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章 夜总会的闹剧(五)

文 / 一笑也是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噢,照你们这么说起来,原来真的是一场误会.”任笑天一脸笑意的给大家发起了香烟。

    刁所长一听任笑天的话音中有了转圜的余地,当然是心花怒放。连忙跟着打起呵呵说:“是哟,是哟。也许是我们电话没有听得清,弄错了包厢。嗨,这事回家得好好查一查,全没有一点工作责任心。”

    “嗯,这倒也有可能。报警的人说不清楚,接电话的人没有听得清楚。这样的事情,我们也不止碰到过一回。行,你们走吧。祝你们今晚能抓上一条大花鱼。”这时的任笑天,变得十分的善解人意。说的话让人听在耳中,也是格外的动听。

    “是滴,是滴。碰上你任所长,真是我的幸运。”刁所长嘴上是这么说,心中则是大骂这么一颗灾星、祸星。每一次碰上了都没有好事,希望从此以后不再碰上任笑天,才真的是福星高照。

    看到刁所长往外撤退,徐静柳想要喝止,却被易芷寒给拉了一把,这才没有开腔。其他人倒也没有什么,只要徐静柳不说话,大家也犯不着再跳出来找麻烦。

    赵人迈心中当然有所不忿。有了这么一闹,自己今晚的面子,算是丢到了东洋大海中去喽。本想要找一点面子回来,却又碍于任笑天已经表了态,当然不好再做纠缠。

    再说,没有徐静柳冲在前面打头阵,自己还就不怎么好正面与孔祥和单挑。实力放在那儿,市委副书记是不能与省长较劲的。更何况,人家那个省长,是主持全面工作的省长,是代理省委书记一职的省长。

    他咬了咬牙齿,想把心头的怨气强行给压制下去。突然发现任笑天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若隐若现的笑容。就在这一刹那间,赵人迈的心情就突然变得阳光起来。哼哼,有了任笑天这么一笑,今晚还有好戏可看。

    “留步,请留步。任所长,你就不要再送了吧。”刁所长笑容可掬的和任笑天打着招呼。心中也在表扬任笑天,这年青人还是不错的,做事还知道留有一线,让人有退路可走。

    “应该,应该的。你们当警察也不容易。如果我发现了卖yin**的线索,一定要及时报给你,让你们今天晚上也能有点收获。”任笑天还是坚持着把警察送到了包厢门外。他在出门时,从沙发那儿一抄,就将刚才从服务生手上悄悄接过来的东西抓到了手中。

    “哈哈,那就多承老弟你的吉言喽。”看到自己的手下已经下了楼,而自己也站到了包厢门外,刁所长的腰板终于站直了起来。我的妈耶,好不容易才脱出了苦海。只是他没有注意得到,那个站在门外陪着笑脸的华老板,悄悄地朝着任笑天噘了一下嘴。

    没让刁所长的高兴能维持多久,华老板的噘嘴动作刚一消失,就见任笑天的脸色倏地一变,立即冷若冰霜地发了话:“行,刁所长,我现在就给你报警。在这间包厢中,就有人在**。”

    没有等到话说完,站在包厢门前的任笑天,立即飞步来到一号包厢门前。只见他猛地来了一个侧身飞踹,只听得‘嘭’的一声响,接着就是‘哇’的一声嚎叫,包厢门是应声而开,门口处则是一个赤身露体的青年男人,疼得在地面上打滚。

    听到任笑天说‘现在就要报警’时,田处长和刁所长就知道事情要糟。眼前这个年青人看起来是笑眯眯的样子,却没想到比老狐狸还要来得狡猾。看起来是放自己这帮警察一马,实际上却是把自己给推入了更大的波涛之中。

    在地上翻滚的人,是岳子阳。自从警察闯入二号包厢之后,他就把自己包厢的门拉开了一道缝隙,随时掌握着最新情况。听到警察和任笑天握手言和,彬彬有礼的告别出门时,孔祥和与鲁斯年都气得在包厢之中骂娘,只剩下岳子阳还留在门口观察动静。

    看到任笑天纹丝未损,依旧是言笑晏晏时,岳子阳牙齿咬得格格直响,但也只能是无能为力。就在他恨不能致任笑天于死地的时候,却没有想到会变生肘腋。等到觉察不妙时,想要撤身也是为时已晚,整个身体被包厢门撞了一个正着。

    任笑天的这一脚,用的力道当然是不小。他把今天这一个晚上所积压的戾气,全部借助于这一踹给发泄了出去。直接的效果,就是让岳子阳落得个口鼻流血,鼻青脸肿,双手抱着胯下那物事儿躺在地毯上打起滚来。口中连声哀号着:“我的妈耶,疼死我喽。”

    包厢中的情景,更是让人不堪入目。这么多的男男女女,除了袁达明身上的衣衫稍许齐整一点外,个个都是**形状。就连袁达明的上衣和裤衩那儿的大门,也早已被人给解了开来。看到门外有人涌了进来,包厢中的人只得用手捂住了要害之处。

    ‘咔、咔、咔’,只听得一阵连连按动快门的声音,闪光灯也在包厢之中不停地亮起。不知是什么时候,任笑天手中多了一台海鸥牌照相机。只见他对着屋内的众人,忠实地履行着一个摄影师的职责。

    “别照,别照。谁要敢照,我和谁没个完。”孔祥和也知道眼前这种镜头给拍摄下来的后果,一边用手捂着脸,一边在大声制止。他是耀武扬威惯了的人,虽然知道自己身处险境,稍有不慎就会身败名裂,仍然改变不了平素那种颐指气使的语气。

    鲁斯年更是惊慌,自己刚从监狱释放出来,恢复工作的事还停留在嘴巴上。如果说拣在这个时候被人拍下如此不堪的照片,麻烦可不是一般的大。

    想到其中的厉害关系,鲁斯年也顾不上其他,直接就冲着任笑天扑了上来。可叹的事情,他不是任笑天的对手。手刚伸过去,想要抢下正在拍照的照相机,就被任笑天在小腹部给踢了一脚,摔倒在了沙发上。

    袁达明更是面如土色。到了这个时候,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话。孔祥和是省长的公子,自然会逢凶化吉。鲁斯年和岳子阳,本来就已经是身败名裂,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事情。

    唯独自己,才刚上任的厅长秘书,锦绣前程,唾手可得。唉——当任笑天的照相机拍过来的时候,他是黯然神伤,连避让的举动都没有。事已至此,再让又有何用!

    “哇噻,好下流!”

    “呸,那不是孔大公子吗?真难看。人家说他在外面欺男霸女,看来是不假。”

    “标准的男盗女娼,都是一些下流痞子。说起来是唱歌,原来是在做这些坏事。”

    ......

    徐静柳和她的那帮小姐妹,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也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情,全都挤了过来。刚刚挤到门前,就一个个的惊叫起来。

    她们这些人,虽然经常听到男人在外面沾花惹草的故事。只是亲眼目睹,还是第一次。那种丑陋的样子,当然会让这帮养尊处优的女孩儿感觉恶心。从这以后,孔祥和这几个人,在金陵城里的小公主群体中,算是彻底给毁了名声。

    在常人心中,事情闹得这个样子,应该很难收场。殊不知,恰恰相反。接下来的事情,反而简单起来。刁所长的方式很简单,一个电话打给了金陵市局的值班局长。事情涉及到厅长秘书,小小派出所长哪儿好处理这种情况!局长的对策也很简单,迅速把电话给转到了省厅。

    刁所长不好把孔祥和给抬出来,岳子阳和鲁斯年都是没有恢复工作的人,只好把袁达明给推到了最前排。市局局长也是这样,直接踢起了足球。到了这种时候,所有的人都心照不宣,异口同声地说是事情牵扯到了省警察厅,基层不好处置。

    到了最后,刚刚躺到床上的黄长春,也被喊了起来。政治部有两个副处长卷入了这场闹剧之中,作为主任的朱军听到消息之后,也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当他们俩到达舞厅时,才发现省委徐秘书长也已经坐到了二号包厢之中。只是脸色很不好,连起身握手的表面文章都没有做。黄长春在心中连呼‘晦气,晦气’,却也无计可施。今天晚上的整个行动,他都很清楚。虽说不上是了如指掌,但也知道大体的进展情况。

    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任笑天会倒打一耙。到了事情的末尾,搞了孔祥和一个突然袭击。这也等于是给了警方一个耳光,你们不是要查卖yin**的事情吗?那我就把证据摆到你们眼前,看你们怎么来处理!

    朱军到场以后,就把易芷寒拉到一边问起了情况。得知自己的女部下险遭不测的情形后,他阴沉着个脸,把鼻梁上的眼镜取了下来,来来回回了擦了好几遍。

    “小易,别着急。先看他们怎么样表演,看看他们能做到哪一步?”朱军重新戴上眼镜之后,没有急于发泄自己的怒气,反而拉着易芷寒坐了下来。让他这样做的原因,是徐飞已经暴发了起来。

    “黄厅长,你们警方的工作应该怎么做?我是管不了喽。只想问你一声,我女儿什么时间参加男女鬼混?什么时间参加集体yin乱咯!如果真有这种事,我立即就断了这父女之情。如果没有,嘿嘿,也请黄厅长给我一个说法。噢,还有那个调戏我女儿的警察,是不是也要有个交待哟?”徐飞把黄长春递过来的香烟给打到了地上,冷冷地提出了自己的问题。</dd> ( 官场沉浮记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