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1章检讨会议

文 / 不信天上掉馅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范鸿宇安全脱险,尤利民亲自在临时指挥中心召开了检讨会议。

    尤利民,省军区何司令员,谭启华,郭清华,郑美堂,夏芸,陆玖,范鸿宇,魏清平,周子其,吕敏峰等省市县镇四级领导干部参加。

    指挥中心也是一座帐篷,临时搭建的,条件很有限。大家以尤利民,何司令员为中心,坐成一个半圆形,坐具也是五花八门,省市几位主要领导坐的是较高的凳子,其他同志有坐小板凳的,也有坐在木箱子上的,高矮不一。

    “范鸿宇,桥头大堤为什么会决堤,你是云湖的防汛抗旱指挥长,你先谈谈吧。”

    尤利民没有任何开场白,大伙刚一坐定,便直奔主题,锐利的眼神直直落在范鸿宇的脸上,很严厉地问道,神情十分严肃凝重。

    大伙便情不自禁地挺直了身子。

    昨晚上,桥头大堤决堤,范鸿宇和彭娜被洪水卷走,立时便引起了极其严重的连锁反应,陆玖闻讯,大惊失色,在电话里冲着向他汇报的周子其咬牙切齿骂了四个字:“你王八蛋!”

    作为湖区县的领导,陆玖每年洪水见得多了,决堤的事也不是没发生过,也死过人,失踪过人,只要不是死人死得太多,都不是太要紧。

    这一回却完全不同——县长被洪水卷走了!

    还搭上一个省报的女记者。

    这是不折不扣的重大事故,没有半点腾挪闪避余地。说实在的,普通群众死伤失踪,还可以谎报瞒报,县长和省报记者失踪,怎么瞒?

    如果范鸿宇没事,他是防汛抗旱指挥部的指挥长,防汛第一责任人,陆玖还可以有个缓冲。现在范鸿宇自己不见了,陆玖立即便被推到风口浪尖上,成为第一责任人。

    范鸿宇一直都对芦花镇的防洪工作放心不下,多次亲赴芦花镇督战,陆玖还有点腻歪,觉得范鸿宇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是冲着周子其去的。谁叫周子其曾经当面顶撞过他?范鸿宇这是在想方设法找周子其的岔子,要他陆玖的好看。

    如今看来,这个毫无湖区县工作经验的年轻县长,眼光竟然比他还精准。

    芦花镇真的决堤了。

    那一刻,陆玖连杀掉周子其的心都有。

    这混蛋,被惯坏了,终于捅出这么天大的篓子。

    陆玖不敢怠慢,立即将这个情况上报市防指和省防指。再一次让陆玖意想不到的是,尤利民连夜赶了过来,还带着省军区的舟桥部队。

    所幸芦花镇大堤垮下来的只是一小段,连续多天的奋战,大堤加固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没有引起太大的连锁反应。因为芦花镇紧挨县城云湖镇,当年修建防洪工事就多做了一手准备,并未将所有的“宝”都压在芦花镇,在芦花镇和云湖镇之间,还修筑了一些备用的防洪堤。当然,备用防洪堤远不如真正的湖堤那么坚固结实,考虑到云湖镇的地势比芦花镇高,较为薄弱的备用防洪堤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按照军事术语,这叫纵深梯次配备。

    从来没有哪一条防线,是把所有家当都压在最前沿的。

    舟桥部队奋战数小时,及时堵住决堤的口子,再次将大堤合龙,圈住了汹涌的湖水。

    也正因为如此,范鸿宇和彭娜才能得以生还,不然,真要在大洪水中做一对同命鸳鸯了。

    范鸿宇刚刚脱险,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泥泞满身,就赶来参加检讨会议,尤利民也毫不客气地当众质问他,大伙心里俱皆惴惴不已。

    要紧关头,尤省长绝不含糊。

    “是,省长。作为云湖县防汛抗旱指挥部的指挥长,我是抗洪抢险的第一责任人。桥头村大堤决堤,首先就是我工作不得力,防洪大堤加固整修工作完成不到位,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故。我向省长检讨,向市委市政府,向县委检讨。请省市领导给予我严厉处分。”

    范鸿宇也不回避,沉声说道。

    尤利民闷“哼”一声,脸色益发阴沉。

    谭启华轻轻咳嗽一下,插话说道:“范县长,你这种勇于自我批评的精神很好,我很欣赏。不过任何问题,还是要一分为二来看。你刚刚到云湖工作两个月,还在熟悉情况。大堤决堤的责任,不能由你来承担。而且,抗洪抢险,不是谁一个人的事情,是全县乃是全市的大事。我们市里领导,也一样有责任。这个事,我认为要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来分析处理。根据市里了解的情况来看,芦花镇的大堤,主体还是六十年代修建的,迄今二十几年快三十年了,年久失修,本来就存在着极大的隐患。范县长到任之后,筹集资金,调集人手,积极对全县的防洪大堤进行整修加固。这个工作,事实证明很正确,未雨绸缪,也起到了很明显的作用。桥头村虽然决了堤,但事先组织全村绝大部分群众疏散撤离,人员财产损失降到了最低。在大堤即将决堤的时候,范鸿宇同志坚持在现场指挥,组织所有抢险突击队员撤离,自己坚持到最后撤退。这种精神极其宝贵,我认为值得大力表扬和提倡。”

    谭启华这段话说得十分得体,充分体现了市委书记一把手的眼界和胸襟。虽然尤利民在座,也不能称之为僭越,检讨会议,他身为市委书记,当然可以也应该发表自己的意见。

    陆玖便暗暗向谭启华投去感激的目光。

    听上去,谭启华口口声声都是在为范鸿宇说话,为范鸿宇开脱责任,实际上,何尝不是在保护他陆玖?

    范鸿宇才来两个月而已,陆玖却是三年云湖县长两年县委书记,大堤决堤,真要认真追究起责任来,范鸿宇问题不大,这板子,多半要打在他陆玖的屁股上。

    谭启华不但为范鸿宇脱责,甚至还明确提出,要对范鸿宇的精神进行大力表扬和提倡,基本上就将他陆玖的责任也给免除了。

    范鸿宇是尤利民的前任秘书,极得尤利民看重,谭启华如此高抬范鸿宇,料必尤利民心里肯定十分受用,不至于要追究到底。

    尤利民摆摆手,说道:“启华同志,我们现在先检讨过失。不管怎么说,发生了决堤这样的事故,总不能不了了之……具体的人员财产损失,你们统计出来没有?”

    脸色还是很不好看。

    这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哪怕尤利民对范鸿宇再看重,也不能颠倒是非黑白,发生了决堤的事故,最终却以对范鸿宇的“大力表扬”来结局,简直荒谬。

    就事论事,范鸿宇确实值得表扬,却也不表示其他同志就无须承担责任。

    大家的眼神便落在陆玖脸上。

    范鸿宇刚刚脱险,这工作自然不能由他去完成的。

    陆玖忙即说道:“报告尤省长,已经有了大概的统计。桥头村全部被淹没,所有房屋基本损失,具体的财产损失,要等洪水消退之后才能统计出来。此外,桥头村还有三位村民没来得及转移,现在已经可以确认三人失踪,都是六十岁以上的五保户。昨天晚上连夜撤退,情况比较混乱,就没有顾得上他们三人……”

    说到这里,陆玖脸上露出了惭愧之色。

    尤利民沉声问道:“谁负责桥头村村民的疏散指挥工作?”

    陆玖眼里闪过一抹尴尬,却不敢迟疑,马上答道:“是芦花镇党委书记周子其。”

    尤利民的眼神便在在座干部脸上扫过。

    周子其脑袋里轰轰作响,不得不硬着头皮站起身来,垂头说道:“报告尤省长,我就是周子其,桥头村村民的疏散工作,是我在负责的。”

    “为什么还有三个村民没有疏散?”

    周子其嗫嚅着说道:“这个……这个,尤省长,当时情况太乱了,桥头村七八百人,又下着大雨,很多人都不愿意疏散,我和几个村干部挨家挨户去做工作,那几个五保户,当时不在他们自己家里,就……就没有特别留意……”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组织群众疏散的?”

    “下午两点多。”

    “决堤是什么时候?”

    “这个,是晚上十点左右……”

    尤利民沉声问道:“八个小时,不足以把一个村庄的人全部撤走?你们事后都不进行检查的吗?”

    “尤省长,我们……”周子其还想要给自己解释几句,忽然感到有两道冷冽的目光斜刺里“杀来”,正是陆玖,不由一惊,顿时猛醒,立即改口,连声说道:“尤省长,这确实是我们疏忽了,工作没有做到位,我检讨,我深刻检讨!”

    开会的时候,当着这许多上级领导的面,你周子其一再给自己解释,算怎么回事?如果你没错,那这几名失踪五保户的责任,应该由谁来承担?

    尤利民来承担么?

    怎么连这点常识都忘了!

    尤利民看他一眼,淡然说道:“你先坐下吧。不管什么工作,都要做细致些。尤其是洪水无情,人命关天的工作,更加来不得半点马虎。任何一个失误,都有可能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是是,尤省长,我一定牢牢记住您的教诲……”

    周子其连连点头,浑身大汗淋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绝对权力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2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