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7章 伏击(一)

文 / 一笑也是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任笑天有点不解。难道这都是卢大海请來帮忙的人吗。真要是这样做。随着人力工资的支出。饲养家禽的成本就会大幅度增加。那可不是一件什么合算的事。

    顾之彤是个精明人。刚一看到任笑天在皱眉头。就连忙接口解释说:“天哥。这都是住在周围不远的邻居。他们中间。有的人家也已经养了几千只鸡。有的是准备要养鸡。他们到这儿來。就是一个目的。学习饲养的知识。”

    这么一说。任笑天算是明白了过來。华夏古国中并不缺乏聪明人。缺少的只是肯为老百姓着想的引路人。只要有人在致富路上做出了样子。他们自然就会主动地跟了上來。

    象这种到卢大海家边干边学的做法。第一时间更新就是最好的推广模式。这对卢大海來说。等于是瞌睡送了一个枕头。白白地多了十几个免费的义务劳动者。

    想通了其中的道理。任笑天考问说:“之彤。人家老百姓都在主动学本领。你这个负责推广的经理。是不是也学到了什么本领吗。”

    “天哥。你在考我。”顾之彤嘴角一翘。很得瑟的样子全部都写在了自己的脸庞上。

    任笑天一瞧。唷。还很牛的样子嘛。也就调侃道:“行。就算是考试吧。你给这些乡亲们好好介绍一下。养鸡有些什么诀窍。”

    “呵呵。那我就给大家说上一说。嘿嘿。先说一说养鸡省料秘诀。鸡蛋的蛋黄和蛋白是白天形成的。而蛋壳则是在下午和夜晚形成的。对产蛋鸡采取一日喂两次。早上喂给高蛋白。高能量。低钙质的饲料。晚上喂给低蛋白、低能量、高钙的饲料。这样不仅能调节产蛋期。增加产蛋量。还可以节省饲料。”顾之彤说话的时候。手舞足蹈。一副得意的情形。

    他的话。听在那些帮忙的邻居耳中。个个都在不停地点头。有的年轻人。还掏出了纸和笔。赶忙记录了起來。

    看到自己的说话。如此受人欢迎。顾之彤更是得意。滔滔不绝的继续介绍说:“还有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那就是最佳投食秘诀。鸡在一天中有两个采食高峰。一是日出后2-3小时。采食量上午为1/3。此时投食。产蛋率可大大提高。可见饲养产蛋鸡上午9时和下午3时两次投食效果最好。”

    等到顾之彤的表演告一段落之后。卢大海才把任笑天介绍给了大家。听说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卢大海经常提到的恩人任笑天。也是新來的任区长后。在这儿帮忙的老百姓全都围了上來。

    对于大家的问候。任笑天一一笑着回答以后。这才询问说:“乡亲们。大家对于养鸡和种西瓜。还有什么担忧和困难吗。”

    一听这话。大家就七嘴八舌地说了起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任笑天听了一会。也就明白了基本情况。说起來。就和那个吴校长反应的情况差不多。一是技术。二是资金。当大家听说省城的专家组下午就到灞桥的消息。一下子就鼓起掌來。再听到信用社能发放贷款。对这两项事业予以扶持时。当场就有人要与顾之彤签订合同。

    “任区长。我还有一点担心。”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农民。挤到了任笑天的身旁。

    一听这话。任笑天笑眯眯的安慰说:“大爷。别担心。不管有什么样的困难。我们大家商量着办就是喽。”

    “任区长。其他的事情都好办。就是这养好的鸡。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还有产出的鸡蛋。要是运不出去。也是一个大麻烦。”看到新來的区长说话这么和气。那个大爷也放大了胆子说话。

    顾之彤一听。就有点急红了脸。这事如果解释不清楚。那可是自己的失职呀。他连忙挤上前來说:“大爷。你不要担心。我们既然订了合同。就会负责把所有的产品都给收购下來的。”

    “孩子。你说的话我懂。可是这么多的东西运不出去。你们也会亏本。你们今年亏了本。明年还会这样做吗。要知道。我们花这么多的钱进行投资。总不能今年养鸡。明年再拆卸掉吧。”这个老人的担忧很有道理。人家花了大钱搞投资。不能只做一锤子买卖。

    这一问。就把顾之彤给问得傻了眼。到底是年轻人。只是感觉到任笑天拿的主意不会错。也就沒有往深处想。此时听到老人这么一问。也就瞪大了眼睛。

    “大爷。你是个很有头脑的人。是的。沒有人明知亏本。还要继续做这种亏本生意的。同样。大家也不会愿意做这种一锤子买卖。”任笑天先是赞同老大爷的意见。然后才话风一变说:“我想告诉大家一件事。就在这个星期里。我们灞桥镇通往国道的那条破公路。就要开始修筑。在春节之前。这条路就一定会打通。大家说。这条路修好之后。还会耽误到你们的产品运输吗。”

    “不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不会。”

    “太好啦。从此以后。我们也能有一条好路走啦。”

    “任区长。你是老天爷给我们灞桥送來的福星呵。”那个老大爷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任笑天从养鸡棚中出來之后。又在顾之彤和卢大海的陪同下。去西瓜大棚那儿巡视了一下。这儿还处于培育秧苗的时间。暂时用不上多少人力。听他们两人介绍。再有半个月的时间。也就到了移植瓜苗的时间。到了那时候。就需要忙上一番。

    三个人一路跑。一路说着话。从他们的介绍之中。任笑天得知。在这周围已经有不少的老百姓动了心思。也要跟着养鸡、种瓜。现在采取行动的人家。也已经有了十几户人家。

    “天哥。我估计到了今天晚上。找我签订合同的人就要大批量的增加。”顾之彤说出了自己的推测。能把路修好。也就消除了许多人的后顾之忧。

    卢大海也点头说:“是呵。修好了路。再有信用社帮助货款。就凭这两条消息传出去。我们灞桥镇的老百姓。就要敲锣打鼓的高兴上一番。再听说那些专家又到了灞桥。那还不是立即就动了心。”

    “天哥。有了你到灞桥來当官。我当这个经理。心中也算是有了底。”顾之彤嘘唏了几声。看得出來。最近这些日子里。这年轻人的心中也在担着心思。

    任笑天听了这话。心中明白是什么意思。表面上却故意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说:“之彤。难道我不到灞桥來任职。你这公司还开不成吗。”

    “天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沒有你來。这条路会有人來修吗。再说。那个施瞎子被你抹了面子。能咽得下那口气吗。还有。他们那帮人看到了发财的机会。有谁会不來插上一杠子。”顾之彤心中的忧虑非止一天。听到这个话題。立即就滔滔不绝的说了起來。

    卢大海也在一旁附和说:“是呵。我这一颗心也总是悬在半空中。总是担心施瞎子会找上门來。现在可好了。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找上我的家门喽。”

    谈完这一切。卢大海看到任笑天想走。连忙拉着任笑天的自行车说:“天哥。你这不是在骂人吗。即使你沒有帮我的忙。就冲着是长思的大哥。你也要留在这儿吃上一餐饭吧。”

    “天哥。你就留下吧。我陪你喝上两杯。”顾之彤也在一旁帮助劝说着。

    任笑天也不固执己见。就留下了下來。到了开饭的时间。卢长富可能也知道自己不招任笑天的欢喜。一个人也不知躲避到了什么地方。其他的人心中有数。也不过问和查询。就这么吃喝起來。

    在卢大海家中吃过晚饭之后。任笑天推着自己那‘飞鸽’自行车往机关宿舍走去。因为心中有事。他也沒有肯多喝酒。只是稍许意思了一下就算了事。回家的路上。他也不急着赶路。沐浴着夜风。慢腾腾的走着路。

    今夜的月亮不是很亮。月牙儿。像把梳子一样静静地挂在半空。半圈明晃晃的月丝。发着白金一样的光辉。静静地。几乎不为人察觉地嵌在暗蓝色的天空。

    人们都说月亮是位最善良、最好伤心和最易受感动的姑娘。人间有什么不幸和哀愁。她总是怜悯地注视着大地。有时还会流下泪來。此时的月亮掩住了自己的半个脸。想必她是不忍心去看即将发生在月光下的罪恶吧。

    “这个臭小子。磨磨蹭蹭的跑路。就这么支巴长的一段路。怎么跑了这么久。”一个粗野的声音。在任笑天回宿舍必经之路的一座小桥旁边响了起來。

    “顾老二。你安分一点行不行。心慌吃不到热粥。这么大的人。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吗。”说话的人。语气有点不悦之色。

    一听这话。顾老二有点讪讪地在说话:“老大。我这不也是心里急嘛。早点把这臭小子给拿下。我这心才能放得下呀。”

    “哼。大话别说得太足。告诉你顾老二。我这心中可有点悬着哩。”这话一听。就能知道是施瞎子在说话。

    自从那一次和任笑天交手之后。他对任笑天就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感。今天晚上这种伏击任笑天的行动。从内心來说。他是压根儿不想参加。只是迫于弟兄情谊。拉不开面子。这才带着几个手下到了场。

    顾瘸子有点冒火:“施老三。你如果不想干。现在就可以回家。草他马的。我就不信离了你瞎子。还整治不了那个小白脸。”

    “顾瘸子。你还别说。我们几个人。沒有谁离不了谁的话。要不是有董老大在这儿。我还就真的要走人哩。”听人当面说自己瞎子。施老三当然不开心。也就反唇相讥的回击了过去。 ( 官场沉浮记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