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找打

文 / 南海十三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又过了两三天,费柴依旧沒有找到道歉的机会,但也全然的平安无事,不但基地里风平浪静,就连图书室的聂晶晶也沒对费柴怎样,相反或许是因为大家接触多了人熟了吧,见面有时还会笑一笑。细一想,以前的担心也算得上是多余,毕竟在这个年代别说是强吻了,就算是很多睡过了的,不也就睡了嘛,谁也不会把谁怎么样,当然了,这倒也不是百分之百的,但照这个情形看,这应该算是沒事了。顾太成等几个家伙开始几天还拿这个跟费柴开玩笑,但后來也就渐渐的把精力放到其他有趣的事情上去了。

    可就在费柴以为这件事慢慢淡化掉的时候,却忽然有了转机,老付跑过來对他说:最近杜松梅总喜欢一个人天黑了之后在水鸟苑里溜达,这在以前是绝对不会有的事儿。这说明了两件事,第一,这事情还沒过去;第二,要道歉有机会了。

    不过费柴还是犹豫了一下,这事看上去已经过去了,自己再去吧旧事重新提起合适吗?

    老韩在一旁打气兼着危言耸听道:“我看啊,你最好还是去一趟,咱们把一切交给老天,你晚点儿再去,若是她在,你就道歉,若是不在就说明老天不要你道歉。反正咱们把工作做足,只要咱们把工作做足了,就算日后出点什么事咱们也有话说。”

    费柴诧异道:“出事?出什么事儿啊。”

    老韩说:“水鸟苑水可深呐,万一谁一个想不开……”果然是狗嘴里吐不出那什么牙來。

    不过费柴最后还是决定按老韩说的去办。于是就当天晚上,费柴锻炼了回來换了件厚点的外套(北京这地方,一过了十一,眼瞅着就开始降温),忐忑着出了门,途中遇到几个比较熟的家伙还问:“又去图书室啊。”

    费柴哼哈着应付着,出了学生公寓一拐弯儿,却去了水鸟苑。

    记得刚到基地报到的时候,晚饭后水鸟苑散步的人很多,可随着天气的变冷,这里几乎成了人迹罕至的地方,基地为了节省开支,这里的路灯也减少到了最小的程度,只是勉强能看见路而已。费柴袖着手,尽量做出副轻松的样子來,眼睛却不闲着,接着昏暗的灯光四处张望,试图找到一个人影。结果过了十几分钟还是什么都沒看见,于是就自言自语地说:“看來是天意啊,还是回去吧。”正说的一扭头,却看见人工湖的另一端的凉亭里,模模糊糊的似乎有个窈窕的身影,心里就是一跳:难道这也是天意?

    他当时还有股扭头逃掉的冲动,但只是那一瞬间,几乎立刻他就告诫自己说:“逃又不能解决任何问題,更何况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嘛,再说了既然要逃,当初干嘛又要來呢?”于是他干咳了两声给自己壮胆,漫步着朝那个凉亭走去,心中却又升起另一股希望來:凉亭里的那个人在自己到达之前走掉或者根本不是杜松梅就好了。可是他的希望破灭,那个人沒有走掉,而且就是杜松梅。

    杜松梅显然早就注意到了费柴,还隔着十來步呢,她就警觉地问了一声:“谁!”

    费柴慌忙答道:“我!”

    杜松梅又问:“你是谁!”

    费柴这才说说:“费柴。”随后又补充:“你的学生啊。”

    杜松梅这才松了一口气似的问:“你來干嘛?”

    费柴几乎沒考虑就说:“不干嘛,就是想跟你到个歉。”

    杜松梅不说话了。费柴走到凉亭里,也不坐,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僵持了几分钟之后,杜松梅又问:“刚才你说你想干嘛來着?”

    费柴说:“嗯,跟你道歉。”

    “有什么好道歉的,男人不都是这德行嘛。”杜松梅这话一出口,费柴就知道她很在乎这件事,于是就说:“什么酒后无德这类的话我就不说了,我就想跟你说声对不起,无论如何那……都是我的错。”

    杜松梅冷笑一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就完了?”

    费柴还真沒想到除了说对不起还怎么赔偿?赔钱?杜松梅又不是鸡。求婚?这也沒到那份儿上啊。于是一时语塞,过了半晌才说:“那你看怎样你才能满意?”

    杜松梅说:“你不准躲,也不准挡,让我抽一耳刮子,这事就算过去了,以后谁也不准再提起。”

    费柴心想,她一个女人能有多大力气?更何况这事儿是自己有错在先,于是就点头说:“行,只要你满意。”

    谁知杜松梅又说:“我怎么也是个女人,你当着那么多人……欺负我,我打回你也得当着那么多人。”

    费柴想了一下,虽然当着熟人的面被女人打挺沒面子的,但走到这步也只能如此,好在顾太成那班人最多也就笑话几天就过去了,于是又说:“行啊,时间地点你选。”

    杜松梅说:“那行,等我安排好了通知你。”

    费柴点头道:“一切听你安排。”

    杜松梅站起來说:“那我走了。”说完走了两步忽然又转身说:“不过我以前从沒打过人呢,要不咱们先演习一下?”

    费柴一愣:这还带演习的?但想想一下是打,两下也是打,或许打了更心安,就说:“行了,你來吧。”

    结果费柴话音还沒落下,杜松梅就调过來抡圆了给了费柴一个大嘴巴,费柴这次算是失算了,还以为杜松梅这样儿的沒啥力气呢,结果这一耳刮子抽的,哪里是耳刮子啊,简直就是震天雷啊,抽的他耳朵里嗡嗡直响,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要变爱迪生了。

    杜松梅显然也给吓着了,费柴个子高高,身体结实,可被被这一耳刮子抽的居然晃悠了两下,而且那一声清脆的山响啊,都在水鸟苑起了回音儿了。

    她甩着说退后了两步,说话开始变的结结巴巴:“你你你,你沒事吧……是你自己答应的,别想还回來啊。”

    费柴因为沒想到她这么大劲儿,脸上火辣辣的疼,这要对方真是个男人,肯定一脚踹过去了,还得饶上一句:你他妈真打呀你。可对这杜松梅,费柴还真使不出來咒儿,只得强忍着说:“沒事沒事。”

    杜松梅一听费柴说沒事,立刻如蒙大赦般的扭头跑了,把个费柴一个人甩在凉亭里自言自语道:“我的天啊,这只是演习啊,还有一个呢。我是不是考虑给杨阳和小米留个遗书啊。”

    费柴孤零零一个人在凉亭里待了好一阵子,才算子醒过闷儿來,而脸上也沒那么火辣辣的了,这要感谢水鸟苑里的冷空气。回到学生公寓进电梯时,眼看门都要关上的时候,忽然又冲进一个人來,竟是栾云娇,她抬头一看费柴第一句话是:这么巧啊,你沒去图书馆?第二句是:你脸上怎么搞的啊。

    费柴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脸,感觉有些棱子,慌忙对着电梯镜子一看,好家伙,一个巴掌印儿清晰可见,还沒來得及跟栾云娇解释呢,电梯又上了一层,进來俩学员,大家都认识就笑道:“老费,你把栾妹子怎么了?她那么使劲儿的抽你?”又对栾云娇说:“栾妹子,你不应该啊,就算不愿意也不能这样对人家。”

    栾云娇笑着骂道:“乱嚼舌头的家伙,那是老费脸上落了一只蚊子,自己个儿抽的。”

    “明白明白。”

    “理解理解。”

    栾云娇笑道:“得了,我还是自己个儿赶紧认了吧,不然明天早饭过后就谣言满天飞了。沒错儿,这是我抽的。”

    一个学员说:“哪儿还用得着明天早饭后啊,我们这就跟八楼的老丁打扑克反舌头去。”

    正说着话,六楼就到了,费柴忙不迭的出电梯,栾云娇跟着,人家又问:“栾妹子,你不是住七楼嘛。”

    栾云娇挽着费柴的胳膊说:“是啊,可我抽了老费这么大一耳刮子,不得补偿补偿人家啊。”

    一个学院笑着说:“得嘞,那你也抽抽我得了。”

    “你当我不敢啊。”栾云娇作势欲冲过去,电梯门却关上了。

    费柴叹道:“完了,我这脸算是丢出去了。”

    栾云娇笑道:“沒事儿,我跟你一块儿担着。”

    回到屋里,栾云娇要用热毛巾给费柴敷,费柴说:“别,24小时内一用热敷就红肿起來了,得用冷的,最好用冰袋。”

    栾云娇说:“那我上食堂给你找冰去。”

    费柴说:“不用,水管子凉水也行。”

    栾云娇于是帮费柴拧了毛巾过來给他敷脸,又问:“你这怎么回事儿啊,上哪儿惹事儿去了啊。”

    费柴说:“我这是自找挨打啊,而且还沒完呢,这是演习。”

    “演习?”栾云娇有点摸不清头脑,于是费柴就原原本本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变,结果把栾云娇笑的肚子疼,好半天才缓过來说:“你说的沒错,这确实是你自找的,你要是不去道歉,时间一长这事儿也就过去了,你今晚去招惹她,天知道以后会出什么幺蛾子啊。不过左右就是那么点儿事,捅不破个天去。”

    费柴说:“我是给打怕了,这女人劲儿怎么这么大啊。”

    栾云娇说:“我不清楚,不过据说自从她出了事儿后,练过!”

    费柴埋怨说:“这我要早知道就不答应了,可既然答应了,看來还得硬挨一下,还好,我这边脸还挡得住一下。”

    栾云娇听了又笑了一阵,然后说:“不过我说你啊,以后有事,尤其是这种事,别听老韩他们的,他们业务上比不过你,官场上那一套在这儿又还沒到施展的时候,就喜欢拿你寻开心呢。”

    费柴叹道:“一不留神,我怎么成书呆子了呢,记得上大学时我也这么捉弄过别的人。”

    “因果报应啊。”栾云娇笑着说。 ( 官场硬汉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1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