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一十九章 计划调研

文 / 小农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之所以说蒋春雨的表现危险,是因为有罗祥通在场,对沒有取得信任的人,潘宝山从來保持着足够的警惕,而且居多时候,都潜意识地当成是假想敌來防范,这不是神经质,而是安全意识。

    潘宝山便尽快寻了个机会,端着酒杯大大方方地走到蒋春雨身边,说应该和她加深一杯,因为她在酒桌上是认识最早的人了,从他毕业到乡镇一上班,两人就可以说是同事了,换个说法就是老相识。

    这话一出,闹气氛起哄是难免的,而且还有人鼓掌说既然如此就喝个交杯酒,而且还要两杯,一个大交杯,一个小交杯,以示情深义厚,潘宝山忙摆摆手笑着说,喝两杯酒是沒问題的,不过交杯就免了,要不然弄假成真可是要犯大错误的,然后,他让大家继续喝各人的,相互端端杯也加深下交流,刚好给他点时间,跟老相识多聊几句。

    潘宝山说完就转过身对着蒋春雨,其他人一看也就作罢,两两捉对厮杀,继续喝酒交流,趁着这乱哄哄的机会,潘宝山告诉蒋春雨,现在人多眼杂耳朵乱,有些话不方便说,等有时间会单独找她聊聊。

    蒋春雨马上意识到,这是潘宝山在给她提醒,立刻点了点头说明白,然后就收起了滚烫的目光,于是,潘宝山马上提高了声调笑起來,说两句无关紧要的寒暄话,便回到座位上。

    屁股一落座,潘宝山就开始了新一轮敬酒,今天这场合多喝几杯有必要,因为既要表示与在座的交情深,又要感谢大家给面子。

    这么一來,场子就撑了下去,直到下午两点多钟,酒席才结束。

    潘宝山酒意很大,也就不回单位了,和其他有醉意的人一起留在广电局招待所休息,广电局招待所,对潘宝山來说并不陌生,不过在这里休息还是第一次。

    躺在床上,酒劲促发血液奔腾,往事如电影过眼一一浮现,潘宝山一时百感交集思绪万千,虽然脑袋昏昏,却怎么也睡不着,他很是担忧,从今往后是不是真的就被边缘化了,因为官场上居多讲的不是机遇,而是规律,像他这样的境遇,到底还能不能东山再起,说到出路,他也很明白,往后能靠的可能就只有江成鹏了,而且还不一定就能靠上,况且话说回來,能靠上又能走到什么程度,他觉得,江成鹏的可依赖性并不高,只是相互有所求的关系,如果有一天江成鹏觉得沒有必要再从他那里获取基础性支持的需要了,该怎么办。

    从未有过的危机感,突然袭上心头,潘宝山由担忧变得恐慌起來,继而,这种恐慌变成了愤怒,他痛恨令他深陷泥潭几乎丢掉政治生命的那几个人,,姚钢、廖望和戴永同。

    潘宝山躺不住了,他坐起身点了支烟,想了一阵,觉得现在时机应该已经成熟,自己到沿海综合开发中心做主任算是尘埃落定,此时出手还击,应该沒有什么人能过多地怀疑到他,但是,怒性思维最坏事,这一点他还沒忘记,毕竟情绪性的因素太多,想法容易片面化、极端化。

    所以,潘宝山掐灭了香烟,到卫生间冲洗了一下,顿时感觉清醒多了,之后回到床边坐下,再回过头來想问題,觉得还击姚钢他们的事情还得再缓一缓,相比之下,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就是如何向江成鹏靠拢,毕竟不管怎么说,那也算是一个机会。

    潘宝山立刻打电话给在隔壁休息的谭进文,要他过來谈个事,谭进文睡得迷迷糊糊,正舒服,但接到电话还是过來了,他知道潘宝山要谈的不是小事。

    “进文,中午这酒一喝,把我的思绪全打开了。”潘宝山递了支烟过去,自己也点了一支,撤身斜靠在床头上,慨叹道:“我得为下一步考虑考虑了,否则在开发中心也待不长,只要郁书记一退下去,我就会被段高航他们继续收拾。”

    “好。”谭进文很兴奋,“只要你在这方面有意识了,行动了,肯定就会成功。”

    “成什么功。”潘宝山探身弹了弹烟灰,摇头道:“我可是一点底都沒有啊,只有摸着石头过河,边走边看。”

    “第一步是什么。”谭进文不罗嗦。

    “朝江成鹏靠拢靠拢。”潘宝山道,“方部长跟我说过,他也是下一任省长候选人选,跟万少泉竞争,所以,我觉得应该及时跟他靠上,以便日后得些便利。”

    “哦,那是需要。”谭进文道,“往江成鹏身边贴,应该有机会吧,他也在到处拉人壮大势力。”

    “那种靠拢法不牢靠,粘连性不强。”潘宝山道,“必须得走不寻常的路子,让他真正把我当成可信、可靠的人看待。”

    “不寻常的路子,那就是不同寻常的需求了。”谭进文皱起眉头,“那种可能性多是可遇不可求的啊。”

    “可以主动创造。”潘宝山立刻接话,“你想想,万少泉那种人看着自己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能坐得住。”

    “嚯,还真是。”谭进文听了一下开了窍,激动地说道:“万少泉肯定会暗中拆江成鹏的台,如果你能及时帮江成鹏排除危险,那就是不同寻常的需求。”

    “沒错。”潘宝山点起了头,“所以从现在开始就要做准备,我认为万少泉会在两性问題上给江成鹏制造麻烦,经济问題上,方部长说江成鹏的身上沒什么可下手的地方。”

    “不过,两性问題也不容易。”谭进文吸着冷气道,“到了他们那个份上,凡事都很小心,更别说高危性的男女方面的事情了。”

    “那是因为我们处在低层次和外围的位面,沒有站到江成鹏所在的层面高度上,也沒有深入到他的圈子里,所以不了解他生活的方方面面。”潘宝山道,“而万少泉就不一样了,他是了解的,所以就有下手的可能。”

    “要了解江成鹏的生活圈子也不是沒有可能,我打听一下。”谭进文道,“找颜文明就行,一來他和江成鹏的关系现在是越來越好,二來毕竟是招待所所长嘛,虽然是二招的,但在生活方面接触的机会也是不少的。”

    “哦,那好。”潘宝山一点头,“这事得抓紧,早一天是一天,也许我将來的命运就靠这件事來维系了。”

    “你放心,等会我就去找颜文明。”谭进文道,“本來我打算晚上继续整个场子,找几个熟人再端端酒杯,也就算了吧。”

    “喝酒的事就放一放。”潘宝山道,“还是干点要急的,我这边的时间也挺紧,在沿海开发集团成立的事沒有眉目之前,得去各个沿海城市走一圈,到一线调研了解是工作的需要,也是最有效的工作方式。”

    “那是必须的。”谭进文道,“不对各个沿海城市的经济发展状况,尤其是港口经济的发展情况进行一番了解,沒有一个较为深入、全面的掌握,怎么能进行总体的规划制订,我看从现在开始你就得策划,从南到北走一趟,不就是迅光、绵之、长基、友同和松阳五个城市嘛,十天半月的时间也就够了。”

    “再稍微等等。”潘宝山道,“现在我身边沒有足够可信的人,中心的副主任和办公室的几个人,我都不熟悉,沒准还可能是段高航那边安排过來的,得防着点。”

    “也对。”谭进文道,“不过等你考察好了可信度,时间怕是來不及吧。”

    “我不是考察人,而是在等人。”潘宝山道,“我跟方部长提过,要把曹建兴调过來。”

    “那可就太好了。”谭进文道,“有自己人在,相当于就是一件防弹服,那安全性一下可就能上去不少。”

    “再等两天,实在不行我就催催方部长,让他加快点调度。”潘宝山道,“不过说真的,我还真不太好意思开口。”

    “什么事还不好意思开口。”谭进文道,“说句难听的话,那都是关系到生死的事,容不得不好意思。”

    “是啊,现在还不是讲脸皮厚薄的时候。”潘宝山点了点头,“过两天吧,再过两天沒动静我就找过去。”

    潘宝山话是这么说,但不管怎样,这事还是让他觉得有点为难。

    然而实际上一切都挺好,仅仅过去一天,曹建兴就提着包來中心报道了,原來,方岩对潘宝山的这个提议很重视,他知道其中的重要性,关系到潘宝山的工作迅速全面地开展,所以立刻就责成办公室与松阳方面联系,加急办理了调动手续,将曹建兴调到了潘宝山身边,正处级秘书。

    曹建兴的及时到來,让潘宝山精神大振,他不忘给方岩去个电话表示感谢,方岩说不见外,并问潘宝山有沒有加紧活动一下。

    “方部长,活动什么。”潘宝山还真是不明白方岩的意思。

    “跟郁书记接触接触啊。”方岩道,“最近他事情多,可能沒工夫主动关心你的事,但你不能太被动啊,该主动汇报的要汇报,要让他看到你的热情和积极主动性。”

    “唉,方部长,这时间太短,沒开展什么工作,汇报缺乏主題,我怕郁书记嫌我沒事瞎蹿悠啊。”潘宝山哀叹起來。 ( 官路逍遥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