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6章 激烈讨论

文 / 小楼昨夜轻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各位领导,给大家汇报一下,土地出收入收再分配,以使用土地的项目直接挂钩是不行的,所以经过我们镇里相关领导的论证,采取以村为单位的分配方式。”蔡国良汇报起来。

    以三桥镇最穷的张家村为例,人口为五百,各家各户田地、宅基地征收的时间肯定不同,不管多少年,在整个张家村被全部征收以后,张家村范围内所有土地,不管是大项目还是小项目,不管政府收益多还是少,都统一提出政府纯收益的0%出来,存在一个固定的帐户里,等全村的土地征收完成以后,将这笔钱分给原张家村所有人。

    白展鸿今天就是来找茬的,他听得很认真。

    蔡国良汇报完毕,白展鸿第一个发言,“嗯,还行,不过大家有没有觉得太理想化了,呵呵,有没有觉得。”

    白展鸿身子放松靠在椅背上,对别的领导笑了笑,他的表情想说明四个字——天方夜谭。

    严崇喜早就知道白展鸿是来挑骨头的,双手盘在胸前说道,“白书记,方案有什么不妥,尽管说出来,本来就是让大家讨论的。”

    “好,那我就讲一讲。”

    白展鸿坐直了身子,眼睛有神起来。

    “丰台县的实际情况,外人不了解,在坐的领导大部分都知道吧,不是个富裕的地方,一年的财政收入,算是卖地的钱,从来没突破五个亿,要想发展,配套工程跟不上肯定不行,要把这些基础设施建起来,钱得咱们县提前拿出来,这样才能吸引外来资金进来。”

    白展鸿先讲到了县里的实际情况,这样才能对比出资金的重要。

    “钱从哪里来,还不是从各个地方挤出来,政府纯收益怎么算,大家有没有想过,只是拍地的钱减去对应范围的拆迁成本吗?”

    白展鸿环顾着四下,“项目周围的路是谁来建、桥是谁来修,给农民建的安置房算不算,安置房使用的土地不能进行对外的拍卖,这部分失去的利润谁来补,能不能把这成本计算出来!项目引进来了,那地方人多起来了,治安警察需不需要增加,很多政府部门的巡查范围需要不需要扩大,人工成本怎么算……”

    白展鸿一口气指出了拆迁成本以外政府必须花费的五大费用,听得在坐领导心里发冷,这情况可是和严崇喜的初衷违背,要按白展鸿所讲,保持现状,那提高农民收入还搞不搞,改革还搞不搞。

    白展鸿说完便打开茶杯喝着水,他倒要听一听,严崇喜用什么话来应对。

    严崇喜本以为白展鸿会挑出方案的问题,没想到白展鸿并没有找问题,而是从侧面想办法,从纯收益里挑出了毛病。

    严崇喜可不能让白展鸿的想法影响到会议室里的其他领导,严崇喜可不是吃素的,虽然白展鸿的话出乎了他的意料,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便行了。

    严崇喜说道,“白书记要把政府的成本延伸下去计算,没错,我也承认你讲的这几大成本,不过我想谈一谈利益的延伸,大家比较一下。”

    杨定听了心中顿时兴奋,刚才还有些失落,此时热血起来,对呀,白展鸿能突发奇想,严书记也可以参考着应对,其实会议室里很多人都知道严崇喜的战术了,包括白展鸿。

    严崇喜此时充满着自信,额头饱满一尊主宰。

    “我接着白书记的话讲,项目引进来了,可以幅射周边,形成一个小型的商业圈,大型的项目,还可以成为一座新城,商业有了起色,税收便能上来,这是不是政府的收益?”

    “企业多起了,商业多起来,解决咱们县里当地的剩余劳动力,缓解政府在就业问题上的难题,这算不算减少了政府在其他方面的成本……”

    一来二去,政府的延伸的成本和利润相仿,也就是说,土地出让收入里纯收入的0%,大家已经没有疑问了,并不太多,这个钱完全可以先放起来,未来发放出去。

    县里的领导互相了,大部分在点头示意,会议室里形成了支持严崇喜的气氛。

    白展鸿又一次拧开了茶杯盖,大口喝起来,呼吸有些急促,心中郁闷,这样也让严崇喜给扳回来了。

    就在此时,一直沉默的马俊说话了。

    “咳咳,我来讲两句吧,咱们县要想发展,近几年需要钱的地方实在太多,要是一个村子永远也没有征收完成,已经征收出让的部分收益永远放在帐上不发出去,钱放在银行里,等着贬值吗,只有钱才能生出更多的钱,所以我的意见是,什么比例不重要,什么时候发才是关键,咱们不能把钱存在银行,得流通。”

    杨定紧紧盯着马俊,这个家伙是个叛徒,过去杨定一直以为作为常务副县长的马俊,是严崇喜的左右手,和陈涛一样,同为嫡系。

    不过杨定错了,最后差点儿坏事儿的人就是这个马俊,亏了严崇喜如此信任,他居然做出这种事情,真是个混蛋。

    杨定心里暗暗骂起,着马俊一脸严肃正义的表情,杨定就想吐口水奔向他的脸。

    白展鸿点着头,满意的向马俊,说得好呀,不和你们正面交锋,我们继续从旁发起攻势,这钱不是小数目,一直不发放怎么办,躺在帐上等着发霉吗。

    要是提前发了,有几户人家还没拆迁,他们有吗,不给说不过去,给了这些人以后遇上拆迁,还会再提高要求,所以已经搬走的人也不会同意的,这是个很大的矛盾。

    白展鸿接着补充,“马县长说得很有道理啊,明天这个村拆两户人,后天再拆三户,十年以后再拆最后一户,我这事情不好办,哈哈。”

    一时间没有了对策,严崇喜的眼睛着桌上的材料,没有再说话。

    蔡国良也沉入了思考,不好,这个方案还不够成熟,其实再挨严崇喜的批斗没关系,蔡国良可狠没把事情办好,令严崇喜失望了。

    杨定自己这方的力量逐渐消退,心生不甘,怎么会这样,这个白展鸿,还有他的狗腿马俊,他们两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杨定失落的着四周,很快杨定到了会议室墙上挂着的一副县城规划图纸,咦,图纸,有回开会时,不是听严崇喜说过,一切事务的根本和基础便是图纸,有了图纸,便可以事半功倍。

    杨定的思绪开阔起来,每个地方不是都有地价图吗,听说最近农村的地价图也正在制作当中,杨定想到,不需要拆迁,不需要卖地,只要在地价的基础上抽出一定的比例,在拆迁当中计算到赔偿里就行了。

    嗯,就这样,杨定认为,之前所有人都陷入了一个误区,其实再分配并非要等到把土地出收以后,再分配的目的是增加农民的拆迁赔偿,在国家、省市规定标准的基础上,提高农民的直接收入。

    当时是这样考虑的,国家政策是按照当地田地亩产量的倍数计算,比如十倍,二十倍,房子就按结构和面积来计算,不过这些毕竟是灵活的东西,大家不可能严格执行,谁都想当钉子户,到拆迁大军来了,就像到钱一样。

    所以这种局面必须改变,不能进行强制拆迁,同样,社会进步和地域发展,也不能出现漫天要价、趁机发财的钉子。

    所以将土地出让收入再分配,是一项福利,只要是大家配合,以后还有一笔钱发给你,要是不配合,这个福利可能会“打水漂”。

    杨定想明白了,将出让收入其中部分进行再次分配不是目的,提高福利、再次分配才是目的。

    思路不能太固守,从一开始,自己和这些领导们都考虑错了方向,所以无论怎么做,也没有找出一个非常成熟的方案,行了,现在一切都解决了,地价的比例就是一项奖金,只要大家合气生财顺利成交,便可以互惠互利。

    手里这份材料是个死物,思维必须得灵活,杨定不认为大家今天讨论的是这份材料,材料内容不行便否则了这件事情。

    在全场一片寂静之时,杨定开口了,“严书记,我想讲几句自己的观点。”

    严崇喜向杨定去,上回也是因为杨定的出现将整件事情翻盘,今天他还有办法吗。

    白展鸿可不希望出什么乱子,就算是有别的想法,也可以在下次的会上讨论,今天已经差不多了,能拖则拖。

    这个杨定,最能捣乱的就是他,白维维一直说要打击他,怎么还生龙活虎的。

    白展鸿抢在严崇喜前边儿说道,“你什么身份呀,汇报工作可以,要讲自己的观点,回你们三桥镇慢慢点发表讲话吧。行了,杨定,你有什么想法,白纸黑字做成文件报上来,别没大没小的。”

    白展鸿对杨定的眼神是一种蔑视,他完全没把杨定上眼。

    不过杨定岂会怕他,不过是个庸官而已,杨定挽了挽袖子,做出一副很凶的样子,“白书记,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我级别低,这个我承认,可我怎么没资格了,我帮老百姓说话,腰杆儿直直的,和再大的领导说话,我也有这个资格!”

    &nnsp;

    0 ( 桃运官途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1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