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章 打斗余波(四)

文 / 一笑也是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请使用访问。陈二麻子心中一叹.自己今天这个脸是丢大了.只是技不如人.也只能是受辱而已.要怪就怪鲁斯年那个狗rì的.哄我说只是一个乡下人.却沒有想得到.对手会如此的厉害.

    鲁斯年这小子.竟然敢于给老子上眼药.哼.过了今天这一关.老子非得把鲁斯年的两条腿给拿下來不可.

    沒有等到陈二麻子想得定当.他就感觉到对面这个年青人在自己的肩膀上加了一把力气.然后.就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

    “跪天跪地跪父母.都是男子汉.何必要跪下说话.”任笑天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见到对方如此大度.陈二麻子也不由得感动地拱手说:“谢谢.谢谢.多谢这位大哥的宽宏大量.”

    “这样.我也知道你们这一行的规矩.不好说出背后的主家是谁.我只问你们一句话.你们看行不行.”任笑天淡淡地问道.

    听到任笑天有话要问.陈二麻子的脸上掠过了一丝为难之sè.只是想到对方已经说明不打听背后的雇主.也就一咬牙齿说:“这们大哥是姓任.有话你尽管问.冲着你这份仁义之心.我陈二麻子有问必答.”

    “哈哈.你放心.不会让你为难的.我只是好奇.你那背后的雇主想要把我打得什么样.是要我的两只手.还是要两条腿呢.”任笑天一脸探索的神情.

    听到是这么一个问題.陈二麻子明显松了一口气.跟他來的打手中.有人竟然‘噗哧’笑出了声.只是因为陈二麻子回头怒视的目光.这才赶快用手捂住了嘴.

    说來也难怪陈二麻子和他的手下会感觉到轻松.本來不知任笑天会闹出一个多大的难題.紧张了半天.却原來只是想知道这么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笑归笑.陈二麻子却进一步知道自己今天是碰上了铁板.如果不是自己见机得快.还不知道会落得一个多么凄惨的下场哩.想到这里.他赶忙回答说:“任大哥.人家说是想要你的两条腿.打好了以后.再把你抛到‘帝豪大酒店’的门前.”

    “噢 .是这样.好.好.姓鲁的心还真的是不错嘛.”任笑天再一次的抚摸了一下鼻子.然后挥了挥手说:“好.事情就这样.你们先走.”

    陈二麻子听到任笑天直接点出了姓鲁的是背后雇主.心中也是一惊.继而又为之释然.他们双方既然结了仇.怎么可能不知道对方是谁.只要不是我说出去的.关我屁的事.

    只是他也想不到.眼前这个年轻人会有这么大的肚量.竟然这么简单的就放自己这帮人走路.

    “快起來.一个个还赖在地上干什么.谢过了这几位大爷.就赶快走路.”陈二麻子也不去多想.直接就吆喝着赶快走人.

    他的手下听到吆喝.赶忙就挣扎着起身.有的腿脚不灵光的人.就由其他人搀扶着.往汽车方向走去.

    一行人走了沒有几步.后面传來了任笑天的声音:“这位陈老板.你们就这样走人了吗.”

    陈二麻子一听到任笑天的喊声.脸上顿时是一惨.心中不由叹道:“我就说嘛.哪儿会有这么简单的事.人家这是耍猴戏哩.想不到这么一个年轻人.看起來也蛮和善的人.玩起手法來也会这么老辣.”

    他把心一横.慢慢地转过脸來.冷冷地问道:“这位任老板.你想要我留下什么.尽管吩咐.只要你能说得出.无论是一条腿.还是一只胳膊.我陈二麻子绝对不会眨一下眼.”

    任笑天看到陈二麻子这个样子.心中感觉到有点奇怪.刚才还说得好好的话.怎么转眼之间.就换成了这么一副要走上刑场的样子似的.那些跟随其后的打手.也从刚才那副感激涕零的样子转了过來.个个都成了苦大仇深的老贫农.

    “你们把人家老板的东西打坏了这么多.就这么转身走人.是不是有点不仗义了.不丢一点钱來赔偿损失.你们让人家老两口明天还做不做交易.”任笑天也不去管那些闲事.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原來是为了这么一件事.陈二麻子和他手下的人都感觉到自己差点虚脱.唉.你这位小爷也不能一下子把话给说得清楚.这样闹下去.是会把人弄出心脏病的.

    “快.快.快把口袋里的钱都掏出來.赔偿人家店里的损失.”陈二麻子连声吆喝着.

    看到陈二麻子的面包车走后.店老板夫妇二人才敢走了出來.他们看到桌子上的钱.倒是吓了一大跳.有十元的.有五元的.也有一元和几角几分的硬币.堆了那么高.足足要有两千多元钱哩.

    “哎呀.小伙子.这个钱.我们可不能要.”老大爷拒绝说.虽然钱是个好东西.有的钱拿了也会烫手的.这种街头流氓地痞的钱.可不是那么好拿的哟.

    任笑天有点不解地问道:“大爷.为什么不能要.他们砸坏了你的桌椅板凳.赔偿你的损失.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呀.”

    “太多啦.太多啦.总共加起來也不过上百元钱的事情.哪能让人家赔上这么多的钱呢.再说.这些大爷的钱是好拿的吗.”老大娘说话的时候.双手直舞.

    古鹏一看.也凑上來劝说道:“大爷.大娘.他们來打架闹事.影响了你们的生意.还有.把你们两个老人也吓得不轻.这jīng神损失费什么的.都是他们应该要赔偿的.”

    “大爷.大娘.这钱你们尽管收起來.保证沒有任何问題.我是派出所长.这是我的工作证.你们看一下.就能放心喽.”任笑天知道店老板夫妇是怕陈二麻子还会來找事.连忙掏出自己的工作证进行了证明.

    听到任笑天这样说话.再又看到工作证上那年青的jǐng察.就是眼前这小伙子.店老板夫妇也算是放下了心.他们叨唠了两句之后.就又回了厨房.说是重弄几个菜.好好慰劳一下这几个年青人.

    “古大哥.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两个老人家一走.任笑天先给几个动手帮忙的年轻人发了一圈香烟.然后就单刀直入地问了起來.

    古鹏眯着个眼睛.故意反问道:“什么怎么一回事呀.”

    “你敢说不认识他们这几个人.说.是不是你连队的兵.”任笑天的嘴角微微翘起.满有把握的问道.不用说其他.就冲着那股剽悍劲儿.还有相互掩护的套路.也能看得出是训练有素的人.

    “这个问題嘛..应该怎么回答才算是正确答案呢.嗯.让我好好地想上一想.”古鹏故作思考状地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笑道:“既算是.也算不是.不知道这样的答案.是不是能让你任所长满意.”

    任笑天一听.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狗屁回答呀.模棱两可.不着边际.纯粹是在耍无赖哩.

    “任所长.你别生气.我们连长这样的回答.还就不是在耍你.”刚才领头动手的壮汉凑了过來.主动答话说.

    任笑天听得是云山雾海.摸不着头脑.也就不再问话.而是将眼睛看着对方.等待着进一步的答案.

    “我们是古连长手下的兵.这是事实.不过.从昨天开始.我们已经领到了退伍证.正式成为了一名老百姓.你说.我们现在还算是古连长手下的兵吗.”那个壮汉三言两语就说清了情况.

    原來是这么一回事.任笑天知道自己是被古鹏给捉弄了一把.不客气的先给了古鹏一拳.然后再详细追问起事情的前因后果起來.

    原來.吴雷和古鹏在派出所里就一直沒有闲着.他们俩盯牢了孔祥和与鲁斯年.当然也就听到了鲁斯年打电话的内容.

    谈到动手打架.吴雷并不为任笑天担心.只是一个想要在仕途上走得远一点的年轻人.在夜静更深的金陵城里.和流氓地痞街头斗殴.传出去的话.可不是怎么好听的事情.

    想到最后.还是古鹏出了一个主意.自己手下有几个退伍兵.明天就要打包回家.如果把他们调出來.客串一下见义勇为的武林人士.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谈到手上的功夫.那是不要说的.这帮人.都是到边境城市去实战训练过的战士.个个战士手上都曾经见过血.要是用來对付这帮社会上的地痞.那属于是高shè炮打蚊子..大材小用.

    领头的这个壮汉.是个侦察班长.姓赵.在边境上死在他手上的对方特工队员.已经达到了两位数.

    “赵班长.谢谢你.”任笑天一把握住了对方的手.

    赵班长朗声一笑说:“客气个啥.我们大家都是兄弟.”

    “好.你这声兄弟喊得好.兄弟们.我们今天晚上不醉不归.就当做兄弟的给你们饯行了.”任笑天的倡议.得到了大家的赞同.

    喝酒喝得最开心的时候.任笑天眼角突然有了发现.有一条身影出现在路的拐角那儿.他赶忙扭转身体.朝着那暗地里瞅了几眼.只为时已晚.刚才出现的那条身影.早已经是无影无踪.

    任笑天抚摸着自己的鼻子.‘嘿嘿’傻笑了几声.就不再多话.

    ..

    ..</dd> ( 官场沉浮记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