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二章 进核心圈

文 / 小农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找孔军凯帮忙要亲自过去说话,潘宝山即刻前往松阳。

    回松阳,潘宝山并不想悄无声息,所以就打着视察港口推进建设的名义,这也确实也需要,两亿扶助资金投了过去,自然要适度关注。

    地方主接的是高厚松,姚钢和廖望不出面,潘宝山也不稀罕,当然,谈话的焦点也离不开他们,高厚松说,现在姚钢和廖望似乎真的出了问題,两人不管是当面还是背后都沒了交流,姚钢只顾干自己的,两眼盯着钱乱搞规划,大上消费型项目,从基建上捞钱,廖望根本就不问事,只是做好日常的政务工作就作罢。

    “廖望不问事,可以趁机树立个好好市长的形象,不捣乱不拆台,识大体顾大局。”潘宝山道,“他和姚钢也是各取所需吧。”

    “应该是如此。”高厚松道,“不过我觉得姚钢很危险,眼下他又高调搞了个大动作,主张集中力量开发百长新区,也就是百源和长陵两区的交界处的地方,那可是个浩大的工程啊。”

    “完全沒有必要。”潘宝山摇了摇头,“以目前的发展形势看,百源还好一点,具备外扩的能力,而长陵就不行了,强行外接融合势必会造成内圈亏空,得不偿失,而且现在松阳的发展趋势是向东依靠大海,姚钢不是背道而驰么。”

    “是啊,市里的领导班子也都不看好,因为姚钢所主张的百长新区,沒有任何经济支撑,除了零星半点的小企业,其他看不到任何项目。”高厚松道,“但姚钢大搞一言堂,说什么只要有了人气,就什么都会有,所以首要的就是搞开发建设,积聚人气,所以那里有的只是两区部分机关和事业单位在建的办公楼,其实呢,他只是想创造伸手捞钱的有利条件而已。”

    “姚钢早就站在危险的边缘了,他的利益链条太庞杂,容易出事,而且一出事就会整体崩盘。”潘宝山道,“一个岌岌可危的人,不谈也罢,就由着他自取灭亡。”

    “潘书记,以我看也不是自取灭亡那么简单。”高厚松道,“沒准廖望会暗中推波助澜,早点把姚钢给弄下來,然后自己上位书记的宝座。”

    “是也难说,狼狈为奸过后就是敌手了,谁能取胜,就看谁下口快。”潘宝山道,“就他们两人來看很明显,胜者非廖望莫属。”

    “那对我们应该是不利的。”高厚松道,“姚钢现在感兴趣的是捞钱,似乎对权势斗争看淡了,人事上根本就不过问,不搞什么排除异己的动作,如果让廖望上了台,恐怕就沒有今天这种安稳日子了。”

    “沒错,只要廖望掌权,估计跟我沾边的人都会受到排挤。”潘宝山道,“所以我也一直在想,是不是该想法子尽量保住姚钢,让他撑到年龄再下台,拖上几年,对我这边的人反而有利,不过我又觉得那太自私,毕竟姚钢在台上,祸害的是整个松阳市,而廖望嘛,虽然他上台后会整我们这边的一批人,但从全市发展的角度來看,其贡献还是要比姚钢大得多的。”

    “潘书记啊,你就别想太多了,在这件事上无非就是仁和义的问題,二者只能取其一了。”高厚松道,“其实,有些事也不是我们能左右的,特别是省里的那些个关系,所以还是顺其自然吧,走到哪一步再采取相应的措施。”

    “也只能如此了。”潘宝山道,“想多了只能徒增烦恼,因为现在我连自保都还吃力呢。”

    “潘书记,你的情况从事理上我沒法分析出什么,但在信念上我相信以后一切都会比现在好起來。”高厚松道,“如果非要找一点依据,我觉得就是抓住最后的一段时间,在省委郁长丰书记沒退下來之前,让他帮忙想个出路。”

    “呵呵,你真是高看我了,郁书记那边可不是我随便就能靠上去的。”潘宝山道,“好了厚松,感谢你的关心,不瞒你说,事情到了如今的地步,就连我自己也懒得去想自己的将來了,人啊,就这样,很多时候就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原因不是懒惰,而是找不到出路,只有得过且过。”

    高厚松听了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他知道潘宝山也许真的是无能为力,但绝不会束手待毙,肯定会想办法寻找出路,但至于到底怎么奋争法,他并不能帮上什么,所以这方面不说也罢。

    “对了潘书记,万军來过两次。”高厚松转了话題,“对港口的建设指指点点,尽调毛病。”

    “那是在意料之中的。”潘宝山道,“作为沿海开发集团的监事会主席,在投资方面找茬是他的专项能耐。”

    “他是很嚣张的一个人,我看跟姚钢有的一拼。”高厚松道,“两人在酒桌上简直就沒了别人说话的权利,都得听他们的‘高端’发声。”

    “廖望呢。”潘宝山道,“他有如何表现。”

    “他能沉得住,好像置身事外,摆的是另一番姿态。”高厚松道,“因为万军对他也算是敬重的。”

    “廖望是万少泉的心腹,万军自然不敢轻看他。”潘宝山道,“面子总归是在的,而且廖望确实也是个有能耐的人。”

    “是啊,廖望的存在,对我们來说安全隐患很大。”高厚松道,“潘书记,我觉得我们可以先下手为强,适当压制廖望,甚至是把他打翻在地。”

    “嗯。”潘宝山点了点头,闭目沉思,这次回來,高厚松的表现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好像一下子站到了他的核心圈,动辄以“我们”來征讨姚钢和廖望他们,当然,潘宝山并不怀疑高厚松的忠诚度,他相信高厚松绝不会玩无间道。

    的确,高厚松并无二心,他只是想主动表明自己的队列,并沒有因为在姚钢和廖望的手底下而动摇步向。

    潘宝山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沉思过后抬手拍了拍高厚松的肩膀,“厚松,你的提议很好,我们是该对廖望采取一定的措施,起码要有充分的准备。”

    “是的,不准备肯定不行,因为廖望的手紧,嘴也紧,想对他下手很难。”高厚松道,“我带着暗中观察吧,也许能抓到点线索。”

    “好,那你就多上上心。”潘宝山一抿嘴,笑道:“今天就这样吧,我还要找孔市长谈点事。”

    “不到港口看看了。”高厚松道,“现在已经有模样了。”

    “港口就不去了,这次回來其实主要是找孔军凯。”潘宝山道,“完了还得赶紧回双临。”

    “好的潘书记,那你赶紧忙去。”高厚松道,“反正这边有情况我会及时汇报的。”

    潘宝山点点头,高厚松的表现让他很满意,情绪顿时高涨了不少,“厚松,等我跟孔市长谈完话,如果时间來得及中午一起吃个午饭。”

    “行,那我先安排地方。”高厚松道,“还叫上谁。”

    “把彭自來喊上就行。”潘宝山道,“其他人就算了。”

    说完这些,潘宝山看了看时间,不是太早,于是忙和高厚松道别,去找孔军凯。

    孔军凯对潘宝山的看法一直很好,虽然从沒有明确说过,但心里是把他看成朋友的,所以,他对潘宝山的到來感到非常高兴。

    一见面,潘宝山就拿出一幅当代山水画,说是有人送给他的,他不懂什么字画,说不出个明堂,也沒欣赏的乐趣,所以这次來松阳刚好就带了过來。

    孔军凯在这方面算是行家了,他接了过去展开一看,说别看是当代画作,也不是花三两个钱就能买到,起码要七八万,潘宝山一听暗暗称赞,这幅画是他來松阳之前让鱿鱼到字画市场走了一趟,花将近十万买的。

    “什么七八万,在我手里一分钱都不值。”潘宝山笑道,“本來收到这幅画的时候我沒打算要,不过想到了老兄你在这方面有兴趣,所以就留了下來,宝剑虽然不太好,但好歹也能赠英雄啊。”

    “哈哈,那怎么好意思呢。”**凯笑了起來,“老是让你惦记着,实在是过意不去啊。”

    “这是什么话。”潘宝山摇着头笑道,“只是今天这情况,带的可能不是时候。”

    “嗯。”**凯稍稍一愣,随即笑道:“如果存在不是时候的情况,那就任何情况都不是时候。”

    “我懂,这话我懂啊。”潘宝山忙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我也沒什么不好意思的了,眼下实在是有点事情想请老兄帮忙。”

    “尽管说,帮忙的事还有什么不好意思。”孔军凯道,“只是我并不善于打关系,而且自身的条件也有限,怕是有些事会心有余而力不足,当然,只要是力所能及的,当然不在话下。”

    “那好,我就直说了。”潘宝山道,“我有个朋友在双临搞房地产开发,前几天被竞争对手下了黑手,报警后结果沒法处理,因为上面有人说话压着,后來了解到,说话的人就是双临市公安局局长,以前我就知道,双临市公安局长赵辉跟你是同学,所以我就想,能不能请你出个面,了解一下到底是谁在施压,因为我很清楚,赵辉说话压事,肯定是受人所托。”

    “哦,那事不难。”孔军凯听后呵呵一笑,“我给他打个电话就可以搞清楚,不过为了显示重视的程度,我还是去一趟双临,跟他面谈。” ( 官路逍遥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