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64章让你嚣张!

文 / 不信天上掉馅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小崽子,滚开!”

    裘乡长凶相毕露,手一伸,就将小女孩拎起来,丢到一边。

    “把这骚货抓回去!”

    其他男人轰然答应,七手八脚将趴在地上的女子架了起来,那女子满脸泥泞,脑袋耷拉着,一点反应都没有。

    “谁敢!”

    范鸿宇满面怒容,大步走了过去。

    吴辉和雷鸣紧紧跟随在后,雷鸣大声喝问:“你们是哪个乡哪个村的?这是县里的范县长!”

    眼见这里乱糟糟的,雷鸣便及时报出了范鸿宇的职务。

    “县长……”

    那三名男子顿时一哆嗦,连忙朝裘乡长望过去,好生紧张。

    裘乡长凛然不惧,冷笑道:“你们是哪个县的县长啊?我们莫平县,没有姓范的县长。你们是云湖的吧?云湖的县长,可管不到我们莫平!”

    “你是莫平哪个乡的干部?叫什么名字?”

    范鸿宇冷冷问道。

    裘乡长上下打量范鸿宇,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说道:“我是圳口乡的副乡长,我姓裘,叫裘立行。你又是谁?”

    “我是云湖县的县长,范鸿宇。裘乡长,你们在干什么?”

    “县长?”

    裘立行再次上下打量范鸿宇,先是惊讶,随即又变得很不以为然。

    “早就听说云湖来了个年轻的县长,看来是真的了……范县长,你好……”

    语气中殊无尊敬之意,却带着三分调侃的味道。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信了范鸿宇的身份,不过看他这个样子,八成是不太相信。

    听说年轻和亲眼所见,那是完全两码事。人都有思维定势,平日里见惯了四五十岁的老县长,猛可里见到这么一位比自己还要年轻得多的小伙子,让裘乡长将他和县长联系在一起,还真是不容易。

    再说,裘立行是莫平的干部,对云湖的县长,本就不是那么在意。

    “裘乡长,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这个人已经晕死过去了,必须马上送医院抢救。”

    范鸿宇半分和他闲聊的心思都没有,径直指向那个昏迷的女子,严厉地说道。

    “妈妈,妈妈,你不要死啊……呜呜呜……”

    小女孩也是浑身泥泞,爬起来,紧紧抱住妈**小腿,不住哭喊。

    “对不起,范县长,这是我们莫平的事。这个女人抗拒乡里的统筹款,还鼓动花桥村的人和乡政府对抗,我们必须把她抓回去法办!”

    “混账!”

    范鸿宇勃然大怒。

    “谁教你这么办事的?马上救人!吴辉,雷鸣,把这位女同志弄上车,马上送医院去。”

    “是!”

    吴辉和雷鸣一声答应,就要上前。

    “敢!”

    裘立行的态度十分嚣张,冷喝一声,双手一张,就拦在前边,满脸傲气。

    “这是我们莫平的事,谁敢多管闲事……哎呀……”

    “啪!”

    一声脆响。

    裘立行已经挨了重重一巴掌。

    裘立行顿时双目圆睁,怒视着范鸿宇,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似乎绝不相信自己居然会挨耳光,愣怔稍顷,才声嘶力竭地大喊起来:“你……你敢打人……哎呀……”

    叫声戛然而止。

    却原来范鸿宇毫不客气,抡圆了胳膊,“呼”的一声,又是一个火烧巴掌扇了过去。这一掌比先前那一掌的力道更足,裘立行尽自嚣张,身手却很一般,范县长出手又快又很,裘立行哪里躲得过了?

    惨叫一声,被这巴掌扇得横摔了出去,“噗通”栽倒,半晌爬不起来。

    “好!”

    吴辉兴高采烈一声暴喝。

    没想到范县长身手如此了得,简直太过瘾了。

    雷鸣却有点目瞪口呆。

    真的说打就打啊?

    “你们,把人送到我车上去!”

    范鸿宇两巴掌扇倒了裘立行,正眼都不看他一下,伸手指向那三名男子,喝道。

    “哎哎……”

    三名男子早已被吓蒙了,点头不迭,原先听说是云湖的县长,他们还不怎么在乎,转眼之间,不可一世的裘乡长已经倒在泥水之中,半晌不吭气,顿时就被镇住了。

    当下三人手忙脚乱的抬起那名女子,在吴辉的指挥之下,放进了越野车的后座。

    小女孩早已松开了手,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稚气的小脸上,满是泪水。

    范鸿宇走过去,蹲下来,伸手给她擦掉眼泪,柔声说道:“小朋友,跟妈妈一起去医院,好吗?”

    “嗯……”

    小女孩怯怯地点头。

    范鸿宇便将她抱了起来,大步向越野车走去。

    小女孩不哭不闹。

    “你……你们给我站住……哎哟哎哟……你们不要后悔……”

    裘立行哼哼唧唧地往起爬,捂着脸大喊大叫,半边脸早已肿得像个透亮的茄子,口齿含糊不清,估计范鸿宇那两巴掌,连他嘴里的牙齿都给打掉了好几颗。

    越野车一声怒吼,屁股后喷出一股尾气,溅起许多泥水,飞奔而去。

    “吴辉,去最近的医院,条件要好一点,她的情况很不乐观。”

    范鸿宇抱着小女孩坐在后座,小女孩的妈妈依旧晕迷,软绵绵地靠在他的身上,范县长黑灰色的羽绒服上,也沾满了泥泞。

    “好,这里离大方不远,我们就去大方区医院吧。”

    吴辉马上答道。

    “嗯。”

    范鸿宇点了点头,随即俯首面对小女孩。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优,溪小优……”

    小姑娘稚声稚气地说道,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范鸿宇。

    范鸿宇这才注意到,小姑娘长得眉清目秀,鼻梁笔挺,两只眼睛大大的,非常漂亮,虽然满脸泥泞,却也掩饰不住那可爱的小模样。

    “溪小优?哪个溪啊?小溪流的溪少…水吗?”

    “不是,就是小溪流的溪……”

    小姑娘很认真地解释道。

    吴辉插口说道:“县长,这一带是有不少姓溪的。大方有,石泉也有。”

    “嗯,这个姓比较少见……小优,那妈妈叫什么,你知道吗?”

    “妈妈叫吕婷……双口吕,女字旁加个亭亭玉立的亭字……”

    小女孩声音虽稚,口齿却非常清楚,解释得十分到位。

    范鸿宇不由大为诧异,问道:“小优,你上学了吗?认识那么多字?”

    小优认真地答道:“我上一年级,妈妈教我认字……妈妈是老师。”

    “老师?”

    小优这个答案,显然出乎范鸿宇的意料,没想到这个被人追打的女子吕婷,是个老师。不由扭头去望了一眼,吕婷软软地趴在他的身上,看不真切。

    “那,小优,爸爸呢?爸爸不在家?”

    “爸爸不在家,在部队,打坏人……”

    小优眼里,顿时变得神采熠熠。小孩子都这样,只要提到爸爸,总是会显得非常骄傲。在孩子的眼里,爸爸就是无所不能的代名词。

    “还是军属?”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雷鸣也很诧异,嘀咕了一句。

    原以为吕婷是普通村民,不想却是老师,还是军属,却受到如此对待,看那个裘立行嚣张至极的模样,似乎压根就没将这些情况考虑进去。既然吕婷被打的“罪名”是抗拒乡里的统筹款,裘立行没理由不清楚吕婷家里的情况。明明知道,还敢这样施暴,这中间,有点古怪。

    范鸿宇正打算再开口询问,溪小优问道:“叔叔……我妈妈,妈妈会不会死啊?”

    语气小心翼翼的,带着疑虑。在小孩子心目中,“死”是一个非常遥远的概念,十分模糊,可能都并不知道“死亡”到底意味着什么。

    范鸿宇便将她抱紧了些,很温和地说道:“小优不用担心,妈妈不会死的。叔叔送妈妈去医院,妈妈会好起来的。”

    说着,抬起衣袖,很仔细地给小优擦去了小脸蛋上的泥水。

    “叔叔,你真好……”

    小优便依偎在范鸿宇的怀里,神情十分依恋。

    范鸿宇轻轻摇头,双眉蹙了起来,催促道:“吴辉,再快一点。”

    “是,县长。”

    吴辉朗声答应,车子已经开得很快了,又再踩下去一点油门。

    几分钟之后,越野车怒吼着,冲进了大方镇。大方镇是大方区区公所驻在地,在云湖县北部,算是个较大的集镇,比石泉镇还要繁华一些。饶是如此,整个大方镇也就一横一纵两条街道,各长不到五百米。在这个“十字架”的四周,密密麻麻地排列着许多单位,店铺和民居,缺乏必要的规划,显得乱糟糟的。所有建筑物都十分“古老”,灰扑扑的,一望之下,就令人心里有股说不出的压抑感。

    当此之时,谁也没心思去欣赏大方镇的“风景”。

    越野车直接开进了挂着“红十字”标志的区人民医院。

    多年以来,我国县级行政区划里,医疗卫生机构都是这样的布局,每个区和正科级建制镇有一家人民医院,每个乡和副科级建制镇则有一家卫生院,往往代表着当地最高的医疗水平。

    不过,像大方区人民医院这样的区级人民医院,说到底也就是个略大一些的卫生院。院子里破破烂烂的,水泥地面坑洼不平,整个医院,门诊和住院部混在一起,一栋三层的筒子楼建筑物,红砖墙面灰糊糊的,连一层水泥都没刷。

    眼下救人要紧,却也讲究不了那么多了。

    PS:新一轮较量拉开帷幕,我需要月票鼓励!请投票刺激我,把这个情节写好!!!(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绝对权力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2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