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8章金蝉脱壳

文 / 一笑也是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

    今天又传來了表哥钱有福被jǐng方找麻烦的消息这一次陈中祥的反应很冷静先是让人详细了解情况得知是和收容所勾结在一起役使被收容的痴呆人员做苦工的事

    “混账”陈中祥一怒之下就把手中一支平时珍爱无比的米国派克钢笔给折成了两截

    陈中祥想不到自己那个号称是有钱又有福的表哥竟然敢胆大妄为到了这么一种程度这种事情一旦闹大了以后就是一场天大的祸事想到姨妈接到消息之后的反应陈中祥就感觉到头疼

    自幼失母的陈中祥一直是在姨母身边长大对姨母也就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他走上仕途之后也就把对姨母的感激之情转化到了表哥钱有福的身上

    沒有想得到就是这么一份感恩心理竟然也会害了表哥钱有福让他变得肆无忌惮变得完全是不择手段的在赚钱在赚黑心钱

    陈中祥在自己办公室里來回转了几个圈子还是沒有什么好法子可想这一次的事情比妻侄的事情大了不知多少倍如果自己再鲁莽出手被人抓住了话柄以后很可能会连现在这个位置都坐不住

    只是姨母的恩情又不能不报陈中祥是左右为难想來想去陈中祥还是把电话打给了政法委副书记胡有成让胡书记关心一下这个事情的进展情况至于如何关心胡有成心中自然会明白不需要说得太清楚

    时间不长民政局况局长遭到刁民的围困陈市长的表哥被jǐng察限制了人身zìyóu的消息都迅速传递到了政法委副书记胡有成的耳中作为政法委这种务虚的部门沒有常委职衔或者是沒有实际兼职的副书记就和庙里的小菩萨一个样纯粹就是一种摆设

    胡有成接到这种消息管又不是不管也不是想管却又指挥不了什么人不管民政局在名义上也属于是政法委直接管辖的一个部门钱老板又是陈市长的表哥怎么能够置之不理哩

    头疼呵头疼胡书记在死命地揪着自己头顶上那本來就不多的头发苦苦思索着能够两全其美的对策胡书记思考到最后还是中规中矩的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打给了海东区的区长李震民一个是打给了市jǐng察局分管治安工作的丁副局长

    电话一打胡书记也就算是完成了任务不管是谁找上门他都有话好说对公他已经有所部署对私他也已经表达过了关切的意图至于到底会怎么做做的效果如何那都是别人的事

    李震民接到胡书记的电话之后知道是陈市长的亲戚当然不会推托心中也在抱怨你陈市长家中的人也太会搞事了贾玉林所造成的风波还沒有能够完全平息怎么又來了一个表哥还又与jǐng察打上了交道

    不过李震民抱怨归抱怨应该要关心还是要关心事情到了他这儿也很好办直接就把任务移交给了自己的干儿子他只要电话一打就不要再cāo心后面的事嘞到了这时李震民也在佩服自己收干儿子的先见之明

    丁局长接到电话之后就有点抓头皮啰为什么上次贾玉林被拘留的事件中自己的表现不积极不果断沒有实际成效对这事陈市长是很不满意的如果这一次还是象上次那个样那自己就不要再在海滨官场上混啰

    虽然他也知道这是胡有成给自己下的套但也不得不往下跳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乌纱帽就这样丁局长也沒有告知宋鸣达直接带着治安支队的几个心腹部下在任笑天感觉最为难的时候赶到了医院随着他的加入原來那种有点不和谐的气氛立即被冲淡了开來

    看到皮磊志和任笑天那种对立的镜头丁局长当然理解其中的原因他佯装不知的说:“皮局长根据市委、市zhèngfǔ领导的指示收容所这起案件牵扯甚广决定由我们治安支队牵头指挥你们分局治安队和文莱派出所配合侦查你看怎么样”

    “好好好这事有丁局长坐镇指挥当然是一百个好行这事就交给你啦赵队长任所长你们一切都要听从丁局长的指挥”话一说完皮磊志就挺着自己那不小的肚子一摇二晃的走出了医院会议室

    皮磊志是真实的开心当了这么多年的局长见识还是增长了不少民政局惹的这个麻烦事还不知道要掀起多大的风浪哩如果不是李震民在后面逼着皮磊志说什么也不会亲自跑到医院这儿來

    到了医院以后还又不能不做事即使是装个假面具也要先把办案权从任笑天手中给夺过來然后再见机行事偏偏任笑天又不肯松手一定要把已经调查好的材料抓在自己的手中这让皮磊志恨得直咬牙

    现在姓丁的主动跳了出來这是大好事是天大的好事人家主动把这么一个千斤重担给接了过去成全了自己的金蝉脱壳也省得自己夹在这中间担惊受怕

    事情办好了我老皮也有一份功劳如果说办不成功我也有一份苦劳不是我不帮忙而是我帮不了忙对哪一方來说我姓皮的都好交代嘿嘿丁局长呵丁局长你的官比我大对这中间的风险却沒有我皮某人看得清楚哟

    丁局长看到皮磊志摇晃着那如同孕妇般的肚皮一脸得意的离开了会议室心中也感觉到有点奇怪不知这家伙为什么会如此不顾礼仪就这么扬长而去

    照理说胡书记能给自己打电话也不会遗忘给皮磊志打电话既然是这样这家伙怎么会采取置身事外的态度呢尽管心中也有不解但由于位高权重丁局长也并不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中

    丁局长转过身來立即发号施令起來:“任所长你立即把调查好的材料全部交给我们支队的jǐng察所里的工作也很多剩下的事情你们就不要插手啦”

    本來任笑天看到皮磊志走得那么利索走得那么潇洒心中还在感觉到有点奇怪姓皮的什么时候会这么好说话难道狗也会不吃屎了吗

    此时他听到丁局长如此说话心中顿时就变得雪亮刚才说得好好的是治安支队主办者分局治安队和派出所协办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你丁局长就开始撵人喽

    任笑天心中清楚这又是一个皮磊志是一个权力更大的皮磊志名义上是來督办案件实际上是來为钱老板保驾护航的

    刚才走掉的皮磊志只是更狡猾的玩了一招金蝉脱壳那家伙知道这潭水深得很就把千斤重担都甩到了丁局长的肩头上偏偏这个傻逼的丁局长却还自以为是还在洋洋得意地发号施令

    既然是这样自己也犯不着和这样的傻逼去顶牛人家是领导人家的嘴巴大自己还是选择回避比较妥当一点至于结局如何任笑天并不担心

    想到这儿他也就不会再作无益的对抗而是嘴角朝上翘了翘露出了若隐若现的笑容他立即下达命令说:“大家都把手中已经调查好的资料立即交给支队的领导然后我们就朱洪武扫地各登原位”

    听他这么一说话一同來出jǐng的jǐng察和保卫干部中虽然也有人不理解但还是选择了服从大家纷纷从自己的包中取出刚才记录好的材料交到了任笑天的手中

    任笑天让治安支队來的郁科长逐一清点给自己打了收条完成交接手续之后这才对丁局长说:“局长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汇报一下不知道领导能不能帮助关心一下”

    看到任笑天如此配合自己的工作与刚才和皮磊志顶牛的样子判若两人丁局长脸上的笑容当然也就很灿烂在他的内心之中是把任笑天的退让看成了是自己魅力的作用

    此时听到任笑天要有请求丁局长也就和颜悦sè的说:“嗯有什么事你尽管说能解决的问題我是会帮助考虑的嘛”

    “局长是这样的刚才我请马院长帮助救治石灰厂的伤员他是一口答应了下來只是有点担心医药费能不能收到手的事担心rì后会很麻烦嘿嘿人家医院也是要考核经济效益的嘛”任笑天笑着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任笑天把案件移交给丁局长带來的人后本來可以直接走人只是想到了马院长的拜托也就不客气的把问題给提了出來

    听到任笑天这么帮助自己说话马院长不住的点着头这个年青人做事很实在临撤出之前还会惦记着帮我们医院把话给说掉

    丁局长本來不知任笑天想说什么事说话之间还留下了那么一点退步听完之后才发现不过是索取医药费这么一点小事丁局长不禁也觉得有点好笑就这么一点事也值得如此慎重

    他舞了舞手说:“沒事就这么一点小事你还要放在心上干什么况局长你现在就让人打上一笔钱到医院來也省得人家提心吊胆的你说对不对哇”

    “好我现在就让人办马院长先打十万元钱放在你们账上你看行了”这个时候的况局长比什么时候都好说话再说又不是用的自己私人的钱

    接下來这么一起骇人听闻的案件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结果呢</dd> ( 官场沉浮记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