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一十一章 一波三折

文 / 小农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石白海的这一举动潘宝山事前并不知晓,当消息传來,他很是震惊,忙找到彭自來等其他几人问是怎么回事,

    “石秘书长说只有他才能比较合理地帮你开脱。”彭自來犹豫了一下,道:“他把我们召集起來,说行动对你要保密,态度很坚决,我们觉得有一定道理,所以也就同意了。”

    彭自來一开腔,闷着头不说话的另外几个也都开始跟上了话,

    “老板,石白海一提起那主意,当时我想揽下來的,牺牲我的代价要小多了,我也心甘情愿。”王三奎急急地说,“但他说我沒有作案的动机,缺少说服力。”

    “他也那么说我。”鱿鱼道,“我说我最无所谓,就是个商人,沒有什么前途可以影响,而且也有动机,因为当初我犯事离开公安系统时你沒有保我,但白海说还是有点勉强,万一弄不好痕迹太重,会被说成是故意设局为你解脱,反而还会帮倒忙。”

    “白海是铁了心要把事情给揽下來,所以直接去了省纪委,他说否则从松阳走程序,你知道了肯定不会同意。”李大炮道,“说实在的,平日里还真沒看出來他的那股豪义之气。”

    “老板,单单是从可行性上來说,石秘书长去确实最合适。”曹建兴神色严肃地说道,“一來他有比较令人信服的理由,二來他的身份和地位不一般,一定程度上说也能消除怀疑,因为一般來讲,沒有哪个副厅级的干部会自断前程。”

    “唉,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你们也太想当然了,廖望、姚钢和戴永同他们会看着我们的努力而无动于衷。”潘宝山道,“他们肯定会再想办法证明的,搞不好就是白白牺牲。”

    “那也沒什么,如果他们能证明石白海说的是谎言,大不了行动无效就是,对石白海來说并无多大影响吧。”王三奎道,“那又不犯什么法。”

    “也不一定,如果最后我证明不了我的清白,那就难说了。”潘宝山道,“有包庇开脱之嫌,也许并不能全身而退。”

    “我看廖望、姚钢和戴永同他们也不一定会再次出击。”彭自來道,“毕竟已经给你带來足够严重的负面影响了,要是再闹腾万一露出马脚來,不是得不偿失。”

    “不,他们肯定会再次出手的。”潘宝山摇摇头,道:“在目前总体形势他们占优的情况下,怎么会放弃继续采取行动,他们或许不仅仅是想给我造负面影响,更想把我一棍子打死。”

    潘宝山说的沒错,石白海“坦白”的消息散播开來后,形势对他似乎有利了起來,姚钢和廖望都不甘心,戴永同更是坐不住,花那么大代价,能让潘宝山就这么毫发无损,

    戴永同根据石白海供述的内容继续实施攻击,立刻用单线手机联系汪颜,要她手写一份情况反映材料,说她的确是和石白海合谋算计潘宝山的,但具体的行动并非如石白海所说,采用了突袭暗拍手段,而是她通过石白海的介绍,确实和潘宝山好上了,并且经常在他的办公室极尽玩乐,材料中还说,现在之所以说出一切,就是想让像潘宝山那样乌七八糟的官员下台,少祸害百姓,汪颜在材料中还强调,为了她个人的人身安全,从今往后她不在以任何方式发声,事实就说到这里,希望纪委部门明察,

    接收汪颜的材料,戴永同为了不露马脚,便让她寄到他指定的人头上,等戴永同拿到材料后,拍摄了电子文档,然后又安排人隐蔽地把材料通过邮局寄给省纪委,同时,又让人不留追查线索地把材料的电子文档上传到网络,以增加社会舆论压力,

    这一下,问題似乎又复杂了,

    龚鸣拿着材料向郁长丰汇报时,郁长丰也不禁感叹起來,说还真是一波三折,

    “郁书记,如果不是这封來信,潘宝山的问題就能妥善解决了。”龚鸣似是很惋惜地说道,“但现在那个叫汪颜的竟然寄來了一封手写材料,而且还将拍摄的材料电子格式上传到网上,影响就大了。”

    “能不能顺藤摸瓜找到那个女记者。”郁长丰道,“也好当面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已经努力过了,找不到。”龚鸣道,“她做事很隐秘,目前还找不到她的藏身之处。”

    “哦。”郁长丰点点头,又问道:“就此事,石白海有沒有说法。”

    “他说是汪颜因为沒拿到承诺过的报酬而对他生恨,所以不想让他如愿,就处处故意针对他交待的内容造谣乱说,混淆视听。”龚鸣道,“石白海的解释,也的确有一定的可能性。”

    “龚鸣书记,有关潘宝山的问題还是尽快落实解决吧,按照你们的规定杠杠尽早卡位办理。”郁长丰背着手踱起了步子,“如果再拖延扩散下去,对我们瑞东的影响也不好,毕竟那不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且听起來几乎也全是负能量。”

    “郁书记,这两天我也一直在寻求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但鉴于潘宝山的情况特殊,根本就沒有可参照的具体条例,所以也沒定下來个合适的思路。”龚鸣为难地说道,“不过综合目前的种种情况來总的來说,依据我个人的看法,潘宝山应该是沒问題的,但是,有一点也不能忽视,就是负面影响。”

    “嗯,沒问題就好,至于负面影响嘛,短时间内肯定是存在的。”郁长丰道,“这样吧,把方岩部长叫过來,征求一下他的意见,看到底怎么解决潘宝山的问題,毕竟他是个老组织,对一些事情的拿捏还是很到位的。”

    “好好好。”龚鸣马上打电话给方岩,有方岩介入商计解决办法,龚鸣可就不为难了,因为不管怎样都可以借方岩之口讨个说辞,

    很快,方岩到了,郁长丰简明扼要地把意思讲了下,问他在潘宝山的问題处理上该怎么办,

    方岩现在改了主意,因为石白海的出现,潘宝山总归是得利的,所以,先前跟郁长丰商量保留潘宝山级别暂不安排职务的计划,要作一下调整,具体的职务,还是要安排的,而且还不能太边缘化,

    “其实就目前的情况來看,潘宝山同志是沒有任何问題的。”方岩的态度很明确,“石白海已经承认是他设计诬陷潘宝山的,至于那个叫汪颜的女记者写材料讲石白海说的不正确,我看就是她别有用心,否则怎么不敢出來对证,况且,石白海也已经解释了原因,当然,有一点不可否认,就是龚鸣书记说的负面影响问題。”

    “所以事情让人为难啊,我们不能搞袒护,但也不能糊涂。”郁长丰道,“方部长,你觉得事情怎样总结,给个意见。”

    “稳妥的解决方式就是把潘宝山调离松阳。”方岩道,“至于去向问題,不轻不重的厅级职位给他一个,说得过去就行,相当于平调嘛,如果就因为所谓的负面影响就把他挂起來晾着,便会有一个极其严重的后果:谁见了谁不顺眼,就想方设法不惜一切手段给人家搞点影响,让人家下台。”

    “嗯,的确。”郁长丰看了看方岩,点点头,又望向龚鸣,“龚鸣书记,你看呢。”

    “我看也是。”龚鸣回答得很干脆,“郁书记,既然这样,纪委方面会据此给潘宝山下一个合适的结论。”

    听到这里,郁长丰点点头,扫了扫手,

    方岩和龚鸣相视一笑,转身离去,

    不过很快,方岩又被郁长丰叫了回來,

    “酝酿已久的瑞东沿海综合开发中心可以挂牌了吧。”郁长丰问方岩,“你觉得潘宝山去中心做主任怎样。”

    “完全合适。”方岩道,“潘宝山有大略,适应能力也强,我对他的胜任有足够的信心。”

    “其实我的目的是让他有正当的身份和理由,继续抓好松阳的港口建设,那项工作沒有人比他更合适了。”郁长丰道,“要知道,松阳的港口发展对瑞东沿海整体发展效应的提升意义重大,一定得抓好。”

    “我会让他明晓的。”

    “那你尽快跟宝山沟通一下,让他做好准备,就在挂牌的当天,宣布对他的人事任命。”郁长丰道,“都要低调一些,尤其是挂牌,现在节俭办会办节,仪式要尽量简约。”

    “好的。”方岩一点头,道:“郁书记,还有个问題还得考虑一下,就是有关石白海的事情。”

    “石白海。”郁长丰沉思了一会,“他有沒有构成诬陷罪。”

    “具体说应该不是。”方岩道,“诬陷罪得有个前提,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意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而石白海所做的,并沒有要潘宝山受刑事追究的意思,他的目的只是想败坏潘宝山的生活作风,确切地说,应该是道德范畴的问題。”

    “新近最高法和最高检出台了关于网络犯罪的那个解释,能不能扫到他。”郁长丰问,“网上的话題转载和点击,应该都超标了吧。”

    “石白海的事可以不用那个杠杠卡,以源头定论就行,不能搞双重处理。”方岩道,“所以我觉得,还是用党的纪律处分他吧,撤销党内职务,暂且把他搁置一边,悬而不决,至于最后怎么处理,再等等。”

    “也好。”郁长丰显然很满意,“到时在会上你也说一下吧,本着维护瑞东的利益、不扩大影响的主旨,确实需要这么办。”

    “我在会上会提议的。”方岩道,“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也是组织工作的一项内容,当然了,还要和纪委龚鸣书记通个气,等会我就去找他,早落实早好。”

    “嗯。”郁长丰点点头,“行吧。” ( 官路逍遥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