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

文 / 王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www.GuangChangXiaoShuo.org 专业官场小说网    怎么局长不来汇报,仅派个办公室副主来乞讨呢?这是市长的原话。韩二这鬼精灵,也确实会说话,他说,为保证我们市委、市政府的领导能过一个安心无忧、不被扰烦的春节,我们郝局长这十几天一直在矿山上搞突击整顿,全局只留下我这个办公室副主任守家,这个时候,总不能把局长从火线上拖回来吧。要点钱,其他人都可以去要,但火线上缺不得指挥官。市长一想,倒真被触动什么,拿起笔就在报告上批了字。韩二又匆忙打电话给我,让我赶快下乡。局务会也是我当晚拉到一个煤区里去开的。韩二跟我说,要我亲自组织一次地毯式检查,把声势搞大一点,让电视台也报道一下。当时我正被无米下锅搞得焦头烂额的,根本没想到这春节怎么保证安全的事。他提醒后,我立即派出三个工作组爬上矿山进行检查,一口气炸掉二十七个非法窿道,没收三吨多**。我上任的第一个春节,是青云市当时过来的几年最安静的一个春节。新年上班第一天上午,市长专程来到安监局给全体干部拜年。从晚上的新闻报道中,我才知道我们单位是市长拜年的第一个单位。市长表扬了我们,说这是一个好开头,功劳不小。就这样,我对韩二的感激有增无减。”

    “看来也不容易。”

    “的确。我当时四面楚歌,几个‘老臣’根本不配合,连办公室主任也故意捣乱的。四月份,我对中层干部进行了一次调整,韩二当了办公室主任。我只能选择他当自己的助手。当时,我选择的余地根本没有。没半点余地。您也说得一点没错,他就是一个鬼头鬼脑的人。但我当时势单力薄,需要他的脑子帮我想些问题。就这样开始了,平常工作中,他就是我的秘书,像一个随从,除了睡觉,大多时间跟我形影不离。说实话,我这几年工作非常卖力,也得罪很多矿老板。哪个矿老板背后没有老板呢?哪个窿道没几份‘干股’呢?几次战役打下来,我得罪不少矿老板,也就得罪了矿老板的老板。矿老板的老板不仅是矿老板的老板,也可能就是我的老板,甚至还是我的老板的老板,或者我老板的老板的老板。

    有个姓黄的矿老板找我要求窿道重新开工时,走进办公室,他一屁股就坐到我的办公桌上。我气愤了,让他给我规矩点。他冷冷一笑,老子在省长办公室也这么坐。很难呀。这个过程,我挣扎过来了,能不感激他韩二吗?但没想到,还没完全摆脱四面楚歌的境地时,又陷入一个暗箭如雨的环境。我虽然得到市领导不断的表扬,但这些表扬无法帮我构筑一个‘挡箭牌’。相反,台上大声表扬我的领导中,也有在台下又恨死我的人。有个领导就说,这种女人玩儿下去,最后连短裤也会被男人剥掉。还有领导说我,一个女人这样暴躁,这样冲动,肯定是老公没满足她。有人匿名寄来一个包裹,打开一看,什么狼狗鞭,还有一封信,说把这东西给你老公补补,如果还不行,那只得找一条活狼狗让你尖叫。更不妙的是,告我状的人越来越多,告什么的都有。”

    马多克自责起来:“看来我们如何保护好干事的干部,还做得远远不够。你们不仅需要表扬,更需要给你们一个掩体。我也体会出了,和平年代,虽然不再真枪实弹地干,但我们干部更容易受伤,这种伤会伤得更重,虽然不会闹成残疾,但后遗症会跟随人一辈子的。保护,也该成为一种政治待遇,它有时比一个干部升职还重要,比奖金更重要。”

    郝妍说:“我当时坦然得很,你们想告就告吧,反正我郝某没收过你老板一分钱,也没收过你老板半份礼,连你老板的饭我也没吃过一口。我到矿山检查,带干粮去的,连水也是带上去的。你们还能告我什么呢?”

    马多克说:“但他们制造了你的绯闻。”

    “一个女干部,最害怕这事。我老公,他有一天竟然收到八条有关我跟韩二作风问题的信息,有人直接给我老公打电话。我的儿子坐公交车上学,他书包里被人塞进两张照片,电脑合成的,一个女的和一个男人**裸抱在一起,男的是韩二,女的还会是谁?就是他娘老子!我儿子上课拿书时才发现照片,吓得我儿子在教室里哇地大哭。有人把我的绯闻编成一段段顺口溜,用电脑群发的方式,一天发出三万多条次。他们用信息也要淹死我。这些信息,以及他们各种方式的造谣,让我很快成为一个人家眼中的坏女人。有个老板花三万块钱,特意请一个文痞创作出一篇中篇小说,有三五万字吧。再花钱把它发表在杂志上,外地一家晚报上还进行了连载。”

    马多克说:“我读过。偶尔听说有这么一篇小说,解茹帮我找来的。看过后,一个感觉就是写你。小说中女主人公鄢燕就是你,叫阿呆的应该就是韩二。文人也有下贱的。”

    “我这人性格,就是打死也不服输,他们越造这种谣,说我跟韩二怎么怎么的,我越把韩二带在身边,连下乡也带上他。”

    “逆风而行。”

    “我不怕,我行我素。但后来,才发现这种个性把我自己推到一个更加尴尬更加无奈的境地。还有,我也开始发现韩二这人有他的心计,有他的想法,他喜欢跟一些矿老板来来往往,拉拉扯扯,包括白仙姑、杜芝香,还有叫刘大炮和邱老爷的。我开始留心起来,也掌握了韩二一些勾当,他收人家红包,两三万一个也敢收,野头冲、狗脑兜几个铅矿里有他股份,不知道是不是‘干股’。我容不得这种人。但我也发现,我早没办法摆脱韩二。我已经想不出一个两全齐美的策略来。”

    马多克看了她一眼,问:“要是摆脱韩二,怕人家说你心虚?”

    郝妍苦笑道:“如果跟他分开,不再与他来往,一定会让人家觉得我跟他确实有不明不白的事。我没办法,故意忽视他经济上的问题,因为我更在意自己的清白。我硬起头皮往前走,但越走越觉得很难,很累。相反,这个韩二也疯了,越来越不在乎社会上的说法,更喜欢与老板称兄道弟。而在我家里,我根本没法再跟家人进行什么交流,连我儿子在学校填表时,也只写他父亲姓名,母亲这一栏,他空起。老公和儿子对我的敌意越来越深。老公过去不喝酒,但现在经常喝醉,醉了就打我,骂我。您还记得吗?您来青云市工作不久,有一次,我带着一张又青又肿的脸走进您的办公室,还好,让解茹给我打了个掩护,说我前一个晚上摔了跤,我才少了几分尴尬。”

    马多克点了一下头,说:“我记得有这事。解茹一番好心。”

    郝妍的睫毛一垂,又说:“其实,您心里猜得出怎么一回事。昨天晚上,老公没喝酒,他也跟我发起脾气来,还抡起了拳头。我这下子彻底崩溃了,一个人跑到办公室,锁上门哭了一夜,三四点钟给儿子写下一封信,一个母亲的忏悔,接着吃下安眠药。这安眠药我早准备好了,随时准备吃下去。我知道,社会舆论总有一天会活活逼死我的。那些矿老板是刽子手!社会上的人,坏人也好,好人也好,大多在舆论中当了刽子手的帮凶。我在坏人眼里不是好人,在好人眼里我就是坏人。我成了这么一个女人。我还能活下去?我活不下去了。”

    “没想到你承受的精神压力这么大。但无论如何,你都不该选择这种方式。郝妍,你应该冷静下来,一定不要再有什么冲动。退一万步来说,什么事你都要想得开。想开了,就是天堂;想不开,就是地狱。有一点你毕竟要相信,还有很多同志、朋友会相信你、支持你。我马多克站到你这边。只要我们的良心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我们就应该有勇气、有毅力、有信心活下去!”

    郝妍抽泣了两声。“谢谢马常务。我知道您是一个好人。我死过了的人,还会有什么让自己害怕吗?过两天,我就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把自杀的事公开告诉他们,告诉天下所有人,这天下有人想逼死人,但逼不死一个受尽冤枉的人。老天有眼,组织上也有眼,我跟韩二没有见不得人的私情。这种品行、素养的人最终不会让我跟他发生什么私情。我不排除跟其他男人会产生感情,或者还可能再发生点什么。我到了六十岁,也可能跟我所欣赏的男人上床。好男人,我也喜欢!但我跟他韩二没这关系。”

    马多克说:“好,这才是你的勇气!”

    “马常务,我想明天就去找市纪委书记举报韩二。”

    马多克当即一怔:“举报韩二——”

    “对,我要去举报他!”

    返回青云宾馆的路上,马多克把跟郝妍的谈话过程简单跟解茹说了一遍。解茹眼睛放大了:“什么,她要去举报韩二?”

    马多克说:“你佩服她的勇气?”

    &n ( 官方女人 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0/30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场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changxiaoshuo.org
阅读推荐:乡野秘情:村官的猎艳风流史   人性禁区:窥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情缠:官姐撩人   巧救县长女儿入声色仕途:官威   女县长的男秘书:权欲迷局   女公务员的日记   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村干部的绯色人生:权欲交易   官路:俘获美人心   靠近领导夫人:权力密码   风流台长花海戏凤:迷情电视台   金牌秘书夜会女领导:权色轨迹