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4.三十四章

文 / 北风88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www.GuangChangXiaoShuo.org 专业官场小说网    [第1章第一卷:无罪的死囚]

    第34节三十四章

    但是,假设这种传闻是事实,那么就不能排除另一种假设,即在发生凶案的那一个夜晚,晋雯美不仅和死者郝大龙发生过性关系,而且还和郝大龙以外的男人发生过性关系。由此也不能排除发生了争风吃醋的争斗导致命案的可能。如果这种假设不能被排除,那么,这另一个男人是谁?而警方却简单、武断地否定了这种假设。并且认为,即使是这一假设成立,也可能是晋雯美在和郝大龙发生性关系之前与另外一个男人的又一次风流。另外,即使是真有这样一个男子,要排查起来也非常困难,一个有五十多万人的城市,茫茫人海,仅凭几滴精液去寻找这个男人如大海捞针,不仅难度非常大。而且如果真的这样去做,不仅会影响上级迅速破案的精神宗旨,也会让案件的侦破工作陷入茫无头绪的窘境,失去目标和方向,案件的了结也就没有了时日。而且寻找这个莫须有的男子纯属于节外生枝。没有必要。乔宝山认为这是警方为自己在侦破工作中的严重失误推卸责任,是一种极不负责的无力的托词。而警方则认为乔宝山是求全责备,只说话,不干活儿,当然不腰疼。

    为此引起的争执,由刑庭庭长白裕民调解了事。除了这些疑点之外,乔宝山在审理此案的过程中,还听到了一种更令人吃惊的说法,在对现场尸体的弹痕检验时,有个年轻的法医怀疑留在晋雯美太阳穴上的弹孔像是死者自己把枪口抵在太阳穴上开枪射击的结果。如果这种推论成立,晋雯美就很可能是自杀。但是这种说法受到了大部分侦查员和另一位法医的驳斥。理由是现场发现了另一个人进入房间翻动寻找什么东西的痕迹,而且,晋雯丽头部和喷溅在脸上的血迹被人揩擦过。死者不可能在死后再揩擦自己的血迹。而乔宝山则认为这恰恰能够反映留在晋雯美体内没有经过检验就草草处理的精液的可疑,这一案件极有可能是那位位在晋雯美身体中留下精液的男子所为。

    然而诸多疑点的提出并没有影响审判委员会对武若林死刑的判决。

    案件经过五次庭审和辩论,争执不下。最后提交了审判委员会进行最后的裁决。审判委员会以十一票对四票的表决结果认定武若林有罪,判处死刑,报告高级人民法院核准。

    在审判委员会的会议结束后,乔宝山激愤地对自己意见的支持者周利民说:“这样的判决简直是草菅人命,拿生命作儿戏。上级尽快结案的指示是圣旨吗?刑侦、案件审理讲究的是证据,是科学和法律准绳,而不是领导的一道命令就可以快速结案的。我们这是法院啊,是代表公正、公平、和正义的机关,怎能这样草率判决?万一这是一起冤案怎么办?一个人被枪毙了是不会重生的,草率地对一个人无辜者处以死刑,这和杀人犯没有区别,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个杀人犯杀人毁掉的不过是一条或数条生命,可法院的冤狱和法官的枉法裁决扼杀的是正义、公理、公平,这比杀人犯都可恶百倍。”

    “你说得不错,这个道理他们也懂,但别人的生命,国法的尊严是一件和他们无关的事,假设某个法官错判一个冤案,错杀一个人,法律问责这个法官,也同样以草菅人命罪或判处这个法官入狱或者杀头,那么他们肯定不会这样断案。只可惜,世界还没有这样的法律,所以,冤案从古至今,从来都不断。”——

    本作品的创作初衷十分明确,为了中国法制的进步。作品剖析了司法**的根源:有**的地方,必有司法**。而司法**是社会**的聚焦点和集中表现。有司法**的的地方,必有贫穷、民生凋敝和类似佘祥林、赵作海、杜培武之类的冤假错案。反过来,有民不聊生、贫困和类似佘祥林、赵作海、杜培武冤案的地方一定会有像文强那样的政治犯罪集团在执政掌权,这简直是一定的,它们是因果关系,相辅相成。可惜许多政治家或视而不见或视为小事不屑一顾。岂不知,司法**,冤狱是一件丧失民心根本动摇国基大业的大事。就连封建时代的国君都懂得“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的道理。作者希望读者在阅读作品时,能参与互动,谈一下自 ( 天网黑洞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4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