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五十二节 急中生智的阴招

文 / 瑞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看来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我还真是走了眼,没想到这位甘书记居然还有这么个德行。”陆为民伴随着季婉茹的脚步滑动而转动身体,季婉茹看样子也是学校里文艺人才,舞步娴熟,姿势标准,比起陆为民这个半吊子强多了。

    “你认识?”季婉茹略微有些意外,她听出陆为民和这个甘哲应该不是那种简单的上下级关系。

    “嗯,算是认识吧,准确的说,在你谈及他的表现之前,我对他印象还很不错,还有一些共同语言。”陆为民笑了笑,“当然,你的话一出口,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就全毁了。”

    “他是不是来头很大?”季婉茹有些担心的问道。

    “怎么问这个?”陆为民反问道:“他来头大不大又怎么了?难道说你不甩他,他还能干啥不成?”

    “当然,我听地区里边一些熟人说,这个姓甘的在青溪只当了两年宣传部长就一步跨过来当地委副书记,背景很厚,而且听说日后可能就是要接孙专员的班。”季婉茹观察着陆为民的表情变化,小心道。

    “呵呵,说这个恐怕有些言之过早吧,恐怕连甘哲自己现在都还没有这个底气吧?”陆为民摇摇头,正色的看了一眼季婉茹,“你没有必要因为什么什么而去委屈自己,如果他能凭自己的魅力勾引到你,那当然没什么说的,如果说要靠大话或者权势来吓唬谁,那就太可笑了,这可是**的天下,他以为是封建社会?”

    见陆为民面色如恒,并无半点不安和忌惮,季婉茹心中放下一块石头。但随即又涌起另一股担心,“为民,如果这个人老实这么纠缠不休呢?”

    陆为民也知道最现实的问题,如果甘哲真是铁了心要打季婉茹的主意,还真有些麻烦,他是地委副书记,只要没有太出格的举动,很多人都会选择性的视而不见,但这种情形无疑是季婉茹难以接受的。

    “我想他还不至于这么无聊。这个人平素我感觉还有些理性的,只是喝了酒就不太好说。”陆为民印象中甘哲似乎喝了酒之后就有些容易兴奋,那一次饭局上,喝了酒甘哲和自己谈得很上兴致,但也许那是没有漂亮女性的原因。所以注意力都集中谈兴上去了,如果有了目标,这个家伙也许还真的就酒壮色胆了。

    “那如果是这个人真的又喝了酒来了呢?”季婉茹有些紧逼似的盯着陆为民追问。

    陆为民苦笑着咧咧嘴,这个女人究竟是在想什么,她不是想要故意要让对方误会自己和她有一腿,让甘哲知难而退吧?先不说自己在甘哲心目中算不算“难”,如果真的让甘哲觉得自己和季婉茹关系不一般。这之前自己做得不少铺垫工作不是全白费蜡了?而且甘哲会怎么想,那也是一个大隐患,但这个女人显然是在用这个话来逼自己要表明什么态度似的,这让陆为民有些不悦。

    似乎是觉察到自己的态度有些过了。季婉茹脸色微微一黯,微微侧过头,她也不知道怎么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情绪怎么这么容易失控,泪腺似乎也变得特别发达了。

    她当然也知道陆为民不可能因为自己而与甘哲翻脸。她更不可能因为自己而去陷陆为民于不义,这不是仅仅是陆为民怕不怕甘哲的问题。而是两个人的身份决定了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因为自己而撕破脸,自己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但她就是想要获得这样一个承诺而已。

    陆为民心里一叹,苦笑了一声,“你如果觉得把我的名字丢出来,能够对姓甘的有作用,那尽管用,扯起虎皮当大旗也好,虚晃一枪也好,敲山震虎也好,用什么方式你自己考虑。”

    “真的?”季婉茹眼睛一亮,哪怕只是一个毫无保证的承诺,也让季婉茹为之心醉。

    “假的!”陆为民没好气的道:“那你会答应么?”

    被陆为民一句“假的”说得脸色又是一黯,然后又被陆为民一句“你会答应么”逗得笑起来,连眼眶中泪影都隐隐浮动。

    一曲既终,陆为民松开季婉茹的身体,此时搁在沙发旁边的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陆为民拿起电话一看,有些讶然,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给季婉茹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陆为民按下接听键,“甘书记你好。”

    季婉茹全身也是一震,她没想到竟然会遇上自己最讨厌那个男人给陆为民打电话,下意识的直勾勾的看着陆为民。

    陆为民心中一动,看着季婉茹粉腻透红的脸颊和有些惶然的表情,某种说不出的情绪陡然间爆发出来,鬼使神差般探手就在季婉茹圆润的颌下一抬,抬起对方的惊喜中略带惶惑的面庞,然后又捏了一把,这才继续接听电话。

    “呵呵,甘书记召唤我,我肯定随时到啊,现在?哦,现在刚从御庭园出来,准备回阜头,哦,和一个朋友小坐喝了两杯,嗨,我哪儿敢打扰您啊,嗯,心情不太好,算了,就回阜头了。”陆为民话语里挺随便,听得季婉茹又是惊讶又是震撼。

    经过何铿的介绍,又有几番接触,加上“政务公开、效率提升、作风转变”活动上两人观点的投契,甘哲显然把陆为民当做一个可以拉拢的对象,两人关系应该说是比较近乎的,至少甘哲觉得陆为民肯定是很愿意向自己靠拢的,否则不会让何铿来牵线,而且他来丰州之后也了解到陆为民最大“后台”就是夏力行和安德健,夏力行离开昌江了,而安德健也去了宋州,现在陆为民就像是“丧家犬”,对于自己抛出的橄榄枝肯定是屁颠屁颠的来讨好。

    “怎么不好,嘿嘿,也没啥,那个御庭园的女老板还挺傲娇啊,请她喝杯酒还不给面子,真还以为这里是昌州?”陆为民装出酒喝多了,一副舌头有些发硬的模样,坐在双人沙发上,“嗨,她不就是仗着有个当叔叔的纪委书记么?谁?昌州那个纪委书记季永成啊,宋州人,这小婊子不也就是宋州人么?这我不太清楚究竟是亲侄女还是远房侄女,我前年又一次陪夏秘书长在昌州凯宾斯基吃饭时碰见了季永成一家人和那个小**,介绍了一下,我有印象,但我觉得好像季永成对这个侄女也不太感冒,嘿嘿,想想也是,搞纪检工作的,谁会喜欢有个这样在外抛头露面干这行的亲戚?”

    季永成是昌州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在是从县纪委书记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角色,在省里边的纪检系统中都颇有名声,有传言说他会担任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长,也有说他会直接接任市委副书记,众说纷纭。

    甘哲是从省里边下来的,当然知道季永成这个角色,他万万没有想到陆为民居然在这上边会给自己来这么一出“诡招”,在电话里也是沉吟了许多都没有做声,一直到陆为民喂喂几声,这人才反应过来。

    “嗨,天高皇帝远,季永成也管不了我们丰州,何况我也没干啥,不就是让她来陪一杯酒,跳一曲舞么?不干就算了,在那里拿捏个啥?你他妈要挣钱却又放不下这颜面,我们又不干啥,你在那里得瑟个啥?”陆为民一副放浪形骸的模样,打了一个酒嗝,“甘书记,你说‘三项工作’开展情况,挺好,效果挺好,明天我让关恒给你把实施情况和效果写成汇报材料给您送上来,没事儿,您老随时召唤,甭管在哪儿,我随叫随到,行,甘书记,再见!”

    陆为民还在接打电话时,季婉茹已经坐在了陆为民身边,涨得通红的脸颊和眼泪盈盈的模样,胸脯更是急剧起伏,只是碍于陆为民正在打电话,不敢吱声,陆为民这电话一挂,季婉茹已经瞪着眼睛就这样注视着陆为民,“谁是小婊子,小**?”

    陆为民张口结舌,无言以对,没想到自己急中生智设了一个局替季婉茹解决麻烦,对方却不领情,扭着这点“小瑕疵”挑刺儿说事儿,这让陆为民也是无可奈何,只得抱拳道歉,“我说错了,我错了,行不?”

    “你心里是不是觉得我就是……”季婉茹话语未落,陆为民已经伸手堵住了季婉茹的嘴,**躁动的两人似乎都有些处于爆发的边缘,季婉茹的旗袍开衩虽然不算高,但是这么斜坐着缩在沙发上旗袍自然就往上滑,开衩也就滑到了大腿更高处,白花花的美腿就这么紧紧挤在陆为民腿边上,让陆为民口干舌燥。

    “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我认为你是个好女孩,否则我不会把我母亲的饺子带给你,请你尊重你自己,也信任你自己。”陆为民沉声道。

    “那你怎么证明你说的话?”美眸如水的季婉茹喘息着,胸脯起伏更甚,那镂空一抹中白腻两团挤压出的深凹沟壑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我继续码字,求票! ( 官道无疆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