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请客是不能少的

文 / 南海十三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完全搞反了。

    一般来看专家门诊的,大多是病患愁眉苦脸,陪同的家属百般安慰,可这一对正相反,赵梅到好像跟什么事儿都没有似的,反而是费柴,虽然也强颜欢笑,但脸上却好像写了一个大大的‘愁’字一般。

    费柴原本要请郝教授吃晚饭,可无论怎么劝,郝教授都不愿意来,还说:“吃你一顿晚饭,好看好几个病人。我是学医的,你是学地质的,都算是科学家,有些道理你懂得。”

    可现在这世道,若是请客没成功,这心里就总是不踏实,费柴知道自己不精于此道,出得门来正看见张琪,于是就说:“琪琪,我得求你件事儿了。”然后把自己的意思说了一遍。

    张琪说:“没问题,我去请就是,不过现在人家郝教授还没下班,你又刚刚说过,我不方便立刻就去,咱们先安顿下,你去酒楼把桌子定了,咱们随时联系着,没问题的。”

    费柴感激地看了看她,然后就对赵梅说:“那咱们先去找酒店吧。”

    赵梅说:“刚才你进去的时候岚子已经去订酒店了。”

    费柴忽然想起自己是跟着救护车一块儿来,自己的小四驱还在云山家里放着呢,于是懊悔道:“糟了,忘了开车来,这省城没个车可真不方便。”

    赵梅满不在乎地说:“有什么不方便的,打车呗,我看出租车也挺多的。”

    张琪说:“我有车,这几天就照顾梅姐用呗。”

    费柴说:“那怎么行,你现在是大忙人,没车不方便啊。”

    张琪说:“有什么不方便的,以前没车不也过了?”

    正说着话,秦岚打来电话说酒店已经订好了,要大家过去拿身份证登记一下,于是赵梅就从长椅上站起来,费柴赶紧去扶,赵梅却说:“哎呀,干嘛?我还没到那步呢。”说完就亲热地和张琪挽了胳膊,姐儿俩先走了,费柴有些蒙:这俩虽说先前认识,可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呢?不过有位同姓的前辈说的好,女人的事儿,最可怕的就是结盟。

    当即张琪就开车送费柴两夫妇到了酒店,其实秦岚订的酒店距离医学院附属医院很近,走路也能到的。

    到了酒店,办理了入住手续,大家一起上楼各自回房。赵梅见费柴总是时不时的皱眉头,就说:“老公,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医生其实也是最会骗人的,我问情况,他总说是问题不大,没事没事,可见我猜的不错,这越是没事就越是有事,以前体检,医生总是千叮咛万嘱咐的这个啊那个的,这个郝教授倒好,又叫了你进去,肯定是有不好的消息吧。”

    费柴叹了一口气,半晌不语,好在赵梅也没追问,反而哼着歌儿,盘腿坐在床中间,晃来晃去的甚是逍遥的样子。

    费柴闷了一会儿才对赵梅说:“知道瞒你不过,要是我瞒着,搞不好你还会瞎猜,倒不如跟你说了,因为实际情况不一定就有你想的那么严重。”他于是一五一十的就把情况都跟赵梅说了

    赵梅听了反而微笑着说:“记得小时候,那时候我刚懂事儿,爸妈也还在,有次他们偷偷的说我的病情让我听见了,当场我就大哭了,差点又犯病,结果后来我父亲对我说:女儿,别担心,咱们现在就是一个拖字,现在科学进步多快呀,只要咱们拖下去,早晚有一天,你的病是能治好的。现在看看果然如此,其实我之前也查看了些资料,心脏移植术什么的,84年就是一个坎儿,近些年越发的技术成熟了,我呢,看来也快拖不下去了,现在就是放手一搏的时候。”

    费柴没想到此时的赵梅如此的坚韧,立刻说:“只要你能这么想,我保证尽全力支持你,我会尽量的寻找志愿的定向捐助者给你,增大脏器来源的概率。”

    赵梅说:“行啊,不过先说好,你那些老情人的心我可不要。”

    费柴又被赵梅说尴尬了一次,忙说:“都说你别瞎想了,我哪儿有那么多老情人……再说了,只要有脏器来源,咱们就能尽早手术,有什么不好。”

    赵梅说:“不好,我看过一个片子,说是有个女孩儿做了心脏移植术,结果捐献者的精神也跟着移植过来了,最后把整个身体都抢走了呢。”

    费柴笑道:“那是电影吧,不能信的,人类负责思维的器官是大脑,没心脏什么事儿。”

    赵梅说:“医学都证明了的呢。”

    费柴说:“你看的也都是些野史轶闻,不过我倒是真的得问问郝教授,是不是有这种可能,别再千辛万苦的换了心,弄的最后变成了别人就麻烦了。”

    赵梅佯装吃醋地说:“那不是更好嘛?你等于又换了一个老婆嘛。”

    费柴说:“话可别说那么肯定,万一人家对我没兴趣,整个儿的跑了呢?”

    “那也算你活该,嘻嘻。”赵梅笑着说。

    费柴见赵梅的心态如此豁达开朗,安心了许多,那现在的问题就是明天去郝教授那里排队,同时动用一切人脉寻找心脏的来源了。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张琪才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准备去约郝教授出来吃饭,正要出门,沈晴晴风尘仆仆的也赶到了,一听说张琪要去请郝教授吃饭,顿时笑着说:“这可是我的老本行啊,和琪琪搭档这么久,今晚一定旗开得胜!”说着打开梳妆包,化了一个号称是‘一分钟’的快妆,就和张琪一起急匆匆的去了。

    这边费柴也没闲着,先是订酒楼,然后又和赵怡芳打了个招呼,这是做个预备,万一郝教授也好这一口呢?

    一切都安顿好了,却又放心不下赵梅一个人在酒店里,赵梅却笑着说:“我平时不都是一个人在家呀,你现在到不放心起来了,真是瞎操心。”

    秦岚则说:“要不我就留下陪梅梅呗,反正灯红酒绿的场景,我早就烦了。”

    赵梅说:“我看岚子还是去赴宴的好,有岚子这个大美人在,什么事情不都是水到渠成的呀。”

    秦岚说:“我还是算了吧,老了,有琪琪和晴晴两个新生代陪着柴哥,绝对没问题的。”

    于是最终费柴就留下秦岚在酒店照顾赵梅,费柴去酒楼先照应着。

    张琪和沈晴晴果然出手不凡,真个把个油盐不进的郝煜教授给请出来了,即便是如此,郝教授还是说:“我历来是不赴宴,不收红包的,可是谁让我对费教授也是久闻大名了呢?而且我和我太太也是琪琪的粉丝,这个机会却是难得。”

    他似乎说的是真话,因为他打电话喊来了她的太太,两口子一起赴宴来了。

    张琪和沈晴晴对这个结果不是很满意,因为郝太太一来,美人计就大打折扣了,不过总算是请了出来,也不算是白工。

    郝太太也是个健谈的人,也很热情,对费柴他们以前拍摄的《凤尾龙》的纪录片也非常喜爱,只是惋惜的说现在不让公映了,网上虽然可以找到,但都是删节版。

    张琪立刻说:“我那儿还有一套完整本的dvd,郝太太要是喜欢的话,我明天就给你拿来。”

    郝太太听了大喜,但随即又说:“要是上面主要主创参演人员的签名就更好了。”

    张琪说:“这个就有点困难了,因为当初的参与者现在都星散了,不过也并非不能做到,我的老师还在这里呢,只要费老师一通电话出去,也没个办不成的,就是需要一些时间了。”

    郝太太高兴地说:“那理解理解,现在的人都忙,只是这件事就拜托费老师了。”

    费柴还发愣呢,张琪和沈晴晴一左一右踢他的脚,他这才警醒过来说:“好啊好啊,没问题的,没问题。”

    郝煜教授显然是个惧内的人,而郝太太又极容易被说动,所以一场酒宴下来,前后的事情就基本都定下了。

    吃完了饭,张琪和沈晴晴又极力邀请郝教授出去‘坐坐’,看得出郝教授是个贪玩儿的,但又不敢,郝太太就笑着说:“费老师又不是外人,玩玩就玩玩呗,我才不相信费老师会带你去往那些乱七八糟的。”

    沈晴晴见状,忙说:“哎呀,我今天一路赶回来,脸上觉得灰扑扑的,不然咱们三个去洗个面,让他们两个男人逍遥一会儿去。”

    张琪觉得这是个好办法,也随声附和,郝太太当然不好拒绝,于是又叮嘱了郝教授两句,被张琪和沈晴晴左右一夹,走了。

    郝太太一走,郝教授就好像轻松了一大截,费柴立刻就打电话给赵怡芳,让她准备好包间,谁知才一说出口,郝教授就说:“不要包间,有表演的话,大堂,大堂热闹。”

    费柴说:“包间也有表演啊,还可以点节目。”

    郝教授又说:“先大堂,循序渐进,渐入佳境嘛。”

    费柴笑着让赵怡芳安排了。

    当下打车去蓝月亮酒吧,路上,费柴忽然想起赵梅下午说的话,就问郝教授:“郝教授,我听说进行了心脏移植之后,人的性格会发生变化,甚至是捐赠者的性格精神似乎会……”

    郝教授立刻就明白了费柴的意思,笑着说:“这个确实很奇妙,也有这样的病例,但传说终归是传说,没说的那么悬。其实性格改变什么的也不奇怪,人的性格也是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而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不是无时不刻的都在发生变化嘛。并且说句好像是无关的话,女人的性格变化很正常,怀孕的时候,性格、口味不是都在变嘛。”

    “是是是,是这么回事。”费柴听了郝教授的解释,这一块的心事总算是放下了一些。 ( 官场硬汉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1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