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出家

文 / 南海十三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好多地方的官场都有这么一个怪现象:但是遇到天灾**了,第一要务就是先封锁消息,隐瞒事实,很著名的37人定律就是其中的体现,因为中央有严令,凡是涉及人命的事儿,超过一定的限度,地方官员是要负责任的,于是为了不影响自家的前途,但凡遇到麻烦事了,都照此办理,不过凡是也有一分为二的规律,就拿南泉大地震来说,在前期时,上下的官员都忐忑不已,生怕会因此影响自己的前程,甚至会‘坐’上几年,可后来一见上头非但没因此过于责怪他们,反而落得了大笔的援建物资和资金,这可真是应了那句话,坏事变好事,所以在对灾情的描述的报告的指导思想也前后截然不同,开始是怕担责任,竭力把灾情往小里说,而且尽力把自己撇的开开的;后来就掉了一个个儿,生怕把灾情说小了,因为灾情小了,得到的援助也就小了。-<  >-

    虽说云山因为提前得到预警,把人员伤亡压到了最低,但财产损失还是巨大的,不过和其他县区比起来,若不是采取了些手段,又有南泉市区要迁址到云山重建的说法,在获得援建物资和资金上就难免要吃点亏了,所以一旦已经到手的物资和资金,大家都千方百计的给留下,至于手段,则更是千奇百怪,无所不用其极了。

    费柴对这种做法极为鄙夷,因为这种做法非常的自私,可是他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虽说他现在是联络员办公室的主任,对援建的资金和物资有监督权,可在庞大的地方势力面前,他能保证相当一部分的资金能是用到真正的灾民身上就已经十分的不易了,即便是如此,在某些人眼里,他又何尝不是一根眼中钉肉中刺呢,云山更是他的老地盘之一,对他的支持也是摆在眼前的,因此对于云山事他更得睁一眼闭一眼,所以万涛教曹龙留钱的方法,他也只得忍着,甚至还得呵呵的陪着笑,把这个当成个笑话听。

    关于云山县抗震救灾十杰的评选,范一燕主动把名额给让了出去,这到不是因为她风格高,而是她最近‘活动’得力,又沾了地震的光,终于把‘代’字去掉,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云山县县长,并且还有消息说,她这个县长也只是个过渡,因为根据某些任职规定,除非是破格提拔,要担任某些职务之前,必须现在低一级的工作岗位上工作若干时间才行,至于行政级别更是不成问题,早有文件下来,对灾区的干部有一次行政级别的普调,也算是一种优待政策吧。

    费柴昨天晚上才喝醉过,今天战斗力明显不佳,不过这里都是老伙计,也不逼他,只是万涛接着酒力对费柴说:“老费啊,我听老曹说你现在那个女人很凶啊,你老丈母娘也被她赶走了,赵梅也被她轰出来了!”

    费柴知道这是曹龙再为她的这个表亲抱不平,但上次蒋莹莹做的也确实过分,就说:“这事儿可能没老曹说的夸张,但确实有,人已经被我收拾了一顿,不敢提这事儿了,可是我爸妈和梅梅都怕我为难,自己要搬走,我这周末还得去双河镇,看能不能帮上点忙!”

    万涛说:“你啊,就是心软,谁都想照顾着,其实咱们都不是上帝,不可能面面俱到,我看这么着,要是哪天你那个女人实在过分了,你跟我说声,我帮你赶走了她就是,一个健身教练又不是什么大人物!”

    费柴知道万涛手黑,自然不愿意这种事情发生,于是就笑着说:“这到也不必,分手其实也不是什么难的事,这次是个老朋友帮着说和,我也不能不给点面子!”

    万涛忽然笑了起来说:“你说的是小赵吧,嘿,开始没看出还是个武林高手呢,刑警队两个最好的擒拿手被她一抬手就撂倒了!”

    费柴也笑着说:“看来你们也挺熟的了,她不管身手还是人品都不错的!”

    万涛忽然压低声音说:“听所她老公也在地震里死了,就是常的太平常了,不然也早被你拿下了吧!”

    费柴正色道:“老万,说别的都无所谓,这个玩笑千万别开,她老公也是我的朋友,为救我家里人才死的!”

    万涛一愣:“还有这么一出啊,我是不该这么说,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和范县长俩人更合适些,只是谁知道你怎么搞的,偏偏去招惹个健身教练回来,不能帮你不说,还老给你找事儿!”

    费柴刚要说话,范一燕旁边笑着大声说:“你俩鬼鬼祟祟的,是不是在偷偷说我的坏话!”

    两人忙说没有没有,谁敢说您坏话啊,结果过了一会儿,万涛又对费柴说:“你要还有想法就赶紧动手吧,听说她这次回省城又再说复婚的事儿呢!”

    “是吗。”费柴问着,心想:果然不管什么事情都是有保质期的啊。

    晚上回家,洗洗睡觉,挺平常的一夜,第二天一早,早有范一燕安排好的车来接,说是要‘顺便’去南泉,可费柴看来看去车上都没别人,那司机也很年轻,不像是能去南泉公干的样子,也知这是范一燕的一番好意,所以也没多问,只是临走前小米忽然赶上来悄悄对他说:“爸爸,我想住校!”

    虽然已经上了初一,费柴却总还当小米是小学生,就说:“干嘛住校啊,学校就隔一条马路,多近啊!”

    小米说:“你星期六星期天才回来,姥爷姥姥也要走,梅姨不在,姐姐也不在,我待着难受!”

    费柴知道这是孩子不喜欢蒋莹莹的缘故,就问:“蒋阿姨对你不好吗!”

    小米说:“还不错,但我总觉得别扭!”

    费柴想了一下说:“那你先跟梅姨说说,我也给她打个电话,咱们再慢慢商量好不!”

    小米说:“商量可以,可不能慢慢,我快受不了啦!”

    费柴骂了一句:“小屁孩还有啥受得了受不了的,等我给你梅姨打了电话再说!”

    说完这才上路,上午赶回了南泉。

    回到南泉依旧是联络员办公室和地监局两头跑,值得欣慰的是吴东梓经此一劫,总算是恢复了以前那个精干女人的样子,总算没让他再次失望,这下地防处的业务有吴东梓,地监局的一般事务有章鹏顶着,费柴要轻松很多了。

    才觉得可以松一口气,联络员办公室那里又出问题了,费柴一大早上班就看见秦岚脸色不对,问她也不说,也就没在意,谁知要复印一个文件时候,费柴在隔间里连喊了两声都没人答话,不耐烦的出来一看,却见秦岚趴在桌子上,肩膀抽-动着,周围几个同事包括黄蕊都围着她小声劝慰着,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就喊了声:“怎么回事,上班时间啊!”

    黄蕊扭头想跟费柴说什么,却被秦岚拉住说:“没事没事,我没事!”

    费柴见秦岚脸上有泪痕,也觉得发生了点什么事,就关切地问:“你没事吧,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秦岚依旧摇头说:“我没事,真的没……事……”结果‘事’字还没出口完,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不但哭出来,还真有那种黄河决口刹不住车的劲头,这下就算费柴再问什么,也休想答的出来了,费柴没辙只得叫两个办公室人员扶她回宿舍去休息,结果秦岚居然还哭着说:“我没事……儿……能上班……”

    费柴一皱眉头:“你都这样儿了,还上什么班啊,不知道的一位我这儿是血汗工厂呢,快回去,情绪控制住了再来!”

    黄蕊也要扶着秦岚走,却被费柴叫住说:“你别走,来我办公室!”

    来到办公室,费柴也来不及叫黄蕊坐下就问:“秦岚怎么回事!”

    黄蕊到不客气,自己坐下了说:“魏局要跟她离婚!”

    “搞什么搞。”费柴不由得脱口而出,想你魏友森已经是个退休老头儿了,有个二十多岁的年轻老婆你还想怎么着。

    可还没等费柴继续问,黄蕊就又说:“因为魏局想出家当和尚,所以想先和秦岚离婚……”

    “当和尚……真是魔障了。”费柴听了就觉得魏友森没名疼,若说你信佛,信就是了,也不至于一把年纪出家啊,那了凡居士也没出家,还不是一样的出书立说,倒人向善,于是他又问:“那,魏局的子女们都知道这事儿吗!”

    黄蕊说:“知道啊,都准备这个周末去庙里劝他呢!”

    费柴叹道:“我原本打算这个周末去双河镇帮我爸妈修房子,看来也去不成了,我也去劝劝……这个秦岚也是,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早和我说说,早说早做工作嘛!”

    黄蕊说:“前几天她是想跟你说来着,可是见你又累又疲惫的样子,不想给你添麻烦!”

    费柴想了想,好像是有那么回事,于是笑着说:“小麻烦不找,必然大麻烦不断,我看这么着吧,你联系一下魏局的子女,就说周末我也准备去庙里劝劝魏局,另外你安排一下,晚上我请岚子吃吃饭,聊聊天,你作陪!”

    黄蕊说:“其实昨天魏局的儿子还打电话来呢,只是你没在!”

    费柴说:“那咱们这次就主动联系一下,争取把这件事情圆满的解决了。”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

    请分享 ( 官场硬汉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1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