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章 现场办案(三)

文 / 一笑也是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汪哲军的这一瞪眼,倒也不是完全没有效果.段枫被汪哲军瞪眼以后,也就悟了过来。已经到了这时候,想退也退不了。倒不如硬顶下去,说不定还能有上一线生机。

    想到这儿,段枫脸上的肥肉一抖,眼睛一瞪,把牙一咬说:“看到了,看到了。领导,我是老实人,保证有一说一,绝对不会讲假话。”

    听到段枫如此回答,不少人叹了一口气。这样的回答,也就意味着任笑天的第一波精神压力,已经落到了空处。但也有人从汪哲军那么一瞪眼的动作中,看出了其中的猫腻。嘿嘿,此案确实是案中有案哦。

    牛大江紧紧握着的双拳,也松了开来。乖乖弄的个东,这个任笑天果然不是一个善良之辈。人家在警方那一边的业绩,确实是没有一点水分。就凭这么一招下马威,那可不是一般的厉害。换作一个心理防线稍许差一点的人,仅此这一招就能斩敌于马下。

    “大江,看样子刘唯一是不好意思来见你我。”花东昆看到眼前的情景,立即联想到了刘唯一不见踪影的原因。让他去找任笑天疏通关系,从眼前任笑天的布局来看,显然是不准备给自己这些人的面子。从这个角度来说,刘唯一的避不见面,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眼镜’也点头说:“看来是这么一个意思。任笑天这一着用得很见火候,只可惜碰上了段枫这么一个‘老油条’。可惜,可惜。”

    听到‘眼镜’在连呼‘可惜’,花东昆有点不满:“‘眼镜’,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希望看到这小子能成功吗?”

    “错矣,错矣。我说的可惜,是说这么一招妙策,竟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我这叫什么?是对有才之人的婉惜。”‘眼镜’晃了晃手中的香烟,颇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意味。只是他嘴角上那戏谑的笑意,又出卖了他所说的话。

    花东昆心中知道‘眼镜’说话的意思,只是看不惯这家伙的虚伪,‘呸’了一下就不再作声。牛大江有着自己的心思,当然顾不上去调节这样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对于段枫由慌张转变为稳住心神的状况,任笑天好象一点也不以为意。只是付之以一笑,就算了事。汗,如果仅凭这一招就打垮对手,自己准备的那么多好菜岂不是无法再端上桌来让大家品尝!嘿嘿,好戏还后面哩。

    段枫回答之后,他只是微一点头说:“行,既然这么一个说法,那你就签字吧。”

    听到任笑天如此说话,稳住心神的段枫,当然也不再多言,抓起笔来,只听得‘沙沙’几声响就签完了字。签字之后,还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任笑天的反应。

    “丁一,把证人请进屋来吧。”任笑天对段枫的表现,好似置若罔闻一般,只是慢条斯理的下达命令。听到他这一下令,丁一立即精神抖擞的走出了会议室。今天,他和郭明两个人,算得上是参加工作以来最为风光的一刻。

    放在平时,就是想见一下姜臻生这样的纪委书记,也是一件不很容易的事。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机会,让自己这么一种参加工作时间不长的年青人,在市委书记、市长的面前一显风采!跟在任笑天后面干,这是一件大有前途的事。两个年青人,都得出了共同的结论。

    第一个证人是个中年男人,看到这么多的领导坐在这儿,刚开始还有一点紧张。定了一会神之后才开口介绍说:“我是汪局长的驾驶员,9月18日上午大约是9点钟的光景,我把汪局长丢在车子上的茶杯,送到他的办公室。和汪局长说了几句话以后,就下了楼。在下楼梯的时候,碰到了段枫,还相互打了招呼。”

    “段枫,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任笑天发问道。

    段枫一听,这没有什么问题呀,也就点头回答说:“是的,我们在楼梯那儿相遇,互相打了一声招呼,我就往戚局长办公室去的。”

    “行,继续请证人。”任笑天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如果一定要说有,熟悉他的人知道,那就是嘴角上露出了坏坏一笑的纹路。

    第二个证人,是滩涂局财务科的女会计。她作证说:“9月18日上午,大约是在十点钟的时候,段枫带着戚局长的批复,到了我们财务科。当时我一看,相关的手续也都齐全,就给他开了一张二十万元钱的支票。”

    “我是工商银行建军路支行的办事员,在9月18日上午靠近11点钟的时候,这个胖子带着支票到我们那儿取了二十万元现金。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一是因为这个人特别胖,二是因为这笔款子数额特别的大。”一个中年妇女又作了证。

    在每个月的工资只在几十元上下浮动的年代,二十万元的一笔钱,确实算得上是一笔巨款。引起这个妇女的留心,也是不足为奇的事。至于段枫的肥胖,更是引得不少人的窃笑。

    “从刚才三个证人的证词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在9月18日上午,段枫确实是到了市滩涂局,并且得到了戚得标的批复,从而也就获得了二十万元的巨款。大家看一看,有没有什么疑问要提出来?”任笑天让证人出场的节目告一段落以后,适时进行了小结。

    这样的结论,确实是无懈可击。当然也就不会有人自找没趣,在这种场合里跳出来找麻烦。倒是牛大江的额头上,冒出了一丝冷汗。他从任笑天泰然自若的表情中,好象感觉到了危机在悄悄地降临。

    “我手中有一份文件。”任笑天从桌子上捡起一份红头文件,向大家介绍说:“这是省滩涂局发到各市局的文件,内容是关于在9月17日召开滩涂工作会议的通知。这份文件上,有汪哲军的亲笔批示。丁一,你把文件送给汪哲军看看,是不是他的亲笔批示?”

    汪哲军心中有点忐忑不安,弄不清楚任笑天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又想不出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只得硬着头皮回答说:“是的,这是我写的字。”

    “那你把批示的内容给大家读一读。”任笑天是在奚落汪哲军。让一个已经被‘双规’的官员,读自己在台时的批复,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请得标同志参加会议。汪哲军。”汪哲军搞不懂任笑天是什么意思。他想不通17号的会议,能与18号取款的事情扯得上什么关系。尽管如此,他在读自己批示的时候,心中还是有种惶惶不安的感觉。至于台上的风光,与此时沦落为罪人的凄凉,他也顾及不了嘞。

    接下来,任笑天没有说话,只是挥了挥手,让丁一继续给安排证人上场。

    第一个证人,还是刚才上场的那个女会计。她带来了一本差旅费报销凭证,打开其中的一张报销单作证说:“这是戚局长9月19日到我们财会科报销的差旅费原始凭证。事由是到省里开会,出差时间是9月16日至18日。有来回的车票,还有在省城住了两宿的招待所发票。”

    那时的领导干部,除了一把手之外,一般也没有专车。象戚得标这样的副局长,要到省城去开会,不但要扒公共汽车,也没有秘书随同服务。就连报销差旅费的事,也要亲力而行。

    听到这么一份证词,会议室里就有人开始议论起来。既然说戚得标是9月18日上午和那个段枫达成私下交易,为什么戚得标是18日才从省城回来呢?要知道,省城最早的班车,也要到上午11点钟才能抵达海滨。

    这个年青人转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哈哈,原来陷阱是设在这儿。场上有不少人都感觉到眼前一亮。牛大江则是打了一个哆嗦,不好,事情要糟!他也是办案能手,一听就知道任笑天是从时间上找到了破绽。

    “该死,该死!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发案的当天,戚得标不在海滨呢?”牛大江口中呢喃着。坐在他两旁的花东昆和‘眼镜’对视了一眼,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如果在这上面出了问题,此案也就一发不可收拾。

    “汪哲军,你是怎么看待这一份证词?”任笑天扬了扬手中的报销单复制件。那个时候没有复印机可用,要想复制证据,还得用人力依样画葫芦才行。

    汪哲军听得任笑天如此问起,也知道了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真该死,怎么就没有想到戚得标没有及时从省城返回哩。唉,这事可不好办。不行,一点得顶住才行。不然,自己就得陷入灭顶之灾。

    “任主任,这事我怎么会知道呢?谁能知道他是不是虚开的发票,或者是乘了别人什么便车,再到车站捡上一张车票,来多报销一点费用。这样的情况,都是有可能发生的。再说,这是段枫与戚得标之间的事,与我有什么关系?”汪哲军眼睛一翻,就想出了狡辩之词。

    “汪哲军,你?你混蛋!”戚得标‘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他这么一个书生气十足的文人,平时很难有一句粗鲁之言说出口来。今天也是气得到了一定程度,方才会如此震怒。

    他这一发怒,当然会引起各方面的反应。</dd> ( 官场沉浮记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