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章 现场办案(二)

文 / 一笑也是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看到所有的人员都已经就位,坐于条桌中央位置的任笑天,就象一个主审法官似的,字正腔圆的开始问话:“段枫,我们今天在这儿对你进行公开审查.再给你宣传一下党的政策,希望你能走坦白从宽的道路,不要执迷不悟,自食其果。听到了吗?段枫。”

    任笑天的话声不高,只是条理分明的进行着解说。现场上有人暗笑,这样也想能达到审查的效果?要想让违法、违纪人员主动交待问题,没有三板斧砍下来,哪儿能吓得住人!

    “知道,知道。我会抓住这个机会,为自己立功赎罪,争取从宽处理。”坐在三人中间位置的段枫,站起身子连连点头。只是他胖得那个样子,不象是头在动,而是整个身体都在晃动,实在是让人有点忍俊不禁。

    任笑天也不加以训斥,只是微一点头说:“行,你能这样想就好。段枫,我们现在就开始正式问话喽。”

    “行,我是有问必答。”段枫再次站了起来。被任笑天喝止之后才重新坐了下去。

    “现在,先由我们的纪检人员宣读一份段枫的交待材料。段枫,你给我仔细听清楚,看看有没有差错?”任笑天的说话,还是很温柔,一点也不带火气。

    这样的人也是纪检人员?而且是一个当过警察的纪检人员?已经不止一人在心中有了疑问。之所以会出现不相信的念头,是因为任笑天就象是一个初出道路的学生,一点也没有虎气。站在后门的宁丽,也在摇头。这和李瘸子所介绍的任笑天,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这时候,纪检员丁一站了起来,朗声读道:“今年9月18日上午9点钟的时候,我到市滩涂局办事。具体办什么事?也就是想拉一拉关系,看看是不是能够弄到一点拨款回去。到了局长室的时候,我一眼看到分管滩涂经费的戚局长,就跑进了他的办公室。”

    “你在瞎说。”坐在段枫左侧的戚得标,大声地嚷嚷了起来。不但是在嚷,人也站了起来,怒目而视着段枫。

    ‘啪!’任笑天拍了一声桌子,然后斥责说:“不许插嘴,再打断提审,就让你出去。这么多的领导在场,你还怕没有让你辩解的机会吗?”

    戚得标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又怕真的被带出会场。再联想到眼前这个姓任的说得也不错,有这么多的领导在场,总会有自己说话的机会,这才紧紧地闭上了嘴唇。

    宁丽看到自己老公被任笑天训斥的时候,紧张得把指甲都掐入了同来的一个女同事胳膊上,疼得那个女同事哀号不已。还好,戚得标没有发书呆子脾气,很快就又坐了下来。

    “继续读下去。”任笑天的命令简洁明快。

    “进了办公室,我和戚局长说到了经费的事。戚局长当时是欲笑不笑的对我说:钱倒是有,不知道你是否敢拿?我一听这话中有话,也就来了兴趣。当时就回答说,只要你戚局长让我拿的钱,我就敢拿。当时,他就让我写一张报告,说是可以提款二十万。给我五万。还有十五万,是他和汪局长的。”丁一继续地读着段枫的交代材料。

    读到这儿的时候,丁一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地读下去:“也是我一时糊涂,当时就写了一张报告,让戚局长在上面签了字。随后,我就去了财会室,开了一张支票。然后,我又去了银行,把钱给取了出来。用一只黑包,将十五万元钱送到了戚局长的办公室。票面是10元钱的,每扎是一万元钱,一共是十五扎钱。”

    戚得标一听,倏地一下又站了起来。只是当他想要张嘴说话时,看到任笑天那冷森森的目光射了过来,只得哆嗦着嘴唇又无力地坐了下去。站在门外的宁丽也是吓得一哆嗦,看到老公坐了下来,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也叫做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放在平时,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能不能见到副处级的局长,还要看戚得标的心情如何哩。只是搁在此时,还就不得不臣服于任笑天的目光之下。

    场上的情况,让一些办过案情的人看在眼中,也意识到这起案件的关键,就在戚得标的身上。一方死死咬住了他,而他自己又死活不肯认罪。只是大家从戚得标的表情之中,也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其中必有猫腻。否则,任笑天也不会煞费苦心的导演这么一场大戏。

    陆明等一干领导人的座位,居于任笑天与被‘双规’人员中间空地的一侧。由于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原因,他们对场中人员表情的变化,也是看得最为清楚。

    “老姜,这个案件有点意思。”陆明已经看出了一点苗头,再联想到任笑天当初查清错案的情形,禁不住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姜臻生正在和彭中云低声交换情况,两个人的脑袋靠着脑袋,说得是眉飞色舞。听到陆书记在和自己说话,连忙转过头来回答说:“是呵,是呵。小天给我们准备了一场好戏,很有看点哩。”

    陈中祥倒也是明智人。虽然有人帮着牛大江给自己捎过话,此时听到姜臻生如此说话,再联想到眼前这几个被‘双规’对象的表情,心中也知道此案的水很浑。他已经打定主意,只看热闹不能沾边。不过,他也很好奇,不知道任笑天有什么好办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让案件真相得以水落石出?

    看到戚得标自己主动坐了下去,任笑天招呼一声说:“好,就读到这儿吧。”听到任笑天喊停,丁一坐了下来,拿起桌子上的大茶缸,‘哗啦啦’的喝了一大口茶水。

    “段枫,刚才读的这么一段材料,是你的交待吗?”任笑天还是不紧不慢地在问话。他这种语气让不少人听了以后,都感觉到有点着急。这哪儿象是在审讯,倒好象是在进行友好谈话哩。

    “是的,是的。领导,这都是我的交代。”段枫赶忙站起来回答说。他想不通这个年青人为什么要读这么一段文字。因为这一段话都是经过反复推敲,没有一点破绽。

    “时间不会错吗?”任笑天追问了一句。

    “不错,不会错。我记得清清楚楚,就是9月18日上午9点钟。如果有问题,我段枫愿意承担全部责任。”说了几句话之后,段枫一开始的紧张情绪也消除了不少,说话的口齿也变得流畅了不少。

    “好,郭明,让段枫把刚才这么一段回答签字,以示负责。”任笑天还是很淡然的吩咐道。

    听他一说,负责记录的郭明立即起身走到段枫身边。段枫感觉到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以往都是谈话结束之后才签字,今天怎么改变了章程?就这么一段文字,要签什么字呢?段枫心中有点嘀咕,抬起头来瞅了任笑天一眼。

    这一瞅,他就看到任笑天的眼睛也正盯着自己在看。段枫发现对方的态度十分悠闲自在,一点也没有把自己是不是签字当作是一回事。这到底是玩的什么鬼把戏呢?段枫的心中犯着猜疑。

    管他呢,签了再说。老子在官场上混了大半辈子,难道还会被这个小毛孩子给吓坏不成。段枫一咬牙,就接过了小郭递过来的钢笔。正当他低首准备签字时,任笑天又开始说话:“段枫,你抬头看一看。”

    段枫把头一抬,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台摄像机的镜头正对准着自己。心中猛一格楞:“我的妈嘞,这个年青人到底是想玩什么?他把阵势弄得这么大,难道就不怕收不了场吗?”

    听到任笑天这么一提醒,所有的人都在转首观望。另外两个被‘双规’的对象更是如此,几乎是和段枫同时抬起了头。汪哲军脸上的肌肉,轻微地扭曲了两下。戚得标倒是把眼睛瞪得老大,不知道是在想着什么。

    和段枫持有同一想法的人,当然不止一个。因为大家不但看到有人在摄像,还有人在录音。这个年青人,到底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狂妄自大?请了这么多的领导到场,本来就是破釜沉舟的一仗。再加上这么一闹,还能再有退路可走吗?

    “段枫,你都看到了吧。今天的审查,我们不但请了各个方面的领导到场旁听和监督,还在文字记录之外,增加了摄像和录音。也就是说,是不是选择走坦白从宽的路?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任笑天的说话,不再象先前那样的温吞水,而是有了一点虎气。

    纪委的其他干部,还有检察院的检察官,都在微微点头颌首。这种借助于摄像、录音来施加压力的做法,用得是炉火纯青。看来这个年青人,手上还是有着几把刷子的。

    段枫那肥腻的胖脸上,挂下来的肥肉也在不停地抖动着。这可怎么办才好呢?眼前这个年青人,看起来是笑嘻嘻的,说话做事却是如此老辣。怎么办?怎么办!段枫的目光偷偷地扫了汪哲军一眼。

    汪哲军也是心跳不止,只是在强制按捺着激烈跳动的心。他注意到段枫在瞟自己的动作,更是恼火。这个笨逑,这个时候怎么能和我暗通气息哩!苦于无法说话,汪哲军只好狠狠地瞪了段枫一眼。</dd> ( 官场沉浮记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