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了结

文 / 南海十三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回到云山,杨阳觉得大家对自己的态度都不一样了,这不是说以前对她不好,而是现在对她太好,并且送了很多的礼物,现金也有不少。杨阳聪明,知道这些财务不全是因为自己要走,还有一大部分是因为养父费柴的缘故,这从送礼的人员构成就看得出----地质系统的人占主流嘛。

    不过费柴是了解女儿的,也不想让她在临别之前还和一干的官僚和阿谀奉承者打交道,就给了她不少钱,让她回南泉老区去找老同学玩儿,因为王钰也从省城回來陪她,因此也跟着一起去了,只留下费柴在家应付人情世故。

    不过为了表示对大家的谢意,费柴还是分了两次,在云山和南泉摆了两桌酒,这两次杨阳也是必须参加的,蔡梦琳和范一燕也很给面子,也到了场恭贺。结果办完了一算,虽然说了大家不需要再送礼了,可最终还是一个赚。费柴就心想,难怪某些人,特别是官僚那么喜欢家中有喜,原來是越喜越有啊,晚上回到家从书架上拿下一本旧书《官场现形记》翻了翻,忍不住笑了出來,原來从古至今,本质上是沒变的。

    小米对于姐姐的离去,不是非常的难过,相反好像还挺高兴的,因为姐姐送了很多东西给他,他还问:“那咱们以后是不是有外国亲戚了?”

    老尤太太则对小米说:“你要好好读书哦,将來让你姐接你到美国去留学。”

    可春节杨阳和费柴要启程的时候,小米就在门口一把拦腰把杨阳抱住,嚎啕大哭,怎么劝都不松开,弄的在场的几个女人也纷纷抹眼泪,杨阳自己更是泪如雨下。

    “从小长到大,有感情呢。”老尤说。

    原定的是费柴把杨阳送到省城,然后这里有贝克先生來接,一起去凤城。可费柴却还是放心不下,干脆一路把杨阳送到了凤城,交到了卡洛先生手里,这才黯然回來,一路上谁也沒招呼,就这么一直回到云山,忽觉得屋子里一下子冷清了起來,取暖器、空调好像一下子都不怎么管用了,待了一两天,觉得鼻子也有堵了。他认为自己不能这么下去,又想起赵羽惠的约定來,于是就给赵羽惠打了一个电话,问现在过去方便不方便。赵羽惠答:“方便,你快來吧。”于是费柴就抱着“求安慰”的心里出发,乘飞机到了海滨。

    一出机场,就有人举着大牌子接,上面写着费柴的名字,是个胖墩墩的小伙子儿,费柴一看那辆车,还是自己从办事处低价买回的那辆,就笑着过去打了招呼,原來这小伙就是当地人,以前也见过一两面的,但是不熟,所以沒认出。

    穿过城市,一路顺畅的來到赵羽惠的旅馆,行李还未放下,费柴就被赵羽惠劈头盖脸的一阵数落,责怪为什么不带杨阳來,这下再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费柴只得借口说:“这段时间脑袋晕晕的,实在是考虑的不周全。”

    赵羽惠笑笑说:“理解,饶了你了。”说着依旧把费柴安顿在以前的房间。

    费柴发现自己离开了半年左右,这里的变化实在是不小,最显著的就是赵羽惠从楼下潮湿的房间搬了出來,搬到二楼的一个小套间去住了。费柴开始也沒在意,这个人想吃住的好一些,都是很正常的表现。晚上赵羽惠给费柴接风,费柴一看桌上加自己一共有四个人,自己、赵羽惠、胖墩儿和赵羽惠的闺蜜莫欣,席间大家谈笑风生,费柴一时也忘却了杨阳即将离去的黯然心情。

    饭后赵羽惠说:“柴哥到我房里來一下,莫欣和墩子去别处看看电视吧。”

    莫欣笑着说:“你们也忒猴急了,天都沒黑透呢。”

    赵羽惠笑着,什么也沒说,只是让费柴走,可费柴却看到了墩子虽然脸上在笑,可总是有那么一种不自然的眼神儿,心中就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來----这赵羽惠会不会已经有人了啊。

    到了赵羽惠房间,费柴四周看看笑道:“这住的还差不多,在怎么也不能亏着自己啊。”

    赵羽惠则说:“嗯,我这也是听你的劝,來吧,咱们把咱们合股的账清一清吧。”

    费柴虽然也说不用,但是赵羽惠坚持,于是两人就在桌前对账,费柴此次前來脑子里可沒啥纯洁的思想,于是见两人离的近了,就伸手把赵羽惠搂住了,赵羽惠的身体似乎颤抖了一下,然后对着他一笑,也不挣扎,只是继续一本正经的跟费柴说账。

    见她沒有拒绝,费柴觉得两人依旧沒断情,于是就更近了一步,轻轻的在她的脸颊上吻,然后两人就默契的接起吻來。费柴在接吻间隙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有你真是好啊。”然后就轻吻她的耳后和修长的颈部,右手依旧搂了她,左手却熟练的解开了她的两三颗衬衣纽扣,从她的内衣底部伸了进去……

    然而,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赵羽惠忽然扭动起來,最终挣脱了费柴的怀抱,把内衣拉下來,衬衣也匆匆的系上了扣子,几乎同时,费柴的目光正好扫过进门玄关的位置,发现了那里除了赵羽惠的女式鞋,还有两双男人的。

    费柴心里一痛,强忍着对自己说:“这不是人家的错,是你自己要错过的。”然后勉强笑了一下说:“怎么?有别人了?”

    赵羽惠含泪点头说:“对不起……”

    费柴笑着,眼睛里却忍不住的至发热,就掩饰着揉揉眼睛说:“哎呀,人一困了,打了哈欠就爱冒眼泪……那个,我先回去睡了,账什么的就全权委托你帮我办就好了,要是实在觉得不方便,退给我也行,不退给我也行啊,呵呵,就当是我投资亏了。”他说着就往门外走,赵羽惠却突然从背后抱了他说:“我觉得特对不住你,而且对你也有感觉的,只是他就在外面,不然你想要也是可以的。”

    费柴又长叹一声说:“你是真的想和他在一起,还是只是想找个男人撑门面?”

    赵羽惠说:“都是,而且我年龄也不算小了……”

    费柴说:“那就想安安心心过日子了……所以什么你给不给,我要不要的话就别说了,好好过日子吧。我玩儿两天也就回去了。”说着,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把赵羽惠的手指扳开,打开门出去了。结果出门一个,墩子果然就坐在走廊的一张长椅上,莫欣一旁陪着。

    见费柴出來,两人忙站了起來,墩子似乎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口,沒能出声,倒是莫欣甜笑着说:“账都对完了?”

    费柴不想在回房间的路上与别人过多的纠缠,就随口说:“嗯,都弄完了。”说着,就低头快走,回到了自己房间,把自己扔到了床上,自然自语地说:“又结束了一件事,看來以后也不必再來这里了。”

    墩子见费柴神色很差地走了,急匆匆就进了赵羽惠的房,劈头就问:“都说清楚了?否了结了?”忽然又看到她头发有些乱,就又问:“他沒把你怎么样吧……”

    赵羽惠原本坐在床头犹自伤心呢,却被墩子一连问了好几句,心头火涌上來,随手抓起枕头就扔了过來嘶吼道:“滚呐!都给老娘滚呐!”

    墩子还想说话,却被莫欣劝了出去了。

    墩子觉得自己满肚子委屈----这个恋爱确实就是单选題嘛,若不是担心资金运转不灵,他还想把股份全退给费柴,免得以后还因为股份的问題纠缠不清呢,赵羽惠答应和费柴“说清楚“,这让他很欣慰,可是赵羽惠忽然对他发作起來,却让他心里又不平衡起來,这不是明显的是告诉他‘我对柴哥还余情未了吗?’

    好在莫欣把墩子拖到楼顶,好好的劝了劝他。其实墩子也知道赵羽惠和费柴之间关系不一般,虽说算不上是过命的感情,可一个为另一个坐过牢,另一个也为这个做过不少事,感情基础颇深。但墩子坚信一点:我才是真正爱她的人,费柴不过是个生命过客。

    每当墩子誓言凿凿的说着爱情的时候,莫欣心里就会说:“爱情算个x啊。”但嘴上却顺着他说,毕竟她和赵羽惠是好友,希望这件事有个圆满的解决,而墩子人确实不错,可能是个能托付终身的人。所以她使出浑身的解数劝解墩子,想把这事抹的平平整整的。本來都已经差不多了,可是最后要离开时墩子忽然说:“不行,我还得去和那个费柴谈谈,让他最好明早就走。原本羽惠对我很好的,可他一來就怎么看我都不顺眼了。”

    莫欣忙劝道:“羽惠不是都和他说清楚了嘛,他也说了玩儿两天就走了。”

    墩子说:“不行,夜长梦多,再说了,两天算是几天?羽惠心软念旧,看來这个恶人还得我來做。”

    莫欣苦劝不住,只得跟了他下來,可按门铃半天却不见费柴开门,墩子急了,以为费柴在装蒜,就要砸门。莫欣忙劝了说:“声音弄大了,羽惠出來來骂不死你!”然后叫服务员拿了房卡了开了门,却见屋内早已经人去屋空,连行李也不见了。 ( 官场硬汉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1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