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二十九章 全线出击

文 / 小农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江成鹏被列入打击范围,韩元捷顿时找到了兴奋点,毕竟跟自己的职位升迁息息相关,他想把这事放到了第一位,不过段高航并不同意,说人手足够,要全面铺开,逐个击破会给对方足够的空间集聚抗点,难度相对会加大。

    段高航这么说,韩元捷也无可奈何,只好召集田阁、辛安雪和万军开了个小会,进行分工。

    “这次行动,场面和力度是前所未有的,可以说,事关我们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所以各位一定要瞪起眼來。”韩元捷的表情很严肃,“不说要全面胜出,但起码要保证有所收获。”

    “韩省长,是不是要深挖潘宝山的根基。”田阁问。

    “说深挖根基也可以,说直接对主体动手也行。”韩元捷道,“你们也都知道,江山集团可以说是潘宝山事业的一半依托,他真正底实的几个关系人,几乎都在江山集团。”

    “江山集团的名望在瑞东不算小,目前他们正在开发建设的双迅绵新城炙手可热,客观地讲也是瑞东的一大政绩和形象工程,这个时候对集团动手,是不是很合适。”田阁提出疑问。

    “我看沒有什么不合适,双迅绵新城不是只有江山集团才能运作的,江山集团不在了,政府可以介入筹划,重新吸纳有实力的企业接手。”韩元捷道,“关键的问題是,能不能找到攻破江山集团的缺口,要知道潘宝山是个无比狡猾的家伙,江山集团对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他的重视程度也可想而知。”

    “潘宝山对江山集团的关切程度,很多方面应该是高于其官场上的,因为他知道利害所在。”辛安雪装出一脸思考的样子,跟话道:“所以我预感到对江山集团的行动,也难有收获。”

    辛安雪这么说是打下个埋伏,以免到时段高航和韩元捷下死命令非要攻破江山集团不可,夹在中间会弄得很难受,毕竟她要为潘宝山考虑,因为有把柄被握,那是沒办法的事,类似问題同样存在于田阁身上,因此他一听辛安雪的发言,立刻附和了上去。

    “这个事情也是我所担忧的,弄不好就是白费功夫耗费精力。”田阁很慎重地点着头,带着愁容道,“那样的话,就有点得不偿失了,还会影响其他条线的功效。”

    此刻,万军也有点按捺不住,插言道:“对江山集团,我早就盯着了,不过很遗憾,还真沒发现什么大漏洞。”

    “嗯。”韩元捷听着,不住地点头,说实话,眼下他对冲击江山集团的事并不怎么上心,他只想着如何能扳倒江成鹏给自己创造机会,所以对田阁、辛安雪和万军的意见也沒多去多想,仅就现象谈问題,“你们说的有道理,潘宝山为人狡诈,既然江山集团对他的重要性极高,所以必然会采取高度的安保措施。”他说道,“但是,我们也不能被预计的困难吓倒,有些事该做的还是要做。”

    “是的韩省长,不管怎样还是要努力一下,我们就多分些精力好了。”田阁知道怎么回圆,以显示自己的忠诚度,“此番行动,不说毕其功于一役,也可以说是振聋发聩的一击,所以多吃点苦、多受点累也是理所当然的。”

    “嗯,那我就分分工。”韩元捷道,“江山集团方面的事情,由田秘书长和万军联手打过去,要尽最大的可能挖掘些东西出來。”

    “我需要做些什么。”辛安雪问得很急切,她不想表现出落后,当然,更多的是为掩盖自己的心虚。

    “你发动关系网,查一下谭进文的底子,在瑞东,他可以说是潘宝山的一大根柱,必须摧折掉。”韩元捷道,“具体查办的时候,要回头看,看他在以前的职位上有沒有可抓的东西,那是个薄弱的环节。”

    “嗯,我看应该沒什么问題,有韩省长坐镇统一指挥,那还不势如破竹。”辛安雪笑答。

    “不要那么说,这次行动大家都有事做,我可以坐镇,但还不能统一指挥。”韩元捷被臆想的成功激荡着,忍不住咧了下嘴,“刚才我说了,既然是全面出击,那就要横向到边。”

    “韩省长,这么说來,你那边还有大行动。”田阁笑问。

    “作为省政府秘书长的谭进文都动了,那还不对省长也摇晃一下。”韩元捷说完哼笑了起來,“中央巡视组在瑞东驻期是两个月,好机会啊。”

    田阁听后心里“咯噔”一下,但迅即笑道:“嗯,的确如此,巡视组的到來,就是天赐良机,只是江成鹏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其他似乎很低调啊,不知道能否抓到准点。”

    “那些你就不要考虑了,各自把手上的事情做好就行,要知道我们面对的都不是简单人物,所以分心不得。”韩元捷微微一笑,看了看手表,“那就这样,大家分头行动,有什么情况及时向我汇报。”

    情况,当然会有,不过和韩元捷预想的不一样,而且听汇报的人也不是他,是潘宝山,田阁、辛安雪还有万军,都先后直接或间接地去了信息,说明了情况。

    潘宝山获悉后颇感震惊,他知道会遭受到新一轮的攻击,但沒想到会如此严重,好在是有田阁等人暗中策应,所以江山集团和谭进文应该沒有什么事,倒是江成鹏的问題很棘手。

    此番情形,不得不回瑞东一趟,密见江成鹏,另外也要嘱咐一下江山集团和谭进文方面的事情。

    当夜,潘宝山抵达双临,直接到江成鹏家里。

    江成鹏的性子现在也不怎么沉稳,听说了情况后“啪”一声就把手里的茶杯摔了出去,“他妈的,稍微给他们点好脸色,就要骑到我头上拉屎。”

    “江省长,不要气怒,那样只会让事情变的更加糟糕。”潘宝山忙安慰道,“眼下最要紧的是做好防御,然后好好策划一下,打个漂亮的还击。”

    “防御不要紧,我自信自己的根底。”江成鹏喘了几口长气,道:“前前后后,我是帮人办了不少事,但从來沒有伸过手,而且,所办的事情也并非都违法乱纪,就是有个别违法乱纪的情况,也能攻守合一。”

    “那些我相信,不过在我看來并不是重点。”潘宝山道,“江省长,有些话今天也不好意思不说了。”

    “有什么尽管讲,咱们还不是掏心窝的关系吗。”江成鹏一招手,让一旁神色紧张的夫人重新倒茶。

    “江省长,深更半夜的就让嫂夫人先休息吧,咱们到书房去慢慢说,我这心绪也有点乱,得好好整理整理。”潘宝山叹着气道,“实在是沒想到,他们这次竟然是如此來势汹汹,让我感到几欲不可挡啊。”

    “谁说不是呢,真是堵得慌。”江成鹏对夫人一扫手,“你先去歇着吧,也帮不上忙,耳不听心不烦,就少操点心吧。”

    潘宝山和江成鹏來到书房,放低了声音,“江省长,接着刚才说,我所担心的是你在男女关系上,是不是要重视起來。”

    “男女关系。”江成鹏愣了一下,抿了抿嘴,道:“那方面的事情多是也不用担心。”

    “有沒有。”潘宝山紧问。

    “有。”说到这里,江成鹏的腰身有点垮,“不过就一个,而且也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到现在已经沒了往來。”

    “那么干净。”

    “那个女人总体來说还可以,不贪心,而且该给的、能给的我也都给了,她很满足。”江成鹏道,“我跟她都说开了,只能如此,如果刹不住,最后谁都一无是处。”

    “如果沒有段高航和韩元捷的攻击,你们之间的事情我想也沒多大问題。”潘宝山紧锁眉头,“不过处于特别环境下,还是不能大意,万一他们嗅到点什么,狠命挖下去,不也麻烦。”

    “嗯。”江成鹏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按理说他们应该会有所耳闻,毕竟当时我也沒有做到密不透风,多少是会有些线索的。”

    “如此说來,还是该提前做好准备工作。”潘宝山道,“万万大意不得啊,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教训來得很深刻。”

    “我马上就找她好好谈谈,把事情讲明白,让她守口如瓶。”江成鹏道,“实在不行就给她点钱,让她躲起來。”

    “不是实在不行,而是势在必行,必须让她躲起來,否则一旦让对方找到,一切就都完了。”潘宝山道,“如果不信,我可以让人试探一下,那时你就知道其中的厉害了,正好,也顺势将她控制起來,以免落入对方之手。”

    “会不会有点过分。”江成鹏似乎并不怎么赞同。

    “江省长,我觉得已经是十万火急了,你怎么还不紧不慢。”潘宝山道,“可以这么跟你说,现在的段高航和韩元捷,估计在争分夺秒地撒开网寻找那个女人,一旦他们得手,你必死无疑。”

    “哦,也是。”江成鹏垂下头,叹了口气,“那我们就赶紧行动吧。”

    潘宝山松了口气,立刻通知鱿鱼,让他亲自负责此次行动。 ( 官路逍遥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