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自娱自乐

文 / 小农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一百五十九章 自娱自乐

    唐荔很热情地把潘宝山和苏断言请进屋里,随来的秘书小韩倒水端上。

    “刚好四个人,够一桌。”苏断言笑道,“我们唐主任可是高手,跟她打对门有酣畅淋漓的痛快,潘乡长,牌场如战场,这个就不相让了,为公平起见还是靠摸牌来决定对局人手。”

    苏断言说完,唐荔便立刻拿起扑克,挑了四张洗了几手,扣到桌面上。

    “红队红,黑对黑,我跟潘县长先摸!”唐荔大方地说道,“为了表明跟我记牌没关系,我先来。”

    唐荔说完,伸手摸了一张,是张红桃。

    “潘县长该你了,看看我们有没有缘分吧。”唐荔微笑着望向潘宝山。

    潘宝山笑笑,拿了中间一张,反过来一看,也是红桃。

    “还真是呀!”唐荔欢快地说道,“有缘分!”

    说完,唐荔将旁边的牌扣到剩下两张牌上,开始洗牌。反过来的时候,潘宝山眼光一扫,看到剩下的两张也是红桃。

    “今天托托潘县长的手气,和你并肩作战!”抓牌的时候唐荔说。

    “我可很少打扑克,有时可不按套路出牌,难免要出乱子。”潘宝山笑道,“唐主任可要坐得住啊。”

    “坐得住,而且还要坐得稳。”唐荔应声而答。

    说是做得稳,不过唐荔并没有做到。她穿的是黑色皮冬裙,下面是肉色紧腿保暖裤,乍一看并不着衣物。不知是有意,还是有个习惯性动作,唐荔昕长的两腿总是左右微微开合摇动。

    牌桌是实木的,很厚实,但正中十字交叉镶了两道玻璃,算是镂空,刚好可以看到对面座的小腹及以下。

    潘宝山从那道窄窄的玻璃道中,恰好看到那极具诱力的翕张,严重干扰了他打牌的注意力。

    此时打牌本身已经没了任何趣味,唐荔的腿让潘宝山很分神。当然潘宝山也知道,不能目光流离,他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显示出强大的定力来,虽然这多少要有点折磨。

    两个多小时后,这种折磨才结束。

    快八点了,两个副局长和农路办主任也早已赶到,该上桌坐好等刘海燕的到来。

    刘海燕比较准时,八点十分左右赶到,从她泛红的脸色看应该喝了不少。这让潘宝山有点意外,刘海燕可不是那性格,不过碰到特殊情况多喝两杯也算正常。

    苏断言几个人迎接刘海燕落座后,并没要求她喝白酒,不劝领导酒是起码的常识,他只是提出可不可以少喝点红酒。

    刘海燕没有拒绝红酒,说只能少来一点。

    潘宝山喝的是白酒,但也没多喝。这种陌生的场合不宜放开,而且他觉得今天主要是谈修路的事,其他都是次要。

    苏断言很配合,让农路办主任曹家兴详细介绍了一番,总之一个结论,完全可以操作。潘宝山便很主动地敬了苏断言一杯,对工作上的配合支持表示感谢。

    此外,酒桌上就没再谈什么,有些事意会就可以,没必要摆到台面上。还有,面对娇艳的唐荔,潘宝山也没多看一眼,有刘海燕在,半眼都不能多瞅,所以也没什么交流,更没什么话题。

    这样一来,酒局持续时间也不长,九点半的时候就散场。

    潘宝山坐刘海燕的车子回去,她酒意显大,需要照顾。

    “今晚酒桌上刚好碰到一个同学,市委宣传部的。”上楼的时候,刘海燕身体稍稍有点摇晃,她扶着楼梯站稳后道:“喝了一大杯白酒,过量了。”

    “那刚才就不该喝红酒了,两种酒掺到一起劲更大,容易冲头。”潘宝山紧跟在后面,有心伸手扶一下以防刘海燕立脚不稳,却总觉得别扭。

    “也可能是前面喝得有点兴奋,本来是想不喝的。”刘海燕说完抬脚,脚尖搭在楼梯上滑了一下,身子一晃。

    潘宝山立刻伸出两手,左右卡住刘海燕的后腰。

    “没事没事。”刘海燕两手抓住楼梯扶手,摇头说道:“小潘,没事的。”

    潘宝山慢慢放开手,心跳依旧剧烈,他觉得指尖海绵似的弹性感特别强。

    刘海燕还没醉,自己能开门,不过已经到了状态。进门后,她没换拖鞋,直接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来开羽绒服的衣领。

    潘宝山打开空调,倒了杯水给刘海燕。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刘海燕喝这么大量,估计胃里难受,便又去厨房热了杯牛奶。

    刘海燕接过牛奶的时候,抿了抿嘴,无声地深呼吸了一下,感慨顿涌。作为女人,她渴望得到男人的呵护和宠爱,但从没有过体验。现在面对潘宝山递过来的这杯热牛奶,似乎体验到了一点,不过,她却不希望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潘宝山。

    “大姐赶紧喝吧,晚了怕要凉掉。”潘宝山没敢把牛奶弄得太热,怕刘海燕不清醒喝猛了烫着。

    刘海燕仰起脖子,温香的牛奶慢慢滑进嘴里。

    站在一旁的潘宝山,俯视的角度看到刘海燕的前胸依旧很突兀。平常刘海燕比较注意形象,保养得好,虽然已是三十七岁,却仍然透着活力。

    潘宝山陡然间念头变得邪恶起来,他直直地盯着刘海燕的耳垂,饱满而光泽,周际的皮肤看上去还很滑腻,没有皱痕。潘宝山很想体验触摸的感觉,但他不敢伸手。

    场面有点沉闷,惟有心跳激活得几乎没法控制。凭直觉,潘宝山也能感到刘海燕心潮也在激荡,毕竟这样年龄的女人,需求的旺盛总会令人吃惊。

    没一会,刘海燕把牛奶杯慢慢放到茶几上,轻轻说了一声,“小潘。”

    “嗳。”潘宝山马上答应着。

    刘海燕慢慢站了起来,伸手扶住潘宝山肩膀。

    潘宝山气息骤然急促起来,如果此时面前换成是邓如美或者蒋春雨,他会毫不犹豫地上前推倒,但现在眼前是刘海燕,他不知该做什么,或许被动一点更好。

    “快回去睡吧。”刘海燕只是轻拨了一下他的肩膀,“我也该休息了。”说完,她便走到门厅旁,两脚一搓脱掉黑色小皮鞋,穿起拖鞋后到卫生间洗漱起来。

    此刻,潘宝山很沮丧,不过想想也好,哪怕是激情再高,也不能搞到刘海燕身上,还是赶紧回卧室去。

    进了卧室,潘宝山心绪很不稳,他突然想到了唐荔,那么一个极具风情的女人,怎么看也不像是正儿八经上班的,而且还是办公室主任。不过再一想,又觉得他这想法很可笑,放眼看看正儿八经上班的有几个?哪个大院里的人,不都眼巴巴地看着上面,职员想升副科,副科想升正科,正科想升副处,几乎都在为自己谋位子,没几个是踏踏实实地干工作的。

    想到这里,潘宝山反而平静了下来,自己不也是一心希望朝上爬嘛。不过他觉得自己还好,虽然也一心谋位子,但干起工作来也还是很投入的,确实是想做点实事出来。

    这一点潘宝山不谦虚,就像现在筹划示范区的事,做好了的确能见效益,对地方老百姓有好处。想到示范区,潘宝山的心思转到了工作上。现在示范区串通路修建资金来源已经搞定,接下来就是招投标动工,应该向祁宏益汇报一下。

    在潘宝山的印象里,这种事情是祁宏益喜好的,总是会想办法插手进去。所以汇报的时候一定要仔细观察他的表情,摸透他的心思来及时作决定。

    想了一通,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刘海燕早已洗完进了卧室。潘宝山这才出来,他也要洗漱一番。

    出来经过刘海燕的卧室门前,潘宝山隐约听到屋里传来轻微的呜咽声,他不由地叹了口气,女强人也是女人,女人的感情多是脆弱的,估计刘海燕想到了什么伤心事,加上酒精的刺激,情绪难免会有点失控。

    潘宝山把脚步放轻,他不想惊动刘海燕,来到卫生间洗漱后赶紧回房间睡觉。

    第二天,潘宝山起床比较例外,比以往要早。平常没事的时候,他总是八点半以后才起床,晚起一会精神足,工作效率高不算是怠工,再说也没人考核他。但今天被尿憋醒没办法,正好头天晚上喝酒没吃主食,肚子有点饿,干脆就起床了。不过这相对于刘海燕说也还是晚的,她已经上班去了。

    潘宝山起来后,跑到厕所一通松快,洗脸刷牙后便来到餐厅,桌子上有常备的面包,他又去厨房热牛奶,而且因为太饿,又拿出两个鸡蛋做煎蛋。

    在扔第二个鸡蛋壳的时候,潘宝山陡然发现了一个令他窒息的事情:垃圾筐里,比昨天晚上他热牛奶时,多出好几截黄瓜!

    黄瓜长得有点老,但还算新鲜,还远未到扔弃的时候。潘宝山抱着膀子想了会,似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他捂着胸口来到刘海燕的卧式,盯了几眼垃圾袋,里面赫然蜷缩着两个用过的套子。他断定,厨房垃圾桶的黄瓜,在里面呆过!

    这么一想,有件事情就很好解释了,难怪以前刘江燕不停地朝家里带避孕套,而且很长时间以来也没发现刘海燕跟别的男人有不同寻常之处。

    潘宝山笑了,本来还以为刘海燕善于搞地下工作,跟别的男人交触不留痕迹,谁知道她竟然一直都是自娱自乐。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 官路逍遥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