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三节 异类,异议

文 / 瑞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前世中98年那一场洪水对宋州的影响无以伦比,惊动全国,总书记、总理都曾驾临宋州,亲自指挥抗洪抢险,就是因为宋州地理位置太过重要,宋州大堤一旦崩塌,洪水将直接冲向整个宋州市区以及南边的几个县,甚至波及到更南边的宜山、昌州,可以说整个昌北地区都将受到冲击,而98年那一场大洪水,也的确给宋州带来了相当大的损失。

    今年很重要,谁都知道,但是却不是谁都知道这场洪水会带来多大影响。

    也许辛辛苦苦建设起来的厂房一夜之间化为乌有,也许花大价钱买进来的设备,洪水一泡之后一文不值,也许刚建好的各种市政公用设施,就被席卷而来的洪水扫荡一空,陆为民前世中只知道,宋州在这场大洪水中损失惨重,大概原因长江和宋河等几条干支流的水位长时间高于警戒水位,最后在洪峰的袭击下,部分堤坝崩塌,最终导致洪水蔓延。

    但是究竟是哪个河段哪个部位因为什么原因出现了堤坝决口,他却不清楚,前世中98年时他好像已经调到了昌州,对于宋州的情况并不了解。

    陆为民对宋州市建委的规划方案看不上眼,不仅仅是他看不上眼,尚权智和童云松也都对宋州城市中长期规划方案合很不满意。

    市建委主任王苍万是个典型的官油子,业务一般,但是却深谙为官之道,把权力捏得很紧。把上边能管到他官帽子的人围得很好,在市建委里边就是说一不二,几个副手都在他手底下或明或暗吃过亏,所以市建委班子也基本上是他的一言堂。

    每一次市建委开民主生活会。王苍万都是言辞恳切态度坚决的作自我批评,承认自己性格率直,有些刚愎自用,但是却从没有改正的意思。

    在王苍万想要谋遂安或者叶河县委书记时,建委里边几个副手,不管和他关系如何恶劣,都是一个声音的吹号抬轿,大说好话,无他,就是想要把他送走了事。

    只是没想到王苍万一路过关斩将。啥都打点好了。结果却在最后一关给刷了下来。关于王苍万被刷下来的传说很多,有说是被尚权智直接否决了的,有说是童云松和魏行侠坚决反对导致他无果而终的。也有说是陆为民在尚权智明前泼了冷水,最后导致尚权智态度改变的,总之,没戏了。

    没戏也就罢了,但是现在有传言说他在市建委主任这个位置上也好像坐不稳,大规模的人事调整已经结束,并不代表着所有调整都结束,依然有一些补充性的调整还在继续,据说王苍万也很有可能要调整。

    宋州市政建设凌乱而又缺乏远见,城区几块散乱分割。联系道路状况也不佳,断头路不少,而由于市区内河沟纵横,不少地段都需要通过桥梁建设来解决,道路大度都是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期的道路,主干线也不过四车道,很多地段更是两车道,亟待解决交通瓶颈问题。

    崔阳夫也吃不准眼前这位常务副市长的真实想法,但他也知道自己现在这个位置对方当初并不属意自己,而是另有其人,但在自己就任之后,对方倒也没有给自己出太多难题,除了针织二厂这块土地以外,其他倒也没啥,但刚才这位常务副市长的话就有些过格了。

    “陆市长,建委那边说关于宋州城区建设规划可能会有重大调整,他们现在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调整,无论是一二纺厂还是针织二四厂这边的土地除了两三块相对集中外,其他都较为零散,我们公司如果要开发,必须要和市里城区建设规划切合起来,这个时候要我们先拿出方案来,恐怕有些强人所难了。”崔阳夫不卑不亢的道。

    陆为民一愣。

    顾子铭却是倒抽一口凉气,这个崔阳夫怎么这么不识好歹?蹬鼻子上脸了,老板给他一点颜色,他就要上大红了?

    崔阳夫身后的两个人也是脸色煞白,先前陆为民和崔阳夫单独说话时,两人都还隔得比较远,听不到两人的对话,这会儿陆为民谈及对市里交给城建发司的这几宗土地的开发时,才示意二人也过来,这一来就听到了崔阳夫的抗命不尊,也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陆为民的性格现在宋州市里不少干部已经有所耳闻,平时和蔼可亲,但是在工作上如果不满意,那是绝对不会客气的,由于在担任政法委书记期间形成的杀伐印象和担任常务副市长之后连续几个大项目引入,使得宋州这几个月来几乎是充斥着对几大项目的热议,连带着对宋州的未来和陆为民的目光都与原来不同了,所以现在基本上没有谁敢在陆为民面前有杂音。

    没想到陆为民态度好起来,这个家伙居然却态度强硬起来,很有点儿你软我就硬的姿态。

    陆为民脸色一阴之后,却没有马上发作,沉吟了好一阵。

    他不是那种连这点儿胸襟气度都没有的人,这段时间倒是听惯了迎合奉承的话,崔阳夫今天的这个态度倒是有点让他警醒,虽然心里很有些不舒服,但是他也要分析一下对方意见是否科学合理。

    崔阳夫也是有些豁出去了。

    陆为民对自己不满意已经是事实,现在他都还吃不准针织二厂那宗土地这些家伙的真实意图,他不愿意去背黑锅,当替罪羊,而现在陆为民却又如此心急的提出要对一二纺厂和针织二四厂的土地开发方案,这显然是强人所难。

    传言王苍万可能在市建委主任位置上坐不稳了,而市里边几位大佬都对原来城市规划方案不满意,调整是必然,这个时候却让城建发司先拿出这几宗土地的开发方案,就有点儿居心叵测的味道了。

    不说现在刚组建起来的城建发司就这点儿经验和力量,能不能胜任,就算是能行,这边方案出来,城市总体规划方案却还没出来,等到城市总体规划方案出来,如果和城建发司这边几宗土地开发方案有冲突或者不相合,城建发司白花钱干活儿不说,弄不好还得再背一次黑锅,崔阳夫越想越觉得这是陆为民在给自己设套,要借这种方式来把自己给搞下去。

    他可以下去,不当这个城建发司的老总,但是绝不会以这样给人背黑锅的方式下去。

    你越是想要用这种卑劣的方式把自己给弄下去,那自己就越是不能让他得逞,想到这里崔阳夫也有些悲哀,难道这就因为自己是陈昌俊提拔起来的原因,所以这位常务副市长就要想方设法的把自己踩下去?

    崔阳夫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入了陈昌俊的眼,事实上他和陈昌俊并不熟悉,更谈不上多少交道往来,当他听到自己被陈昌俊点将担任宋州城建发司总经理时,也是惊诧莫名。

    倒不是说觉得这个位置吃不消,他本来就是搞搞建设规划出身的,从宋城区建委副主任、主任一步一步到区府办主任再到区长助理,如果说一定要扯得上关系,可能就是因为陈昌俊在担任市委秘书长时陪同市委书记尚权智到宋城调研城市建设和市区权责划分时,他作为区府办主任做了一些介绍和建议,当时陈昌俊点评了几句,算是一个褒赞。

    但要说靠这个他崔阳夫就入了人家眼,人家就能把自己搁在这个炙手可热的位置上,也未免太儿戏了。

    他一度以为是不是陈庆福的推荐,但是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可能,陈庆福固然对自己很欣赏,但是据说他更欣赏的卢楠都是走了陆为民的门路到沙洲当区长,自己这个区长助理他能推荐到这个位置上?显然不可能。

    想不通的事情崔阳夫就懒得去想,当然走马上任之后,他也去拜会了陈昌俊,只是陈昌俊的态度也很模糊,只是说组织部选择他到这个位置,不仅仅是看中了他的专业知识,同时也是看重他的人品性格,认为他能坚持正确的意见,这番话也让崔阳夫当时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到现在他倒是有些咂出味道来了。

    不过陆为民听了自己的话却没有马上发作,倒也让崔阳夫有些意外,尤其是对方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更让他有些吃不准这一位在想什么,莫非自己的话还真是入了对方的耳,让对方“幡然悔悟”了?

    想到这里,崔阳夫自己都觉得可笑。

    陆为民好一阵都没有说话,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崔阳夫的两位副手也不敢插言,顾子铭有心想要缓和一下气氛,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插话,因为他不知道老板的想法。

    就在几个人都有些忐忑不安时,陆为民却说话了,“唔,阳夫的话也有道理,是我有些孟浪了,市区规划可能会有一些调整,城建发司现在手上这几宗土地面积都不小,位置也很重要,倒是需要好好斟酌,阳夫,我看你有点儿意犹未尽的意思,还有什么,索性都说出来吧。”

    求几张月票,明天会恢复正常更新! ( 官道无疆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