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章 法不责众(三)

文 / 一笑也是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么冷的天。大家聚集在这儿。无非就是想要关心三件事。”任笑天竖起了一根手指头说:“一是我和全镇长到底有沒有受贿。这个问題应该是不用我回答了吧。如果我真的收了50万元钱。此时此刻。想必是不会站在这儿和大家见面了吧。大家说。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再告诉大家一个情况。全镇长在医院修养。要不了几天。就能回來上班。那个做坏事的检察官嘛。已经被纪委请去喝茶嘞。”

    下面的人。又是一片哄笑。

    “50万元钱。好大的一笔数字。我和全镇长两个人加起來。就收了一百万元钱。说真话。我在做梦中都想能有这么一笔钱。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为什么这么想钱呢。大家想上一想。现在从镇区到市里的路好走了吧。”

    “是的。这是任区长的德政。”

    “可是你们从村里到镇里的路呢。还是坑坑洼洼。还是走不了车。大人好说一点。孩子上学怎么办。有的人家沒有孩子读书。有人说这么多年也都习惯了。行。那我们就不管孩子的事。我來问你们。走村串个亲戚。要不要一条好路。亲家上门來访亲。要不要一条好路。还有呀。我们家里种了西瓜。养了鸡的人家。你们的产品怎么才能运得出去。”

    听到这儿。下面的人不再哄笑了。是呵。村里沒有一条出脚的路。想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

    “不错。我们承包滩涂。是得到了一大笔钱。这些钱。都在财政所那儿放着哩。除了发放工资。就是修学校。剩下的钱。就是要用來修路。如果有人不相信。过了年之后。我会让财政所把收支情况公布出來。接受大家的监督。

    好。我说到这儿。大家应该能够明白。沒有谁能贪那50万元钱。灞桥的钱。好好的在那儿放着哩。用途是什么。那就是修路。要让每个村都能通上一条好路。

    有人劝我说。要把我们的办公大楼好好修一修。我说什么呢。不修。坚决不修。过去封建社会里。还有着‘官不修衙’的说法。我为什么要建办公大楼呢。办公条件差。又能怎么样。就是因为差。大家才在办公室里蹲不住。才会要到乡亲们的家中去访贫问苦。大家说。我这样的花钱。你们有什么意见。”

    说到这儿的时候。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任笑天将手往下按了一下。继续说道:“第二件事。我想说一说这几天传的一些流言蜚语。在这里。我先不解释什么强龙与地头蛇的事。也不说什么我们來了之后做了一些什么德政。只是请问大家几个问題。大家说。第一时间更新这么多年來。灞桥修路了吗。”

    “沒有。”

    “灞桥的滩涂开发了吗。”

    “沒有。”

    “灞桥引进过让乡亲们发家致富的项目了吗。”

    “沒有。”

    ......

    任笑天一连串的发问。激起了在场人回答的热情。在一声又一声‘沒有’的回答中。大家也渐渐醒悟了过來。

    这么多年來。正是由于董海生这帮人的统治。灞桥的经济才会一蹶不振。看着他们整天过着鱼山肉海的奢侈生活。而灞桥的老百姓却捧着‘金饭碗’在讨饭。

    “乡亲们。刚才那一连串的回答。你们不难得出结论。灞桥的穷。穷就穷在有些人的不作为。那么我再來问大家。在路上用一根绳子拦在那儿要收费的。那是谁。你们辛辛苦苦的从海滩上。从田野里收获的产品。要给谁交保护费。你们的婚丧嫁娶。要给谁去送礼打招呼。”

    台下的老百姓迟疑了一会。才有人小声喊出了‘董麻子的儿子’、‘顾瘸子’、‘施瞎子’。随着议论的声音越來越大。到了最后。终于有人喊出了‘灞桥三害’这么一个过去只敢在私下里提到的词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灞桥三害。”

    “灞桥三害。”

    “灞桥三害。”

    台下的喊声越來越响。时间不长。就演变成了整齐的呐喊声。灞桥的老百姓。从來沒有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喊出过‘灞桥三害’这四个字。今天。他们不但在喊。而且是在用一种泄愤的吼叫在呐喊。

    看到台下老百姓群情鼎沸。任笑天再次按下了双手。

    “乡亲们。有人说我是‘杀星’。说我欺侮灞桥人。是的。这一点我不否认。到了灞桥之后。我确实是在欺侮人。而且欺得很厉害。我欺侮的人是谁呢。就是你们刚才说的‘灞桥三害’。不但是欺侮了他们。还把他们送进了监狱。大家说。这样的人是不是应该要欺侮呀。”

    “应该。”

    “那我就有一点搞不懂了。我欺侮了‘灞桥三害’。董海生那帮人恨我。诅咒我。这都是能想象得到的事。他们的那些打手、狗腿子。要到处造谣惑众。说我在欺侮灞桥人。我也能理解。可是。你们这些人。为什么也要跟在后面瞎起哄呢。”任笑天的手指头。指向了那么一帮等待处理的人。

    “你们是和‘灞桥三害’一党的人。还是得到了‘灞桥三害’的好处。第一时间更新说。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任笑天的言辞。不再是原先的风趣。而是变得尖锐起來。锋芒所至。让人汗颜。

    他那咄咄逼人的攻势。也引起了在场不少人的共鸣。是呵。‘灞桥三害’的人反对任区长这些人。你们为什么也要跟在后面起哄呢。大家的目光。也都顺着任笑天的手指头。看向了那些被警察集中蹲在会场中央地面上的那些人。

    “不是。不是。”

    “沒有。我沒有得到好处。”

    “我们错了。我们错了。”

    围在中央的那些人。连声给自己辩解着。有的脸皮薄些的人。急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庞。

    “既然你们不是‘灞桥三害’的人。那又为什么要参加打砸抢呢。我看你们是得了红眼病。看到别人承包滩涂。有了发家致富的希望。心中有些不平衡。你们说。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这样的问題。哪儿有人愿意回答。即使自己不想要脸。家里人也丢不下这个面子耶。一时之间。场子上鸦雀无声。

    “乡亲们。我们开发滩涂。引进新产业。为的是什么。不就是要让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嘛。你们说说。是什么原因让你们沒有承包上滩涂。你们不好意思说。那我來帮你们回答。当初为了动员大家参加承包。我们是广播喊。上门劝。你们能听得进去吗。好人说话。你们不想听。‘灞桥三害’一撺惑。你们就來了一头的劲儿。金光大道你不走。偏要做这些打砸抢的活计。现在好了。只落下看人家发财的份儿哩。”

    任笑天的话。句句都在戳人心。想到自家发财无份。还要等着接受处罚。有些妇道人家已经泣不成声起來。

    “我刚才说过。要让大家过上好日子。这不是假话。是一定要兑现到位的。今年沒有能赶得上承包的人家。也不要着急。过了春节。很快就要进行二期的滩涂改造。要说有什么区别。就是你们比别人晚了一年发财。呵呵。这就叫花钱学乖。大家说。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呢。”

    “是耶。是耶。”

    “应该。花钱学乖。也是一个教训。”

    下面的人听到这里。又哄了起來。就连那些蹲在地上等着接受处理的人。也抬起了脑袋。有了精神。

    “你们不是小孩子。既然犯了错。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大家说。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这一次的问话。激起了全场人的回答。大家都在举手。高喊‘应该’二字。

    “应该拘留的拘留。应该罚款的罚款。应该赔偿损失的。当然也是要赔偿。不过。看在大家已经认错的份儿上。除了赔偿这一块不能免除外。其他的拘留和罚款。都可以降低一等來处理。至于要拘留的人。也可以放到春节之后再说。大家看。这样行不行。”

    事情到了这么一个样子。哪儿还会有人再说不行。当任笑天走下台时。不少的老百姓纷纷涌上前來。打听二期滩涂开发和修路的情形。那些惹祸的老百姓。本來正在担心赔偿的事。任笑天听到之后。帮助出了一个主意。那就是用出劳力的方法。來补偿被自己伤害的对方。

    这话一说。不少人都在现场喊起了‘高’和‘妙’。不但是解决了无力赔偿的困难。也为养殖户解决了劳力问題。更重要的是不会因为赔偿损失的事。而增加双方的对立情绪。

    这么一段原本让熊克如揪心的事。由于任笑天的出手。瞬间就云消雾散。原本甚嚣尘上的气氛。也是风平浪静。归于平淡。海边上那帮原來有所紧张的承包户。在胡红兵被胡老二指着鼻子骂了一顿时以后。也重新竖起了信心。

    人心稳定之后。剩下的事情虽然繁琐一点。但由于人心齐整。倒也不算什么问題。走访孤寡老人。慰问军烈属。还有那些已经退休的老干部福利。这些事情一样都沒有拉下。

    当日历掀至大年夜三十的时候。春节前的一切工作也都已经画上了句号。 ( 官场沉浮记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