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章 问计

文 / 一笑也是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任笑天笑的时间不长。刚刚才在自己的妹妹面前得瑟了几句之后。就听到了李若菡怀孕的消息。他抓着话筒。半晌也沒有说得出话。自从和李若菡分手之后。任笑天曾经多次设想过再次相遇的情景。沒有想得到。得到的会是这样的消息。

    草。什么样的男人不好嫁。怎么去找了一个洋鬼子哩。即使要嫁。你也应该好好地结婚呀。怎么开放到了这么一个样子。來了一个未婚先孕。甚至于连男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都沒有人知晓。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柔萍。你让佳佳接电话。”任笑天的声音有点冷。

    任柔萍有心拒绝。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只是听到哥哥的语气不对。只得怏怏不乐地让开了位置。

    “佳佳。我想请你做一件事。”任笑天咬着嘴唇。

    孙佳佳听到天哥的声音。也是怦然心动。到了这时候。她才发觉自己好喜欢这样的声音。只恨自己主宰不了自己的命运。她用力抓着话筒:“天哥。你说。不管多大的事。我都帮你去办。”

    听到孙佳佳那有点颤抖的说话。任柔萍瞟了一眼。唉。这又是一个失陷的女人。哥哥。你已经有了三个女人。不能再这样招惹人家女孩子了吧。这是在华夏。可不是那种可以实行多妻制的沙漠国家哇。

    “你帮我送五千元钱给李若菡。不要说是我送的。朋友一场。同学一场。尽个心意吧。过些日子。我把钱汇给你。”任笑天的声音。听起來好象沒有什么情感。冷冰冰的。不怎么好听。

    孙佳佳一听。只觉得自己的鼻子一酸。眼泪险些夺眶而出。此种有情/人。世上难寻找。可偏偏总是有人不能加以珍惜。前有李若菡。放弃了已经到手的爱。后有自己。有爱却不敢爱。不能爱。她哽咽着声音说:“我去。我去。天哥。第一时间更新我听你的。钱由我出。你不准再说还钱的事。”

    听到孙佳佳如此说话。不但是任柔萍和宿舍里的同学在面面相觑。接电话的任笑天也是心中一惊。不好。莫非佳佳也对自己有了情。他摇了摇头。这是不可能的事。人家是豪门贵族家的小姐。又与自己家有着仇怨。再怎么多情。也多不到自己的身上。

    在他身边的三个女人。谈到察言观色的能力。那都是绝对的一等一的能人。不要说是孙佳佳的说话内容。就是这声音之中透出的情意。也能知道打电话的女人动了真情。

    “打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打牌。”看到任笑天搁下了电话以后。脸色依然沒有缓和过來。刘丹丹抢先开了口。

    “对。今天晚上。天大地大。我们打牌的事情最大。”

    “小天哥。要不要我给你贷款噢。”

    三个女人心有灵犀一点通。相互对视一眼。就明白了彼此之间的心意。任笑天刚刚得知李若菡的消息。特别又是怀孕的消息。心情难免会有震荡之感。最好的办法。不是劝说。而是分散他的注意力。刘丹丹的提议刚一发出。立即就得到了水素琴和易芷寒的赞同。

    接下來的打牌。任笑天如有天助一般。连连胡牌。胡得三个美女娇嗔不已。最后联起手來。一起耍起了赖皮。不但是不肯再付钱。还把任笑天的本钱都给瓜分得一干二净。乐得任笑天哈哈大笑。

    听到任笑天笑得那么的爽朗。三个女人也开心的笑出了声。她们知道。有了今天晚上这么一个电话。任笑天和李若菡之间的这么一段心结。这才算是彻底的解了开來。

    她们对任笑天让孙佳佳帮助送钱的举止。不但沒有醋意。反而更是佩服任笑天为人的厚道与真诚。用刘丹丹的话说:不是痴情之人。怎么能让我刘丹丹畅开心扉。

    第二天下午。易芷寒刚一离开海滨。任笑天就找上了戚得标的家门。灞桥镇的事。不管会是怎么一个说法。都要先摸清情况再说。从这一次的灞桥之行來看。灞桥有一半土地属于是滩涂。要想能改变灞桥的面貌。当然是要找行家來打听消息。

    “小天。灞桥镇的事。慎重。千万要慎重。”戚得标在滩涂局工作了大半辈子。对灞桥镇的情况。虽说不上是了如指掌。但也算得上是半个灞桥通。

    正在端茶的宁丽。口中嗔怪道:“老戚。你不要光是说难。到底是难在哪里。有多大的难。还有。你能不能帮得上小天。说具体一点才是道理。”

    “对。还是小宁说得对。”戚得标用手抓了一把头发。不好意思地说道:“灞桥梁的事。难就难在人的身上。灞桥有三害。一麻二瘸三瞎子。不把这三个人给解决掉。那是什么事情都沒有法子做。”

    任笑天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听说了这三个人的大名。不但与老大董麻子的儿子见过面。被宰了几元钱的过路费。还与老三施瞎子交过手。狠狠地扫了一下施三瞎子的脸面。

    正在泡茶的宁丽插嘴说:“老戚。如果小天能解决了人的问題。第一时间更新你能帮得上忙吗。”

    在她的想象中。什么‘灞桥三害’根本算不上是什么问題。就凭任笑天这么一股虎气。再厉害的地头蛇也会望风披靡。闻风丧胆。

    “能。不但是能。而且是能帮大忙。”戚得标回答的话是斩钉截铁。说完之后。他又耐心解释道:“小天。滩涂那儿。是一块宝地。只要当政的人能够真用心。想要让当地的老百姓富起來。那是一点也用不着费难的事。”

    宁丽一听自己的老公说有办法。立即巧笑倩兮道:“老戚。真的是这样吗。既然是这样。先前那些人为什么不做呢。”

    “那还会假。我告诉你小宁。全市滩涂系统的人。谈到综合利用与开发滩涂的事。沒有一个人比得上我。过去的人不做。有两个原因。一个就是我刚才说的‘灞桥三害’。只要有这三个人在那儿。什么好事也干不成。就是有资金到了那个地方。也是进了这帮人的口袋。再说。我们原來的那个局长。能不从中索要好处吗。几道关卡一过。真能用來做事的钱。也就所剩无几嘞。”

    “老戚。照你这么说。事情还是办不成耶。”宁丽一听。立即皱起了眉头。她那秀美的面庞。即使皱起眉头。也是别有一番风情。

    “小宁。这你就不懂了吧。”戚得标得意的一笑。充满信心的说:“现在的资金管理权在我的手上。再有了小天去那儿当政。更是如虎添翼。小天。如果你真能把那‘三害’给降服。我们弟兄二人联手干上一番事业。也能算得上是一段佳话。”

    从交谈中。任笑天得知。现在的滩涂局。是戚得标在主持工作。如果不出大的意外。很有可能就是这个便宜姐夫当一把手。戚得标对滩涂的开发。确实是有一套办法。

    “小天。只要把到海边的路给修好。滩涂的开发。就算是成功了一半。这笔钱。我有。也可以给你。知道吗。上面拨下來的钱。本來就是这么一个用途。以前不敢发下去。是因为钱到了董麻子那样人的手中。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你如果说真的想做事。我來扶持你。只是从灞桥到国道的那段路。就要靠你自己想办法喽。”戚得标的话。一点也不打结。

    任笑天听得精神为之一振。沒有想得到。一个滩涂局就能帮上这么大的忙。如果再多上一点扶持。灞桥的穷帽子。也不是摘不掉。以前的人。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坏就坏在了一个贪字上。个个都想从中要好处。再好的锦囊妙计也沒有用处。

    至于说到路的事。不要戚得标过多强调。任笑天也能理解。这一次的灞桥之行。就已经让他充分领略到了灞桥的路难行。不说开发滩涂的事。就连卢大海那边的西瓜种植和养鸡也无法推广开來。

    “老戚。沒有想得到。你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听到自己的老公说得如此肯定。宁丽那宜喜宜嗔的面庞。就象是开了花一般。这女人对于报恩的事。一直是耿耿于怀。今天听到能帮上任笑天的事。心中的喜悦就全部显露了出來。

    这种情景看在任笑天眼中。虽然早就有了一些免疫力。也是大呼吃不消。他只好赶忙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姐夫。我知道你说的这个道理。要想富。先修路。不然。再有多少好产品。运不出去。也是空话一句。灞桥到国道路的那一段路。我也走了一回。确实是到了一塌糊涂的地步。”

    “小天。我说的就是这么一个道理。到过灞桥的人。都知道灞桥的路难行。去过了一次。都不想再跑第二次。”戚得标颌首。

    “戚大哥。如果说有了你的扶持。在海边一带搞滩涂开发。再在西部搞大棚西瓜与家禽饲养。我看。有个一年的光景。老百姓的日子就能有个大变样咯。”任笑天憧憬着美好的前景。

    宁丽柳眉轻蹙。有点担忧地问道:“小天。你这么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去那种地方。能斗得过那‘三害’吗。” ( 官场沉浮记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