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节

文 / 王晓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蒋春华听弟弟说自己的老公找了个小保姆,不仅做得一手好菜,还挺漂亮,心里立即就不放心起来。老公是什么人,她做妻子的心里有数。在昌山,无论是当市长,还是当市委书记,都是有口皆碑的。按理说,对老公不应该瞎担心,但是好东西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好男人不怕拈花惹草,就怕丝缠藤绕。蒋春华和吴东明也不例外地经过了七年之痒,但是经过二十年的婚姻磨合,两个人一直恩爱有加,相安无事。

    蒋春华自己开车赶到东州常委大院时,已经是夕阳西下了。春节过后,夫妻俩就没见过面,蒋春华从心里思念丈夫,恨不得立即共拥香衾,但是当自己拿钥匙打开家门时,屋子里却空无一人,这是蒋春华没有料到的。她心想,东明不可能按时回家,要么开会开得很晚,要么有宴请,小保姆应该在家呀,难道买菜去了?

    蒋春华屋里屋外、楼上楼下一阵查找,根本没有发现小保姆的任何痕迹。蒋春华顿时纳闷起来。“春杰也不可能谎报军情啊!”蒋春华摇了摇头,脱去外套开始收拾房间。

    收拾完房间,蒋春华把丈夫需要洗的脏衣服扔进全自动洗衣机,然后,到厨房转了一圈,什么菜也没有,很显然丈夫不怎么在家吃饭。她取了外套想出去买几样青菜,突然有人按门铃。蒋春华心想:“死鬼,回来得还挺早呢!”

    她满面春风地打开门,门口满脸堆笑地站着两个人,蒋春华不认识。

    “你们找谁?”蒋春华懵懂地问。

    “这是吴市长家吧?”站在前面脸圆乎乎的男人谦恭地问。

    “对。”

    “您是大嫂吧,我是万寿县县长韩亚洲,这是我们县民营企业家邱兴本。焦秘书说,吴市长刚开完市政府常务会议,马上回家,让我们到常委大院等他,我们到楼下见屋里灯亮了,知道有人,正好楼下大门没锁,就冒昧上来了,原来是大嫂在家。”韩亚洲笑容可掬地解释道。

    “是韩县长、邱老板,快请进吧,我也是从昌山赶过来的,还没见着东明的面呢!”

    蒋春华一边热情地把客人让进屋,一边给两个人拿拖鞋。邱兴本还搬进屋里两箱蝎神酒。

    韩亚洲换上拖鞋,将手里拎着的精装蝎神胶囊递给蒋春华说:“嫂子,这是我们县的高科技产品蝎神养颜胶囊,女人用了都说好!您只要坚持吃,就可以锁住青春,锁住美丽。”

    蒋春华接过韩亚洲递过来的精品包装盒将信将疑地问:“韩县长,真有这么神?”

    “大嫂,不瞒您说,谁用谁知道!”邱兴本插嘴说。

    “那好,你们客厅坐,我给你们沏茶。”

    蒋春华刚沏好茶,吴东明就风风火火地回来了,他在楼下见屋里亮着灯,先是心里一惊,他以为辛翠莲来了呢,自从他和辛翠莲发生关系以后,为了掩人耳目,主要是防止妻子蒋春华查岗,他让焦云龙通过市建委在黑水河畔的景润家园弄了一套精装修的公寓,辛翠莲现在就住在这套公寓里。

    一段时间以来,下班后,吴东明都是悄悄地去景润家园,在那吃完饭后,经过一番情再回常委大院,偷情让他觉得既新鲜又刺激,他有一种新婚之喜的快感。特别是喝了蒋春杰送的蝎神酒,他觉得自己现在的精神犹如下山的猛虎,势不可挡!只是蝎神酒已经没了一个星期了,他正打算让蒋春杰再弄两瓶时,焦云龙告诉他万寿县县长韩亚洲和蝎神集团邱老板要到家里拜访,吴东明心想,来得真是时候,他就一口答应了。

    吴东明以为两个人一直在常委大院等着自己,没想到房间里灯火通明的,他嘱咐过辛翠莲别再来常委大院,但是辛翠莲不听,有时候还过来给他打扫房间,洗洗衣服。

    吴东明现在从骨子里怕别人知道他和辛翠莲的关系,但是他转念一想,不可能是翠莲,因为自从他和辛翠莲讲了两个人的关系不能被别人发现的重要性后,小丫头已经一个星期没来过了,他顿时长吁了一口气,因为他已经判断到妻子来了,事先没打个电话,就说明春华对自己不放心了,多亏早早地安置好了辛翠莲,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吴东明有生以来第一次偷情,一想起妻子,心里就愧愧的,多亏韩亚洲和邱兴本来了,否则一进家门,妻子就得像审贼似的审自己。想到这儿,他三步并做两步上了楼。

    “春华,我见咱家灯亮着,就知道你来了,怎么也不事先打个电话,早知道你来,我就提前点把会开完。”吴东明一边说一边换拖鞋。

    “东明,咱俩的事慢慢说,万寿县的韩县长和邱老板来了,你快点招呼客人吧。”蒋春华接过丈夫的手提包和外套温柔地说。

    这时,韩亚洲和邱兴本赶紧从沙发上起身,满脸堆笑地和吴东明打招呼,吴东明连忙摆摆手请他们坐。此时,蒋春华给丈夫也沏了杯茶,又给韩亚洲和邱兴本续了水。吴东明拿起茶几上的中华烟给两个人每人发了一支,邱兴本赶紧掏出火给吴东明点上。

    “兴本呀,你们生产的蝎神酒我喝了,确实不错,这次你拽着你们县长大人登我的门,一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吴东明呵呵笑着说。

    “吴市长,这次我们来特意给你带了两箱蝎神酒,给大嫂带了一箱蝎神养颜胶囊,就是想让您和嫂子品一品我们的产品好不好,没想到吴市长已经喝过蝎神酒了!”

    韩亚洲一脸谀笑地说。

    “亚洲,万寿县能出现蝎神集团这样的龙头企业,能带领全县蝎农共同致富,经验值得推广啊!”吴东明赞许地说。

    “多谢市长的肯定,小小的蝎子被誉为‘微型的营养宝库’和‘天然药物加工厂’,我们蝎神集团有决心让蝎神系列产品成为全国知名度最高的保健品,为万寿县和东州市的经济发展做贡献,为人类的健康做贡献。”

    邱兴本信誓旦旦地说。

    “好啊,正所谓凌绝顶者小天下,涉深海者见蛟龙啊,做企业家就应该立鸿鹄志,持报国心。亚洲、兴本,你们找我总不会是让我帮你们推销产品吧?”

    吴东明笑吟吟地说。

    “吴市长,您一向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特别是我们这种落后县的民企发展,您更是倍加关心,我们这次来,是想请吴市长抽空到蝎神集团视察指导一下,眼下保健品行业竞争十分激烈,咱们省就有七八家企业在争夺《直销经营许可证》。吴市长,在这七八家企业中,应该说蝎神集团实力是最强的,业绩也是最好的,再说,蝎神集团不仅是万寿县的龙头企业,也是咱东州市的优秀企业。只是万寿县是个穷县,底气不足啊!所以还请吴市长出面跟省商业厅打打招呼,优先考虑蝎神集团的申请,必要时,吴市长,您还得亲自出面做一做国家商务部的工作,有了《直销经营许可证》,我敢保证,蝎神集团一定会成为东州市的利税大户,何况他们采取的‘公司加农户’的方式,不知有多少农民要脱贫致富呢!”韩亚洲动情地说。

    “‘公司加农户’这种形式好,只是要重合同守信用,不能把风险转嫁到养殖户身上!”

    吴东明嘱咐道,“至于《直销经营许可证》的事,光省内就有七八家企业竞争,全国还不知道有多少家呢,这件事办起来难度不小,省商务厅这边还好说,难点还在国家商务部啊!兴本,我听说你是丁能通的姐夫,丁能通在京城可是跑‘部’‘钱’进的高手,你没找找他想想办法?”

    吴东明用推托的口气问。

    邱兴本不知道自己的小舅子在吴市长心目中是什么位置,一脸恭维地说:“吴市长,能通只是个驻京办主任,凡事还得吴市长罩着他,他即使能手眼通天,那手和眼也是您给的,何况他还没这个本事。吴市长,您在昌山市当父母官时曾经亲手扶植起一大批民营企业,难怪昌山市的老百姓称你为‘百姓市长’、‘百姓书记’,我那时候就盼东州能有您这样的市长该多好,没想到,老天爷真的开眼了,这就叫‘不信东风唤不回’。吴市长,您不仅仅是老百姓的父母官,也是我们民营企业的主心骨,所以,办《直销经营许可证》的事非您市长大人不可!”

    邱兴本极尽吹捧之能事,说得吴东明两只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儿。“兴本啊,你是怎么走上养蝎子这条路的?”

    “吴市长,我从小生在万寿县丁家屯乡雨露村,这是全县最落后的小山村,由于家境贫寒,我深知受穷的滋味,因此从小时候起,我就立志要赚钱养家。我爸曾经跟我说过,‘肩膀头有力养活四口人,脑袋有力养活十口人’,这句话对我的童年甚至现在都有深刻影响。在父亲这句话的影响下,无论做任何事,我都会特别用心去思考,为了改变自己和家乡的命运,我报名参了军,在部队虽然是个养猪的兵,但是我开阔了眼界,长了见识,我是靠养猪办肉联厂赚得的第一桶金,后来清江省农业大学的一位教授告诉我养蝎子比养猪赚钱,我就拼命钻研这方面的技术,又找了许多志同道合的能人共同创业,才有了蝎神集团今天的局面!”邱兴本说到动情处,目光中似乎有泪花闪烁。

    吴东明被邱兴本的一席话感动了,他一拍大腿说:“好,亚洲、兴本,办《直销经营许可证》的事,我记住了,为了让万寿县早日脱掉贫困县的帽子,这件事也值得做!”

    韩亚洲兴奋地说:“吴市长,我们万寿县一直是穷家瘦妈干巴咂,但是我相信有您这个‘百姓市长’的大力支持,用不了几年,万寿县就会变成胖妈妈白咂咂奶水哗哗的!”

    “亚洲,也就你们这些土得掉渣的县领导能说出这种俏皮话!”

    吴东明一边大笑一边说,手里夹着的半截烟将灰抖落在裤子上,险些烧了个洞。

    送走韩亚洲和邱兴本以后,蒋春华一头就扎在了吴东明的怀里,两个人都有一种重逢的喜悦。

    许久,蒋春华抬起头,眼角眉梢洋溢着温柔问:“想我没?”

    吴东明点了点头。

    “我听说你背着我金屋藏娇,还会想起我这个半老徐娘?”蒋春华酸溜溜地问。

    “春华,准是春杰和你胡诌了什么,前些日子我雇了一个家政服务员,春杰来看我时,说太漂亮了,怕你有想法,我一想也是,第二天就辞了,结婚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我,有贼心没贼胆!”吴东明一本正经地说。

    “真打发走了?”蒋春华斜着眼睛看着丈夫问。

    “真的!”吴东明强调道。

    “打发就打发了吧,”蒋春华扑哧一笑说,“老公,不怕小保姆漂亮,关键是人品要好,现在有些女孩子就像是养狐狸专业户,天生就是马叉虫,不像我们这个年龄的人,二十岁时没贼心也没贼胆,三十岁时有了贼心但没贼胆,如今四十岁了贼心贼胆都有了,回头一看,贼没了!”

    吴东明听罢哈哈大笑起来。“老婆,你说的马叉虫我还从来没听说过,到底是一种什么动物?”

    “土老帽儿,连马叉虫都不懂,那不就是一个骚狐狸的‘骚’字吗!”蒋春华咯咯笑着说。

    “老婆,肚子饿了,咱们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晚上饭怎么吃?”吴东明深情地问。

    “我出去到附近的饭店搞几个菜,咱们就在家吃,今晚我要陪你好好喝两盅!”

    蒋春华含情脉脉地说完,披上外套,就要往外走,吴东明望着门口一边穿外套一边换鞋的老婆,心想,看来处理个人感情也要有点政治智慧啊!</p> ( 驻京办主任 (三)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1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