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32章打上门来

文 / 不信天上掉馅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范县长……”

    朱光宇看到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范鸿宇,不由大吃了一惊,忙不迭地往起站。

    这是在齐河市委办公大楼,市委副书记郑美堂办公室门口,朱光宇是郑美堂的秘书,市委办公室秘书二科科长。

    自从范鸿宇到云湖县任职之后,这还是他头一回出现在郑美堂办公室外边。

    而且没有预约,朱光宇完全意料不到。

    “朱科长,郑书记在不在办公室?”

    范鸿宇淡然问道,语气不是很好,更加谈不上恭谨。

    朱光宇完全没有半点心理准备,不知道范鸿宇忽然来到这里,到底意欲何为,便很谨慎地答道:“范县长,郑书记在办公室,不过,正在会客……”

    范鸿宇点点头,说道:“请你告诉郑书记,就说我要见他。现在,马上!”

    听了范鸿宇这个话,朱光宇已经确定无疑,范鸿宇就是来找茬的。早就听说过,在省里的时候,这两位大秘书很不对路,矛盾很深。大伙都在奇怪,省里将范鸿宇安排到齐河来,在云湖做代县长,直接和郑美堂在一个市里成为上下级,不知意欲何为。

    朱光宇脸上露出很为难的神色,说道:“范县长,这个……恐怕有点不大妥当。要不这样吧,请范县长先在隔壁休息一会,我马上向郑书记请示……”

    如果是其他的县长,朱光宇绝对不可能会如此客气。郑美堂在齐河市的强势,尽人皆知。不要说市长郭清华和郑美堂完全穿一条裤子,就算是市委书记谭启华,对郑美堂也忌惮无比,礼让有加。不要说是下边的区县长,就算是区委书记县委书记,到了这里,谁不是恭恭敬敬,对他朱光宇客气到十分?

    奈何这位范代县长,也是位大有来头的角色,绝不可以一般的县长视之,朱光宇更不敢在他面前拿捏。现在看上去,郑美堂是范鸿宇的上级,但再过几年,谁知道是个什么情况?搞不好到那个时候,范鸿宇也是市领导了。

    就算不在齐河市就地晋升,调回省里去,只要尤利民在青山省一日,范鸿宇就绝不是任何人都得罪得起的。

    谁知范鸿宇半点不领情,摇摇头,说道:“不必了。”

    随即上前一步,推开了里间办公室的房门。

    “范县长,这……”

    朱光宇再也没想到范鸿宇竟然如此“横蛮”,一点不讲道理,直接就推门了。等他回过神来,想要阻拦,却哪里还来得及?

    范鸿宇已经推开郑美堂办公室的门,大步走了进去。

    郑美堂办公室里,真的有客人,而且还不是被人,正是任威!

    任威警服齐整,坐在郑美堂办公桌的对面,腰挺背直,姿势十分恭谨。郑美堂则高踞办公桌之后,上级领导的架势拿捏到十分。

    范鸿宇早就听说过,郑美堂到齐河市之后,很讲究这些面子上的东西,任何下属干部,在他面前都必须规规矩矩的,不可大大咧咧,随随便便。但凡这样不识相的干部,轻则遭到郑书记训斥,重则从此之后不再被郑书记待见,仕途就此无望。

    任威在市公安局威风凛凛,俨然局长,在全市都算个人物,到了下边区县,一把手都要亲自出面作陪的。年纪也比郑美堂大着几岁,在郑美堂面前,却也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无礼僭越。

    郑副书记这官威,确实老大。

    不过此时此刻,官威俨然的郑副书记和警服齐整的任副局长,都瞪大了眼睛张开嘴巴,呆呆地望着直闯进来的范鸿宇,半晌回不过神来。

    “范县长,范县长……”

    朱光宇满头大汗,急匆匆地跟了进来,一迭声地叫着,下意识地想要上前拉扯范鸿宇,阻止他这无礼至极的行为,手刚刚抬起来,立即意识到不妥,又猛地收了回去。顷刻之间,汗水便湿透了背脊。

    “小朱,怎么回事?”

    下一刻,郑美堂便坐直了身子,满脸威严,朝着朱光宇厉声呵斥道。

    对站在办公室中央的范鸿宇,视而不见,就当他是空气。

    “这,郑书记,这个,范县长……”

    这个时候,朱光宇完全晕了菜,结结巴巴,语无伦次,不住抬手擦拭额头滚滚滑落的汗水。

    范鸿宇摆了摆手,淡然说道:“郑书记,我有事要和你当面谈。”

    郑美堂这才扭头望向范鸿宇,“哼”了一声,十分不悦地说道:“范县长,这算什么情况?你有事情要汇报,可以先电话联系,安排好了再谈嘛!”

    范鸿宇冷淡地说道:“郑书记,没有汇报。就想问个原因!我脾气不好,没耐心等什么安排!”

    这话不但把朱光宇吓住了,连任威都瞪大眼睛,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厉害啊!

    你范鸿宇若是还在省政府办公厅上班,这么说话,虽然嚣张,倒也不算跋扈。但现在怎么说也是郑美堂的下级,跋扈至斯,实在令人震惊。

    范鸿宇这架势,压根就承认郑美堂是他的上级。

    郑美堂双眉悠忽扬起,眼里**出愤怒至极的火焰,脸色瞬间转为铁青。

    自郑美堂到齐河市上任,还真没有人敢在他的办公室,当着其他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和公然打脸,没有任何区别。纵算是市委书记谭启华,也不敢这么做。

    偏偏这个范鸿宇就做了。

    直挺挺地站在办公室中央,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眼神冷冰冰的。

    任威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向旁边退开两步,神色极为尴尬。说起来,任威也是个狠角色,在齐河市公安系统,威名显赫,无数犯罪分子,闻风丧胆。此时此刻,任威心里头却是宛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好不忐忑。

    无疑,他知道范鸿宇是兴师问罪来了。

    大战一触即发。

    尽管他是奉命行事,然则这场战斗的结果,不可能不影响到他。郑美堂赢了,他任威就是一号功臣。

    目前齐河市政法系统的情形,和几个月前李文瀚刚刚向范鸿宇靠拢之时,十分相似。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任威暂时不去想。但公安局长的宝座,任威却一直都不曾放弃过。虽然他如今在市公安局不是局长胜似局长,毕竟名不正言不顺。等萧寒月站稳了脚跟,一步一步侵蚀进来,市公安局终究有一天会姓萧,不再姓任。

    这也是他极力向郑美堂靠拢的原因。

    萧寒月在向谭启华靠拢。

    萧寒月不是本土干部,和本土干部“旗手”郭清华之间,天生有着隔阂。纵算萧寒月想要向郭清华靠拢,也始终难以获得任威那样的实际地位。任威可是扎扎实实的齐河本土干部,公认郭清华线上的人。

    谭启华也是“外来户”,萧寒月向谭启华靠拢,更容易得到接纳。

    郑美堂的“出身”和“候补市长”的身份,令得他成为一个很好的投靠对象。郑美堂甚至都已经明白无误向任威许过诺:只要任威跟着他走,迟早将他扶正。就算进不了市委班子,市政府那边,肯定要给他安排一席之地。不是副市长,也挂个市长助理的头衔。

    任威焉得不全力以赴,唯郑书记马首是瞻?

    只不过,范鸿宇又岂是好惹的?

    瞧范鸿宇这个架势,直闯郑美堂办公室,已经做好了死战一场的所有准备。

    这些省委巨头的大秘,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两个男人一站一坐,怒目相向,谁也不肯稍退半步。

    “你们都出去!”

    稍顷,郑美堂从喉咙里迸出这么一句。

    任威和朱光宇如蒙大赦,忙不迭地往外走,经过范鸿宇身边之时,任威低垂下头,不敢和范鸿宇的眼神相对。

    貌似昨天他交代高振东,说他去安民县检查工作去了。安民县离齐河市区一百多公里,这个时候,他却端端正正坐在郑美堂办公室。

    谎言被当面揭穿,当真好不尴尬。

    然而他不敢和范鸿宇相对,范鸿宇更是正眼都不曾望他一下。既然已经杀到郑美堂“府上”,任威哪里还会放在范鸿宇的眼中?

    也直到这个时候,任威才知道,自己在这些牛人眼里,真的什么都不算。范鸿宇曾经对他的客气,不过是恪守着官场上的基本礼节。

    朱光宇急匆匆退出去,连茶水都不记得给范鸿宇泡一杯。

    郑美堂办公室和谭启华办公室在同一个楼层,这边发生的一幕,早已被另一端的谭启华秘书柳飞扬尽收眼底。想了想,柳飞扬推开里间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什么事?”

    谭启华正在批阅文件,抬起头问了一句。

    柳飞扬低声说道:“谭书记,刚刚范鸿宇去了郑书记的办公室,好像很不高兴,直接闯进去的。”

    柳飞扬这是在提醒谭启华:搞不好他俩会干架!

    早就听说过,范鸿宇的脾气不平和,至于郑美堂,那就更不是个善茬子。

    真要是在市委办公大楼大干一架,传扬出去,影响可不大好,毕竟都不是普通的干部。

    “嗯,我知道了!”

    谭启华脸上毫无异色,淡淡地说道,继续低头看文件。

    柳飞扬便轻轻退了出去。

    PS:先更三章,求月票!只要今天冲进总榜前五,下午再更三章!!!(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绝对权力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2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