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 遇到

文 / 小农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潘宝山就半弯着腰僵在那里,雕塑一般。

    刘海燕是鲜活的,从睡梦中惊醒的她惶然中带着瞬间的惊恐,还有一丝羞怯,她看着半脱的潘宝山傻愣愣地呆在床前,想厉责几句却又张不开嘴。

    好一会,潘宝山回过神来,他吧唧着嘴,“怎,怎么回事?是我走错了屋?”

    “江,江燕没跟你通电话?”刘海燕慢慢伸直了原本蜷缩着的双腿,一副放松无所谓的样子。

    “通了啊,她说晚上不回去了,就睡这儿。”潘宝山抬手摸摸后脑勺。

    “那是开始的时候,后来决定我到这个房间陪毛毛,她说还要给你个电话,你们睡那个卧室。”

    “没有,我没接到那个电话,看来江燕是忘了。”潘宝山说着,“唉”了一声,道:“那我过去睡了。”

    “去吧。”刘海燕点点头。

    “哦。”潘宝山应着,又看了眼刘海燕。

    被窝里的女人有股特殊的味,不但能闻得出来,而且也能看得出来。潘宝山看着刘海燕表情依旧复杂的脸,突然有种做贼的感觉,还是不失手的那种,刺激感胜过一切。

    刘海燕见潘宝山并没有挪动脚步,还盯着自己,一下又紧张了起来,尤其看着他那暴起的地方,衬裤是根本没法掩饰的。刘海燕真的怕潘宝山再摸过来,此时,她害怕的不是会闹出动静,而是自己的克制力。

    “宝山,多时回来的?”刘江燕出现了,站在门口。

    “哦,有一会了。”潘宝山吓了一跳。

    “江燕,后来你没打电话吧,小潘还以为你在这屋。”刘海燕道,“真是吓了我一跳,把小潘也给惊着了。”

    “刚才一下彻底懵了,大脑一片空白。”潘宝山笑了笑,抬步,门口走去。

    “那会不是刚要洗澡了嘛,我想洗完再打,可真就给忘了。”刘江燕咧嘴一笑,轻轻拍了拍脑门。

    “你看你,稀里糊涂的。”潘宝山走到刘江燕身边,揽着她的肩膀道:“走吧,赶紧睡去。”

    来到刘海燕平常住的卧室,潘宝山马上就问刘江燕,怎么今晚要换房间。刘江燕说这个床大一点,而且还没有声音,那个床底下的螺丝可能松了,一动就“吱吆吱吆”直响。

    刘江燕说的没错,下午两人在上面行事的时候,床就叫个不停,当时潘宝山还庆幸不是晚上,否则楼下的人估计会听得心上爬出蚂蚁。

    “出丑了!”潘宝山在床边坐下后直摇着脑袋,“可能酒有点多,竟然没认出来,差点就钻进了被窝。”

    “丑什么,你不多想就行,就怕你多想。”刘江燕笑着说道,“那你到底钻进去了没有?”

    “没,刚一掀被子,你姐就醒了。”潘宝山道,“她一下惊坐起来,当场就让我傻掉了。”

    “真的?没别的想法?”

    “想法?我还能有什么想法?”

    “那我刚到门口的时候,看到你下面还撑得那么高?”

    “什,什么?”潘宝山一愣,“我进被窝之前就那样了,因为想着马上要和你做事了嘛,结果受到了惊吓,血液凝固了,所以原先翘的地方也没落下来。现在你再看看的?”潘宝山说着仰躺下身子,推了推下面,笑道:“哪里还有半点脾气?”

    “胡说,什么血液凝固了。”刘江燕一歪嘴,哼笑道:“别以为我不懂,我看是你脑瓜子有问题。”

    “嗐,说了你也不信,尽瞎猜。”潘宝山抬腿上床,掀开被子盖上,“来啊,良宵一刻才开始呢!”

    “你不是说没脾气了嘛,还能行啊?”

    “一时一个样!”潘宝山嘿嘿地抖着眉毛,“抓紧啊!”

    刘江燕是也不磨蹭,倒了点温水喝了几口,便温顺地侧卧在了潘宝山身旁。

    潘宝山二话不说就开始动手,他模仿刚才误捏误摸刘海燕的样子,在刘江燕的屁股上捏了一下,然后滑着手一钻,勾着手按到了那一小块方寸之地。

    “什么感觉?”潘宝山问。

    “说不出来,就是不由得身体一紧。”

    “反复几次你就会习惯的。”潘宝山低声笑道,“这就叫习以为常。”

    刘江燕不再说话,她闭上眼睛,仔细感受着。

    这一次,潘宝山有了耐心,也有了兴趣,不过他的脑海老是会闪现出刘海燕的影子,这让他心生愧疚,但也更为雄武,以至于刘江燕最后只能降者的姿态来换取优待。

    潘宝山亢奋之余觉得自己心理上出了毛病,他觉得自己在获取房事的快乐上,似乎有种病态,不是正常人的想法。可是,他又实在没法收住那种令他无限蓬勃的遐思,只要闭上眼,在身下娇柔的似乎就是刘海燕。

    清晨,潘宝山睡得还很香,毛毛上幼儿园时他都没醒。

    八点半钟的时候,潘宝山睁开了眼,家里只剩他一人。

    锅里有保着温的豆浆,潘宝山喝了一碗,吃了小半根油条,之后打了个电话跟刘江燕说了一声,便下楼开车回市里。

    路上,潘宝山心绪很乱,他突然觉得在省城偶遇刘海燕,对他的影响太大,在情趣方面似乎有了重大改变,之前一心念着工作,男女之事很长时间都没有入脑,可现在,怎么就有点迷乱了?而且,还很不健康。

    玩物丧志,玩人丧德。潘宝山想到了这句话,猛然间觉得问题很严重,如此放纵下去,恐怕整个人就要废了,而且还伴随着凶险。这一点潘宝山很清楚,只要他在男女之事上稍微放松警惕,祸事便会紧随着情事而来。

    打开收音机,听瑞东省新闻频道。潘宝山一直认为环境对人的影响很重要,听听政务和经济新闻,对他的回归会有帮助。

    刚好九点钟,整点新闻。头条是郁长丰会见跨过集团董事长,二条是段高航调研省文化体制改革和文化产业发展工作。

    仅仅这两条新闻,就渐渐把潘宝山给拉了回去。潘宝山觉得,他的命运将会和松阳紧密相连,如果能把松阳的发展搞得有声有色,就像阚望说的,没准再官升半级,弄个副省级干部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自己还很年轻,在全省范围内来看,起码应该是最年轻的正厅级干部之一,而且还是地市级党委口一把手,绝对的实职。

    想到这里,潘宝山挺了挺脖子,再想想对刘海燕的那点心思,一瞬间似乎变得很庸俗,甚至连自己都不耻起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潘宝山觉得自己的心态又无毒了,他很高兴,把收音机关掉,听起了cd,跟着二胡的旋律晃起了脑袋。

    车子开得不快,中途还在服务区泡了杯茶,歇了一阵。

    十一点多钟,潘宝山抵达行政中心。

    按照惯例,车子要停在地下停车场,但潘宝山不想那么麻烦,就直接开到大楼背面放着。行政中心的摩托车和非机动车棚设在这里,比较僻静。车棚边上偶尔也放放汽车,只是车位较少,一般都留给小号牌照汽车。

    车子停好,还没打开车门,潘宝山一扫眼看到个熟悉的身影从中心大楼后门出来,是江楠。

    江楠边走边打电话,好像很专注,走到车棚里在自己漂亮小巧的电动车旁停下,电话还没打完。

    潘宝山一直看着江楠,陡然间热血又冲了起来,想起昨天刘海燕在车里说的话,竟然又有了股小小的邪念。

    “这他妈怎么回事?”潘宝山低下头,歪着嘴自语道:“难道还要听新闻?”

    说完,潘宝山又抬头看了看还在打电话的江楠,思忖了下,推车开门出来,对着江楠小喊了一声,“江部长!”

    江楠也看到了正在关车门的潘宝山,马上抬手摇了摇,又对着手机紧说了两句,挂了。

    “潘书记好啊。”江楠笑着走过来几步,“从双临回来了?”

    “回来了。”潘宝山很主动地走到江楠跟前,“天已经够冷了,电动车就别骑了吧。”

    “这几天我也在想这事呢。”江楠笑着点点头,“潘书记自己开的车?”

    “江楠姐,以后像这种场合就别叫我潘书记了吧。”潘宝山笑笑,“就喊个小潘,叫宝山也行。”

    “潘书记,那怎么能行呢。”江楠眼光有点躲闪,她不愿继续这个话题,又问了遍刚才的话,“你自己开的车?”

    “嗯。”潘宝山道,“在双临的时候,司机家里有急事,回去了,我就自己开了回来。”

    “那可够辛苦的。”江楠微笑着。

    “哦,还行吧。”潘宝山道,“对了,下午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就近期县域违规占用农业土地的问题,想做一下宣传引导,看看怎么具体展开,我们稍微商议一下。”

    “嗯,好的!”江楠很干脆地点着头,“潘书记,那没事我先走了,刚刚有位朋友找我有急事。”

    “行,那你去吧。”潘宝山应着,又道:“江部长,我送你一下?”

    “不不不,不用了,谢谢你。”江楠赶紧摆起了手,“我骑车一会也就到了。”

    “那好吧。”潘宝山点点头,仔细看了下江楠那张令人咽口水的脸,隐约间发现她的笑容背后有丝阴郁。“没什么事吧,江部长?”潘宝山又问。

    “没,没什么事。”江楠露出一个很阳光的笑容,道:“我先走了,潘书记。”

    潘宝山看着江楠转身离去,也赶紧抬步离开,快下班了,人比较多。

    回到办公室,潘宝山不由得慨叹了起来,怎么就鬼使神差地要江楠下午来办公室? ( 官路逍遥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