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4章百虫宴

文 / 不信天上掉馅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公事”一个上午就谈妥了,对范鸿宇的嘱托,陈老师勇挑重担。但毕竟兹事体大,涉及到二十万的巨款,陈老师不敢自专,还是请了九阿公等族老和支书村长过来,一起商议。

    这可是关系到山里孩子未来的前程,非得好好商议不可。

    范鸿宇让李秋雨拍了很多照片。

    陈星睿以前没摆弄过照相机,加之又是借李秋雨的“傻瓜机”,拍摄的照片很不专业,许多照片都是模糊不清的,“不堪大用”。

    李秋雨的照相水平自也谈不上多专业,但至少比陈星睿那样的“菜鸟”要强得多了。而且这一次时间充足,李秋雨给学校每个孩子都照了相,很多当然是“摆拍”,也没什么。

    对于范鸿宇的仗义,九阿公等族老和支书村长等人交口感谢,九阿公七十来岁了,甚至还站起身来,颤巍巍地给范鸿宇鞠了个躬。慌得范鸿宇忙不迭往起站,连称“不敢当”。

    范鸿宇提出来的计划,大伙自是异口同声地赞成,由陈老师掌管资金,也没有意见。但陈老师自己提出来,这笔资金由在座诸人共同掌管,存在银行,要取钱出来,必须有他,支书和村长三人一起签字同意才可以。

    也算是主动避讳。

    八九年的二十万,不要说在这小小山村,就算在大城市,也足以让人疯狂,为此引发血案毫不离奇。

    李秋雨提出来,可以用这笔钱从事一些能够产生效益的活动,让钱生钱。

    别人还没琢磨明白她的意思,范鸿宇已经摇头否决了,坚持专款专用,助学资金不能用作其他用途,不够的话,他可以再想办法。

    李秋雨本就是随口一说,被范鸿宇否决,也不以为意。

    这些事,她是不懂的。

    她不过是个刚刚读大二的学生,要学会怎么管钱,怎么管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范领导,这个事,要不要和乡里打个招呼?”

    一切商量妥当,支书忽然问道。

    这也是大多数农村基层干部的共同思维,碰到大事,不管是好是坏,第一时间向上级组织汇报。

    范鸿宇说道:“向乡里和县教委报备,是肯定的了。不报备,到时候他们会来调查,反倒缠夹不清。不过我有个建议,你们先在银行开个户头,等钱到账之后,再向乡里和县教委报备。这个顺序很重要,千万不能搞错了。钱还没到账,先就报备了,好像在欺骗领导,不大好。”

    范处长这就是在公然“忽悠”支书了。

    说起来,范鸿宇亦是迫不得已。

    对于现今各级政府机关的“信誉度”,范鸿宇心里有数,决不能估计过高。不管是上面的拨款而是民间捐款,只要走财政的账户,十有八九会被雁过拔毛。到时候,这二十万能够有一半落到大陈村的手里,都要烧高香了。范鸿宇远在青山,也不好插手益东的事情。

    不过这些话语,却不必向大伙提起。

    在这些淳朴的山民眼里,上级党组织和政府都是最靠得住的,范鸿宇的“警告”,只怕他们未必真的会相信,还不如“忽悠”他们一把,省得麻烦。

    明明是善举,却不得不“提防”当地政府机关,委实无奈。

    “对的对的,还是范领导想得周到。”

    大伙便一齐点头,深表赞同。

    在省政府上班的大领导,无论如何都比他们想得周全,绝对不能质疑的。

    谈妥公事之后,支书邀请范鸿宇李秋雨去他家里吃午饭。大家也都赞同。这也是山里人的规矩,来了贵客,每家每户要轮流招待。

    当然,吃食还是全村人一起凑。

    这样贫穷的小山村,纵算是支书村长家里,也不会有太多的“余粮”。

    在支书家里吃中饭时,依旧是九阿公等村里的头面人物作陪。

    吃过中饭,李秋雨便迫不及待地对陈星睿说道:“陈星睿,走走,抓虫子去……”

    尽管李秋雨对“百虫宴”很怵头,但她害怕的只是那些虫子本身,对于抓虫子这样的活动,却十分喜爱,肯定很好玩的。

    在这偏远山村,不要说没有电视收音机等娱乐设施,电都是不通的,李秋雨也没带什么杂志报纸,不找点好玩的事情做做,闷也闷死了。

    陈星睿看了看天色,正午时分,太阳还比较厉害,但在大山深处,也不怎么炙人,倒是抓虫子的好时机,当下含笑答应。

    李秋雨顿时便笑逐颜开,带着十分向往的神情。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抓虫子的“大部队”开拔,以陈星睿的母亲,婶母为领队,还有陈星睿的堂妹和一位邻居家的大婶。加上范鸿宇,李秋雨,陈星睿一共七个人,带着四件“作战工具”。

    所谓“作战工具”,相当简单,用几根小毛竹扎成一个三角形,然后绑上尼龙丝网,网眼很小。陈星睿介绍说,当地管这种自制的工具叫“篓”,大致是这么个读音。

    “用这个篓子捕鱼么?”

    李秋雨跟在陈星睿的堂妹身后,兴致勃勃地问道。

    陈星睿的堂妹叫陈梅,大约是十六七岁的样子,身形瘦削,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稚嫩一些,长相文静秀气,记得陈星睿说过,陈梅读到了高中,成绩很不错,因为他的原因才不得不辍学回家务农的。

    陈梅很腼腆,笑着摇摇头,说道:“不是捕鱼,是抓水蜈蚣……”

    普通话还算比较标准。

    “什么叫水蜈蚣?”

    李秋雨是个“好学生”,打破沙锅问到底。

    “水蜈蚣就是水里的一种虫子,长得有点像蜈蚣,但没有毒,能吃的。”

    “吃?”

    李秋雨顿时便寒毛倒竖,脑海里马上浮现出蜈蚣那可怖的形状。

    蜈蚣能吃?

    开什么玩笑!

    “嗯。”

    陈梅点点头,加快了步子。虽然她总是趁李秋雨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打量,但和李秋雨并肩走在一起,却觉得“亚历山大”。

    李秋雨满腹疑窦。

    大陈村处于山谷之中,村外不远处就有一条小溪流过,溪水很浅,只堪堪没过人的足踝处,大约也就是二十来公分的样子,水流十分清澈。

    抵达溪边,四位女将便摆开了阵势,赤足下到溪水之中,各自占据一块阵地,用脚开始搅动溪水里面的鹅卵石,溪水就变得浑浊起来。

    李秋雨便很紧张地在岸边盯着,目不转睛。

    倒要看看,到底是抓些啥玩意。

    不一会,陈梅将篓从水里提了出来,脸上露出笑容,说道:“好多水蜈蚣……”

    弯下腰去,在篓里抓起一些虫子。

    “我看看我看看……”

    李秋雨便嚷嚷起来,如果不是她穿着运动鞋,只怕就要跳下水了。

    陈星睿笑道:“你最好不要看……”

    “为什么不看?我偏要看!啊……”

    李大姑娘忽然一声尖叫,身子猛地往后仰,幸好范鸿宇就站在她身后,一把托住了,李秋雨才没有一屁股坐倒在地。

    只见两条“毛茸茸”的蜈蚣在陈梅洁白的手心里不住挣扎扭曲。

    “这,这是……”

    李秋雨伸手指着那扭曲挣扎的“毛毛虫”,小脸煞白,惊惧不已。

    陈星睿笑着接了过来,放进随身携带的竹篓里面。四位女将第一轮作战,便即收获不小,抓到几十条水蜈蚣。

    “陈星睿,这,这个东西能吃?”

    良久,李秋雨才回过神来,躲到了范鸿宇身边,洁白双手握成小小的拳头放在胸前,战战兢兢地问道。

    “能吃。用油炸过之后,放辣椒和姜丝炒,很脆很香。”

    “这,这是蜈蚣啊……”

    “呵呵,这不是蜈蚣,只是长得和蜈蚣有点相像,我们都叫它水蜈蚣,学名叫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没有毒的。”

    大婶们就笑呵呵地冲李秋雨点头,意即请她放心。

    “可是,你们为什么要吃这个,这个虫子呢?”

    “这是我们山里流传下来的美食,应该有很多年的历史了。我听老辈人说,以前山里人很苦,比现在还穷,粮食不够吃,肉菜就更加少了,所以就抓虫子吃。很好吃。现在看来,这样做是有道理的。这些昆虫,蛋白质含量很高,营养丰富,不但是美味,而且大补。”

    陈星睿便耐心给李秋雨解释。

    范鸿宇笑道:“昆虫本来就是高营养品。天然的昆虫,营养丰富,绿色环保,没有任何污染。将来,我看这种美味有可能大行其道,会有很多人抢着吃。”

    “……”

    李秋雨顿时又打了个寒颤,向旁边走开两步,离范鸿宇远远的,“惊恐万状”地望着他,似乎他忽然之间就变成了洪水猛兽。

    这个人吃虫子的!

    不靠谱啊!

    范鸿宇和陈星睿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星睿,百虫宴,真的有一百种虫子?”

    范鸿宇问道,对陈星睿的称呼,也在不知不觉间改了。

    “一百种肯定没有,这附近能吃的虫子加起来,大约有二十来种吧。不过并不能全部搞齐,要看季节。比如桃花虫,竹节虫,现在就找不到。看看谁家还有存货,可以弄一点来。待会再抓点螃蟹,今晚上应该可以凑个七八种虫子吧。”

    “那,那没有别的菜了?”

    李秋雨叫道。

    “哈哈,肯定有。你不敢吃虫子,待会给你做别的菜。”

    “那,要先做别的菜,然后再做虫子……”

    李秋雨结结巴巴地说道。

    这个先后顺序决不能搞错了。

    陈星睿笑着点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绝对权力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2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