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八十七章 暂不收网

文 / 小农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庄文彦找了她以前结交的一个年轻小混子,从外貌上看绝对光鲜,而且名字也好听,叫骆若轩,乍一听、一看,百分百是个内涵气质男,可实际上就是吃喝玩乐的货。

    人靠衣服马靠鞍,打扮一下迷神仙,庄文彦把骆若轩好好包装了一下,走清纯路线,还给他弄了假硕士文凭,目前的身份是半读学生,正在攻读另一个专业的学士学位。

    接下來,庄文彦就找了相当关系,把骆若轩安排进了双临一家沒有店名的健身会馆内做服务员,专门给客人递毛巾、端水。

    这家健身会馆不简单,來的人多是高官家眷,有头有脸,辛安雪就是这里的高级贵宾之一,沒有意外的情况,一般一周要來两次,要么是下午,要么是晚上。

    因为事前有过交待,骆若轩知道辛安雪的样子,所以他就有意无意地在她面前勤快地跑來跑去,做好服务。

    高频率出现的身影,引起了辛安雪的注意,休息的时候,她问端着山泉水过來的骆若轩是不是新來不久,以前好像沒见过,骆若轩点点头,说是利用学习之外的时间体验生活,同时赚取学费。

    知道骆若轩是研究生毕业,又正在攻读第二个学位,辛安雪对他顿生好感,好学上进、阳光帅气的小伙子,对女人來说当然是赏心悦目的。

    骆若轩在这方面是把好手,一看辛安雪的眼神就知道,起码他不被排斥,于是便开始演戏,开始姐长姐短地称呼她。

    辛安雪很受用,之后每次來健身的时候,聊得也就逐渐多了起來,骆若轩也开始慢慢地展现他情意萌生的样子,假装不知道她的身份,还问回去的时候需不需要护送,特别是她晚上來的时候,他更是坚持,说像她这么优异的女性,晚上一个人走路很不安全。

    听了这话,辛安雪笑了笑,说她不走路,开车,骆若轩马上装作害羞的样子,红着脸低着头,抓抓耳朵,说他忘了,來这里的都不是一般人。

    辛安雪见了骆若轩这样,很有成就感,同时还伴着一丝难以名状的窃喜,接下來的日子,她再來健身的时候,就不让秘书陪了,真的是自己开车过來。

    接下來的一段时间,两人相谈甚欢,骆若轩又故意制造了几次小浪漫,把辛安雪弄得如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很有甜蜜感。

    不过很快,情况发生了变化,辛安雪发现骆若轩对她变得冷淡了,而且好像还有意躲着她,一刹那,她有种小小的失落,健身结束后,她特意走到骆若轩跟前,问怎么不理她了。

    骆若轩的表情很严肃,说他知道了她的身份,是省里的高官,让他有敬畏感,所以不敢近距离接触。

    辛安雪笑了,觉得骆若轩很单纯,还是象牙塔内的人,沒有过多地沾染社会污浊之气,因此,对他的好感也就得到了迅速加倍提升,交谈,内容也就更为实际了,她问骆若轩,怎么还在学习,骆若轩说,去年研究生毕业后,参加了公务员考试,笔试成绩第一,但最终还是沒有被录取,他很受打击,决定再拿一个硕士学位,双硕士相当于是博士,可能考公务员能得到加分,会更容易些。

    这样的经历,让辛安雪很感叹,她问骆若轩想不想当公务员,即便是一个硕士学位也是有一定优势的,骆若轩知道那不可能,学历是假的,容易露馅,所以他摇摇头,说现在已经开始怀疑当初的决定了,如今,他更喜欢经商。

    辛安雪说,有钱的机会很多,但有权的机会不多,必须从一开始就抓住,尤其是男人,经商不是最佳选择,应该有更高的追求,从政。

    骆若轩还是摇头,说他对公务员考试已经开始严重抵触,提到考试就浑身不舒服,有发自内心的排斥,所以,即便是参加考试,肯定也不会取得理想的成绩,尽是浪费时间。

    辛安雪看着骆若轩,说她可以帮忙,不通过考试就能成为公务员,骆若轩说那不可能,现在干什么都是逢进必考,社会监督很强,根本就沒法操作,辛安雪笑了笑,说她可以打招呼,以引进人才的方式,让他进入一个不起眼的事业单位,过个一年半载就提拔到虚职上弄个副科,然后,再慢慢转移到实职的位子上,那样一來,就有了以采取领导职务任命制方式进入公务员队伍的可能,或者是通过竞争上岗、干部交流等方式,也可以把身份转换过去。

    骆若轩听得很“感动”,立刻趁机上前给了辛安雪一个热烈的拥抱,感谢她的好心好意。

    辛安雪被骆若轩抱住,一下感觉到了一股年轻的热力,让她浑身发烫。

    这一次,骆若轩仅仅是拥抱,沒一会就松开了手,刚开始,必须有节度,他知道,辛安雪的心理防线已经松动,接下來只是个时间的问題。

    沒错,辛安雪久已沉睡的感觉被骆若轩唤醒,觉得可以把他发展成自己的人,那也算是对自己“无私”奉献的一个补偿,所以,很快她就让秘书跟双临市博物馆打招呼,要安排一个人进去工作。

    市委书记,更是省委常委,辛安雪发话谁能不听,所以,甚至在骆若轩还沒整理好相关材料后,就已经被找到博物馆上班了。

    材料沒整理,不是动作慢,而是根本就沒法整理,所有的一切都是造假,哪里能拿得出手,骆若轩问庄文彦该怎么办,庄文彦说好办,只管把假的拿过去就行,因为招呼是辛安雪打的,下边的人难道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肯定是睁一眼闭一眼。

    事实的确如此,骆若轩把一套造假的材料递交上去后,沒有反馈回來任何问題,他竟然顺利成章地成了一名有编制的事业单位人员。

    作为感谢,骆若轩请辛安雪吃饭,地点选在一家颇具情调的咖啡馆,也就是在这里,骆若轩跨出了关键性的一步,将辛安雪彻底拿下。

    完事后,极度满足的辛安雪向骆若轩许诺,说以后肯定会帮他弄到公务员队伍中去,让他不断得到发展。

    骆若轩顿时迷失了,辨不清方向,他觉得依靠辛安雪简直就是平步青云的事,还需要顾及庄文彦么,不用。

    不过骆若轩小看了庄文彦。

    一段时间后,庄文彦发现骆若轩的情况不对,似乎有弄假成真可能,于是找到了他,敲响了警钟。

    庄文彦告诉骆若轩,她掌握着一切原始性的情况,如果他敢违背当初的约定,那她就把真相抖落出來,让他一无所有,相反,如果乖乖地听话,将会得到更多的好处,除了约定的报酬,还能让他继续混仕途。

    “你怎么能保证我不出问題。”骆若轩问。

    “只要你及时把跟辛安雪鬼混的证据拿给我就行,我也不捅破,只是暗中找辛安雪要挟一下。”庄文彦道,“放心,我就说是我通过自己的努力拿到了证据,那样的话,你就不会暴露了。”

    “可辛安雪要是出了问題,不是要殃及池鱼。”骆若轩道,“我会被带出來的。”

    “我可沒说要让辛安雪出事。”庄文彦道,“刚才不是说了嘛,只是拿着证据暗地里找她,牵她的鼻子而已。”

    “那我提供的证据可不能太私密,因为有些场景只能是我们两个人知道。”骆若轩道,“只要一露出來,那我肯定就会被怀疑。”

    “既然这样,你就充分利用开放式的环境呗,到时也好说是我**的。”庄文彦道,“不过那样的话,约定的酬金可就沒了啊,两下抵消,你升官还是发财,就从辛安雪那里找吧。”

    骆若轩琢磨着,有了辛安雪,官职都不愁了,还能愁沒钱,所以,马上就答应了下來,庄文彦说那一言为定,让他赶紧提供证据,骆若轩也不含糊,很快就想办法把他和辛安雪在车里、路边甚至是楼道里亲热的场景给拍录了下來,送到庄文彦手中。

    证据到手,庄文彦立刻跟鱿鱼商量,什么时候动手,鱿鱼说先等等,现在手头上还有项目,干完再说,到时一心一意对付辛安雪,庄文彦觉得也有道理,点头同意。

    随后,鱿鱼便一边夸庄文彦能干,一边暗中向潘宝山汇报,问要不要收网。

    潘宝山说还不着急,毕竟辛安雪那边还沒有搞实际动作,证据先留着,当作暗器一招制敌,现在,最需要关注的是丁薇,她那边的情况是越來越糟糕。

    丁薇那个女人,已经要跟邓如美摊牌了。

    原來,由于穆甲建的出现,韩元捷想趁机打个如意算盘,想把丁薇引过去,让她投入他的怀抱,以转嫁危机,所以,随后他又想尽办法,给穆甲建介绍了几个项目,同时让丁薇也参与,增加他们接触的机会,还不断地旁敲侧击,让她叮嘱穆甲建,说能赚大钱,但敏感的丁薇看出了苗头,在摸到了韩元捷的心思后,直接告诉他,说穆甲建兜里那两个钱算什么,不值得一提,因为她深知,权力才是最好的赚钱工具,韩元捷一听,心里顿时一阵发紧,接着就是一阵绞痛,他怕了,真的怕了,然而这还不算,丁薇知道,想要牢牢拴住韩元捷,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把和他的关系从下搬到地上,怎么办,结婚,这个念头一出來,丁薇自己也吓了一跳,不过再想想也沒有什么不可能,当然,她知道得慢慢來,找合适的机会慢慢说,否则会把韩元捷吓晕的。

    也正是如此,丁薇开始向邓如美说不。 ( 官路逍遥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