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章 明传电报

文 / 一笑也是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就在这时候,周绍松的秘书罗定山匆匆走进了会场,让厅长去接京城来的电话。周绍松二话不说就起身离了座,其余的人当然只能是枯守等待。要做的事,大概就是抽烟闲聊了。

    从一般人的想法来说,jǐng察被刺杀在值勤岗位上,jǐng察部连夜来电了解情况,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在有心中人的耳中,就稍许觉得其中另有奥妙。

    如果是jǐng察部来电,罗秘书就不会只说是京城来电。那如果不是jǐng察部来电,又有谁会在这个敏感时间打来电话呢?

    这些人想得确实不错,打电话的人,确实不是jǐng察部的领导。尽管如此,说的也是与任笑天被刺杀有关的事情。接过电话的周厅长,得知了京城会议的一些情况,也知道了jǐng察部的专家组明天上午就要到达的消息。

    回到会议室的周厅长,不动声sè的继续主持会议。他刚刚坐下不久,罗秘书又跑了进来,手中拿着两页纸的‘明传电报’。周绍松也不接过电文,只是说了一个‘读’字,就端起了放在自己面前的茶杯。看得出来,他对电报的内容已经有所了解。

    罗秘书朗读的‘明传电报’:jǐng察部成立以副部长孙弘宁为组长的专家组,全权负责这起暗杀事件的查处,必须在半月之内破获此案,否则,将会追究领导责任。同时,还明确要求,专家组与省、市两级jǐng察部门,必须落实专门措施,绝对保证任笑天的生命安全。

    ‘明传电报’刚一读完,会场上的眼镜就掉落了一地。任笑天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竟然会引起jǐng察部的如此重视!

    这样高难度的案件,破不掉也是常有的事。jǐng察部却下达了如此没有退路的死命令,显然是有点强人所难。

    也不知jǐng察部的领导是怎么想的,一点线索都没有,到哪儿去找罪犯呀?如果破不了案,难道还真的要处理孙副部长和周厅长吗?

    还有,任笑天不过是一个普通jǐng察,发生了这么一起暗杀事件,就要让从zhōngyāng到地方的三级jǐng察机构来落实对他的保卫措施,这样的待遇,好象也有点太过分了吧。

    这样的保卫,时间也不会短。估计一天不把罪犯抓到手,一天就不会撤销相关措施。

    不过还好,这事有jǐng察部的孙副部长领衔。再不济的话,还有眼前这座大神来挑大梁。下面的人根本无需费太多的神,只要跟着做事就行。有了问题,也打不到下面人的屁股。

    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事情也很简单。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任笑天的生命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的倒计时,随时随刻都有可能宣布呜呼哀哉。只要人一死,还说什么保卫不保卫的事!

    破案下死令,安全加级别,这中间唱的是哪一出戏呀?

    尽管有所jīng神准备,知道jǐng察部会对这起暗杀事件很重视。但当周厅长的秘书读完电报的报文以后,这样两个想不到,还是让在座的各位大吃一惊。

    没有等到大家反应得过来,周厅长就开始发布指示。

    同样听完电报内容的周绍松,一点也看不到有任何的情绪波动。而是淡漠地扫视了一下与会人员的反应,然后又十分严肃地对刑jǐng支队长刘少兵问道:“刘支队长,我能信任你吗?”

    “请领导放心,我刘少兵保证圆满完成组织上交给的任何任务。”刘少兵也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听到厅长如此问话,当然知道其中必有含义,毫不迟疑的立即起立敬礼,并响亮的做出了自己的回答。

    “好,我命令你,立即抽调得力的jīng干力量,到医院里对任笑天进行全方位的监护。要确保他的生命安全,不能受到任何方面的侵犯。”周绍松的话一出口,会场上就有不少人在点头。

    领导就是领导,看问题就是准,速度也要比人快上一拍。

    想一想,也是这样一个道理呀。对方既然出动了职业杀手,如果得知任笑天未死的话,肯定不会这么善甘罢休的,肯定还会再有后手。任笑天现在死了,那是死于在这之前的暗杀,jǐng方很好交待。但如果再被杀手补上一刀,所有jǐng察的脸也就都丢到东洋大海去了。

    周厅长能在这片刻之间,就把任笑天的安全措施放到了首位,算是抓住了关键一环。这样一来,他也就掌握了整个工作的主动权。剩下的事情,当然也就可以交给马上从京城赶过来的孙副部长了。

    “是,保证完成任务。”刘少兵不再询问细节,而是立即转身往门外走去。

    他一边跑,一边迅速将自己在大案科的几个嫡系部下给喊出了会场。部署完任务之后,并且严令交待说:“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确保任笑天的安全。”

    看着眼面前发生的一切,皮磊志的眼睛在充血。

    他为什么会如此生气?原因很简单。周厅长安排给刘少兵做的事情,本来都应当是由他这个分局局长来承担。可现在呢,这个周厅长把自己这么一个大活人,完全是当作了空气,根本是视而不见,他能不生气吗?

    官大一级压死人,他虽然心中不满,却也只能是腹诽,而不能流露于神sè。特别是当他听到‘明传电报’以后,更是有点傻眼。这个任笑天是怎么一回事呀,一个普通jǐng察的生死,不但惊动了厅长,连京城jǐng察部的领导都给惊动了起来。

    从正常情况来看,这种案件的侦查,也就是由市局刑jǐng支队负责就行。最多不过的话,jǐng察厅刑侦局来上几个专家就行。也正是由于这么一个原因,平时飞扬跋扈惯了的皮磊志,才会连起码的接待礼仪都不讲,丢下刘支队长不管不顾,独自一人陪干爹喝酒去了。

    没有想得到,省厅一把手的周厅长亲自赶了过来。现在更好,jǐng察部的副部长也要从京城赶过来。而且,还对任笑天的安全保卫,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想到这儿,皮磊志不禁打了一个寒噤。难道,这中间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玄虚不成?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掺杂其间,只怕是连死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呢?

    颐年堂的会议结束不久,京城一座四合院的书房里,匆匆走进了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一进门,他就迫不及待的问道:“爸爸,出了什么大事,这么着急把我的找回来。”

    “事情倒不是很大,只是麻烦不小。”说话的人年过七旬,一脸的肥肉。他的脸上,成天都挂着笑容,看起来就好似一个胖胖的、毫无危害的邻家大叔。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张和善脸庞的背后,却藏着一颗老谋深断的七窍玲珑心。不然的话,也不会成了政坛上的不倒翁。

    他,就是刚才在会场上出现过的孙老头,大名叫孙益福。进门的人,就是他的儿子,现任jǐng察部副部长孙弘宁。

    “哦,京城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呀。能有什么事,让爸爸感觉到麻烦,那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啦。”孙弘宁的反应不算慢,一句话就听出其中的玄机。

    “任家那个在海滨市当jǐng察的孽种,被人刺杀了。”孙益福不带任何表**彩的说话,把任笑天被人刺杀的情况,给自己的儿子从头到尾的介绍了一遍。

    他说话的时候,那双看似有点混浊的眼睛,却始终盯在自己儿子的脸上。

    “这事不是我做的。”孙弘宁似乎也知道老人对自己的怀疑,毫不犹豫的就进行了表白。

    然后,他又继续说道:“爸爸,这事是有点麻烦。不管是不是我们孙家做的,人家都会怀疑到我们的身上。赵主任之所以要让jǐng察部立下军令状来破案,还要负责那小子的安全,肯定也是出于这样的怀疑。也不知是什么人做的事,却栽到我们家里来了。”

    “不是你做的就好,起码说明你还不糊涂。任家算什么?老的已经死了,大的吓破了胆,剩下任笑天这条小鱼,还能掀得起什么大浪吗?既然是这样,我们就没有必要去撩拨这个疮疤。你要记住,姓任的活着,比死了好。只要他还存在,那些背后的人就会有所顾忌。真的死了,反而是大麻烦,会引起一场你死我活的对决。”

    “我知道这个道理,不会主动去找这个麻烦的。这事不是不好处理,我找几个方面查一下,看看是谁下的手。如果说是我们的朋友做的活计,那就把出手的人灭口就行。不是我们的人做的,那就更好办,帮助把人找出来,也就算了结了这桩公案。怕就怕任家背后的那几个老家伙,会静极思动,借着这个事情出头的。”

    “你能这样想就好,我也就放心了,说明你还不糊涂。我说这事麻烦,就是麻烦在这一点上。大家都老了,没有几年好过啦。再过上几年,十几年,当年的事情,也就会彻底的被人忘记。你说,我们有这个必要再来撩拨任家那帮人吗?”

    知道事情原委的孙弘宁,闷着头抽了两支香烟,然后才推测说:“这事情,我估计不是我们这一代人做的。如果与我们有关,那也应当说是第三代人做的活计。”

    “为什么?”老人睁开了那对昏浊的眼睛。

    “因为下一代人的胆子特别大。出了几个不上规矩、没魂没胆的纨绔子弟。就包括我家那个宝贝,也是敢捅破天的家伙。”

    “哦——我估计jǐng察部很快就要有通知,让你去海滨指挥破案。去吧,抓紧时间和方方面面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把影响缩到最小。记住,不准再撩拨任家那一边的人。”老人有点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孙弘宁还没有走到门口,老人又陡然睁开双目,有点无奈地说道:“但愿任家那小子不会死。不然的话,对我们孙家来说,就是一场飞来横祸了。”

    任笑天能活得下去吗?</dd> ( 官场沉浮记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