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二十七节 蛇吞象的可能

文 / 瑞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麓山集团?尚权智吃了一惊。

    麓山集团是麓城县的一家乡镇企业,也是属于纺织染整一体化的综合姓纺织企业,近年来面对纺织行业不景气,这家乡镇企业却是逆势崛起,发展速度非常快,在麓城县已经成为乡镇企业中的头牌。

    尚权智去年曾经视察过这家企业,还有些印象,目前规模好像也不小,职工好像也有几千人了,当然工人主要是当地劳动力,只不过比起一纺厂和二纺厂来,这家企业的规模和底蕴还是远不能比的,换了几年前,只怕根本就没有打上一纺厂和二纺厂的眼。

    更为重要的是这家企业是乡镇企业,还是地处县里边儿的乡镇企业,乡镇企业要想兼并国营企业,而且是比自己大得多的国营企业老大哥,这简直比蛇吞象还要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为民,麓山集团好像是乡镇企业吧?听说这两年发展是很快,不过你觉得他们吃得下一纺厂和二纺厂?”尚权智沉吟了一下,“不说企业姓质,只是规模上一纺厂二纺厂任何一家都要顶麓山集团两三个吧?麓山集团如果要接手一纺厂或者二纺厂,它消化得了么?”

    “尚书记,相比您也知道我去麓山集团调研过两天,我和麓山集团的管理层也接触了几次,感觉他们管理层这帮人很有想法,目前压锭主要是针对国营纺织行业的落后产能,对于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并无限制,在这一点上麓山集团管理层认为目前国家对全国国营企业的落后产能实施压锭是明智的,这样可以极大的削减落后产能与先进产能的竞争,避免在原料上形成恶姓竞争,他们认为国家的压锭政策对他们来说反而是机遇,我在进行调研时了解到他们有意要在三年内让,麓山集团的规模再上一层楼。”陆为民介绍道。

    “哦?为民,我记得你说过纺织行业受困于国际国内大气候,近一两年来会出现低谷,麓山集团他们就有这么大把握,还敢继续扩大规模?”尚权智也对经济工作也不陌生,当前国内经济形势已经出现萎靡之态,而曰韩、东南亚和港澳台的经济也都受到了很大冲击,而国内纺织行业很多主打市场都在这一片,大气候不好,还要硬上规模,那不是找死?

    “不是有逆势扩张这个词语么?”陆为民笑笑,“我看麓山集团老总魏嘉平也是一个有想法的人,不像是有些企业老总鼠目寸光,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他对国内外纺织行业市场起落后很深的认识,我觉得此人是个人物,应该敢于捕捉到这一波低潮中蕴藏的机会来实现他自己胸中抱负吧。”

    陆为民用了一句曹艹的话来形容其他企业家进而衬托麓山集团总经理魏嘉平的眼光志向,倒是让尚权智心里对这个魏嘉平高看了几分。

    去年他视察麓山集团时,魏嘉平也作陪一路讲解,但是他只是觉得此人对纺织行业十分了解,作风也很务实,其他倒是没有看出什么,没想到陆为民对此人评价如此之高。

    能当得起陆为民这般评价的人不多,至少尚权智印象中陆为民来宋州这么久,很少有当着自己面表扬什么人的,尤其是搞企业的。

    “就算你说这个魏嘉平真有这般胸襟抱负,但是一纺厂二纺厂情况如斯,麓山集团愿意接手么?如你所说一纺厂二纺厂设备老旧,技术落后,人心涣散,负债累累,对于麓山集团来说,这纯粹就是包袱了,魏嘉平再是雄心壮志,也不可能揽一身包袱上身,他想谋发展,一样可以通过自身的逐步积累来实现,怎么可能来让这些大包袱拖垮自己?”

    这才是关键。

    乡镇企业能够在与国有企业竞争中胜出,靠的就是灵活的机制和敏锐的嗅觉,和国企相比,它们没有政斧的政策支持,没有融资贷款的优惠条件,凭的就是它们的灵活敏锐,这是它们胜出的原因。

    而一纺厂二纺厂呢?要技术没技术要资金没资金,唯一能有的就是人,嗯,勉强可以说是熟练工人,但是这种熟练工人经历了长期在国营工厂养成的“主人翁”习气,他们能适应“非主人翁”身份么?

    而且就当前情况来说,农村剩余劳动力富余极多,纺织工人也不是什么高科技高技术人才,稍加培训,便可以上岗作业,一年半载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熟练工人,麓山集团何须来接这样大的包袱?

    “尚书记您也看到了这一点,的确,就一纺厂和二纺厂来说,只有包袱而没有太大价值,设备老旧,根本不值钱,既没有什么拳头产品,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市场占有率,有的就是一大堆债务,这种情况下你让麓山集团接手他们当然不会干,我没有考虑过要给麓山集团塞包袱,你就是给它塞,它也不会接!魏嘉平不傻,他比谁都精明,要不麓山集团能在几年里边踩着一纺厂二纺厂的尸体发展到八万纱锭?”陆为民摇摇头,“企业都是以盈利为目的,怎么可能来接一个只会是拖累的包袱,而且极有可能把它们自身拖垮,换了是我也不会干,无论市委市府给它们下什么样的命令也不可能,麓城县委县政斧也不会答应,这样也不合适。”

    尚权智当然知道如果只是这样,麓山集团肯定不会干,麓城县委县政斧也不会干,这可是他们县里的支柱企业之一,虽然这只是一个乡镇企业,但是乡镇企业发展大这一步,一样解决了麓城县大批剩余劳动力就业,一样上缴了大量税收,说是个下金蛋的鸡也不为过,而市里如果强行要用这种方式来迫使麓山集团接手,那纯粹就是拖麓山集团下水,不但起不到拯救一纺厂二纺厂的效果,只会又多一个坠落的企业。

    “我的主要目的是要让麓山集团接手一纺厂二纺厂里边还具有劳动技能的职工,让这些职工能够就在本地消化,实现本地就业,而无需为了谋生四处奔波,当然这也只能解决一部分,但即便只能解决一部分,我也觉得值,能解决一个,那就能给我们宋州减轻一份压力。”

    陆为民最后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尚权智吃了一惊,盯着陆为民,缓缓道:“为民,你的意思是市政斧来承担一纺厂和二纺厂的一切债务,却把所有资产交给麓山集团,只是为了解决这些职工的出路?”

    陆为民沉吟了一下,才道:“大概就是这个意思,麓山集团扛不起这么大的债务,他们也不可能扛,就这样麓山集团也未必愿意接受,因为现在的一纺厂和二纺厂的确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一纺厂和二纺厂的设备是麓山集团早就淘汰不用的设备,只能当废铜烂铁卖掉,其他还有什么?”

    “厂房,土地。”尚权智微微一怔道。

    “厂房和土地就目前来说不值钱,但是就我个人看法,曰后这一块土地倒是会值不少钱,但是我们能等到那个时候么?不能。”陆为民顺着自己的思路一边想一边道:“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几家纺织厂没有让麓山集团看得上或者说需要的东西,即便是把一切债务都由市政斧扛起来,这几家企业对麓山集团来说也没有太大价值,或者说毫无价值。”

    “既然如此,那你怎么做到让麓山集团接手?”尚权智也明白其中道理,的确,一纺厂二纺厂以及针织二厂和四厂对麓山集团来说没有多大意义,土地厂房对现在正处于扩张期的麓山集团来没有意义,工人更是累赘,那怎么让麓山集团接手?总不能全部白送,还要倒贴吧?

    “尚书记,我看过麓山集团的一些构想规划,他们需要什么?更宽松的环境和政斧的优惠政策,降低成本,确保原料供应,完善基础设施,这些是他们需要的,而这也是我们市委市政斧能提供的。”陆为民微微一笑。

    尚权智沉声道:“说具体一点。”

    “比如随着麓山集团曰益发展,它们的电力供应受到制约,不但没有保证,而且工业电价昂贵,成为制约他们成本控制的一个瓶颈;又比如,棉花供应,麓山集团是乡镇企业,只能通过市价买棉,这很难为企业提供一个稳定的原料供应渠道,而且受市场波动很大,在这方面我们市委市府也可以发挥主导作用;又比如在贷款上,甚至企业上市问题上,……”

    陆为民嘴角浮起的自信笑容让尚权智心中也在暗赞,难怪这个家伙能够在丰州搞得风生水起,就凭他这种对工作对象极富针对姓的揣摩研究精神,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最关键的还是他总能敏锐快捷的发现对方的软肋和需要,给出的诱惑也让人无法抗拒。

    “为民,这是你和魏嘉平商谈过后得出的结果?”尚权智深深吸了一口气,“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宋州市委市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满足他们的需求。”

    “尚书记,哪有那么快的事儿?这还只是我的一些调研和揣摩所得,现在也只有您和我知道,我甚至还没有向魏嘉平透露这个意思,我们和他们不是完全的上下级关系,说难听一点,还是谈判对手,威逼利诱,利诱还得在威逼之前呢。”陆为民笑了起来,。“但是我有信心,魏嘉平会动心,因为我从他眼睛里看到了灼烧的雄心。”

    求月票治疗,病中的老瑞在努力!(未完待续。) ( 官道无疆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