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36章当面告状

文 / 不信天上掉馅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办公室门口的气氛,变得极其诡异。

    秘书二处的同事们,也察觉到了这种诡异的情形,一个个“伏案工作”,静悄悄的,一点大的响动都不闹出来,似乎生怕惹祸上身。

    郑美堂是个什么性格,这些昔日同事可是一清二楚。喜欢“迁怒于人”,是郑美堂性格中的一大特点。至于范鸿宇,那就更不是个省油的灯。郑美堂在省委机关威风凛凛,风头甚至要盖过曾经的省委一秘曹成,唯一一次大大吃瘪,就是栽在范鸿宇手里。

    如今范鸿宇忽然来到这里,指定发生了大事。

    有好戏看了。

    便在这个时候,袁留彦办公室的精致红木雕花门打开来,一位中年干部出现在门口,正是省委常委,统战部长叙军。

    叙军在门口转过身,微微朝里面哈腰,满脸堆笑的,自然是在跟袁留彦打招呼道别。

    袁留彦也含笑点头,忽然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变得十分诧异。

    无疑,袁书记看见范县长了。

    “咦,范县长?”

    叙军轻轻带上房门,转过身来,顿时就昂首挺胸,官威俨然,仿佛变了个人似的,眼神一抡,马上露出了惊奇之色。

    “您好,叙部长。”

    范鸿宇微微鞠躬,彬彬有礼地说道。

    叙军很快便回复平静,朝范鸿宇微微颔首,又向郑美堂和简处长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背着双手,缓步而去。

    省委主要领导分工,前不久进行了微调,统战工作,也归袁留彦分管。叙军出现在袁留彦办公室,就很好解释了。

    简处长便朝郑美堂低声说道:“郑书记,请稍候,我去向袁书记汇报。”

    “好。”

    郑美堂点了点头,随即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伸手捋捋头发。

    简处长轻轻推开门,还没开口,里面就响起了袁留彦的声音,说道:“小简,叫范鸿宇进来。”

    正在整理仪表的郑美堂顿时就愣在了那里,手僵在头发上。

    “好的,袁书记。”

    简处长一句话不敢多说,转身就退了出来,转向范鸿宇。

    “范县长,袁书记请你进去。”

    却是不敢去看郑美堂。

    实在郑书记此时此刻的脸色也真的很不好看,赶上“青面兽”杨志了。

    “好,谢谢简处长。”

    范鸿宇微微一笑,缓步向前。

    尽管知道郑美堂心里此刻必定是怒发如狂,郁闷至极,简处长却也不敢乱了规矩,很客气地引领着范鸿宇进了里间办公室。

    “袁书记,范鸿宇同志来了。”

    袁留彦已经回到办公桌后坐定,身子微微往后靠在真皮大转椅里,一双略显浑浊的眼睛,目光依旧锐利无比,在范鸿宇身上打了个来回,略略颔首,没吭声。

    范鸿宇大步上前,来到袁留彦办公桌面前,微微鞠躬,朗声说道:“袁书记好。”

    袁留彦又点了点头,依旧没有开腔。

    简处长犹豫了一下,还是依照规矩,给范鸿宇倒了一杯茶水,轻轻摆放在袁留彦宽大办公桌的一角,又给袁留彦的被子里续满茶水,见袁留彦没有其他吩咐,这才轻轻退了出去。

    袁留彦没有让范鸿宇落座,望着他,缓缓问道:“范鸿宇,中央统战部的林局长,正在你们云湖县调研,这个工作做得怎么样了?”

    既没有叫他范县长,也没有称呼范鸿宇同志,直呼其名。

    不过以袁留彦和范鸿宇之间的职务差距和年龄差距,袁留彦这样做,也不算多么的无礼。

    范鸿宇腰挺背直,站姿十分端正,说道:“报告袁书记,有关统战工作,主要是县委那边在负责,陆玖同志全程陪同林局长他们进行调研考察。”

    袁留彦淡然一笑,说道:“扯淡。人家是冲着香港专家团的事情来的,这个事,不是你一手促成的吗?有陆玖什么事?”

    范鸿宇吓了一跳。

    袁留彦竟然跟他说“扯淡”。

    但范鸿宇随即又释然了,许多老一辈的干部,确实有着口头禅,也谈不上粗鲁不粗鲁。实际上,袁留彦他们这一辈人,就亲身经历过“白卷英雄”的时代。那是一个以大老粗为荣,以知识分子为耻的年代,谁越穷越没文化就越光荣,甚至一些满腹经纶的大教授,也不得不将自己伪装成骨子里头的大老粗,在自己公开发表的著作里,都有粗话出现。

    “不须放屁”就曾经出现在某篇著名的诗词大作之中。

    而且除了“扯淡”,袁留彦的话语也直白得可以,没有丝毫拐弯抹角。从袁留彦公开场合的讲话来分析,这不是袁留彦的讲话特点。和大多数高官一样,袁留彦说话多数时候也是“云山雾罩”的。却不知因何对范鸿宇如此例外。

    或许,在袁留彦眼里,范鸿宇这样的小字辈,压根就不值得他“云山雾罩”吧。

    范鸿宇很冷静地答道:“袁书记,香港专家团确实是我请来的。但规定就是规定,统战工作,县政府和我这个代县长,都不能越俎代庖。”

    既然袁留彦都跟他直言不讳了,范县长更加不可能云山雾罩。

    袁留彦轻“哼”一声。

    这个范鸿宇,竟然在他面前谈“规矩”。

    “凡事不能一概而论,墨守成规,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具体对待。那些个香港专家既然是你请来的,你就最熟悉情况。林宇祥同志已经给叙军同志打电话反映了,说香港专家的很多情况,陆玖和你们县里的其他人都不太熟悉,希望你能多跟他们交流。这个事,中央统战部的领导都十分重视,你们县里岂能掉以轻心?你回去之后,要全力以赴,配合好林宇祥他们的工作。这是政治任务,必须充分重视起来。”

    袁留彦坐正了身子,威严地说道。

    “好的,袁书记,我会把您的指示,转达给县里的同志们。”

    这话还是皮里阳秋的,袁留彦深深看他一眼,问道:“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

    范鸿宇毫不犹豫地说道:“袁书记,我是来告状的。”

    “告状?”

    这个回复,显然超出了袁留彦的意料。

    “告什么状?告谁的状?”

    “我来告郑美堂同志的状。”

    范鸿宇很是理直气壮的样子。

    稍顷,袁留彦沉声问道:“你告他什么?”

    “我告他破坏齐河市安定团结的大局。”

    “扯淡!”

    袁留彦“哼”了一声,神情变得十分不悦。

    “袁书记,前天,齐河市公安局莫名其妙地抓捕了朝阳农场的杜双鱼同志。这个杜双鱼,是朝阳农场办公室的副主任,是我的通讯员。”

    “哼哼,这个杜双鱼,我知道,三月份在齐河闹事的时候,他是首要分子。怎么转眼之间,他就变成朝阳农场办公室的副主任了?还是你的通讯员?范鸿宇,你知道你这样做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吗?你这是包庇!聚众闹事,煽动几百人围攻市委市政府,你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这样的坏分子,你不但不处理,还提拔重用,是怎么回事?”

    袁留彦毫不客气地训斥道,神情益发严厉。

    “袁书记,我不认为杜双鱼是坏分子。”

    范鸿宇也毫不客气地答道,针锋相对。

    “当时的情况,您亲自在现场看到了的。朝阳农场的职工,并没有搞什么破坏动作,既没有伤人又没有损坏多少公物。朝阳农场的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几十年了,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群众有意见是理由当然的。不知道向上级反映了多少次,没有一次得到很好的解决,都是敷衍。这个大前提,我想不能撇开来,否则就是不公平的。我认为今年三月份那一次所谓的闹事,本质上还是农场的职工在向上级反映意见,不过方式方法有点过激。荣书记当场给了他们批评教育,他们也认识到了错误,当天就返回了农场,没有进一步的过激行为。这个事情,就算是妥善解决了。现在,朝阳农场的情况正在转变,广大干部职工齐心协力搞工作促生产,情况很不错。郑美堂同志却在这个时候指令市公安局的同志把杜双鱼抓走,那就是故意激起事端,有可能破坏朝阳农场乃至破坏整个齐河市安定团结的大局。我昨天已经当面跟郑美堂同志沟通过这个问题,郑美堂同志不但不认识他自己的错误,还以权压人,继续坚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所以,我今天特意赶到您这里来,向您反映这个情况。希望郑美堂同志能够立即纠正他的错误行为,不要再擅自干涉公安机关的工作,更加不能乱抓人。这是以权代法!我坚决反对!”

    “放肆!”

    袁留彦轻轻一拍桌子,厉声喝道。

    这个范鸿宇,胆子也太大了。

    竟然跑到他的办公室来大放厥词!不但状告他的前任大秘书,言辞之间,更是隐隐有直接指责他袁留彦的意思。

    简直狂妄!

    “郑美堂是齐河市委副书记,是你的上级领导。你不清楚吗?说什么破坏安定团结的大局。笑话!难道抓了一个杜双鱼,就把天都捅了个窟窿?大家就要造反?”

    “自以为是,危言耸听!”(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绝对权力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2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