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骂人

文 / 南海十三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  送走了赵羽惠,费柴见此地离家已经不远,干脆就锁了车,步行回家。《》 才一进家门,尤倩见他一身的狼藉,就笑道:“你这是和谁打架去儿了?”

    费柴摆手说:“别提了,一言难尽。”随后又喊:“杨阳,帮爸爸把换洗衣服拿出来。”

    尤倩撇嘴道:“别喊了,你那宝贝闺女还没回来。”

    “?还没回来?”费柴扭头一看身后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向的十一点半。

    “这妮子又违规。”费柴嘀咕着,正要自己进卧室去拿衣服,尤倩赶紧拦住说:“别别别,我去吧,还有啊,你这一身别直接进洗衣机,现在水管子底下冲冲再说。”

    费柴又看了一眼这一身儿,确实是打不过眼,于是尴尬地笑笑,直接去了浴室。

    洗澡洗了一半儿,尤倩在外头敲门,费柴开了一条缝儿让她把换洗衣服拿进来,尤倩趁机小声说:“哎,回来了,等会儿你说说她,女孩子回来这么晚不好,现在天又黑又冷的,多不安全啊。”

    费柴说:“你就先说说不行吗?”

    尤倩说:“算了,她只听你的。”

    费柴笑了一下,点头说:“那好吧。”说着,关好了门,继续洗澡,洗好了换了衣服这才出来。看见尤倩用手指着杨阳的房门,原来这丫头一回来就钻进自己房间里去了。

    费柴上前轻轻推了一下门,门反锁着,但亮着灯,于是他清清嗓子敲门说:“杨阳,能谈谈吗?”

    没反应,灯反倒关了。

    费柴转身对着尤倩耸耸肩说:“得了,我也不灵了。”

    尤倩笑着对着他招手,示意他过去。费柴赶紧过去了,坐在尤倩身边,尤倩才指了一下杨阳的房门小声说:“我看是女大不中留了。”

    “胡说!”费柴说“她才几岁啊。”

    尤倩说:“17了,别说她,我17的时候……”话才一出口,自觉失言,忙吐了吐舌头。

    费柴指着她笑道:“嘿嘿,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呀。”

    “没有没有。”尤倩连连摆手说:“我这几年不是都交待了嘛。”

    费柴趁机去搔她的痒痒,和她调笑了一回。尤倩笑完了又说:“和你说正经的,毕竟血统不同,你看她现在发育的,火辣的不行,你再看人家国外那些……”

    费柴道:“你拉倒吧,你又不了解国外,都是电视里看的,那是虚构的。”

    尤倩不服气地说:“艺术也是来源于生活的嘛,而且还不是你,都不带我出国玩玩儿,连国内都带我走过几趟呢。”

    费柴说:“这好办啊,等孩子们放了暑假,我请公休,咱们一家人出去晚上十几天就是了。”

    尤倩眼睛一亮,扑过来抱着费柴就亲了一口说:“老公你真好。”然后就开始琢磨到哪里旅游好了,是北戴河还是三亚,最先的主题——关于杨阳是否是女大不中留的问题,反倒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当晚无话,第二天一早费柴收拾收拾上班的东西时,怎么也找不到当初韩诗诗给的计划书了,左翻右翻才发现原来放在尤倩的床头找着了,才伸手拿,谁知尤倩醒了,抓着嗲道:“嗯,人家还没看完呢。”

    费柴只得哄到:“金焰回来了,我去单位复印一下给她,这件事就算是甩出去了啊。”

    尤倩说:“那复印完了要给我拿回来哦,还有拍的时候我要做嘉宾。”

    费柴只得说:“好好好,都依你,快点松手老公上班要迟到啦。”

    尤倩这才松了手,又让费柴在她脸上亲了亲,才算作罢。

    费柴到了单位上,见向来早到吴东梓直到九点多还不见影子,金焰更是踪迹全无,便知是这两位醉的厉害,可恰逢单位上‘查哨’,只得撒了一个谎,帮这两位圆了过去。心里却说:酒可真不是好东西,好端端两个人,喝上几杯就变的不像原来那个人了,看来也得说说才行。

    直到行伍11点左右的时候,吴东梓总算来了个电话,说是已经这个时候了,干脆下午再来上班,让他多担待下。

    事已至此,费柴还能说什么呢?只得应允了。但是下午上班,吴东梓和金焰才一进办公室立刻就被叫到他那儿去了。

    他很严肃地对两个女子谈了有关饮酒的问题,这场合还是第一次出现,于是不管是吴东梓还是金焰只得唯唯诺诺,表示今后决不再犯。

    批评完了,费柴又开始布置工作,要求吴东梓本周之内把规划书该签字的都签上字,然后打印发送,下周去龙溪监督工程去。说完又把韩诗诗的计划书交给金焰,让她复印读熟,再和韩诗诗联系,争取这档节目尽快上线。全交待完了,别的什么也没有说,就让这两个女子出来了。

    金焰出来呆坐了一会儿,那个计划书也看不进去,就先去复印了,借着还原件的机会又进了费柴的办公室,还了原件后仍赖着不走,期期艾艾的半天才问道:“那……那个……昨晚,你都看见了?”

    费柴头也不抬地说:“嗯,当然。”

    金焰脸一红,顿脚道:“真是羞死人了。”

    费柴说:“所以说作为女孩子,以后喝酒小心点儿。”

    金焰又试探着问:“你摸了我没?我感觉好像有人摸我。”

    费柴这才抬起头,把手里的笔扔到一边儿说:“你们两个丫头睡到半夜干了什么我可不知道,可我要不把你捞上来,你就得淹死在浴缸里了……还赖着干什么,快给我干活儿去!”

    金焰满脸绯红,扭身跑了,可就在快出门的时候费柴又叫住她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得是,生活上的情绪,不要带到工作上来,不然两样都处理不好。”

    金焰先是‘嗯’了一声,然后忽然对费柴说:“男人有时候也是三条腿的。”说完吱溜一声就窜出门去了。

    “真是本性不改。”费柴笑着对着门自言自语地骂了一句。

    把这两件事分流出去之后,费柴的工作算是轻松了一大截,不过蔡梦琳还是打了个电话过来埋怨了一番,费柴安抚道:“知道你对我好,可我现在实在忙不过来啊。”

    蔡梦琳不依道:“我看你就是不领情,嫌我老了烦了啰嗦了是不是?”

    费柴忙说:“我真的很忙啊。”

    蔡梦琳说:“那你向我汇报一下,你都忙什么呢?”

    费柴说:“现在还没成型,等过几天成型了肯定是要像您汇报的,可能是我杞人忧天,不过这事儿还真有点大呢。”

    蔡梦琳虽说在费柴面前喜欢耍点小女人脾气,但还是分得清轻重的,她见费柴的语气听不像是在**或者是开玩笑,也就说:“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在哪儿向我汇报啊。”

    费柴说:“嗯~~肯定还要些日子,不过我心里也没多少底,肯定得单独跟你说。不能算是正式汇报工作。”

    蔡梦琳听了心中一喜:那不是成了公私兼顾了?只盼着这天早点来,别的倒也没在说什么了。

    金焰从费柴这里接了差事,一来是费柴的安排,二来也想借着工作摆脱些不愉快的事,所以不但尽心尽力,而且颇有些拼命三娘的劲头,连韩诗诗都说:“你们地防处的人是不是干起活儿来都这么玩儿命啊。”

    金焰笑道:“不玩儿命不行啊,不玩命boss要骂。”

    这韩诗诗也是见过费柴的,怎么都觉得费柴应该不是个会骂人的人,就说:“不会吧,那么文质彬彬的一个人。”

    金焰说:“那是你不了解他,我看啊,就这几天,可能就要骂人了。

    金焰说的这话并非完全空穴来风,费柴还真的打算处理几个人。这次春节值班,有两班人完全没有注意到有地质异动,也不查看计算机记录,只是随意照着前一班的人写了句:本工作日内,一切正常。别人费柴不好管,可地防处的人多少都受了些地质模型的操作训练,再胡乱的写值班记录就说不过去了。

    费柴先开始不动声色,只是把这几个值班的人名字都记下了,把处理意见和相关材料都准备好了,然后拿给朱亚军看。

    朱亚军也觉得过了一个年,全局的人员工作都有些松散,也想借题发挥一下,而且龙溪的地质异动出了温泉,这是运气好,若也是个滑坡啥的自然灾害,还真不好交待。不过他一看那值班名单,又都是局里的老人儿,唯一的新人还是秦岚,魏局的人。

    朱亚军已经当了几年的局长,初来乍到三把火似的锐气已经消的差不离,马上又要换届,他也不想得罪太多的人,于是就和费柴商量,在收心会上不点名的说一下就可以了,住处地防处的人,也是小范围内批评,行政处分就算了。这要是轮到费柴以前的脾气,肯定是不会应允的,但是现在他已经习惯的机关的生活,对此也见怪不怪了。

    不过,收心会还没开,要处理人的事不知怎么的就传了出去,相关人等也都得了消息,一个个探头探脑的专拣刚上班或者快下班,总之是人少的时候跑来费柴的办公室做自我批评,一个个笑呵呵的来,到让费柴不知道该怎么张口了。但也又一两个没来的,或是因为有所依仗,又或是因为有人帮着说话,比如秦岚。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 官场硬汉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1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