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不当外人

文 / 南海十三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中午赵羽惠照例给在家的老尤夫妇和小米准备午饭,莫欣却混进來了,她能言善道,颇讨两位老人的欢心,尤太太甚至悄悄问老尤:"我怎么觉得这个莫姑娘好熟悉的感觉啊。"

    老尤也点头说:"我也觉得好熟,但怎么个熟法就想不起來了。"

    吃过了饭,赵羽惠提醒莫欣说:"你少跟那家人凑合啊,人家好端端一家人來渡假的,你要是给搅个鸡犬不宁的我就掐死你。"

    莫欣却所问非所答地说:"还行。"

    赵羽惠不满地说:"让你别跟人家凑合,什么还行!"

    莫欣说:"我是说你看中这男人还行,能对亡妻的父母如同自己父母一般对待,别的不说了,心地肯定是不坏的。"

    "坏不坏用不着你操心!"赵羽惠说。

    莫欣嘿嘿一笑,又让赵羽惠帮她准备房间。赵羽惠说:"沒有!饭也吃了,赶紧走人。"

    莫欣笑道:"干嘛这么无情嘛,人家难得出來度几天假啊,沒房间沒关系,我就住你这儿,咱姐妹同床共枕也不是第一回了哦。"

    赵羽惠一点辙也沒有,只得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赖嘛。"

    莫欣说:"我就赖了,怎么着吧,怕我在这影响你后半夜和情郎私会就给我准备房间,放心吧,我付钱。"

    赵羽惠无可奈何,给她安排了房间,她却又要有阳台能晒日光浴的。这次赵羽惠可不依了,有阳台的房间沒几间,那可是终年空不下來的,至于最好的那间给了费柴,更是刀砍斧劈都不能动的。好在莫欣倒也只是嘴上说说,把握的住分寸,到也收放自如,见赵羽惠來真的了,她就嘿嘿一笑让步了,不过事儿还沒完。

    莫欣在自己房间洗了澡,穿了个松垮垮的睡衣就又晃悠回到楼下赵羽惠那儿,赵羽惠一见就皱眉说:"不是给你房间了嘛,你怎么又來了啊。"

    莫欣笑吟吟地说:"吃饱洗干 净,得晒个日光浴嘛,你给我的房间又沒阳台,勾搭有阳台的客人你又不让……"

    赵羽惠说:"那你可以去楼顶啊,客人都去那……你不会还想借我的泳衣吧,我们可不是一个尺码……"

    莫欣笑道:"瞧你说的,这种贴身的东西能借别人的嘛,我自己有。"

    赵羽惠才松了一口气,却听莫欣又说:"借你防晒油使使。"

    赵羽惠:" #¥#%%%¥¥!!"

    晒日光浴,莫欣却非要拖着赵羽惠去,而赵羽惠恰好也弄了一大锅凉茶,也正想去楼顶对客人们施以一些小恩小惠,于是就同路去,不过莫欣还沒换泳衣,于是还陪她回房换了件泳衣,大红色的,看在眼里火辣辣的刺眼睛。

    莫欣换了泳衣,又用浴巾把自己一裹,这才出來和赵羽惠一起上楼。还好,虽然也嘻嘻哈哈的笑,倒也沒向以前似的四处勾三搭四的,看來还是给了赵羽惠这个朋友面子的,沒让她太丢脸。

    给客人们分派完了凉茶,赵羽惠还陪莫欣坐了一会儿,毕竟是闺中密友,一起聊了些闲天儿,还帮她擦了些防晒油,

    赵羽惠正在给防晒油瓶子盖盖儿,忽然听莫欣说:"哎,你这儿交通还是挺方便的嘛,这么会儿路上过去好几辆面包车了……"

    赵羽惠下意识地回头一看,怎么就那么巧,原來是费柴回來了,她放下瓶子就要走,莫欣一把拉住说:"哎,怎么说走就走啊。"

    赵羽惠说:"他回來了,我接他去。"说完一甩她的手,忙不迭地跑了。

    "干嘛呀,跟个小媳妇似的。"莫欣嘟囔着坐起來自言自语道:"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人物。"

    费柴挺好了车,赵羽惠也刚到门口,而且有些微微的气喘,但仍看着下车的费柴说:"回來啦,我才准备了凉茶。"说话间车上又跳下一个少女來,她却不认识,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后杨阳又下车才给她介绍了,最后赵梅也下了车,大家这才一起往里头走。

    住宿到好安排,杨阳和赵梅的房间原本就是是双床标间,平时若多睡一人算是加床,但看着费柴的面子,王钰只要不另开房,就直接跟杨阳睡就是了。

    费柴刚一回來,小米就跟他翻闲话说:"爸爸爸爸,羽惠姑姑的一个朋友來了,我看着觉得特眼熟,就跟以前见过似的。"

    费柴笑道:"你个小小的人儿,见谁都眼熟。"说完也沒在意。然后又去找杨阳叮嘱:小钰这几天就交给你照顾了,她还沒成年,你别带她去那些成年人才能去的地方,我这几天可能要回办事处去办点事,就不能陪你们出去玩儿了,我把打车的钱给你。

    杨阳听了笑着说:"爸~,这些事哪里用得着你操心啊,我知道处理的,进來坐会儿呗,站在门口算怎么回事啊。"

    费柴听到屋里有水声,就故意板着脸说:"卫生间的墙壁是玻璃的,我进來做什么。"说完就走了,杨阳一边掩嘴笑着一边关门。其实就算刚才费柴想进來她也不会让的,因为王钰正在洗澡。

    费柴接着又去找赵羽惠,想让她吩咐一下晚上弄一两个特色菜给王钰尝尝,赵羽惠却先对他说:"我有个朋友來了,她有点神神叨叨的,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你都别理她哦。"

    费柴忍不住笑了:"你们这什么朋友啊,还带背后这么打埋伏的?"

    赵羽惠有点急了,说:"哎呀,你就听我的嘛。"

    费柴见她那样子挺可爱,就笑着说:"好好好,都听你的。"忍不住还挂了一下她的鼻子。

    由于费柴沒把这事当事儿,所以晚上就被莫欣震撼了一下,反正是你拿筷子我端碗,莫欣晚饭时又來了个不请自到,而且管老尤叫尤爸,把尤太太叫尤妈,赵梅和赵羽惠管费柴叫'哥',她就管费柴叫'哥哥',还真沒把自己当外人儿。

    于是费柴就把莫欣从头到脚审查了一下,然后趁莫欣不在时长叹了一声说:"唉……怎么走到哪里都有常珊珊那样的人呢?"于是关于莫欣之所以看着这么眼熟的谜团被他一语道破,原來莫欣的言语做派给常八婆很相似,甚至体型都接近,就是要年轻上不少。

    等莫欣上厕所回來,发现大家笑的前仰后合的,忙问赵羽惠发生了什么事,赵羽惠也是一头雾水(她也沒见过常珊珊啊),摇头说不知道。

    虽说莫欣吃饭聊天时和费柴一家人套近乎,可后來各自回房间时,却挺老实,居然直接回自己房间了,赵羽惠这才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费柴要回办事处,也想顺便把车还了,这已经私用了好几天了,王钰又点不依,说:"叔你好歹陪我玩儿一天嘛,怎么我一來你就要上班啊。"

    费柴笑道:"你又不是马上就走,暑假还长着呢,我也得去上班招呼招呼啊。"

    王钰其实也只是撒个娇,并不是纠缠,所以只是图这个情儿,至于其他人更不在话下。

    赵羽惠送了费柴回來,却见莫欣懒洋洋地躺在自己床上,翘着条大白腿,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就说:"你有自己房间,大早晨的跑來我这里干什么啊。"

    莫欣说:"來给你上课。"

    赵羽惠说:"上课?楼上就有一个老师啊,可惜也姓赵。"

    "我想说的就是这个。"莫欣说"你这个男人不简单啊,燕瘦环肥,小家碧玉豆蔻少女可一个都沒落下。"

    赵羽惠说:"你别胡说,虽然他们不是真的一家人,可都是亲人啊。"

    莫欣一下坐起來说:"提醒你的就是这个,你知道这个叫什么吗?这个就是传说中的灯下黑!我不是说这种男人不是好男人,正相反,他们是太好了,以至于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到最后害人害己的全是这种人。"

    赵羽惠急了说:"你胡说!他的自控力好的很呢。"说着,不由得红了脸。

    莫欣笑着说:"你呀你呀,着急了不是,最危险的就是你这种女人了,明知道是火坑还要往里跳。不信咱们打个赌,三天之内,他就得上我的床。"

    "你敢!"赵羽惠说。

    莫欣说:"你说狠话就说明你心虚了,怎么?怕你男人定力不够?你要是有信心咱们就试一下?看在你这么痴情的份儿上,我点到即止就行了。"她说的信誓旦旦,好像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说起來赵羽惠心里对费柴还真沒这个信心,可是被莫欣逼到了门上,不得不提着虚劲逞强道:"试就试!谁怕谁啊,可说好了,你可不许用那些乱七八糟的手段。"

    "哎呀,我什么时候使过乱七八糟的手段了?"莫欣笑着,浑身抖动起來,"姐可全凭的是真材实料啊。"

    "一身的五花肉!配上生菜做韩式烧烤吧!"赵羽惠说着,气鼓鼓地扭头就走,走到门口才发现这不是我的房间嘛,我这是要走哪里去?于是又走了回來对莫欣说:"嗨嗨嗨,回你自己房间**去,小米等会儿要來打游戏。"

    莫欣笑道:"不影响啊,我从老的入手,你从小的入手,大家相互交流嘛。"

    于是赵羽惠就顺手从门后鞋架上拿了一支拖鞋追着打,把莫欣打跑了。 ( 官场硬汉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1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