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28章刑警支队

文 / 不信天上掉馅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和杜双鱼一起到市里办事的小廖是个二十四五岁的小伙子,正可怜巴巴地站在公安局外边人行道的一株绿化树下,不时伸长脖子往来路张望,满脸都是焦虑之色。

    看到尼桑车开过来,小廖顿时大喜过望,想都不想,就往公路中间冲,朝着尼桑车连连挥手。

    吴辉被他吓了一大跳,赶忙一脚刹车踩下去,所幸车子来到公安局门口,吴辉已经减速,才没有撞上他,不过吴辉的脸色自然很不好看,若不是考虑范县长现在心情不佳,吴辉就要好好训斥小廖一顿了。

    范鸿宇放下车窗。

    “范书记,黄场长……”

    小廖扑也似的冲了过来,趴在窗口,气喘吁吁地叫道。

    “小廖,什么情况?”

    “是这样的,大约上午十一点多,我们到市财政局去办点事,刚到没几分钟,就有几个警察过来,把杜主任给铐上了,说他今年三月份聚众闹事,围攻市政府,危害公共安全,就把他带走了。他们自称是市局刑警支队的……”

    小廖咽了一口口水,急急说道。

    “出示证件了吗?”

    “出示了。其中一个,还和财政局的一个人打了招呼,好像是熟人。”

    范鸿宇略一沉吟,说道:“好,上车,我们一起去局里问问情况。”

    说着,就往中间挪出一个位置来。

    “哎哎……”

    小廖忙不迭地点头,小心翼翼地上了车。

    “小廖啊,下次可不要往马路中间冲了,很危险的。”

    吴辉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每次范鸿宇去朝阳农场办公,都是吴辉送他过去,和朝阳农场办公室的许多干部,倒都是熟人。

    “啊,对不起对不起,吴哥,都是太心急了,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小廖满脸惭愧之色,连声说道。

    吴辉点点头,没再说什么,熟练地挂档,加速,尼桑车驶进了公安局的院子。眼下的齐河市公安局大院,关防毫不严密,尼桑车直驶进去,门卫眼皮都不抬一下,更不用说出来询问登记了。这年头,能开这样的进口小车,能是普通群众?

    公安局办公大楼是新建的,七层的钢筋水泥建筑,四四方方,虽然式样和外墙装饰都不算新潮,倒也威严大气。范鸿宇黄子轩等人走进去,办公大楼静悄悄的。

    范鸿宇抬腕一看手表,还不到两点,午休时间。

    “范书记,刑警支队办公室就在一楼,这边……”

    小廖忙在一旁当向导。说起来,小廖还算是有勇气的,杜双鱼当着他的面被市局的人抓走,他还跑到市局来“侦察”了地形,没有被吓得拔腿就往农场跑。

    整个刑警支队办公区域,只有一扇门是虚掩的,其余办公室,包括支队长,政委和副支队长等领导的办公室,俱皆房门紧锁。

    范鸿宇推开唯一一扇没锁的门,走了进去。

    里面有两名年轻警察正在聊天,见有人进门,便一齐望了过来,略微年长的那名警察问道:“找谁?”

    范鸿宇淡然答道:“我叫范鸿宇,朝阳农场党委书记,我找你们支队领导。”

    原本带着爱理不理神色的两名警察猛地一怔,随即忙不迭地往起站,满脸笑容:“哎呀,是范县长……范县长你好……”

    要说范县长的大名,在齐河市公安局也不见得人人知晓,关键刑警支队上午刚刚抓了人家的秘书,却不是什么保密动作,支队的大多数干警,都知道这个情况。不少人在私下议论,不明白市局领导为什么要跟省长的前任大秘书过不去。

    都估摸着,要有好戏看了。

    没想到范县长这么快就杀上门来。

    “你们好。”

    “范县长,请坐请坐……”

    两名警察都有点手忙脚乱的。

    范鸿宇笑了笑,说道:“谢谢。两位,请帮忙联系一下你们支队的领导可以吗?”

    “好的好的,小郭,你陪范县长在这里坐一会,我去找领导。”

    年长的那位警察,明显比年轻的那位机灵,经验也比较丰富,还没等小郭回过神来,他已经跑出了办公室,留小郭在这里“煎熬”。范鸿宇虽然年轻,正儿八经是县长,又明摆着是上门来“兴师问罪”,给人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年长警察一跑出去,小郭更加手足无措,额头上很快就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范鸿宇自不会在小警察面前装腔作势,脸带微笑,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是一间很大的办公室,满满当当摆了七八张办公桌,估计是刑警支队某个大队的大办公室。

    这种大办公室,范鸿宇很熟悉。

    另一个世界,范警官曾经在类似的办公室内待过很多年,现在看来,倍感亲切。

    “范县长,您请坐……几位都请坐吧……”

    小郭终于回过神来,慌里慌张地说道。他看上去,比范鸿宇还年轻,估计应该是刚刚参加工作没多久,脸上还残留着些许稚气。

    范鸿宇笑着点头,在一张办公桌后坐下。

    雷鸣在一旁低声说道:“县长,是不是直接找一下萧书记?”

    雷鸣嘴里这位萧书记,指的是齐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萧寒月,齐河市政法系统“一哥”。在雷鸣想来,杜双鱼虽然是市局刑警支队抓的,但刑警支队明显只是执行任务,就算是支队长,也不可能擅自作出这样的决定。找支队领导,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作用。要找,不如直接找“正主”。

    范鸿宇微微摇头。

    萧寒月是肯定要找的,但不是现在。范鸿宇也并非不清楚,刑警支队只是执行者而非决策者。不过,这个程序还得走,范鸿宇不想让人家诟病,仗着曾任省府一秘的大牌子,在齐河市摆谱,不将基层的同志放在眼里。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走廊上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很快,办公室的门就被再次推开,三名警察走了进来,当先一人,大约四十来岁的样子,穿着警服夏装,短平头,骨架粗大,却比较瘦削,并不给人十分健壮魁梧的印象。不过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目光甚是锋锐。

    “范县长,你好你好……”

    中年警察一进门,眼神一抡,随即就落在范鸿宇身上,顿时满脸笑容,大步走过来,老远就朝范鸿宇伸出双手。

    “你好!”

    范鸿宇站起身来,和他握手。

    “范县长,我是高振东,刑警支队的负责人。”

    中年警察与范鸿宇热烈握手,自我介绍道,瞧他这阳光灿烂的笑容,热情洋溢的欢迎,谁能想到,就在三个小时前,他让人抓了范鸿宇的秘书?

    “高支队,你好。我这次过来,是有些问题,想要向高支队请教。”

    范鸿宇也脸带微笑,不急不躁地说道。

    高振东面不改色,对范鸿宇的来意,那是一清二楚,依旧笑容满面,连声说道:“理解理解,范县长,请到我办公室坐一会吧。这里……太热了……”

    这个理由倒也有趣。

    “好,麻烦高支队。”

    “不麻烦不麻烦,范县长,请。”

    范鸿宇却没有忙着走,给高振东介绍了黄子轩,说道:“高支队,这位是黄子轩,我的搭档,朝阳农场场长。”

    高振东连忙又和黄子轩握手寒暄:“你好你好,黄场长。”

    黄子轩可没有范鸿宇那样的养气功夫,板着脸,很僵硬地和高振东握了一下手,硬邦邦地从嘴里迸出一句“你好”,就再也没有下文。要黄子轩也摆出官场上假惺惺的模样,那还不如直接杀了他来得爽快。没有向高振东怒目而视,已经算是黄子轩很克制了。

    高振东脸色一沉,略显尴尬,转瞬脸上又露出笑容。

    早就听说过朝阳农场的黄子轩是个“二杆子”脾气,敢带人武装冲击派出所的。现在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这种性格,也就在农场那种地方能够当到领导干部吧?农场毕竟是封闭式运行的半军事单位,和真正的官场有着巨大的区别。

    若是在县里,黄子轩撑死就是个乡长的料,还不一定坐得稳当。

    所以说,人这一辈子,当真讲究个运气。

    当下范鸿宇黄子轩和高振东一起去了里端的支队长办公室。支队长办公室的装修就要比大办公室豪华得多了,除了不是里外套间,与范鸿宇的县长办公室相比,也毫不逊色。至于范书记和黄场长在农场的办公室,与之相比,简直是“惨不忍睹”,最少落后二十年。

    支队长办公室空调开得很足,确实比大办公室要凉快许多。

    市公安局的几个支队,都是正儿八经的副处级编制。高振东这个支队长,享受的待遇自然就比较高。

    “来来,范县长,黄场长,请坐请坐!”

    高振东礼让着范鸿宇和黄子轩在黑色的大沙发里落座,又拿了两瓶矿泉水过来,摆在两人的面前。

    现阶段,矿泉水刚刚面世不久,两三块钱一瓶,绝对是“奢侈品”,高档货。一般的单位,可没有这么豪华阔气。只有来了贵客,才能享受这种“奢侈待遇”,

    要再过些年,矿泉水和自来水划等号的时候,贵客才能重新享受到泡茶的待遇。(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绝对权力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2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