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情事

文 / 南海十三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孩子们都放了暑假,苦逼的大人却还得上班。费柴一大早洗漱完毕正要出门,却听到有人按门铃——这么一大早会是谁?他透过猫眼一看,没人,只听见有人腾腾腾的跑下楼的声音,于是打开门之间墙边靠了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花,用情人草点缀着,煞是好看。

    费柴拿起花放在鼻子边闻了一下,那香气直沁心肺,又上下左右的看了看,连张卡片都没有。于是就拿回屋里,直接放在尤倩鼻子下面。

    尤倩其实已经醒了,只是在赖床,闻到香气一睁眼,顿时眼睛一亮说:“老公,大清早就给我送花啊。”

    费柴笑道:“不是我送的,就放在门口的,你坦白交代,是不是背着我干什么啊,不然怎么有人送花到门口?”

    尤倩夺过花闻着说:“喜欢我的人多着呢,你不小心点,爱惜着我,当心我被人夺走。”

    费柴又要把花拿回来,尤倩抱着不肯松,费柴就笑道:“行了,给吧,这肯定不是给你的。”

    尤倩说:“瞧你说的,难不成我嫁了你变成了黄脸婆,连花都没人送了啊。”

    费柴说:“你知道什么人送了花却连名字都不留一个的吗?这种事只有没成年的小男孩惨干得出来。这花啊,我看十有**是杨阳的。”

    尤倩显得有些失望,不过确实在理,成年人的交往都是有目的的,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谁,这种暗恋的游戏确实也只有小男孩才干得出来。于是叹道:“唉,人老珠黄喽。”

    费柴笑着说:“不是还有我嘛。我现在去上班,等会你跟杨阳说说这事儿,另外教教她,有些女孩子的话题我这个当爸爸的不好说。”

    尤倩说:“我才不管,我又不是她娘,讲的深了浅了都不好。”

    费柴陪着笑说:“哎呀我的好老婆,就算你不承认你是她娘,好歹咱们也是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嘛。”

    尤倩说:“实在让我说也行,我可不白干。”

    费柴急着要去上班,就说:“不白干不白干,你先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尤倩还不依,非要和他拉钩起誓,费柴没辙,只得照做了,又吻别了两三回才得以脱身。

    费柴到了单位大院顺眼一看,地防处的新楼已经起到了二层,正朝着第三层过去,心情又是大好,笑呵呵的就上了楼。

    到了办公室才坐定,金焰就拿了一叠文件让他来签,见他心情好,就笑着问:“什么好事儿啊,笑的合不拢嘴?”

    费柴正想跟人说说,就招手道:“小金,快坐快坐,听我跟你说哦。”

    金焰才一坐下,费柴就迫不及待地说:“我女儿你知道吧,开始有人追求了,玫瑰都送到门口了。”

    金焰眼睛一亮说:“呀,真的啊,你高兴就是为了这个?”旋即又说:“费处你可真是与众不同,人家父母一听说孩子早恋了,都担心的不行,没见你这么高兴的。”

    费柴说:“人家怎么着我不管,反正我高兴。你也知道的,杨阳是我风城大地震的时候收养的孤女。这么多年看着她一点点的长大,我不图她出人头地,只要她快快乐乐的成长,以后嫁人生子平平安安过一辈子就成。至于其他的,哎……都是浮云哦。”

    金焰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其实女孩子真的没必要东整西整的,好好嫁人什么的最好。”

    费柴忽然想起了什么,就问:“对了,见天的就看见你相亲,怎么样啊,还有东子,年纪也不小了吧,抓紧啊。”

    金焰叹道:“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东子那是立志要做女强人的,一般的男人她肯定是看不上的,非得比她强势好多的男人才能把她打回原形。我呢,以前做丑女受刺激啦,现在倒是漂亮了,可是老犯疑心病,所以总也相不成。”说着,又叹了一口气。

    费柴说:“别急别急,天下只有剩菜剩饭,怎么会有剩男剩女?这也是怪我,平时在工作上盯你们盯的太近,生活上关心就不够了。”

    金焰笑着说:“其实也不能怪你啦,要怪就怪你结婚太早,不然倒是个不错的人选哦。”

    费柴笑道:“这怎么说着说着拐我身上来了?去!出去工作!”

    金焰咯咯笑着跑掉了。

    虽然只是同事间的闲聊,可费柴还真的有点上心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叫过章鹏来说:“小章啊,你人多路子广,看能不能介绍几个优秀点的,年龄也合适点的小伙子,把咱们处那两个大龄解决了啊。”

    章鹏一听直摇头说:“柴哥,别的都好办,惟独这个不好办。咱处里那两个简直就是极品,一般的男人对不不了的,我认识的都是些俗人,搞不定,搞不定啊。”

    费柴还不甘心,就说:“你没试过怎么知道搞不定啊。”

    章鹏说:“柴哥咧,你咋知道我没试过啊。”

    费柴听了一楞,看来此路不通,又想起尤倩认识的八婆多,非常的热衷于这类事情,于是就决定把这件事让尤倩去办。

    费柴下午下班回家,就把这事跟尤倩说了,尤倩笑道:“你怎么了?早晨捡了一束花,就跟这些事干上了啊。”

    费柴说:“作为领导干部关心一下属下的生活也是应该的嘛。”

    尤倩说:“你别给我打官腔,老实交待,你到底图个啥?”

    费柴说:“也没图啥,一时兴起而已,哎呀,你到底帮不帮,不帮我找别人去。”

    尤倩笑着说:“别生气嘛,逗你玩的,这种事再简单不过了,我等会打几个电话问问,合适的话就约个时间见见面吃吃饭,不就解决了?不过你女儿的事儿我可得跟你说说。”

    不管金焰还是吴东梓,毕竟还只是同事,最多算得上是普通朋友,杨阳可是他的女儿,关心程度自是不同,所以一听尤倩谈起马上就说:“对呀,我让你说的,你说了没?”

    尤倩说:“你别急啊,听我慢慢说。我今天原本要送小米去我妈家,听了你的话,就拉上杨阳一起去。我也不能就这么直不隆冬的就说啊,所以一起把小米送到我妈家后,就和她一起去逛街,我就想法子把话头往这上头引,可你知道,杨阳又是说不出话的,我和她交流一直有问题,然后我们又去买内衣,好家伙,杨阳现在居然比我还大一个罩杯,才十五啊,你说以后可怎么办……”

    费柴被尤倩这林林总总的一大套话说的头晕,就打断她说:“哎呀,谁让你说这个了,我就问你说了没有?”

    尤倩吐舌头说:“没说,不过我努力了的啊,实在是她不说话,沟通不方便啊。”

    费柴长叹了一口气,伸手说:“知道你辛苦,拿来吧。”

    尤倩笑着爬到床的另一头,从手袋里拿出一摞**来放进费柴手里说:“都在这儿了,逛街的费用,保障吧,吃饭和冰激凌的就算了。”

    费柴拿过**一数,眼睛都大了,脱口而出道:“两千多……这……”

    尤倩忙说:“里头还有杨阳的呢,她的东西都是小女孩儿的,我给她买了些合适的,贴身的一件像样点的牌子货就要两三百呢。”

    费柴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拿出钱包,数出两千块钱来说:“就这么多,零头不算了。”

    尤倩不依不饶地说:“哎呀,那我不是搭进去好几百啊。再给点儿嘛。”

    费柴打开钱包给她看着说:“你看啊,我也没几张了。”

    尤倩伸脑袋一看,果然里面只剩下了可怜巴巴的三四张,就轻拈手指拿出两张来,总算给费柴留了一两张压兜儿。

    花费了两千多,该说的话却没说,费柴没辙,可有心自己去说呢,毕竟男女有别,想来想去不是个话头,忽然抬头看见电脑,忽然觉得自己笨的可以,有些话不好说其实只是当面不好说而已,给杨阳发一封电子邮件不就行了吗?该说的话都写在里头,杨阳这么大了,也不怕她听不懂。

    原本想到了就该立刻去做,可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拿出来一看号,差点乐了出来,是蔡梦琳打来的。

    好多事就是这样,你左等不来,右等不来,等的毛焦火辣的还是不来,可当你把它丢到脑后的时候,他却突然的来了,而且来的毫无征兆。

    费柴接了电话,还故意问了声:“你好,哪位?”

    蔡梦琳声音显的很平静,但细听却又有一丝的哀怨:“怎么?日子过的好了,就连我的号码都不认识了?”

    费柴这才坐恍然大悟状:“哎呀,是蔡副市长啊,实在是没想到没想到,对不起啊。”

    蔡梦琳说:“我看不是没想到是想不起了吧,呵呵。我问你,你答应给我上课的事还算不算数了?”

    费柴说:“算算算,当然算。就是怕您忙,所以一直没敢打搅你。”

    蔡梦琳说:“我看呐,我都没有你忙,说吧,什么时候有空,过来给我上一课,最近开会太多,听点知识也好换换脑子。”

    费柴脑子一转,算了一下本周的行程,又觉得这次的事宜早不宜晚,大家的耐性都快到了极限,再拿架子这事就要黄。于是就说:“明天吧,我明天没事儿。”

    蔡梦琳说:“那好,就明天,我也安排一下档期,明天见。”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放下电话,尤倩问:“又是蔡市长让你去讲课?”

    费柴说:“是啊,上回就说了,一直忙,也没去。”

    尤倩有点没好气地说:“上次还说请咱全家去玩呢,也不兑现,我看这个蔡市长还不如燕子呢,好歹燕子说给咱们弄辆便宜车,说弄就弄来了。这个蔡市长就是一张嘴,说话都不带兑现的。

    尤倩其实并不知道,那句话其实是费柴为了忽悠她,转移她的注意力过这句话。 ( 官场硬汉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1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