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肚婆的进攻

文 / 南海十三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  其实费柴对日本人是否在南泉投资多少一点兴趣也没有,近些年南泉的经济发展不错,多一份投资少一份投资又能怎么地?其实他还是本着专业出发,对于日本人近些年在中国搜集的地质资料更感兴趣,日本是个多地震的国家,人又敬业,所以他们手头的资料肯定是极其有价值。《》 可惜的是,南泉的谈判重点不在这儿,而给省厅的材料又迟迟得不到答复,他打了好几个电话问情况,反而把人家问的不耐烦了。倒是大病初愈的韦凡前辈很热心,答应利用他的影响力做些工作,但是费柴知道,韦凡前辈名望虽高,但毕竟也只是个学者型官员,真正的决策性的影响力着实的有限,所谓费柴也只能抱着尽人事听天命的想法做事了。

    尽管在百忙之中,张市长还是委托蔡梦琳找安洪涛谈了一次话,内容很隐晦,只是暗示他要珍视前途,珍视家庭。安洪涛出来后大受打击,居然一个人躲在自己办公室里流眼泪。也可能是受了打击精神恍惚吧,明明是记得反锁了门的,却被找他汇报工作的吴东梓一下推开了,结果弄的两人均尴尬不已。

    当初费柴委托了尤倩给吴东梓和金焰介绍男友的时候,预定的就是把安洪涛介绍给吴东梓,而吴东梓对安洪涛也很喜欢。只可惜安洪涛喜欢更漂亮的金焰,这事儿就没弄成。不过尽管安洪涛自从到了地监局,大家对他的印象都不怎么好,可毕竟情人眼里出西施,在吴东梓眼中,安洪涛还是个年轻有为的人,虽然大家都没说明,可心里暗暗的还是有些想,今天看见安洪涛居然在流眼泪,心里就忍不住一痛。可由于单位上大家都不喜欢安洪涛,她也找不到地方说话去,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和金焰说说好,于是等不到下班就和章鹏打了个招呼,就去了市政府找金焰,可到时人家都不在,干脆就又去了金焰的家,开门的却是蒋莹莹。

    吴东梓不认识蒋莹莹,见金焰又不在家,于是就告辞出来,在外头随便吃了点东西,又给金焰打了个电话,通了,没接,想必又在电视台录节目,于是又在外头晃了一阵子,金焰果然回了电话过来问她干嘛,吴东梓不好意思直接说,就说有点烦,想找人喝酒。金焰昨晚才喝了的小醉,今天原本是不想喝酒的,可是吴东梓是她多年的好友,又是在她做丑小鸭时对她最好的一个人,实在是不好拒绝,于是就说:“那行啊,你先找好了,一会儿我过来。”

    吴东梓得了承诺,就去酒吧街随便找了家门脸显眼好找的,又给金焰发了条短信,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当吴东梓开始喝第四支百威的时候,金焰终于到了。

    金焰今天的妆画的比平时浓些,吴东梓仔细一看,原来是眼睛有些肿,但也没问为什么,只是招呼她喝酒。金焰笑着说:“不行啊,录节目到现在,还没吃饭呐。”于是让酒保叫了几分烧烤来,边吃边喝,看起来心情不错。

    吴东梓见她这样,反而觉得不知道该不该说了,只是一口口的喝闷酒,金焰倒是因为酒吧的影响,原本不太想来的,现在兴致却起来了,端着酒杯,身体还随着音乐声微微摇摆着。可是俩人只有一个心情好也不行啊,没一会,金焰就问:“东子,你副处长都当上了,还有什么心情不好的啊。”

    吴东梓笑了一下说:“有啥好的,上头还有个太上皇呢。”

    金焰微微皱了皱眉说:“你不会是说大官人吧,他很自律了,基本都放手让你干,而且他现在还兼任地防处处长,谁都看得出是权宜之计,过渡的。”

    吴东梓又叹了口气说:“行了,不说这个了,说说你吧,在市政府那边干的如何?”

    金焰说:“还行,其实原本没我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还不就是为了躲那个人。”

    吴东梓知道那个人就是指的安洪涛,既然话说到这儿了,她就趁势说:“说起来啊,他其实也挺不容易,一个凤凰男混到现在。今天我去他办公室签字,正好看见他哭呢。”

    “哦?”金焰听了,忍不住面露一丝喜色,“活该。整天缠着我,这是报应!”

    吴东梓对于金焰这种表现,有些不解,再怎么两人之前也有一段情,就算这段感情没了,也不至于幸灾乐祸吧。于是就问:“怎么?你知道这事?”

    金焰说:“原本不知道,你一说我就知道了。这个安洪涛,一到地监局就缠着我,说让我再给他个机会。开始我还挺乐,借着这个坎儿上轿,也弄到副处了。可是他实在是扑人,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的缠人,有次……”金焰说着,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有次就在他办公司,突然反锁了门抱着我就亲,还把我按在桌子上,内-裤都差点扯下来,要不是有市里电话打进来啊……害得我以后都不敢穿裙子去他办公室,实在缠的受不了了才申请调去的招商小组,就这还不放过我,没事就在我住的小区晃悠,说实话,以前都不知道他是这么变态的!”

    安洪涛没事喜欢缠着金焰,吴东梓是知道的,但是居然到了这种程度,确实让人不能理解,于是就又问:“你们之间是不是有啥误会啊。”

    金焰盯着吴东梓看了一会儿,忽然笑道:“想也不是,你不会是给他当说客吧。前天他还找了个老女人来做说客,就是咱们上次的介绍人之一,也到大官人办公室去了一趟,结果被大官人轰出去了。嘻嘻”

    “不是不是,我当然不是。”吴东梓连连摆手说“我给他做说客做什么。”

    金焰又说:“我知道当初你喜欢他,可后来他又跟我恋爱了,你一直放不下,可是我跟你说东子,这人实在不能要,要不是顶了层官皮,那就是个流氓!”

    吴东梓还是有些不甘心地说:“那到不至于吧。”

    金焰说:“什么不至于啊,我就是给他逼的受不了啦,昨天才抽了个时间跟蔡市长诉诉苦,开始也只是想诉苦就算了,谁知后来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你看……”她指着眼眶“现在还有点肿呢,差点就上不了镜头了。”

    “原来是这样啊。”吴东梓算是终于弄明白了,是说安洪涛跟她说心里难过是因为被市长批评了,原来是金焰告了状。不过她心里还有最后一点希望,就问:“我说,如果安洪涛事业再成功一点,而且和老婆离婚了,又来追求你,你还要他吗?”

    金焰想都没想就摇头说:“不能要啊,我现在想想都后怕啊,当初还和他回老家。这要是换成大肚子的是我,他整天还在外头招三惹四的,那我可怎么办?”

    吴东梓说:“那或许他娶了你就收了性呢?”

    金焰说:“不可能!我算是看透他了,贪心无止境。”

    吴东梓见话说到这份儿上,确实已经是一盘死棋了,最后又叹了一声说:“不过我看他那样确实挺可怜的。”

    金焰说:“可怜也是活该。东子,我知道你对他有好感,不过这人真是个人渣,你可别把自己陷进去了。”

    “不会不会,哪能呢。”吴东梓慌忙说着,却有些欲盖弥彰。

    两人自此之后就不在提这个话题,但突然发现也没啥说的了,于是就只得结了帐出来,打算各自回家,可才一出酒吧,远远的就看见一群人围着看热闹,其间还传来女人的哭声,跟撒泼打滚儿差不多,金焰就笑道:“东子,要不要过去看看热闹?”

    吴东梓说:“你呀,唯恐天下不乱,自己的事儿才平了,就又想惹点儿?”

    金焰就笑着说:“那就不去了,现在流行躺着也中枪,我们还是躲远点儿吧。”

    也多亏她们没过去,不然中枪是一定的,原来在那边闹腾的正是安洪涛的妻子。

    自家老公总是夜里不归,做妻子的不可能没点想法,而且在城里住了这么几个月,也能摸着些门路了,今晚就找了出来,却不成想还真撞上了,正看见丈夫一头扎在一个女人胸前哭,那女人虽说年纪有三十多了,却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这让赵淑菊哪里还按耐得住?不过她们乡下也有规矩,自己男人犯的再大的错,是不能碰的,于是上前就给了那女人脸上来来一道金龙爪。

    那女人是常珊珊,原本今天也没她的事,可是安洪涛晚上哭着喊着要她出来陪,而她也离婚很长日子了,被个精壮男子小孩子似的缠着也挺有满足感的,于是就来了。结果安洪涛喝醉了,大哭,还一头扎她怀里,这胸前被男人的头一拱,常珊珊的身子就酥麻了半边,可还没咋滴呢,脸上就火辣辣的一阵疼,再一看,面前一个怒气冲冲的大肚婆,她虽说没见过赵淑菊,可还是在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原本她也不是省油的等,可是毕竟人家来的理明正份,又挺着个大肚子,哪里敢惹,一手抓了刚才放在桌上的手袋,一溜烟儿就跑了。

    安洪涛才找到点安慰,一抬头就看见了妻子,慌张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自己做的事是见不得光的,而赵淑菊见他一脸的眼泪,也不知该如何好了,于是就把气全撒在常珊珊身上,一扭身就追了出去。

    按说赵淑菊挺着个大肚子是追不上常珊珊的,可是常珊珊没想到她会追出来,跑出酒吧还回头看,结果迎面赵淑菊跟凶神似的又扑了上来,刷刷脸上又是两把,出于本能,常珊珊随手一推,赵淑菊于是屁股着地,摔了一个坐墩,这时安洪涛也赶出来,见常珊珊脸上好几道血道子,怕是几个月也出不了门了,就对着妻子说:“你干什么啊。”

    赵淑菊原本就委屈,被人推倒在地,丈夫来了,不先扶自己,反而上来就斥责,于是就歇斯底里地发作起来。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 官场硬汉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1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