了。叶能文拿起来,却并没有接。程杰之看了一眼,意味深长地笑笑。宗荣说:“没事,我就先走了。”

    宗荣下楼时,接到了邹涛的短信:

    我珍惜我们的从前。可是我不希望我们再有未来。

    不希望我们再有未来?这是什么意思?说白了,就是坚持离婚罢了。宗荣想着,脚底一滑,整个身子歪了,人差点就从楼梯上滚落下来。好在她一只手抓住了楼梯的扶栏,但是,整个身子却倾斜了。就在她努力地往前正着身子时,李红旗过来了。李红旗一手扶住宗荣,一边喊道:“宗县长,怎么了?”

    宗荣站稳了,脸却通红。她掠了掠头发,谢了谢李红旗,说:“不知怎的,就滑了下。没事了。”

    李红旗道:“这楼梯可能沾了水了。待会儿我用拖把拖一下。”

    宗荣边往下走,边问李红旗:“听说你要结婚了?”

    “是的”,李红旗有些害羞,“还在十来天吧。”

    “是顾怀成的女儿?就是那个营销经理?人挺不错的。祝福你们啊!”宗荣说到祝福两个字,鼻子却一酸。

    “谢谢宗县长。”李红旗说:“就是她,叫顾燕。”

    宗荣又笑了下,出门上车去了。

    李红旗回到办公室,吴坤问:“今天领导们神情异常,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出事?看不出来啊。刚才宗县长神情很好的。”李红旗从杯子里倒了点水,放到烟灰缸里。然后,又将烟头子摁了进去。

    “我有种感觉。可能是要对二颜动手了。不然刚才省里的苑……不会来的。他一来,领导都来了。一定是有事。”吴坤说得很肯定,但随即又道:“不对啊,如果真是动手,那莫天来要参加啊。莫天来一直没出现,这……”

    毛旺说:“就像侦探小说一样,你好好推理吧。”吴坤道:“侦探小说本身就来源于生活,有什么不对?我总感到气氛不一样,不一样。我的感觉是很好的。”

    李红旗接过毛旺递过来的烟,“那你就玩你的感觉去吧。哈哈。要是真有感觉,蓝色冰山出事怎么就没感觉出来?”

    “你别那壶不开提那壶。那是意外,意外!懂吗?”吴坤有点气急了。望着李红旗,“蓝色冰山关门,可是领导的意思。如果依我,我是不会关门的。为什么要关?不就是死了个人嘛,又不是我给搞死的。唉,活该我倒霉,碰上了。”

    “人都有走背运的时候,不可能永远都大发的。”毛旺阴阴地笑着,“你看贡立全,他怎么想到就没命了呢?是吧。”

    吴坤红着脸,“贡立全能跟我比?乱来。再说我可……”

    “不说了,不说了。我怕你让人也划我两刀呢。”毛旺边说边笑,就看见一个女人进了大厅。“那不是嫂子吗?”他拉了拉吴坤。

    吴坤朝外一看,正碰着他老婆的眼光,脸一下子就白了。吴坤的老婆姓杨,原来在化工公司上班。公司破产后,就成了全职太太。这会儿,小杨站在门厅里,用手指着吴坤,嚷开了:“你们看看,你们看看,就是这个吴坤,说起来还是县委办的司机。首先败坏,无恶不作,怎么就没有管呢?我就是要来替我们娘儿儿俩计个公道。”

    小杨的嚷声一起来,薛茵就出来了,拉着小杨,“别嚷嚷了,这是机关。有什么事慢慢说,好吧?”

    “慢慢说?我怎么慢慢说?你问问吴坤,他在外养了个小的,还生了个女儿。你让他说,让他说啊!吴坤,你出来,说给大家听听。”小杨嚷嚷声中,夹杂了哭声了。

    吴坤刚才还站在门口,这会儿干脆坐下了。李红旗说:“出去劝劝吧,不然……”

    “劝什么?让她发疯好了。反正我们要离婚了。”吴坤点了支烟。

    毛旺也道:“还是去劝劝吧,先回去。不然在这里闹,影响多不好。”

    吴坤望了望门外,站起来,又将手上的烟扔进烟灰缸里,一句话也不说,就冲出门,朝着小杨就打了过去。薛茵大吼了一声:“吴坤,你疯哪!”

    接着,小杨的哭声由沉闷变得响亮了,犹如裂帛一般。吴坤已经被李红旗他们拉开了,薛茵正扶着小杨。吴坤刚才那两下正好打在小杨的脸上,这会儿,她的鼻子里出血了。薛茵又回到自己办公室,拿了棉球,出来替她堵上。然后把她扶进了司机办公室。刘奇卫也过来了,问:“到底怎么回来?怎么到了县委来?”

    小杨说:“你让吴坤说。他在外养小的了,我管不住他,也就不管。这好几年了,只要他给钱给我们娘儿俩就行。可是,从上个月,他提出来要离婚。这我不同意。你养小的就养吧,可是离婚我不行。他就想着法子整我和孩子。昨晚上还打了孩子一顿。这样的人,组织上不处理,我们哪还有活头?”

    薛茵望着刘奇卫,说:“这事办公室是得处理。太不像话了。而且刚才当着这么多人面,就动手打人。让公安局过来,要给他点严厉的。流氓一样,哪还像个县委的司机?简直是流氓,流氓!”

    刘奇卫想了想,就出门到楼上,不一会儿,姚和平也下来了。

    姚和平看了下小杨,说这事我们一定严肃处理。不过,向组织上反映问题可以,不能一进门就大声嚷嚷。至于吴坤,我立即找他谈话。小杨说:“谈也没用。他是铁了心了。这几年,他开蓝色冰山,一个好好的人,就变成了流氓。现在那个女的,就是他店里的婊子,混就混,还养孩子了。姚主任,你说为叫我怎么活啊,怎么活?”

    小杨又哭了。

    姚和平皱了皱眉,让薛茵好好劝劝小杨,又让刘奇卫去喊吴坤。刘奇卫过来说:“吴坤走了。”

    “打他电话,让他立即到办公室见我。”姚和平气呼呼地上去了。

    叶能文副书记在办公室里,也听到了底下的吵闹。而且听出了那是小杨和吴坤的声音。本来,他想出来好好地骂吴坤一回,可是转念一想,觉得不妥,就没动了。吴坤最近没少让他生气。先是蓝色冰山,外面传着是湖东黑巢;接着是出了群殴事件,他坚持要吴坤把店关了。说就是吴坤不愿意关,他也会让公安去查,一直查到关门为止。这不,事件刚刚平息,老婆又闹过来了。烦!唉!领导的司机,很多时候跟领导的形像相关。司机一天到晚跟着领导,人们说到时,都很少直接说“某师傅”,而是说“某领导的司机”。“某领导”和“司机”是相连的。说不定现在外面就传着,叶能文副书记的司机吴坤,在外养了个小老婆,甚至还生了个孩子……

    唉!叶能文叹了口气。

    其实,让他叹气的,还不仅仅是这事。昨天,莫天来打过来电话,说南昌市公安局发来了协查函。说是他们根据线索,破获了一起大陆和香港人士联合诈骗案件。在调查中,发现湖东县有一位叶姓领导卷入了此案。是在赴港招商引资过程中,被对方设置神仙局,一次性诈骗了五十万元人民币,同时欠下了二百五十万元。据说后来诈骗团伙曾多次索要,但被拒绝了。请湖东方面协查一下,是否确有此事。

    莫天来当然是个聪明人,接到这个协查通报后,立即封锁了消息。同时经过了解,在通报上所说的时段内,恰好是叶能文副书记事队到香港招商。那次招商时间很短,也没听说有什么成效。现在想来,一切都好解释了。根本就无商可招,只是茫然地走了一次“神仙局”。事涉叶能文副书记,莫天来不敢怠慢,很快给叶书记电话。叶能文先是一惊,待听清楚后,却长舒了口气。他简单地说了下事情的经过,让莫天来回复南昌方面,说确有此事。但是,该领导已经调离湖东,不要再查了。

    昨天晚上,叶能文为此失眠了。

    可是,今天他的心情更加乱了。省里决定对颜氏兄弟收网。那么,五十万呢?五十万怎么处理?二颜进去后,会不会把这事牵扯出来?如果牵扯出来了,又怎么办?上一次,他本来跟颜二昌说过,要将五十万还了的。可是颜二说什么也不同意。这一不同意,就拖到现在了。再想办法,已经是不可能了。唉!唉!叶能文站起来,要办公室里来回踱着,忽然他的心底一下子开亮了——好就好在这五十万是被别人诈骗走了的,而不是装进了他自己的口袋。要是追究起来,也无非是工作不慎,处理方法不当,与贿赂和是沾不上边的。一个领导干部,只要不是方向上的错误,只要不在贿赂和上沾边,其它的错误都好说。这样想着,叶能文稍稍地平静了些。

    下午,李红旗正在办公室看报纸,翟军打电话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动作?李红旗说我不知道。翟军就挂了。

    可是,到了晚上十二点,事实正如翟军所言,有所行动了。不仅仅是有所行动,而且是大行动。县委办的司机们临时接到通知,全部回到岗位待命。宗荣、程杰之、叶能文和吴航,都齐齐地等在县委办公室里。两点,行动指挥部通报:行动结束。一共抓获颜氏集团成员八十七人。但是,颜二昌没有抓到。据可靠消息:在行动开始后十分钟,颜二昌逃离了湖东县。参战武警中有一个负伤,目前已送往湖东县医院抢救。

    莫天来是在行动即将结束时打电话给叶能文的,他很生气地问:“这么大行动,怎么我们公安都没参与?也不知道?”

    叶能文说:“这是省里统一指挥的。一切服从命令。”</p> ( 领导司机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10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