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三十四节 破套

文 / 瑞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见陆为民目光望过来,沈子烈点点头,在陆为民面前他也不需要掩饰什么,“我和尚省长说了我这边的情况,其实他也早就料到了,也和我说过我x后的去向,只不过老陈在他走之前才安排好,我的事儿就要等一等。”

    “唔,沈哥,尚省长还是一个很重情义的人,这一点很值得敬重。”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

    国内体制似乎也就衍生出这种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风格,虽然各级都在批评,但是现实生活中却屡屡上演,并非针对谁,而是领导都更喜欢用和自己观点思路一致,比较熟悉的人,或者听话的人,如果是前者还说得过去,如果是后者,往往就是领导个人意志的体现了,陆为民觉得最起码童云松属于前者,还能让人接受。

    沈子烈淡淡的笑了笑,“不说我这些破事儿了,我走了,也好给别人腾位置,本来这个市委秘书长也该是选一个合领导胃口的,这无关原则,而关乎效率。”

    陆为民点头认同沈子烈观点,市委秘书长就是大内管家,用得好,自然风行水上,效率绝佳,不合适,则是延滞阻塞,事倍功半。

    “基本去向确定没有?”陆为民随口问道。

    “还不确定,这一趟之后大概就会明确吧。”沈子烈显得很淡然,陆为民想起张静宜和张静宜的父亲,本来想问问沈子烈,但是又吞了回去,这么一年多来,陆为民和沈子烈在一起无话不谈,但沈子烈半句不提张静宜,足见夫妻两人的感情大概已经走到了淡白如水的境地,这让陆为民也是很唏嘘。

    沈子烈回昌州本来是一个好选择,但是夫妻感情如此,而且还有一个恽廷国在其中,只怕他本人也不愿意回去,但这样在昌江各地市漂泊,只怕也非沈子烈所愿。

    看到沈子烈淡然自若的模样,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动,看样子沈子烈的去向已经有了眉目,只是出于各种情况考虑,沈子烈还不愿意透露罢了,如果是这样,沈子烈十有八九是要离开昌江了,而离开昌江去哪里,不言而喻。

    只是尚权智到皖省只是担任副省长,这副省长位置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但若是论实际权力,尤其是在人事上的权力,却未必赶得上一个市委书记,要调动一个副厅级干部,只怕没有那么简单。

    当然尚权智能到皖省担任副省长,自然也有其底气,皖省这几年逐渐成为精英系的主阵地,现任皖省省委书记与田海华年龄相仿,关系相当密切,这大概也是尚权智到皖省的一个因素,如果说能得到这一因素的支持,沈子烈倒是很有可能在那边趟出一条新路来。

    “沈哥,要离开昌江?”陆为民微微一笑,试探性的问道。

    “这种事情,谁知道呢?”沈子烈一愣之后,深深看了陆为民一眼,这家伙反应可真够快,自己神态稍有不注意,就能被这家伙窥探出虚实。

    “嘿嘿,日后沈哥走了好去处,一定好好庆贺一下。”陆为民也不深言,只是呵呵笑道。

    “别说我的事儿了,我的事儿到时候自然明了。”沈子烈这时候已经显得很大气自然了,“说说你的事儿吧,秦宝华气势汹汹想要求变,虽然这女人的口才很好,但是童云松不是光凭口才好就能说服的,就像你说的,连魏行侠都没能把童云松说服,她能行?”

    “嗯,只有看魏市长的表现了。”陆为民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哼,为民,你少把责任推给别人,其实你自己清楚,要说服童云松,谁最合适,就是你自己,可你自己却不愿意,童云松是市委书记,他需要对全市大局负责,当然要考虑更周全,现在宋州局面很好,如果冒然大动,惹出点儿是非来,岂不是欲速则不达?”或许是抛开了太多顾虑,这个时候的沈子烈作为旁观者反而显得更清醒。

    “我?”陆为民只是反问了一句,却不回应。

    “当然是你。童云松当市长时对你如此倚重,你的观点想法他基本上全盘接受,现在他当市委书记了,固然有更多的考量,但是有一点还是很明确的,宋州要在他手上得到一个大变化,这是他日后争取更上一层的底牌,而且现在省里从去年开始已经被宋州的表现调高了胃口,一般性的成绩恐怕很难让上边满意了,这也就意味着宋州要有更好的表现来证明,他童云松也一样需要用更好的表现来证明自己,所以他才会有这样患得患失的心态,既希望能有更好的成绩,但又怕动作过大带来副作用,毕竟他才当几个月的市委书记,而且他、魏行侠、秦宝华、朱小平、孙承利都是外来干部,时间不长,甚至包括你和郭跃斌也一样,这种情况下有一些顾虑也很正常,一旦激发宋州这些本地干部的反弹,那才真的成了弄巧成拙了。”

    沈子烈的话不无道理,陆为民也知道童云松为什么踌躇不决,大好局面下,没有人愿意轻易去冒险,就这样稳稳当当的推进,何乐而不为?甚至连魏行侠大概也多少有一些这方面的想法,否则他也不会在自己和他建议过之后这么久都悄无声息了。

    但这是冒险么?陆为民不认为是,宋州干部群体的心气早已经在梅黄时代被磨蚀的差不多了,尚权智时代连续不断的大调整也没见有什么反应,这说明连宋州干部也都意识到了宋州内部是真的出了问题了,必须要通过大动作大手术才能解决问题,而现在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还需要进一步动作来推进。

    秦宝华这几个月扎下去调研并没有白费,她是真正了解到了下边干部的心态,尤其是基层的心态。

    宋州的干部群众都对宋州能够重返昌江第一阵营抱有很大期望,而西塔、梓城和泽口这几个县的干群更是期待,同样在宋城、沙洲这些区里的很多干部对当下的情况也不满意,特别是看到苏谯和遂安的崛起,甚至麓溪这个原来他们根本就不打上眼的郊区老表居然也突然光鲜起来,这如何让他们心态能够平衡?

    “呵呵,沈哥,你是推我下火坑啊。”陆为民笑了笑。

    “怎么,为民,你好像不是那种前怕狼后怕虎的风格嘛,勇于任事的气魄到哪里去了?你现在是市委副书记,不仅仅是常务副市长,党管干部,你这个副书记虽然分管经济工作,但是经济工作是目前主旋律,而要让主旋律唱起来,那么推荐擅长经济工作的干部就是你的责任,你有责任有义务做到这一点。”

    沈子烈的言辞很罕见变得如此犀利起来,这甚至是陆为民来宋州之后第一次见到沈子烈变得如此锋芒毕露,这让他也颇为惊讶。

    “沈哥,怎么了?”陆为民盯着对方,有些不解。

    “没怎么,古人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大概是我人之将走,其言也善吧。”沈子烈自我解嘲的耸耸肩,显得说不出的轻松,“好久没这么坦诚相见畅所欲言了,都有点儿不适应了,成天生活在套子里,都快成了契科夫小说里边的那个套中人别里科夫了。”

    陆为民有些触动,他不是没考虑过向童云松建言,但是他同样清楚这会招来多少敌视和反对,拿一句话来说,这是在断人前途,和杀父夺妻只恨都差不多了,而且他也觉得这不是自己的责任,但是沈子烈的话触动了他,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畏首畏尾了?也许是觉得在南城新区的推动上触动了很多人利益,也招来了不少不愿意把集资房修到南城新区的干部职工的怨恨,或者是觉得自己资历尚浅,这样做很容易引发更大的反对声?

    沈子烈说他都快要成别里科夫,自己是不是也有点儿像这方面发展呢?

    陆为民突然笑起来,“沈哥,反正你要走了,那不如我们一起玩一票大的?”

    沈子烈瞪了陆为民一眼,“你想玩什么大的?逼宫?你以为这是封建社会啊?”

    “不,我可以去向童书记建议,不过这么大事情,书记碰头会肯定定不下来,得上常委会,你说是我的责任,那我觉得作为每一个常委是不是都该表明自己的态度呢?”陆为民笑得很诡秘,“套中人的生活快把人闷死,那敢不敢在常委会上来打破套子呢?”

    沈子烈轻哼了一声,“你小子想要我走得不安生啊,我是市委秘书长,没这个义务。”

    “沈哥,你这就不仗义了,敢情都该我来承压啊?”陆为民笑眯眯的道:“我会有选择的,咱们对事不对人,好不好?而且我想肯定会有人比我们更坚决。”

    沈子烈明白陆为民话语里的含义,秦宝华不完全是对现在局面的不满意,她同样需要这样一个机会来树立自己的威信,不惮于甚至乐于让矛盾焦点集中在她自己身上,只要能够达到目的。

    两人目光交汇,一切尽在不言中。

    求月票!(未完待续。) ( 官道无疆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