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7章 如此青春娇艳

文 / 不信天上掉馅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时光易逝,转眼之间,又到了春节。

    今年的春节,似乎比往年的春节要寒冷几分。

    洪州市一片银装素裹,竟然很难得的在正旦日晚间下了一场鹅毛大雪,一夜醒来,放眼望去,大地白茫茫一片,干净美丽,让人情不自禁的胸怀大畅。

    “高勇,快点,陪我堆雪人去!”

    洪州市委常委院某个套间内,传来一声清脆的娇呼之声。

    赫然正是高洁。

    今年春节,她回洪州过年。

    本来高洁想要留在枫林镇过春节,被范鸿宇同志硬生生给撵走了。范镇长撵走高书记的理由相当牛逼——书记大人,你凑什么热闹啊?赶紧的,回省城去吧!你走了,我才是老大啊。拜托,让我过一回老大的瘾吧!

    想着这家伙参加工作刚一年,二十岁出头就成了一镇之长,自信心高度膨胀,得瑟得不行,高书记也只好屈服,打点行囊,乖乖回了省城。

    就让他当一回老大吧!

    其实高洁自然明白范鸿宇的心思,范鸿宇这是体贴她,离家时间长了,该回去陪陪父母。

    范镇长反正是彦华本地人,枫林镇离宇阳县城关镇的距离也不算远,经常和家里人团聚的,过年留在枫林没关系。

    不料高书记竟要堆雪人玩儿。

    “高书记,不是吧?你还玩堆雪人啊?”

    高勇顿时满脑门子黑线。

    高勇是高洁的弟弟,刚刚二十岁。还在上学。个子高大,长相俊朗,浑身精力弥漫,歪在沙发里,津津有味地玩着一个白色的掌上游戏机,完全被俄罗斯方块迷住了,一动不想动。

    这掌上游戏机。是高洁专门给他带回来的礼物,天歌电子厂赠送的第一批产品。高洁自己都玩得挺上瘾的,越玩越觉得有意思。

    据范鸿宇说。这玩意刚一推出,立即就风靡了整个东南亚和欧美各国,后续订单数以万计。从各个国家和地区像雪片般飞到了天歌公司的销售部。大年三十,天歌电子厂还在开工。秉承总公司的指令,赛晓宇给自愿留下来加班的工人,发三倍工资。

    工人们都高兴坏了。

    天歌电子厂的普通操作工,绝大部分都是枫林本地人。

    这春节嘛,反正年年都是过,但从来没有哪一个春节,像今年这样,能够拿那么多的工资,三倍啊!据说还有大红包!

    大部分工人都自愿留下加班。快天黑的时候,才赶回家里去吃年夜饭。

    新崭崭硬扎扎的票子,比啥年夜饭都香!

    拿回一摞票子去孝敬给家里父母,老人们也一样高兴坏了,没口子的夸赞天歌电子厂的老板仁义。也没口子的夸赞镇里的“娃娃书记”和“娃娃镇长”真有本事。

    枫林镇竟然开工厂了。

    打从老辈手里,有谁在工厂赚过工资?那时节,对于农村人来说,工人就代表着高人一等,代表着吃皇粮靠得住,代表着城里人幸福的生活!

    如今。枫林的娃娃们,也能当工人赚工资了。

    感谢党!

    感谢政府!

    感谢高书记,范镇长!

    因为这个小小的掌上游戏机,高妈妈对闺女很有意见。高勇完全被迷住了嘛。他还是学生,该当以学业为重,这样玩物丧志可不行。

    高洁就嬉皮笑脸地对妈妈说道:“没事的,妈。这不放假了吗?就该让小勇放松一下!放心,等我回去上班,我会收缴回来的!”

    高妈妈被女儿缠得没脾气。

    不过见了高勇着迷的样子,高书记自己心里却直打鼓——到时候,这个收缴的任务是否能顺利完成,还得两说呢。

    高勇就是这种性格,一旦对某个事物入了迷,一时半会压根就“醒不过来”。

    “去!废什么话啊?赶紧的,跟我去堆雪人!”

    高洁顿时瞪圆了乌溜溜的大眼睛,勃然大怒,上前一把抢过了高勇手里的游戏机,“唰”地丢过一旁,拉起他强壮的胳膊就往外跑。

    “哎呀哎呀,干嘛呢,姐?我这马上就要破纪录了……”

    高勇猝不及防,顿时大叫起来,惋惜得浑身哆嗦,只想将游戏机抢回来。

    高洁才不去理会,拉住他的胳膊绝不放手,嘴里还在嘀嘀咕咕,喋喋不休:“还反了你了?也不想想你小时候,我给你堆过多少漂亮的雪人?现在翅膀硬了,就敢跟我翘尾巴?告诉你,你还没那个资格!”

    “得了吧,姐,那是你自己想堆雪人,每次都假借我的名义,玩得浑身湿透,挨骂的也总是我……”

    高勇顿时大为不忿,叫起撞天屈来。

    在别人家,是重男轻女,在老高家,却是“重女轻男”,高勇尽管比高洁小了许多岁,挨的骂却比姐姐多得多了。

    按照高兴汉的逻辑,男孩子,打小就得磨砺,不能娇生惯养,不然没出息!

    至于女儿嘛,带的娇惯一点,只要不过分,那就没什么。

    高洁嘻嘻哈哈地笑着,也不去理会弟弟的抗议,径直拉着他下楼而去,留下高兴汉和高妈妈大眼瞪小眼,相顾愕然。

    稍顷,高妈妈苦笑一声,又是好笑又是溺爱地说道;“老高,你看看你看看,这压根就还是个小孩子性格,有哪点像个党委书记的样子了?”

    高兴汉哈哈一笑,说道:“在基层工作,尤其是做一把手,是挺辛苦的。难得回来休几天假,就让她放松放松吧。你女儿现在可是全省都有名的明星镇委书记,时不时就在省报上露回脸,你以为这工作轻松得了?”

    “嘿嘿,听小洁说,这几乎全都是小范的功劳,她就是坐享其成。你说,小范那孩子,年纪比咱家小洁还小着好几岁,刚刚学校毕业呢,怎么就那么大的本事?硬是在那乡下地方搞起了那么多工厂……”

    高妈妈边说边摇头,觉得不可思议。

    “嗯,这个范鸿宇,倒确实是个人才,不怪邱明山那么看重他。不过我提醒你啊,这话也就在家里说说,在外边还是不要乱讲。毕竟小洁才是镇委书记,一把手。”

    高妈妈忙即说道:“这我知道,不用你提醒。哎呀,只要他俩工作上配合默契,我就放心了。小范越有本事,小洁就越轻松。”

    “我倒是有点担心……”

    “怎么啦?你担心什么?”

    高妈妈就吃了一惊,连忙问道。

    “范鸿宇太能干了,小洁就得不到很好的锻炼。现在他俩搭档,那是没问题。以后要是工作调动了,两个人不在一起工作,小洁怕就没有现在这么轻松了。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自己有本事才行。”

    “怕什么?咱家小洁多聪明的孩子,到哪工作都能干得很好。”

    高妈妈却是自信满满。

    高兴汉笑笑,也不再反驳妻子的话语。大过年的,可不要因为这样的话题引发争执。而且高兴汉对自家孩子的智商,也一贯十分自负。

    有其父必有其女嘛。

    这些“背后话”,高洁自然听不到,拉着高勇的手,兴致勃勃地来到了楼前的空地上,挥舞铲子,就开始铲雪。

    高洁今天穿了一件洁白的羽绒服,水磨蓝紧身牛仔裤,套一双洁白的羊皮小靴子,戴着一顶洁白的毛绒绒的线帽,乌黑的秀发长长了不少,随意地披洒下来,随着她铲雪的动作,在冬日的阳光下飞舞轻扬,闪耀着迷离的光泽。猛一看上去,就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学生妹,青春靓丽,至于极点。不熟悉她的人,哪里能将眼前这个兴冲冲堆雪人的小姑娘和大镇党委书记联系起来?

    就拿工作证给人家看,只怕也不会有人相信。

    他们绝对宁愿相信自己的眼睛。

    “高勇,愣着干嘛?快啊,铲雪!”

    高洁嘴里呵着白气,娇声命令道。

    一开始,高勇的心思,还牢牢地黏在俄罗斯方块之上,被姐姐吆喝了几嗓子,不得不将心思收了回来,接过铲子,开始铲雪。

    总共就一把铁锹,高勇接了过去,高洁也没闲着,伸出一双洁白的小手,就在旁边捧雪,还专挑着绿化植物顶上的雪捧,不一会小手就冻得白里透红,高洁毫不在意,欢快的笑声在宁静的院子里远远传了出去,如同百灵鸟鸣叫一般清脆动人。

    高勇毕竟是年轻人心性,铲了几锹雪,见姐姐如此开心,顿时也兴奋起来,将俄罗斯方块暂时抛开,披开羽绒服,呼哧呼哧的,奋力铲雪。

    很快,一个大大的雪堆就在操场中心矗立起来。

    高洁兴致勃勃地接过铁锹,左右打量了一阵那个雪堆,开始“下刀”,神情专注无比。

    便在此时,一个长身玉立的年轻人,穿着米黄色的风衣,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手里提着一个网兜,缓步走了过来,见了这般情状,不由愣了一下,就此打住脚步,站在不远处,静静地欣赏起来。

    此时此刻的高洁,实在太靓丽迷人,和平日里端庄严肃的镇委书记,判若两人,美得令人眩目。

    高洁专心致志地“修剪”着渐渐成型的雪人,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不远处有人“窥视”。

    高勇却发现了,便低声提醒了一句。

    “姐,有人看着呢……”

    “谁啊?”

    高洁扭头看去,脸上露出诧异的神情。

    “陆市长?”

    可不正是陆月么?

    {<a href=".." target="_blank">..</a>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 绝对权力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2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