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9章跋扈的秘书

文 / 不信天上掉馅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尤利民的召见,仅仅只有半个小时,乌厅长就连连鞠躬,退了出来。

    乌日新的脸色相当难看,是惨白色的。

    这不是半个小时的谈话,是半个小时的煎熬。

    双重煎熬。

    乌日新心挂两头,回答省长问题时,错漏百出。尤省长倒并没有厉声斥责他,但是看上去,神情颇为失望。乌日新从头凉到脚。

    毫无疑问,他未能获得省长的认可。在这种情形下,范鸿宇只要略略给他上点眼药,谭厅长调离之后,那把厅长的宝座,和他一点关系都不会有。对于省府直属厅局办的人事安排,省长有相当大的话语权。如果省长坚持不同意,就算省委荣书记,也不好强行任命。

    “范……范处长……”

    乌日新出得门来,斜斜靠在门框上,不住伸手抹汗,嘴唇哆嗦,嗫嚅着说道。

    范鸿宇微微摇头,实在也没想到乌日新当了半辈子领导干部,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

    “乌厅长,给,擦擦汗吧。”

    范鸿宇随手拿起纸巾,递给乌日新。

    “啊,谢谢谢谢谢谢……”乌日新一迭声说道,接过纸巾,满头满脸一顿乱擦,嘴里还在不停地说:“对不起对不起,范处长,昨天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有眼不识泰山……请你多多原谅,不知者不罪……”

    范鸿宇皱起眉头,不悦地说道:“乌厅长,注意场合。”

    尤利民对乌日新的接见已经结束,马上就有新的同志要过来觐见,乌日新在这里缠夹不清,若是让尤省长见到,为祸不小。范鸿宇是没什么,乌日新算是彻底毁了。

    “啊,对对,对的对的。范处长,这个,您今晚有时间吗,一起,一起吃个饭?”

    乌日新猛醒,试探着问道,满脸哀恳之色。

    范鸿宇看看表,随手在一张便笺上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递给乌日新。

    乌日新忙即接了过来,仔细看了又看,这才小心翼翼地折叠好了,放进西装口袋,再不敢多言,朝范鸿宇深深一鞠躬,摇摇晃晃的去了。

    这是非之地,实在给他压力太大。

    望着乌日新宛如酒醉的背影,范鸿宇又再摇了摇头。

    当官当成这德行,不知是可怜他还是该憎恨他。

    范鸿宇走进里间办公室。

    尤利民靠在椅子里,手指间夹着一支烟,双眉紧蹙,似乎正在思虑重大问题。范鸿宇笑了笑,过去拿起尤利民面前的茶杯,换了一杯新茶,轻轻搁在桌面上,准备退出去。

    尤利民忽然说道:“阻力很大。”

    范鸿宇站住了,点点头,说道:“是这样的,省长。现在大环境比较紧张。”

    去年巨大风波的余震远未过去,目前全国上下,都充斥着紧张的气氛,一些“激进”的大项目都停滞下来,许多人都在观望。

    尤利民提出来要“举全省之力”,修筑洪州至南方的高速公路,在省里遇到了极其强大的阻力。反对的理由主要有两条,第一条是经济账。经过初步预算,洪州至南方,距离八百公里,就算按照最低标准来修建,双向四车道的高速公路,造价也达到两百多万元一公里,工程总预算高达二十亿。其中在青山省内的路段有五百多公里,工程总预算达到十四个亿。青山是穷省,财政状况极其紧张,不少贫困县财政不能自给,需要国家和省里救济。现在要修筑这么一条高速公路,如果资金全靠青山省自筹,难度极大。

    同样的,国家财政也不宽裕,想要从国家财政那里要到太多的资金修路,也不现实。

    北方某省正在修筑的那条高速公路,百分之八十的资金要靠自筹。

    假如仅仅只是资金困难还好办,算是纯粹的经济建设领域问题,尤利民身为省长,有着最大的话语权。只要他下定了决心,省政府其他副省长能够统一意见,这个问题也不是完全不能解决。

    关键还在于另一个反对的理由,这个理由就是政治上的了。

    省里部分领导有顾虑。

    在如此敏感的时刻,其他省的许多大项目都停下来了,青山省却逆势而上,搞这样一个巨大的工程,表面看是纯经济建设领域的问题,实际上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姓“社”还是姓“资”的大讨论,已经初显端倪。

    这样的问题,如果是放在下面的地区或者市里,也许还不是那么敏感,毕竟层级比较低。但放在省里,那就不一样了。完全可以看作是某种政治表态。

    尤利民又陷入了沉思。

    范鸿宇却不忙着走了,在尤利民身边站定,沉吟着问道:“省长,荣书记和袁书记的意见,是怎样的?”

    荣书记自然指的是省委书记荣启高,袁书记则是省委副书记袁留彦。袁留彦在青山省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人物,明定的正省部级干部,权力之大,丝毫也不亚于省长,在省里极有势力。前任省长雷云刚在任之时,相当强势,对袁留彦也是异常忌惮,甚至省委书记荣启高亦对他礼敬有加,丝毫也不以下属相待。

    范鸿宇问得如此直接,由此说明,范处长其实还没有真的进入秘书状态。富有经验的秘书,固然会想方设法增加自己在领导心目中的分量,却很讲究技巧。往往会通过对领导的表情,批示以及讲话等等方面的综合“研究”,得出结论,然后在适当的时候,提出自己的意见,以图影响领导的决策。

    尤利民不由笑了,说道:“小范,你和萧郎不同。萧郎通常不会这样问的。”

    范鸿宇笑道:“所以我暂时还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秘书。”

    尤利民摇摇头,淡然说道:“我并没有说你是个不合格的秘书,只是说你和萧郎的处事风格不一样。你怎么能肯定,我更喜欢哪种风格?实话跟你说,秘书要适应领导,这没错。但有些时候,领导其实也会去适应秘书。一天到晚呆在一起,彼此完全不受影响,那不可能。所以,一个好秘书,对于领导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许多领导犯错误,就是因为没选对秘书,没选对身边的工作人员。”

    范鸿宇笑道:“还好我不是奸臣。”

    尤利民轻哼一声,说道:“那很难说,现在你就在试图影响我的决策。万一你的意见是错误的,那你就是奸臣。你以为,历史上的那些大奸巨恶,是天生的么?他们自己,总以为自己是忠君爱民的。”

    尤利民能够说出这番话,足以证明,在他心中,已经完全认同了范鸿宇。到了一定地位的高级领导干部,在公众场合,一言一行都颇有讲究,不能失礼,以免授人以柄。也就是说,领导干部所受到的规矩约束,远远超过普通干部和群众。这是一种极大的心理压力。领导干部也是人,也有人的七情六欲,不是铁打的。在某个方面受压过重,必定要在另一个方面释放出来。

    故而身边的工作人员就成了最佳的倾诉对象。一些在公众场合,甚至在家里都不好讲也不能讲的话,对着秘书却能畅所欲言,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正因为这样,嚣张跋扈的秘书,各地在所多有。往往领导干部一出事,他的秘书乃至司机,头一个就跑不掉。到底是领导害了秘书,还是秘书害了领导,也难说得很。

    “谢谢省长。”

    范鸿宇由衷地说道。

    能够得到一省之长如此倾心信任,绝对是一种异数。

    尤利民点点头,显然也清楚范鸿宇听明白了他话里的潜台词,说道:“荣书记和袁书记都不是很赞成,认为可以缓一缓。”

    范鸿宇想了想,谨慎地说道:“省长,我个人认为,荣书记也许不一定反对。”

    “嗯?”

    尤利民扬起了眉毛,诧异地望着他。

    “只要严格把这个项目界定在经济建设领域范畴之内,荣书记应该不会过多干涉。”

    范鸿宇说道,语气益发的坚定,双眸熠熠生辉,似乎已有成竹在胸。

    尤利民微微颔首。

    范鸿宇话里的真实内涵,尤利民很清楚。此番高层大博弈,尤利民是得了彩头的。他在风波发生之前的诸般动作,和高层最终采取的措施基本一致,获得了巨头级大人物的好感。而荣启高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甚至还暗中示意梁光华对范鸿宇等人采取行动。荣启高之所以暂时没受到太大的牵连,一方面是梁光华做了他的“替罪羊”,另一个方面,也算是沾了尤利民的光。正因为尤利民采取了坚决措施,青山省才没有“跟风”,荣启高身为省委书记,青山省的“一哥”,自然也能分润一些“好处”。

    青山省安定和谐,总不能完全抹杀一把手的功劳。

    现在尤利民要搞大动作,启动高速公路的大项目,荣启高有了去年的“经验”,只要尤利民下定了决心,荣启高多半会采取观望的态度。如果坚决阻拦,万一尤利民又是正确的,岂不是糟糕?

    “但是袁书记,怕就不好说了。”

    范鸿宇轻声说道,双眉也微微蹙了起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绝对权力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2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