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1章 不守妇道

文 / 不信天上掉馅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枫林镇党委书记卢卫东的好心情,被破坏殆尽。

    今天是约好和范宝青的家属“谈判”的日子,高洁这回倒是挺守规矩,主动向卢卫东进行了汇报,恭请“老书记”主持谈判。

    对高洁这个态度,卢卫东还是比较满意的。

    小丫头片子,终于知道在枫林镇,谁才是说话算数的人。

    只是高洁不经意间叫出来的那声“老书记”,让卢卫东略微有点诧异,听上去他老卢已经退休了,但也没有多想。说不定高洁就是以这种称呼表示自己的“臣服”。

    高洁特意称卢卫东为“老书记”,确实是有那么一点心机在内。等于是在提醒卢卫东,你老人家偌大年纪了,是长辈,那就要有长辈的气度,不要老是小肚鸡肠,和我们年轻人计较,忒的没风度。

    只是这种“深沉”的心机,用在地委大机关,很有效果,用在基层,那就难说了。基层干部的斗争手法,相对比较粗糙,多数时候是直来直去,没有那么多拐弯抹角。

    在基层,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别的都很虚。

    卢卫东是党委书记,又是卢姓“大族长”,实力摆在那里,岂是高洁轻易能够撼动得了的?

    既然高洁表示了服软的意思,卢卫东便抖擞精神,端着保温杯,慢慢踱着方步,来到了小会议室。高洁,计育办老荀,司法所老黄,派出所副所长小张,都已经到了,正在小会议室窃窃私语,气氛倒也并不紧张。

    范宝青自杀,事情说小不小,但说大也不大。

    八十年代。计划生育出这样的事情,也不如何罕见,不是枫林镇的特色。无非就是赔点钱,还无须赔得太多,千把块吧,多也多不出一千五。

    这要算是好的了。

    搁在其他乡镇,一分钱都不会赔的。

    计划生育是高压线,是基本国策。任谁违反了。都吃不了兜着走。

    还从来没有哪个乡镇,因为计划生育工作态度粗暴受到过上级领导真正的处分,倒是计划生育工作没做好,超生严重的乡镇,一把手挨批受罚的例子比比皆是。

    上级领导对基层的干部,还是很体贴的。

    既要马儿跑。那就得给马儿吃草!

    枫林是大镇,一千多块钱,卢卫东也不是多放在心上。只要高洁能够认清楚形势。摆正自己的地位,那就行了。

    见卢卫东进门,屋内众人都停止了谈话。站起身来,给卢卫东打招呼。

    老荀更是屁颠屁颠的拉开了正中央那把椅子,恭请卢书记入座。老荀是卢书记的跟屁虫,这一点,镇上的干部无一不知。见他如此狗腿。大家谁也不奇怪。

    卢卫东眼神在屋子里一扫,没见到范鸿宇,略略有点奇怪。

    实话说,对于范鸿宇来枫林镇,到底干什么玩意,卢卫东现在都心中没底。高洁暂时还没有将范鸿宇要在枫林镇挂职锻炼的事情跟卢卫东沟通。范鸿宇如今的正式身份,还是行署办秘书一科科员,来枫林镇搞调研的。

    这个身份比较超然,一旦明确挂职锻炼,担任了党政办秘书,就等于是卢卫东的下属了,卢卫东可以在范鸿宇面前摆领导架子。

    且看看情况再说。

    “小范呢?”

    卢卫东主动开口询问,眼神落在高洁的脸上。

    实话说,高洁这张精致美丽的脸,每次见到,都会给卢卫东造成一定的冲击。

    这女子,呆在地委大机关多好?干嘛偏偏要到枫林镇来?

    枫林镇可不是温室,不是培养花朵的地方!

    高洁微笑答道:“小范在办公室写报告呢,邱专员交给他一个任务,有关3号省道彦华段的翻修,让他搞一个计划出来。时间要求比较紧,他赶稿子。”

    卢卫东一笑,说道:“哟,看不出来小范还是个多面手,修路的事,他也懂?”

    高洁微笑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秘书科的同志,文字工作总是比较多。”

    高镇长这就是当面撒谎不脸红。

    有关3号线的招标方案,范鸿宇来到枫林镇的当天晚上,就跟她全面详细地交了底,高洁听得目瞪口呆,完全没想到,修路还有这样修的。但听上去,却又很有道理。真不知道这个家伙的脑袋里,还装了多少新鲜玩意,奇思妙想,层出不穷,尽是些自己闻所未闻的新奇招数。

    难怪邱专员那么看重他,果然有道理。

    卢卫东点点头,说道:“在大领导身边工作,是比较辛苦。小荀,去办公室请范秘书过来,一起听听。写报告的事,可以先缓一缓。基层这些具体的工作,年轻人多接触接触没坏处。”

    高洁已经明白告诉卢卫东,范鸿宇是在赶邱专员交代的工作,卢卫东却毫不在意,径直发了指示。这“土皇帝”的强势心态,表露无遗。

    荀主任便利索地答应了一声,站起身来,一溜小跑就出去了。

    不一会,范鸿宇缓步来到小会议室,微笑着给同志们打招呼。

    “小范,报告晚一点写,咱们先处理完范宝青的事情。”

    卢卫东大咧咧地吩咐道。

    “好。”

    范鸿宇也不多说,笑着应了,就在高洁身边落座。

    这个位置,一直都是空着的,老荀老黄这些人,自动自觉和高洁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一来是怕引起卢书记的误会,二来高洁实在漂亮得不像话,已经成为枫林镇上一干大姑娘小媳妇的“公敌”,还是保持一定距离来得安全。

    身为下属,和漂亮的女上级走得太近,总是比较危险的。

    范鸿宇一坐下,卢卫东便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说道:“小荀,范宝青的家属,什么时候过来?”

    老荀马上说道:“快了快了,应该马上就到了。我通知他们,九点半准时到的。”

    正说话间,计育办的一个小年轻领着西龙村支书范宝才,范宝瑞黄秀英和范宝青的两个近亲堂兄来到了小会议室。黄秀英打扮齐整,身上的孝衣早已不见,丝毫也看不出她正在热丧之中。

    其实范宝青尚未下葬。

    前天在西龙村,范鸿宇几句话吓住了范宝瑞,倒是没有再敢起高调,高洁去到范宝青家里,给范宝青上了柱香,又慰问了范宝青年迈的父母和妻儿子女,代表镇政府表了个态。高洁和范鸿宇离开之后,黄秀英和范宝瑞等人一合计,决定和镇政府“谈判”过后,拿到了“赔款”,再正式给范宝青下葬。

    见了黄秀英这样装扮,卢卫东心中不喜,顿时板下脸来,不悦地“哼”了一声。

    卢卫东作风极其强硬,甚至是霸道非常。但作为老派的干部,作为枫林镇卢姓“大族长”,卢卫东思想又十分守旧,见黄秀英如此“不守妇道”,丈夫刚死没几天,不但不穿孝衣,还涂脂抹粉,言笑自若,卢卫东很是看不惯。

    若果是他们卢姓大族之中,有这种媳妇,只怕早就被卢卫东骂得狗血喷头。

    凡事都得有规矩!

    这是卢卫东的为人信条,也是为官信条。这许多年,枫林镇在他的治理之下,一切井井有条,“规矩”的力量,至关重要。

    谁不守规矩,卢卫东就修理谁,绝不含糊。

    对卢卫东,就算是范宝瑞这样的“混混”,也心怀畏惧,见他高高端坐在主位之上,脸色阴沉,范宝瑞等人先就怯了,微微低垂着头,给卢卫东和其他镇领导打过招呼,拘谨地站在那里,也不敢坐。

    卢卫东强压怒火,哼道:“都坐吧……”

    “哎哎……”

    范宝瑞等人答应着,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了。

    卢卫东清了清嗓子,正要说话,枫林镇派出所所长卢占军忽然出现在会议室门口,身后还跟着几名身穿警服的陌生同志。

    “卢书记!”

    卢占军给卢卫东打了个招呼,这位派出所长三十几岁模样,很是精明强干,按照族谱排行,他是卢卫东的族弟。在整个卢氏家族,除了卢卫东,就数卢占军最有威望。

    派出所长嘛。

    “占军?你怎么来了?”

    卢卫东有些奇怪,今天这个谈判,并不需要卢占军亲自出马,派出所来个副所长就足够了。就是起个见证的作用,又不需要抓人。

    有他卢卫东坐镇,西龙村的人还敢翻天不成?

    “是这样的,卢书记,有个情况,要向你做个汇报。这位是市局刑侦大队重案中队的叶队长,叶友道。他们今天是过来办案的。”

    “办案?”

    卢卫东更加莫名其妙,会议室内的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觑,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范宝瑞和黄秀英眼里则飞快地闪过一抹惊惧之色,慌里慌张地垂下了头,不敢望向公安人员。

    唯有高洁和范鸿宇彼此对视一眼,不动声色。

    “我们枫林,发生什么大案子了吗?”

    卢卫东问道。

    他当然明白,市局刑侦大队重案中队是负责什么案子的。只有杀人,强奸这样的重案,才会由重案中队的同志们出马。一般的小治安案子,轮不到重案中队的同志们来管。

    貌似枫林镇这段时间,没有发生这样的大案子嘛。

    要是真发生了,底下的干部,肯定会第一时间向他这个镇委书记汇报。

    {<a href=".." target="_blank">..</a>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 绝对权力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2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