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2章 水落石出

文 / 不信天上掉馅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卢占军搞什么名堂?

    卢卫东的脸色益发阴沉了。

    别看卢占军和他是族房兄弟,两人之间,一贯不是很对路。卢占军参过军,在部队提干,后来转业回地方,在公安系统工作,能力很强,很快便崭露头角,被委任为大镇派出所的所长,俨然是枫林镇卢姓“新生代”的领袖人物。卢占军在外边见过大世面,思想比较新潮,和卢卫东的保守思想,有明显的分歧,两人时常会因为一些观念相左而发生争执。加上部分卢姓族人,尤其是和卢占军那一房血缘关系比较近的卢姓族人,对卢卫东的家长制作风不满,益发的向卢占军靠拢,卢卫东就更有意见。

    如今这事还没开始谈,卢占军忽然就来“砸场子”,也难怪卢卫东心中不悦了。

    但公安系统是垂直领导的,派出所所长并不受镇委书记的节制,只是业务上要接受镇党委政府的指导,也就是句客气话。当然,大部分派出所长一般都会和所在地的党委政府一把手搞好关系。党委政府有什么工作安排,通常也能好好配合。

    官场上,就是那么回事,花花轿子人抬人。

    大家关系搞好了,做什么都比较方便。

    卢占军便望了叶友道一眼。

    叶友道会意,上前一步,给卢卫东敬了个军礼,朗声说道:“卢书记,你好。我是叶友道,市局重案中队队长!”

    卢卫东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说道:“叶队,你好!”

    “卢书记,是这样的,我们接到群众报案。枫林镇西龙村村民范宝青,前几天死亡。有群众怀疑,范宝青不是自杀,而是他杀。我们特意赶过来调查的……”

    屋子里顿时人人色变。

    “开什么玩笑?谁说范宝青不是自杀?他明明是自己喝农药死的……”

    不待卢卫东答话,范宝瑞再也忍耐不住,叫喊起来,三角眼里闪烁着惊慌失措的神色。

    叶友道瞥他一眼,问道:“你是什么人?凭什么这么肯定?”

    “我……我是范宝青的堂哥。我们是一个村的。范宝青喝农药自杀,我们全村人都可以作证。”

    范宝瑞叫道。

    原来你就是范宝瑞!

    叶友道冷冷说道:“你亲眼看到的?”

    范宝瑞额头上开始冒汗,情不自禁地抬手擦了一把,嗫嚅道:“我……我没有亲眼看到。我赶到他家里的时候,宝青已经喝了一瓶农药,救不过来了……”

    叶友道说道:“既然你不是亲眼看到。你凭什么肯定范宝青是自己喝的农药?”

    “这……秀英,你,你跟他们说……”

    范宝瑞虽然伶牙俐齿。谈到法律专业知识,以及破案的要素,却哪里是叶友道的对手?三言两语。就被叶友道顶到了墙上。

    黄秀英此时也早已是满头满脸的大汗,浑身都忍不住轻轻发抖,双手死命攥着自己的衣角,一时之间,哪里说得出话来?连看都不敢看叶友道和其他公安人员一眼。

    见了这般情形。叶友道心中更是笃定。

    他是老刑警,察言观色的本事,何等了得?

    禁不住望了范鸿宇一眼。

    范鸿宇嘴角浮现起一抹微笑。

    “范神探”岂是浪得虚名之辈!

    “你就是黄秀英?”

    叶友道盯着黄秀英,问道。

    黄秀英很机械地点了点头,依旧不说话,也不抬头,汗水澹澹而下。

    叶友道不再搭理范宝瑞和黄秀英,径直对卢卫东说道:“卢书记,根据群众报案,范宝青非正常死亡,其中嫌疑最大的,就是范宝瑞和黄秀英。现在,他俩都在这里,我们要把他们带回局里去接受调查。请卢书记指示!”

    这也是句客气话。

    刑警办案,尤其是杀人大案,地方党委政府,没有阻拦的理由。

    卢卫东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可以。我们镇党委,坚决支持市局的同志办案。”

    “谢谢卢书记!”

    叶友道礼数很周到,随即带着几名同事,来到范宝瑞和黄秀英的身前,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范宝瑞,黄秀英,请你们跟我们回局里去接受调查。”

    “不不,我不去……凭什么让我去公安局?我又没犯法,又没杀人,我不去!”

    范宝瑞像是被火烧着了屁股,一蹦老高,双手乱摇,大喊大叫起来,清瘦的一张脸变得煞白,满眼均是惊惧和绝望之意。

    “你是不是犯法,是不是杀人,你自己说了不算,我们调查过后,自然会有结论。你必须跟我们回去!”

    叶友道说着,朝一名年轻的同事一摆脑袋。

    那名同事便亮出了明晃晃的手铐,上前抓住了范宝瑞的手腕。

    “不,我不去,我没杀人……”

    范宝瑞像触电一般,浑身一抖,狼嚎起来,手腕猛地往后缩。

    “老实点!”

    年轻警察可不是好相与的,厉喝一声,大手如同铁箍,牢牢箍住了范宝瑞的手腕,又有一名警察及时上前,摁住了范宝瑞。年轻警察另一只手扬了起来,手铐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咔嚓”一声,就铐在了范宝瑞的手上。

    八七年那会,警察办案,可没有太多的讲究,范宝瑞既然有杀人嫌疑,年轻警察哪里会对他客气了?

    当警察去铐黄秀英的时候,黄秀英已经如同一堆烂泥一般,软倒在地,双眼是绝望的死灰色。

    “谢谢卢书记,卢所长!”

    铐住了范宝瑞和黄秀英,叶友道再次举手向卢卫东卢占军敬礼。

    卢卫东脖子有点僵硬地微微颔首。

    卢占军却伸手拍了拍叶友道的肩膀,神情之中透着亲切之意。只是现场气氛比较紧张,一切亲热的话语,却是不便说了。

    警察押着范宝瑞和黄秀英往外走。

    范宝瑞还在死命的挣扎,不住嚎叫,大声“鸣冤”,说自己没杀人,警察毫不理会,生拉硬拽的拖了出去,上了吉普车。

    黄秀英浑身软瘫,被警察架着出去的。

    一时之间,会议室的气氛变得很是尴尬。

    好好一场“谈判”,闹成这个样子,卢卫东脸上一点光彩都没有。

    稍顷,卢卫东闷“哼”一声,端起茶杯,铁青着脸,大步离开了小会议室。

    其实范宝青是自杀还是他杀,和卢卫东关系都不大,只是卢卫东本想通过这件事,好好给高洁一个“教训”,让她知道,在枫林镇,不配合老卢工作,那就寸步难行。谁知道忽然就演变成了“杀人案”,卢卫东的如意算盘,不免全盘落空,反倒有可能沦为笑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老黄等人,也是老大没趣,讪讪不已。

    望着卢卫东有点气急败坏的背影,一缕淡淡的笑意,在高洁漂亮的脸庞上缓缓荡漾开来,再看身边的“范神探”,已经点起香烟,有滋有味地抽了起来。

    下马威?

    嘿嘿。

    ……

    “范神探请坐,本镇长这厢有礼了!”

    镇长办公室内,高洁笑吟吟地对范鸿宇说道,主动去给范神探泡茶水。

    范宝青的案子,破得迅捷无比。

    范宝瑞黄秀英两人一被带回公安局,范宝瑞还在死命抵赖,奈何黄秀英的心理素质,远远不如他,警察刚刚一开审,就竹筒倒豆子了。

    案情一如范鸿宇所料。

    范宝瑞自从妻子跟人跑了之后,就千方百计的勾引黄秀英,一来二往的,两人便勾搭成奸。这在西龙村,并不是什么秘密。为此,范宝青没少和黄秀英吵架。只是范宝青为人老实,又没抓到现场,却是不敢去找范宝瑞理论。

    范宝青从镇里放回去的当天,刚好撞破范宝瑞与黄秀英的奸情,两人正在亲热呢,不防范宝青忽然就进了家门。

    三个人立即扭打成一团。

    范宝瑞年过四旬,身子骨也并不壮实,本来不是范宝青的对手,只是范宝青在镇里关了好些日子,被老荀他们那帮计育办的人收拾得不善,本就带伤,身子很虚弱,再亲眼见到妻子和范宝瑞在床上缠绵的丑态,怒火攻心,几个回合下来,就被范宝瑞打晕了过去。

    眼见范宝青出气多进气少,随时有可能一口气倒不上来,范宝瑞和黄秀英也吓住了,待得过了最初的慌乱,范宝瑞恶向胆边生,一不做二不休,从床下拿出农药,撬开范宝青的嘴巴,硬给灌了进去。

    范宝青就此冤死!

    此后一系列动作,自然是为了掩人耳目,同时也想敲敲镇里的“竹杠”,多少弄笔钱。范宝青一死,范宝瑞就在筹划着,今后该怎样和黄秀英过日子了。能弄点钱,当然最好。

    应该说,范宝瑞也算是很聪明了,时机利用得相当到位。

    西龙村的人,也不是一点都没怀疑过,但这样的大事,范宝青家里人都不“告官”,其他人又怎会多管闲事?无端端的,去得罪范宝瑞这样的二流子做什么?

    也该当范宝瑞倒霉,无巧不巧的,竟然就在镇政府门口碰到了“范神探”。

    范鸿宇若是晚来几天,又或者这案子早发生几天,范宝青下葬,一抔黄土掩埋了,这千古奇冤,就此再难昭雪。

    可见万般皆由天定,半点不由人意。

    {<a href=".." target="_blank">..</a>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 绝对权力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2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