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章 拦车的奥秘

文 / 一笑也是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钱小祥被jǐng察带到刘支队长身边后,直接开口说:“支队长,任干事让我来见周厅长,有大事要向他报告。”

    刘少兵一听,顿觉眼睛一亮。这话一听,就知道钱小祥肚子里有货。既然前面能报告‘白眉’的行踪,现在又在这种全城大清查的时候,主动找到jǐng察的门上,并且点名要见厅长,那肯定是又有了重要发现。

    “周厅长,我们发现‘白眉’上了这辆轿车的后备厢。就跟在后面追,一直追到这儿。虽然中途脱档了一会,但我们认为人还是在车上的可能xìng大一点。罗大鹏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死命拦住这辆汽车的。他不公开说出来,是怕你们jǐng察没有准备,反而会吃了‘白眉’的亏。”钱小祥的话,让周绍松和几个部下听得是眉开眼笑。

    钱小祥在留香酒楼发现‘白眉’的踪迹之后,就去医院找到了任笑天。后来又与任笑天一起赶到了酒楼附近。任笑天找的位置很好,既可以看清‘白眉’的一举一动,又不要担心会被闻讯赶来的jǐng察发现。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是任笑天的人生哲学。何况,他到留香酒楼来,也只是想再看一看‘白眉’。想知道这个差点致自己于死地的人,到底有些什么特殊之处,并没有什么其他意思,当然也不希望再发生新的麻烦。

    被人发现自己到了现场,虽然没有什么大事,但你一个刚刚还处于生命垂危的人,不好好地在医院呆着,跑到这儿来干什么?事情当然可以解释,但也要费上许多口舌。

    看到jǐng察纷纷进场后,任笑天和钱小祥都认为是万事大吉。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看特jǐng的表演,算是一饱眼福吧。

    谁也没有想得到,就在jǐng察和内卫部队士兵合围前的一刹那间,沈新梅坐的轿车停到了留香酒楼左侧的窗户前。

    她这一停不要紧,恰巧隔断了埋伏在这边进行堵截的jǐng察视线。还好时间不长,正当jǐng察准备进行干预的时候,汽车就已经发动离开。只是由于视角的关系,jǐng察没有发现低下身形,迅速进入汽车后备厢的‘白眉’。

    堵控的jǐng察没有发现,却不等于任笑天也没有看到。只是汽车的动作太快,‘白眉’刚一进入车厢,就已经脱尘而去。面对这种情况,任笑天也傻了眼。喊又不是,不喊又不是,实在是左右为难。

    喊吧,车子已经离开,没有人会相信。除了打草惊蛇之外,没有什么其他好的效果。不喊吧,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白眉’逃跑,为自己的生命留下一个永久的后患。

    “不行,不能让他逃。”任笑天抢过路边熟人的一辆摩托车,就追了上去。

    小城市人的交通意识不强,这大热天的,很少有人戴头盔。但任笑天不行呀,为了怕人认出自己,还把一个过路人的凉帽也借了过来。风大要把凉帽刮起,他就只好让钱小祥用手死死地给压住。

    只是沈新梅的汽车确实很快,当任笑天和钱小祥上路时,已经看不到了那辆桑塔纳轿车的影子。这种事,换在其他人的身上,向指挥部报告一下就可以了事,任笑天做不到,还是顺着路追了下去。

    照理说,按照速度来讲,任笑天是无法追得上沈新梅的轿车的。只是由于周绍松的命令下达得很果断及时,把这个骄横的沈科长给堵在了三元街上。虽然晚了一步,任笑天还是追了上来。

    他立即和罗大鹏取得了联系,让自己的铁杆兄弟向jǐng方报告,争取立下捕捉‘白眉’的大功。至于‘白眉’是不是会在刚才一段追逐之中,已经离车而去,任笑天觉得可能xìng不大。他的依据就是车子的后轮胎,还有后备厢的下坠程度。

    谁也没有想得到,骄横惯了的沈新梅,根本不耐烦排队等候路检,竟然直接指挥洪师傅闯关而行。这种情况下,也就逼得罗大鹏没有时间向上级汇报,只好直接出面拦住了汽车。

    在罗大鹏的想法中,只要车子能够回到队伍中,那就是万事大吉。没有想得的事情,是让他碰上了一个特定的对象。

    遭到被检查人的殴打,纯粹是出于意外,这也让罗大鹏成了几个损哥儿们的笑料,说他无能,竟然会被一个**人掴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任笑天虽然让罗大鹏出面,自己也做好了准备。万一jǐng方来不及应变的话,自己就要公开登场。哪怕是暴露自己有内功的底细,也在所不惜,决不能让这个威胁自己生命的家伙跑掉。

    当领导纷纷都到场以后,任笑天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只是让他泄气得很,罗大鹏只知道傻乎乎的拦在车前,却不知道如何向领导报告情况。

    事后问这个家伙不说话的原因时,他的回答是自己不知道怎么样向领导回报情况。这话说出来,让人听了实在是感觉到有点憋气。

    当时,任笑天心中也有些生气。这么大的一个人,怎么就不知道应变哩!你赶快把事情向领导报告呀,这是你立功受奖的机会哩。越看越急,到了后来,他干脆就让钱小祥出了场。

    反正是要出风头,那就多添上一个名额吧。一个是见义勇为的好青年,一个是临危不惧的好jǐng察。只要不让自己现身,那都是皆大欢喜的事。

    反正都是自己的好兄弟,都能出名才好哩。由于任笑天的幕后导演,也就出现了罗大鹏的拦车,还有钱小祥的再次举报。

    听到是这么一条消息,周绍松怎么会不乐。不用他指挥,手下的人立即开始了紧急调动。

    可惜的是李震民没有注意得到这些细节,反而公开发起了脾气。周绍松故意不加解释,有意识的让他出了一个大大的洋相。

    “你呀,你呀,让我怎么说你哩!”得知基本情况的孙弘宁,有点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孙弘宁知道周厅长对罗大鹏被打的事情非常恼火,更知道任家与李震民之间的恩怨。方方面面的关系都交织在一起,很难处理耶!

    沈新梅掌掴罗大鹏的事,放在平时也是一条大新闻。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科长,在大庭广众之下殴打值勤jǐng察,当然会吸引人的眼球。

    再加上又引出了李震民这个干爹,更是锦上添花,让人增加了许多彩sè的联想。更何况,这事情又与传遍全国的‘白眉’事件联系到了一起。一时间,整个海滨市区都在谈论着这件事。

    离开现场以后,气呼呼的李震民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城区zhèngfǔ的宾馆。他把自己的几个干儿子、干女儿给召集到了一处,集体商量如何让沈新梅解脱出来的事情。

    在李震民众多的干女儿当中,沈新梅算是比较得到宠爱的人之一了。换作是其他人,如果出了今天这么大的洋相,挨上几个嘴巴子,都是很轻的处罚,根本谈不上还要帮助解脱的事。

    “干爹,沈大妹子的事,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地帮忙。不然,外人会瞧不起我们弟兄姐妹的。只是,这事情也很难呀!难就难在上面的这些领导。只要他们不出面说话,我就能把事情给摆平。问题是今天的场面太大了一点,啧啧,他们想要装聋作哑也很难哩。”皮磊志知道,自己必须抢先发言,才是正道。

    自己是李震民众多干儿子、干女儿中的老大,事情又直接与jǐng方发生了联系,自己如果不站出来说话,干爹的火气就能全部撒到了自己的身上。

    说话容易,如何说话才是重要的一环。弄得不好,也会惹火烧身。

    皮磊志是有文化的人,察颜观sè还是很有一套的。他从李震民说话的态度中看得出来,虽然对沈新梅的表现有所恼火,但还是爱大于恨。所以,他一开口,就明确表态要打救沈新梅,以换取李震民的欢心。

    接着,他又说出了自己的难处。不是我不想帮忙,问题是时间与场合不对。那么多的大干部在场,一个小小科级干部的作用,那是微不足道的。

    当然,他也没有把自己置于无能的地位。如果一条走狗完全没有能力的话,主人也不会再加以青睐的。

    所以说,皮磊志又明确表态,只要有人能把领导那一环给摆平的话,其余的事情,我老皮就能搞定。如果你们不能搞定那些领导,嘿嘿,那也就不要怪我无能了。

    听了皮磊志的话,有人立即就给予了鄙视。哼,有谁不知道把孙部长和周厅长摆平的难度有多大?皮磊志这话说了等于是没有说。不能摆平领导,他就什么事情都不要做。也就是说,他刚才的一席话,说了等于没有说。

    对于同为结拜弟兄姐妹,又是竞相争宠的对手,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反应,皮磊志根本不在意。别人的感觉好丑,完全没有什么实际意义,自己只要能讨得李震民这个干爹的欢心就行。

    这就和官场上的道理一个样,老百姓的评论好坏,一点也不重要。官员的乌纱帽,归根到底,是抓在大官的手上,而不是那些无知愚民手中。老百姓说得好与坏,全都可以忽略不计。

    也有人在幸灾乐祸,等着看皮磊志被李震民骂得狗血喷头的笑话。在这种时候,干爹的火气已经到了屋顶上,你‘皮老虎’说这样的废话,岂不是皮肉犯贱,自己找骂吗?</dd> ( 官场沉浮记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