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9章 帮人漱口

文 / 一笑也是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任笑天也不回话。三口两口的就把碗中的饭给扒得干干净净。大口喝了一口汤之后。站起身來招呼道:“小郁。别急。先把肚子给填饱再说。”

    “小天。你还有事。。”张大队长急问一句。

    熊克如也赶忙补上一句说:“任区长。带上两个警察吧。”

    “呵呵。天塌不下來。不就是有人看中了我口袋里的钱嘛。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任笑天拍了拍自己的口袋:“老张。老熊。你们这边的工作一定要抓紧。我估计。那些人在我那边讨不了便宜。很有可能会把主意打到这边來。”

    “我办我的案件。关他们什么屁事。我看那个什么‘灞桥三害’。哼。是活得不耐烦嘞。”张大队长有点发怒。他干了这么多年的刑警。还沒有碰上敢找自己麻烦的人。

    熊克如到底是在这儿工作了一段时间。对当地的人情风土也算是有了基本的了解。他眨了一下眼睛。就想通了任笑天话中的道理:“嗯。很有这个可能。那些人是想把水给搅浑。最后把污水都给泼到任区长身上。”

    “草。这帮狗娘养的好歹毒。”张大队长怒骂了一句。

    骂归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张大队长还是从这话之中感觉到了压力。任笑天前脚一走。后脚他就给刑警支队的罗支队长通上了电话。情况一说清楚。整个刑警支队就立即忙活了起來。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越早解决案件。也就是在为任笑天减少压力。

    任笑天返回镇政府的时候。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七嘴舌地在大声疾呼。要等着找新來的区长算账。董海生那帮人。当然都是一个看不到。新來的领导。也只有人武部长胡阿炳双手抱肘。站在转弯处抽着香烟。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要是早上半天时间。胡阿炳肯定会成为屋子里那些人的批判对象。我们这些人。都是灞桥镇的老领导。当年也曾在灞桥的政治舞台上叱咤过风云。哪一个人站出來跺跺脚。都能让灞桥的地面上摇上几摇。

    你一个新來的领导。不说要关心我们这帮老人家的生活。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这么大大咧咧的站在那儿抽烟。这还象话吗。嘴皮上训斥几句。那是轻的。弄得不好。碰上个把脾气暴躁的人。还能弄上几拳才能解气。

    现在沒有人敢这么做。因为胡阿炳已经成了灞桥的名人。他的名声。比起年轻得不象样的任区长还要响。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当然。这个名声大振的原因。是用拳头换來的结果。能将‘灞桥三害’之一顾瘸子的金牌打手给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人。可不能瞎去招惹。

    欺软怕硬。这是国人的特性。屋子里那帮气势汹汹來找任笑天算账的人。也是这样。他们不敢碰这个会用拳头说话的胡老二(他们不想称呼胡部长。也不想喊胡阿炳的大名。就只好用他的排行來代替。殊不知。人家就喜欢别人称呼自己为胡老二)。却一个个都有恃无恐地吃定了任笑天。

    “好热闹。小郁。是不是我跑错了门。跑到了菜市场來啦。”任笑天到了门口的时候。朝着门神一般的胡老二笑了一下。就推门走进了会议室。只是进门的时候。先來了一通讥笑。算得上是敲山震虎。让屋子里的人照顾点自己的体面。。

    乍一看到一个年青人走了进门。再听到如此嘲讽的话。屋子里的人。一下子就静了下來。什么。这年青人竟敢如此对我们说话。屋子里有的人。顿时就毛了起來。脾气急的人。已经拍起了桌子。但也有点人反而稳住了心神。不妙哇。这孩子可不是一个善茬呀。还是看看风向再说吧。

    “想要吵的人。回家去吵。这儿不是菜市场。也不是养猪场。想要拍桌子的人。也请你出去。这是公物。拍坏了是要赔偿的。”任笑天一点也不给这些人的面子。声色俱厉的在说话。

    会议室里。又静了下來。已经有人感觉到了不对。这个年青人不简单呀。面对这么多人來上访。竟然一点也不畏惧。不但是不怕。反而教训起了我们这帮老人家。

    当然。也有人不信这个邪。一个红脸膛的老人。从后排位置上朝着任笑天冲了过來。看他那个样子。是想要挥舞拳头。好好地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青人。

    任笑天视若无睹。径直往主席台方向跑去。到了那儿。自己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來。接着。不慌不忙地掏出香烟。慢腾腾地抽了起來。

    那个冲过來的老人。反而楞了一下。人家这是对自己予以无视。而且是彻底的视而不见。羞刀难入鞘。他只好硬着头皮往台上跑去。一步、两步。到了第三步的时候。他沒有继续再跑。因为胡老二双手抱臂站在了道口。

    “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姓任。名笑天。是新任副区长兼灞桥镇党委书记。我把招呼打在前面。有话好好说。我会听着。只要是合理的事情。我都会有一个答复。如果是有谁要想耍蛮。想要闹事。嘿嘿。我任某人连天老爷都敢笑。可不怕什么邪头不邪头的角色。”任笑天把手中的打火机往桌子上一拍。声音虽不很大。却也有一点震慑作用。

    哇。我的个乖乖。这个年青人厉害。想要一哄而上让他屈服。看來这是不可能的事。上了年纪的人。最会审时度势。看到情况不对。就都缩了起來。让别人打头阵。这是最好的选择。有了好处。自己的一份也照样少不掉。

    一人有这种想法。倒也算不上什么。可惜在场有这种想法的人。不是一个。大家都当上了缩头鸟。刚才群情鼎沸的情形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姓任的。你他妈的个比。凭什么不发我的工资。。”董海生也不是吃素的人。早就防上了这么一招。他在來访的人群中。早就埋下了钉子。此时一看到那么多人都不开口。郊区小学的顾校长就跳了出來。

    这个顾校长。也沒有人知道他的大名叫什么。这么多年來。大家都只是称呼顾老大而不名。说大字。认不得一个。说到跪打哭笑这些下三流的招数。那可算是灞桥镇的一个高人。是什么样的高人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说穿了。就是无赖一个。

    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不敢招惹这个如同牛皮糖式的人物。当官的碰上了他。能堵在门上骂个三天三夜。到了最后。还非得请出人來花钱打招呼才行。

    至于乡里乡亲们。那是更不要说。不管是老人。还是孩子。只要碰上了他。都得自认倒霉。走在路上。碰到大姑娘、小媳妇的。上前到人家怀中掏上一把。那是家常便饭的事。被他占上了便宜。还不能吭声。不然麻烦就会找上了门。

    看到这么一条恶狗找上了新來的书记。有点正义感的人。在为任笑天担忧。有阴暗心理的人。则是露出了笑容。想等着看上一场不花钱的好戏。大家都很清楚。顾老大不好对付。就冲着这家伙出言无忌瞎骂人。任笑天就是一个计较不好、不计较也不妥的局面。

    计较吧。你不能和他对骂。不说骂得过、骂不过的事情。即使你比顾老大还要会说脏话。也会失了身份。不计较吧。就只能是认亏吃。沒有开仗。就已经是落了下风。

    “你是狗。还是人。如果是人。今天早晨漱口了吗。”任笑天的反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只见他俊面一沉:“胡部长。有人嘴太臭。你來帮他一下忙。”

    沒等到顾老大反应过來。就被胡老二一把抓住衣领给揪到了门外。只听得顾老大‘哇哇’直叫。声音就渐渐远去。过了一会。他们二这才转了回來。只是顾老大的心口前湿了一大块。脸上也有不少的水迹。很明显。顾老大吃了一点小亏。

    “任。任。。”顾老大的手指直在哆嗦。嘴也在哆嗦。一直沒有说得出下文。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沒有离开过那个霸王式的胡部长。刚才被胡老二揪到自來水龙头上灌水的滋味可不好受。说什么也不想再來第二回了。

    任笑天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姓顾的。如果你的嘴还沒有能够打扫干净。那就继续让胡部长给你帮帮忙。”

    听到这么一说。顾老大连忙关上了嘴巴。其他的人。也在伸舌头。乖乖弄的个东。说打就擒毛。一点也沒有犹豫不决的样子。这个年青的区长。不好玩。不好玩。看样子。说话是要留上一点神。

    “说吧。你有什么事要向我反应。”任笑天的手指头。点向了顾老大。

    本來。吃了苦头的顾老大已经坐到了最后一排。决心当起缩头乌龟。不再找麻烦。只是他想缩。任笑天却不肯答应。这么好的教育对象。怎么能够轻轻放过哩。人家都说。杀鸡骇猴。我偏要杀猴骇鸡。眼前这个顾老大就是一只最好的猴子。当然是非杀不可嘞。

    顾老大看到任笑天在点自己的名说话。明知对方不肯放过自己。是想看自己的笑话。碍于胡老二和背后那些人的压力。也不得不站了起來。不然。董镇长和自己那二弟也放不了自己。回去之后。是沒有法子交代的。 ( 官场沉浮记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